1. 首页 > 灵异事件

为得长生手段:纸片人

刘望一动不动地盯着桌上那只白色的茶杯。

这只茶杯是忽然出现在寝室的,白得瘆人的杯壁上贴着一张纸条,下面写着:入夜现鬼。

“鬼?”刘望看着风趣,寝室的人正好都有事不回来,他便决议守着茶杯,看看会不会真的碰到鬼。

天一点儿一点儿黑上去,看得当真的刘望不发明,晶莹的月光一照进窗户,就破刻消散得九霄云外,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吞噬寝室里的光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杯底忽然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刘望一惊,认为是自己盯得太久目眩了,伸手揉了揉眼睛,又看了眼前。

杯子

杯底的东西又动了一下,像一个趴着的人在尽力撑着四肢站起来。刘望看不清,想起身翻开灯,却惊恐地发明自己感到不到双腿的存在了!

“释怀,你的双腿还在。”从杯子里传来一个瓮声瓮气的声响,“本来,你就是这次的有缘人啊!”

这下刘望终于惧怕了: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腿,只感到自己的腿冰寒刺骨,好像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一样。

更让他不寒而栗的是,房子里伸手不见五指,他基本不晓得是什么东西在跟他谈话!

“看你这么不幸,给你点光吧!”那声响刚落,杯子外侧忽然罩了一层青白色的微光,在黝黑一片的寝室越显诡异。

刘望终于看清了那东西的样子:它像个玄色的纸片人,圆圆的脑袋上用红笔勾画出一条细细的半弧形笑容,在青白色光下显得怪异且可怕。

“碰到我算你福气好。”纸片人说着,身材忽然拉长,脑袋扣在杯沿上,像是在看着刘望,“只要要逐日喂食我一滴血,我就能帮你实现任何宿愿,而且不任何‘副作用’。”

刘望呆了一会儿,最初的胆怯当时,猎奇心又占了优势。

他迟疑了一下,仍是依照纸片人的唆使,将中指的血滴在了它脑袋的红线上,略羞怯地说道:“我想被女神捧在手里,并与她接吻。”

话音刚落,他的面前一黑,紧接着就看到扎眼的白光。

“这么晚了,我也该走了。”一个男声在刘望头顶响起。

这不是赵龙的声响吗?刘望愣了一下,随即发明他正站在一个相似于井的处所,井口光亮而油滑,边缘处还有一个白色的宏大唇印。

这是哪里?

“嗯,路上小心。”又一个女声音起。

是他的女神杨媚!刘望冲动万分,没想到真的见到女神了!他大叫着杨媚的名字,却没人理他。

“你这杯子蛮特殊的。”赵龙的声响刚落,刘望就感到自己连同这口“井”被人拿了起来。

刘望终于猜到了这口“井”是什么了,不禁得惊慌起来——那个鬼竟然把他变成了它的同类,他还能做回人类吗?

更恐怖的是,他跟赵龙一贯相互看不惯,赵龙会对他做什么?

一只宏大的眼睛忽然贴到杯沿,“骨碌碌”地转了一圈。在看到杯底的刘望后,那眼睛里登时显露满满的歹意。

“你要干什么!”刘望惊骇地看着那只眼睛分开杯沿,大喊大叫道。

“你这杯底似乎有脏东西呢!”赵龙的声响充斥狠毒,他伸出一根手指,猛地向刘望戳去!

眼见那足足有茶杯五分之一粗细的手指向自己戳来,刘望大叫一声,动作迅捷地闪到一边,随即恶狠狠地一口咬上手指!

赵龙吃痛,破刻抽出手指,手里的茶杯直接摔到了地上。

在着落的气流声中,刘望只来得及听到赵龙无所谓地说道:“不好心思,手滑了,来日我给你买一个。”

茶杯“砰”的一声摔到了地上。在四散的碎片中,刘望只感到全身都散了架似的痛。

摔杯

刘望喘着粗气睁开眼,才察觉自己正趴在桌子上。天仍是黑压压的,旁边茶杯里的玄色纸片人牢牢贴着杯口,一动不动。

“你骗我!”刘望举起茶杯,作势要摔。

“哎哎,别冲动啊!”纸片人惶恐地叫道,“我不是实现你的宿愿了吗?”

