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历史趣闻

“象牙海岸”的秘密:美国一次几乎完美的行动,却沦为国际笑谈!

导语:1964年夏,美国政府以北部湾事件为借口,发动了对越南的侵略战争。这场几乎无法打赢的战争,使美国人伤透了脑筋。最令尼克松总统挠头的还是那越来越多的美国战俘。面对后宫门前静坐抗议的母亲们,尼克松签发了“我们别无选择”的命令,于是,一场跨国界袭击越南美国战俘营的行动拉开了帷幕。

1970年11月20日深夜,略带寒意的北风夹杂着缕缕雨丝掠过夜空,一队全副武装的美国军人在机场环行道上急速跑过,留下一阵整齐的皮鞋声。

这是在泰国打卡里,可这个空军基地却是美国人的,美国人在这个机场干了些什么,泰国人是不知道的。

这天晚上,空军基地又在执行一项被称为“象牙海岸”的行动计划。

“象牙海岸”的秘密:美国一次几乎完美的行动,却沦为国际笑谈!

10时20分,随着三颗绿色的信号弹划破夜空,机场跑道灯突然亮了起来,刚才还黑乎乎的跑道被强光照得如同白昼。如茵的草坪上,数十架直升机呼啸着依次拔地而起。银白色的跑道上,尾随着跃入夜空的歼击机,3架巨型C一130运输机也扶摇直上,消失在东北方向漆黑的夜空。

只一会儿,跑道灯熄灭了,机场恢复了宁静,一钩弯月悬挂在天幕上,仿佛在向人们诉说着什么。

美国飞机何以深夜出动?“象牙海岸”又是怎么一回事?

白宫门前的示威

70年代的第一个春天,美国首府华盛顿以其特有的繁华,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国的观光者。宾夕法尼亚大街,流水一般的小轿车,印衬着五光十色的商业广告,令人目不暇接。突然,一支游行队伍吸引了人们的视线,几乎是清一色的老年妇女,她们高举着的牌子上写着:“不要战争”、“还我被俘的儿子”。

游行队伍聚集在白宫门前。一队警察挡住了她们。于是,她们静坐在那片青草坪上,只有标语牌上的白纸黑字在向人们诉说着母亲对儿子的思念。

白宫,那椭圆形办公室内的尼克松总统,也被越战战俘之事弄得焦头烂额。那厚厚的投诉信和一本本出自议员之手的提议、请示,甚至有人在议会上对发动越战之人兴师问罪。总统在办公室里踱来踱去,6年前的北部湾风波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那是1964年7月底的一天,美国驱逐舰“马德克斯”号像往常一样游弋在北部湾海域,却意外地与一艘越南的鱼雷艇相遇。冤家路窄,平静的北部湾海面咆哮了,越南的鱼雷让美国人尝到了鲜血的滋味。

仿佛是强盗遭人抢了似的,白宫被激怒了。小小的越南竟敢对美国军舰动武。依仗“北部湾事件”为借口,美国陆、海、空军全面介入越南战争。

白宫打错了算盘。越南战争把美国人拖入了泥潭,他们亲手导演了一场永远无法打赢的战争惨剧。当美国飞机把成千上万吨炸药扔在越南北方的军事、经济目标,当数以千计的无辜生灵惨遭屠杀之后,越南人也调用了一切可以调用的防空力量。

1964年8月5日,一队美国轰炸机对越南海防港实施突袭,当枚枝炸弹在港区爆炸时,港区外围的山林丛中,也喷出了仇恨的火焰。阿尔维莱茨中尉从航校毕业后第一次参加真枪实弹的战斗。他的飞机刚到港区上空,炸弹尚未投掷,就觉得机尾一震,顷刻间,机舱内硝烟弥漫,飞机失去控制,情急之中,他拉动了红色的跳伞把,“轰”的一声,他被弹出机舱,飘落在海防港外围的山林中,成为越南俘虏的第一个美国飞行员。

两个星期后,太平洋美军总司令麦凯恩上将的儿子——海军少尉飞行员约翰·S·麦凯恩也被越军俘虏。随着战事的升级,被俘虏的美军飞行员越来越多,到1970年,在越南军队的俘虏营里,竟然扣押着500多名美军飞行员。

飞行员对于尼克松总统来说不算什么,他担忧的是阵亡将士和被俘虏人员的增多。这场由美国一手挑起的战争,不仅国内人民反对,就连国会中也有许多人持不同意见。眼下,战争无法打赢,俘虏却不断增加,白宫门口的示威者,更是一点不给面子,什么样的话他们都敢写在标语牌上或当众进行演讲,简直令美国总统无地自容。

怎么办?

