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历史趣闻

敌旅长奉命渡河增援,告诉部下:让我自裁吧,你们好去找生路

1947年6月30日夜,解放军晋冀鲁豫野战军第1、2、3、6纵队12万余人云集鲁西南地区,在司令员刘伯承、政委邓小平指挥下开始强渡黄河,准备为下步挺进大别山,开启全国战略反攻奠定基础。当时,从山东省东阿直到河南省会开封的500里黄河防线上,仅有郑州“绥靖”公署第4绥靖区司令官刘汝明指挥的两个杂牌师和地方保安团负责防守,在刘邓大军面前一触即溃。

整编66师被包围在羊山集

蒋介石慌忙从豫北抽调整编第32、66师,从砀山抽调整编第63师,加上从豫皖苏地区抽调的整编第58、70师等部,由第2兵团司令王敬久统一指挥,紧急赶来增援。不料,刘邓大军作战英勇,渡过黄河后毫不停顿,迅速攻克郓城、定陶等地,重创西线第63师等部,歼敌2万余人。国民党东路援军整编第32、66、70师惧怕被歼,分别进至独山集、羊山集、六营集,彼此间隔20至30里,由北向南摆成一字长蛇阵。

敌旅长奉命渡河增援,告诉部下:让我自裁吧,你们好去找生路

这3个师中,第32师、第70师都是杂牌军,战斗力较弱,刚刚遭受攻击就脱离防御阵地向东突围,结果先后进入预设的埋伏圈,很快被歼灭。如此一来,羊山集一带的第66师就成了孤军,很快被晋冀鲁豫野战军第2、3纵队主力团团包围。第66师是嫡系中央军部队,也是参谋总长陈诚“土木系”的起家部队之一,曾于1946年6月26日率先进攻中原解放区,打响了全面内战第一枪;宋瑞珂毕业于黄埔军校三期,是蒋介石的爱将,一向深受重视。

兵团司令手中已无兵可调

此番羊山集被围,蒋介石心急如焚,于7月19日亲自带着陆军总长顾祝同飞抵开封,坐镇指挥,并从关中抽调整编第10师等部,从洛阳抽调青年军206师、从汉口抽调第52师等部,从重点进攻山东的队伍里调回第5军及整编第7、48、85师等部,紧急驰援。援军虽然阵容庞大,但毕竟远水解不了近渴,蒋介石只得给王敬久下死命令,让其率部从金乡北上,限期赶到羊山集,尽可能争取时间。

王敬久虽然是兵团司令,但麾下5个师中,第32、70师被歼灭,第63师损失过半,第66师主力被围,都已经指望不上了,唯一的第58师出身滇军杂牌,根本不会拼死去救援宋瑞珂这个嫡系将领,但蒋介石的命令也不能违抗。恰好,第66师所属199旅当时被留在金乡城,协助防守兵团部,王敬久遂驱动该旅向羊山集挺进,并声称自己将随后组织部队跟进。

旅长奉命去救援1个军

199旅旅长王士翘也不是傻子,知道王敬久根本无兵可调,但他本就是第66师的部下,前去救援本就责无旁贷,根本无可推脱,只能硬着头皮出城北上,但金乡与羊山集之前隔着一条万福河,第199旅遭到顽强阻击,整整2天未能前进一步。王敬久被老蒋催得没有办法,遂给王士翘下了死命令:限当夜24时务必到达羊山集,不然军法从事;同时,王士翘的顶头上司、被围困在羊山集的师长宋瑞珂也发了狠,要求王士翘“排除万难,挺进羊山,牺牲一切在所不惜,否则依军法从事”。

恰在这时,原本铜墙铁壁的万福河防线的守军却突然故意放开了口子。王士翘知道这是晋冀鲁豫野战军已经设好了埋伏圈,做好了“围城打援”的准备,但连续两个“军法从事”,已经将王士翘逼上了绝路。最后,王士翘望着门户洞开的万福河,绝望地对部属说:“人家开口袋等我们,这明明去送死。还是让我自杀了吧,有我在,你们也跟着下不了台,我死了,你们倒可以自己找生路。”话虽如此说,但在部属们的劝说下,王士翘终究没有自杀,继续带着第199旅渡过万福河北援,但进至距羊山集只3里路的万福庄就遭到伏击,全部被歼灭,王士翘也被俘虏。

声明: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allen585858@qq.com。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本文地址:https://www.qiwenya.com/lsqw/6082.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weixin888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