“你把我变成茶杯,还被人摔碎了!”

“可是你确切被女神捧在手里了,还能趁她喝水的时候偷亲她——你没去亲,那可跟我不要紧!”

刘望几乎要被气笑了,决议不再空话,直接毁了这个鬼。就在这时,他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同寝室的邹州在电话里语气着急地说道:“刘望,你的女神刚被救护车拉走了,应当是去了XX病院。”

刘望什么都顾不上了,把杯子往桌上一放就摔门而去。

跟着门“砰”的一声打开,色彩苍白的茶杯忽然“咔嚓”一声裂了一条缝儿,纸片人脑袋上的红线下弯,变成一个悲伤的表情。

“竟然损失这么惨重,可得让他好好赔我啊!”微微的叹气回荡在空无一人的黝黑寝室里。

刘望心急火燎地跑进病院,还没进门就被人一拳揍了出来。

“你干吗?”刘望怒视着面前的赵龙,出手反打回去,却被对方闪了从前。

“杨媚是我的女友,你小子是不是须要见见血才干记住这一点?”

对方话一出,刘望就蔫了。确切,当初两人由于追杨媚斗得鱼死网破,后来赵龙不知用了什么方式感动了她,抱得女神归。

刘望自嘲地一笑,回身往回走。

“等等。”赵龙叫住他,“你是不是跟鬼做了什么买卖?”

刘望停住了,随即问道:“为什么你能看到在杯子里的我——你能见到鬼?”

“比起这个,你不感到杨媚忽然病倒很奇异吗?”赵龙眼光阴森,引开了话题,“我刚破了你的鬼术,她就病了……”

刘望心下大骇,医生跑过去着急地说道:“你们谁是患者家眷?患者忽然大出血,需紧迫着手术挽救,须要家眷签字。”

赵龙破刻表现自己是她男友。刘望看了看繁忙中的赵龙跟医生,回身向外走去

回到寝室,刘望基本没去听那纸片人说了些什么,直接将茶杯摔了个稀烂。

越日,杨媚的病情开端恶化,并在一个礼拜后出院了。

看来果真是那只茶杯鬼有成绩。刘望既懊悔当日对鬼的轻信,又庆幸赵龙点醒了自己,同时又有些怀疑:赵龙为什么能看到鬼,而且还晓得自己跟鬼做买卖了?

重粘

那件事之后的多少天,刘望始终偷偷察看赵龙跟杨媚。固然茶杯鬼处理了,但赵龙这人的疑点太大,他不能放任这么一个危险人物在杨媚身边。

这一番察看后,他没发明赵龙有什么疑点,反而感到杨媚的行动怪异无比。

她太像个木偶了——这是刘望的第一反映。杨媚跟赵龙在一同时很乖,多少乎我行我素,这在别人看来兴许不什么,但晓得杨媚性情有多独破的刘望却感到十分怪异。

这天,他一边把近日收集到的材料输入电脑,一边在脑内剖析可能导致她这么奇异的起因。

就在这时,一个瓮声瓮气的声响从他的胳膊边响起:“你回来了兴许不会听我谈话,所以我录了音,盼望你听完后能把我粘起来。”

刘望悚然,前提反射般看向手边的杯子——他不发明玄色纸片人。视线下移,才发明是手机里的播放器被自己不小心碰开了。

“不论怎样说,你家女神的病跟我没关系。我是鬼不是神,关键也只能害跟我有关联的你罢了。而且,你就不奇异为什么赵龙晓得那么多吗?”那声响顿了顿,持续说道,“那是由于上一个跟我定契约的,就是赵龙。”

刘望惊奇地持续听了下去。

“我依照商定实现了他的欲望,但他却在实现我的欲望时毁约了。你有不发明你的女神行动怪异?那是由于她被赵龙把持了心神。”