精明的美国总统请参谋长联席会议先拿出决策来。总统的指令,把五角大楼的决策者们忙坏了。没完没了地磋商,接二连三地商议,最终,一份武装解救战俘的计划送到了尼克松的案头。

这份厚厚的计划,尼克松看了一遍又一遍。他不太懂军事,但作为总统,又需要他对军事行动的执行与否作出决策。报告对武装解救战俘行动作了极详细的描述。尽管尼克松不想用军事行动去冒这个险,但严酷的现实又把他逼得毫无办法。终于有一天,他在参谋长联席会议上送的作战计划书上批示:除此以外我们别无选择。

“象牙海岸”行动随即付诸实施。

神秘的卖鱼人

越南山西战俘营,距河内西侧37公里。在茂密的热带丛林地区,山西战俘营称得上是一块风水宝地,四周平坦,尤其是院内的那块比足球场还大的大操场,可容纳数千人活动。操场四周的热带花草树木,把战俘营装点得格外多姿。

越南人是警觉的,高高的围墙隔断了俘虏营与外界的联系。可越南人没有想到,当一群美国被俘飞行员放风时用衣服在草地上摆成英文字母“K”时,一颗美国侦察卫星正经过山西上空,高速摄影机拍下了俘虏营的一切。

清晰的照片送到了五角大楼决策者的面前。中央情报局的头目被请进了五角大楼。

一道指令飞向越南、老挝、泰国,那些平时不露山水的谍报人员立即行动起来。

这天上午,越南山西战俘营门口像往常一样,几个做小生意的摊贩在树荫下吆喝着。“走开!离远点。”见几个拾破烂的小孩跑到墙下抢空酒瓶,越军的一名中尉军官提着一根警棍,骂骂咧咧地走过来。见当官的来驱赶,孩子们“轰”地一声,一个个逃得远远的。这时,两名挑着鲜鱼的老挝人从远处慢悠悠地走过来。中尉军官睁大眼睛看了好半天,大概见是常来送鱼的两兄弟,也就没大在意。

“抽烟,抽烟!”挑鱼担的两兄弟把几包香烟塞到了哨兵手中,那名中尉军官嘛,两包香烟中间,还夹了一叠越币。

挑鱼人十分顺利地跑进了战俘营。只见他俩像不认识路似的在里面东跑西走,还不时在手心记着什么。

这两个卖鱼人是为美国人服务的间谍。前几年,他俩属潜伏对象,尽管没做什么事,却依旧领取一份不低的薪金。由于常常越境过来卖鱼,天长日久,就与战俘营越军混熟了。兄弟俩做梦也没有想到,上司交给他们的第一件任务是弄一份战俘营营区地形图。兄弟俩后悔死了,早先,他俩常常到营内送鱼,可谁也没有注意营区的地形,尤其是警卫部队住房和俘虏住房的开阔地宽度,能不能停直升飞机。

也许是做贼心虚的缘故,兄弟俩在营区转悠时,并没有人盘问他们,可他俩心里还是怦怦直跳。

越南人太麻痹了。他们的思维逻辑是:战俘营关押的是美国人,而美国又远在太平洋彼岸。即便美国人来,他们的高鼻子一眼就会被认出来。对这两名常常来送鱼的老挝人,他们没有丝毫的怀疑。大门外面摆摊的有不少就是越境过来的老挝人。

很快,两名老挝人勾勒的山西战俘营地形图送到了美国情报局在老挝的基地,并通过绝密电传,发到了五角大楼:经查明,山西战俘营共关押61名战俘,分住12间房子。越军警卫人员共有45人,营地孤立于距城镇1.6公里的水田地带。营区有一长150米,宽80米的操场,可供直升机起降。10公里外有一越军陆战师兵员1.2万人。

当这一情报躺在五角大楼的会议桌上时,越南人还蒙在鼓里。

依据第一手情报资料,美国人开始了偷袭作战计划的拟制。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曾在越南多次执行过特种作战任务的空军准将马诺尔负责计划的具体准备;;第二次大战时期的突击队员,曾在越南、老挝执行过特种作战任务的陆军特种部队上校西蒙斯担任机降偷袭指挥。整个劫俘作战行动由参谋长联席会议下属的特种顾问室主任普拉克鲍准将负责。

按照他们的计划,在一个漆黑的夜晚,装载着突击队员的美国飞机在邻近越南的一个空军基地起飞,直升机突然降落在关押俘虏的院子里,突击队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消灭为数不多的越军警卫队,抢出在押战俘,飞机迅即离开。

整个作战行动须在26分钟内完成,否则,时间一长,周围的越军大队赶来支援,就会节外生枝。

也许,从理论上讲,普拉克鲍的计划是周密的,他把所有可能的细小环节都作了考虑。

当普拉克鲍满怀信心地把详细实施方案送到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惠勒上将案头时,一向随和的上将突然严肃起来:“你觉得你的计划能成功吗?”上将眼睛盯着普拉克鲍。