“当初赵龙许下的欲望是领有把持心神的能力?”刘望这样问了一句,随即才想到这只是录音。于是他立刻从渣滓桶里翻出那些茶杯碎片,小心翼翼地用胶带粘了起来——只有这样他才干晓得真相。

当初仍是白天,所以茶杯不任何动静。刘望始终等到晚上,终于看到了身材七零八落的纸片人。

纸片人白色的“嘴唇”被裂缝“割”得犬牙交错,像一张修长的网。

“没错,他要的就是那个能力。”纸片人说,“之后他把我扔掉了。无法之下,我只能找到跟他是对头的你。怎样样,要不要跟我联手?这样我就能报复了,你也能拯救出你的女神。”

刘望突然有些同情这个法力卑微的纸片人,他还没据说过哪个鬼混得像它这么差,连报复都得追求人类的辅助。

不外,只有想到能够将杨媚从赵龙的手里拯救出来,说不定还能抱得丽人归,刘望破刻抉择跟纸片人站在统一条阵线上。

“你只要要将我放在他身上待一会儿,我就能收回送出的能力。”纸片人说道,“到时候你的女神也会从他的鬼术中脱离,你就又无机会了。”

复仇

固然纸片人的话让刘望很冲动,然而真正实行起来的时候,他才发明这相称艰苦——要如何才干近一个对自己万分防范之人的身呢?

伪装不小心撞到?对方隔着3米远就绕路了。

用蛮力制住对方?方圆十里不能打得过他的。

要未几花点儿钱找人揍他一顿得了……

刘望搜索枯肠想措施,可他没想到的是,就在他上厕所的功夫,纸片人就被邹州喝进肚子里去了。

“明天这水怎样怪怪的?”

刘望沉默,鬼的滋味……估量就是很奇异吧。他有点儿懊悔天天用血喂食它,让它把杯子恢复如初了。

不外固然他始终叫它“纸片人”,但实际上它不是鬼吗,为什么会像有实体的东西一样被人喝出来?

晚上的时候,刘望小心翼翼地盯着邹州,恐怕他出什么不测。

前深夜什么事件都不。等到了清晨3点,邹州忽然僵直地坐了起来,而后像僵尸一样跳下床。他刚走了一步,就两脚相绊,摔了个狗吃屎。

刘望清楚过去,纸片人上了邹州的身了。

“快,扶我起来。”邹州启齿,音调毫无崎岖,“离天亮还有三个小时,我们去找赵龙。”

刘望再次不解,怎样会有鬼弱到这个份上?

不论如何,最后他们仍是顺利地翻过学校围墙,向赵龙家赶去。

赵龙的家在旧巷子里,路边连盏路灯都不。苍白的月光照在身边浑身僵直的错误身上,刘望怎样看怎样像自己在与尸体同行。

“我说你能不能像人一样走路?”快到赵龙家的时候,刘望终于憋不住了,“你这跟尸体似的,基本骗不了对方啊!”

邹州冷哼:“为什么要骗他?这次去就是要用暴力处理!”

刘望呆住了,他们两个战役力负的渣渣去凑合那个暴力男?

“谁说只有我们了?”邹州伸手一指,刘望的寒毛登时竖了起来。

只见巷尾模摸糊糊出现多少个影子,为首的那个手上拖着一串长长的东西。

等走得近了,刘望差点被吓得尖叫起来。

那长长的东西是肠子,一端还在那人的肚子里,另一端被它拖在手上,旁边的局部便垂到了地上!再看他身后的人,一个个神色铁青、动作僵直,有些人的脸上甚至还挂着冻霜。

这是一堆刚从太平间里爬出来的逝世人!

刘望差点掉头跑走,邹州却自豪地说道:“我的能力就是号召逝世人啊!”

只有一“人”的步队阴沉而安静地进入小区,站在赵龙家门前。

刘望在邹州的示意下上前敲门。

门很快就开了。客厅里灯火通明,墙上贴满了符咒。赵龙一脸讥嘲地站在门口:“我就晓得你该来了,能出去的话就来吧!”说着,他当先前往客厅。

“仍是那么笨拙。”邹州说着,竟真的跨入客厅,当着赵龙的面将那些符逐一撕下,扔在他眼前,“你认为我为什么要附身在人类身上?”

门外的尸体顺次走了出去。它们走过刘望身边时,他甚至能听到它们身上的骨头发出的“咔嚓咔嚓”声。

“你也出去吧!”赵龙在沙发上勾勾手指,刘望的大脑登时一空,不禁自主地走入客厅,坐在了尸体围成圈的沙发旁边。

赵龙

刘望差点以为赵龙跟纸片人是一伙的,不外一看到两世间箭弩拔张的氛围,就晓得是他想多了。

“空话我也未几说,你只有把从我这里骗走的能力还我就行了。”邹州单刀直入地说道。

赵龙讥嘲地笑了笑,侧耳听了听,忽然说道:“你该不会真的认为这符咒是用来凑合你的吧?”

邹州跟刘望的神色一变,由于他们也听到了从卧室传来的声响——一种说不下去的,明明听起来像是一个人在走路,但又显明不可能是人类走路时发出来的怪异声响。

那声响很快就濒临了卧室门口,跟着“咔哒”一声音,卧室门被慢慢拉开。

刘望连呼吸都忘了,缓和地盯着门,仿佛这样他就能够逃离接上去的危险。

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门终于被全体拉开,一个人身材僵直地走出来,看都不看客厅的人,径直向门口走去。

那人居然是杨媚!

刘望震惊地站起来,看赵龙没什么表现,才快步走到杨媚眼前,拉住她问道:“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儿?”

“她听不到也不会答复你的。”赵龙看都不看刘望,“最初发明她出现这样的症状时,我就求遍了所有医生。最后仍是一个巨匠给了我这些符咒,让我贴满墙壁,才禁止她每晚的有意识举动。”

“怎样会……”刘望不敢相信地说道,“她怎样会变成这样?”

“巨匠说,”赵龙盯着邹州,“她这样的起因是缺了一魄,只有找回那一魄才干恢复原型。”

“那该怎样找那一魄?”

“她这样的症状是从那次病倒后出现的,原来你把那杯子摔了就该什么事儿都不了,但你偏偏又粘好了它!”赵龙终于回首看了刘望一眼,“当初你晓得该做什么了吧?”

邹州也在统一时光看向刘望:“你别忘了赵龙的能力是什么,杨媚之前诡异的举动又是怎样来的!”

刘望左右难堪地看看这个望望那个,当看到邹州身后的尸体时,不解地问道:“你不是还带了这么多的强力军吗,为什么必定要我帮你?”

邹州刚张嘴,赵龙便领先说道:“由于阳间跟阴间是两个世界,他带来的这些东西只能制住我或许杀了我,却不能转变我的思维。”

也就是说,假如赵龙不乐意,纸片人就收不回来那个能力。

邹州点了拍板,接着说道:“然而能够用人类的力气将它强行抽出来。”说着,他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符来。

符是人类发现出来的,天然算是人类的力气。刘望深深望了一眼好像得到知觉的杨媚,一狠心从邹州手里接过了符,对赵龙说道:“不论如何,你把持杨媚心神的能力必需得消散。假如在那之后杨媚还不恢复,我会再一次摔碎那只茶杯!”

赵龙的眼神匆匆变得失望,说道:“总有一天,你会十分懊悔,并反复我本日的老路!”

刘望心下一惊,握符的手不由有些发抖,但那些尸体曾经将赵龙扑倒。邹州抓着他的手,任由刘望将符按在赵龙胸口上!

之后产生的所有凌乱而可怕,赵龙在符贴到胸口的一霎时,忽然神色变得乌青,身材里传来“咔嚓咔嚓”的瓷器碎裂声。不一会儿,他的脸也在这种声响中龟裂,裂开的细缝里并不是血肉,而是空荡荡的黑洞!