“能成功,至少百分之九十的把握,将军!”普拉克鲍突然激动起来。

‘‘不行,百分之九十不行,必须百分之百成功。总统在等着我们的行动。如果失败,我们在外交上将陷入被动,关押的战俘有可能被杀害,国内的反战声浪就难平息。这是政治,是政治!”上将几乎是吼出来的。

“明白了,将军。我回去再作推敲,保证百分之百成功!”普拉克鲍突然感到担子沉重起来。

演练在悄悄进行

弗罗里达的埃格林空军基地,空旷的机场草地上,凭空搭起了一座建筑物。高高的围墙,几排低层楼房,一片用白灰作记号的大操场,两根高压线横贯东西。这是依据情报,按山西战俘营的布局临时搭建的。

原先的突袭训练计划没有这个课目,惠勒上将要求百分之百的成功给普拉克鲍施加了巨大压力。必须进行模拟的突袭训练,确保万无一失。

模拟的“山西战俘营”建起来了,102名突击队员在西蒙斯上校的指挥下,开始了极其艰苦的训练。盛夏,突击队员们顶着烈日,直升机、攻击机呼啸起落,模拟的枪炮声震耳欲聋。突击队员们一次次从直升机上跳下来,扑进那座铺着红瓦的建筑。

一切都在悄悄地进行着。

直升机的大部队安排在墨西哥湾上空进行低空、超低空训练。为了训练逼真,机群甚至故意围着几条高压线飞行,并紧贴树梢飞过弗罗里达的菠萝园。

参加袭击的3架C—130大力士运输机也进行了最激烈的操作训练。其中1架除进行空中加油外,还负责发生伤亡时的救护。其余2架改装成了特种作用机,具有新型的导航装置和红外线辨视装置,负责引导部队。这2架中的一架与直升机袭击分队一起行动,在山西上空投放照明弹。

直升机运输机编队飞行,难度不言而喻。

C一130的巡航时速是460公里,但为了与直升机一致,要求以200公里(比失速仅快20公里)的时速飞行。为此,必须使用20%的副翼,不能使用自动操纵装置。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机毁人亡。

A—1飞机需要保持270公里的时速,以便行动中与直升机速度相一致。因此决定在老挝与袭击部队会合以后,进行“S”形曲线飞行。

连续进行的这种训练共出动368架次,达1017个飞行小时。到9月中旬,达到了能同西蒙斯上校的地面部队进行协同训练的熟练程度。

9月28日晚上,空袭分队连续进行了3次陆空协调演练。演练极其逼真,不仅进行了高空炮弹射击,而且还近似实距地向守卫营区的北越士兵的人体模型进行了实弹射击。

10月6日夜间,全体人员进行了最后的实弹演练,普拉克鲍从华盛顿飞来进行观察,他对训练情况是满意的。只是在院内降落时,对究竟是使用UH一1小型直升机,还是使用UH—3中型直升机的问题,他迟迟下不了决心。若使用UH一1,能在院内降落,但该机没有空中加油装置,最大限度只能搭载10人,装不下14名突击队员。要使用UH一3,可解决人员和加油的问题,但降落极其困难。研究的结果是,决定使用UH一3。考虑到旋翼可能碰到树木,决定进行毁坏性降落。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五角大楼内,穆勒上将深知这份行动计划的份量,甚至把在白宫的国家安全助理基辛格请到了办公室。他们再次联手对行动计划的每个细节作了推敲,确认万无一失后又向尼克松作了汇报。

按照“象牙海岸”计划,袭击行动最后定在10月20日至25日,因为那时晚上有月光。

尼克松拿起红笔,在行动日期上画了一个问号,然后在旁边批示:鉴于巴黎会议有松动,实施时间可适当延期。

劳而无功的成功偷袭

1970年11月中旬,巴黎会议没有取得尼克松预期的成功,这位强硬的总统终于忍耐不住了,明确表示:“即使希望渺茫,也得横下一条心”。

五角大楼内的指挥系统急速运转起来。一道无形的电波,穿越太平洋上空浩瀚的天宇,变成泰国打卡里空军基地指挥所内的指令

“起飞!”大地在轰鸣。夜空繁星点点,很快,就和飞机的翼灯融合在一起。

这是一场近乎虎口拔牙的战斗。此刻,黑鸦鸦的编队机群疾速向目标飞去。坐镇C—130指挥机内指挥的马努尔心情很不平静。

声明: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allen585858@qq.com。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本文地址:https://www.qiwenya.com/lsqw/6148.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weixin888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