邹州使劲一按,赵龙的身材便“哗啦”一声碎了一地。

把持

赵龙逝世了,杨媚也恢复了神智。她最近频频对刘望示好,所有都向着畸形的方向发展——他始终在心里这么抚慰着自己,但那日赵龙的话就像条鞭子,时不断抽打他的明智一下。

就这样惊涛骇浪地过了半个月,刘望始终惧怕的事件终于产生了。

“你的欲望也达成了,是不是该达成我的了?”纸片人趴在杯沿,头伸向刘望的方向。

刘望假装安静的样子,问道:“你有什么欲望?”

“把我送到下一个暗恋杨媚的人身边。”

刘望呆住了。

纸片人让他把它送到他的情敌身边?那怎样可能!一想到有另一个人会借助纸片人的力气从他身边夺走杨媚,刘望就妒忌得发狂。

“你不会不乐意吧?别忘了赵龙的下场!”纸片人忠告道。

刘望挤出一个丢脸的笑颜,将茶杯端起来:“怎样可能,我对你的能力可是坚信不疑啊!”话虽这么说,他却将茶杯端到窗边,而后一用劲儿,将它扔了出去!

他怎样可能由于一个鬼的话就将女神让出去!而且他曾经晓得那个鬼凑合人的方式了,要防备还不轻易?

当天夜里,刘望做了一个梦,梦中他循着杨媚的声响,始终走、始终走,终于在她的寝室门前停下了脚步。

杨媚拉开门,对他娇笑道:“你把我的茶杯摔裂了,不好好弥补可不行!”

刘望打了一个激灵,苏醒过去,却发明自己的眼前仍然是杨媚的那种脸,而他只有一对上杨媚的眼睛,脑袋就会破刻变得空缺。

那基本不是一个梦,他被杨媚把持了……

真相

经由很多天的暗查,刘望终于清楚赵龙那天为何会那么失望了。

从一开端,就是杨媚一手谋划的诡计。她想治好后天心脏病,便通过异术分别出一魄,将它存放在茶杯里,勾引暗恋她的人上钩,并接收这些违约者们的性命来修补心脏。

固然只有遵照商定就能幸免于难,但谁会废弃好不轻易得手的恋情?何况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晓得了茶杯鬼的报复方法,能够防备它的报复。

当赵龙发明那个鬼曾经找好下一个“继续人”时,不甘的他为了损坏刘望跟茶杯鬼的“买卖”,摔碎了附有刘望灵魂的杯子;后来得悉只有在摔碎那个鬼的本体杯子才干彻底毁灭它后,他又鼓动刘望摔碎了茶杯,打算可能在他们达成“买卖”之前除掉那个鬼。就在他们找上门的那一晚,他也拼命通过言语暗示刘望,甚至不惜用自己所剩无多少的性命引杨媚出来,近乎直白地告知刘望真相——他一直在杨媚的把持之下,不可能说出或许写下杨媚的机密,只能用这种委婉的方法停止暗示。

可惜他失败了,刘望终极仍是被杨媚发挥的“木偶”幻术骗了,认为真的是赵龙把持了她。再加上那个鬼始终在旁边鼓动刘望,导致赵龙终极仍是被刘望杀逝世了。

一个月后,刘望走路时偶然会听到相似于瓷器碰撞的声响,他晓得那是自己身材在“瓷器化”了——跟着性命被杨媚抽走,他的身材会越来越像瓷器,最后被下一个不幸的人打坏。

就像赵龙的遗嘱说得那样,刘望当初十分懊悔。

当他在杨媚的桌子上看到那只茶杯跟外面的人时,几乎惊喜若狂。

“你这只杯子真别致。”他假装不经意地拿起那只杯子,而后一下子戳了出来……

声明: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allen585858@qq.com。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本文地址:https://www.qiwenya.com/lysj/30840.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weixin888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