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历史趣闻

借民国一桩主仆恋情案,可见“土猪要拱洋白菜”的心理何等荒谬

古典文学当中,常见富家小姐爱上穷书生,又或是富家少爷爱上贫家女的桥段。如此爱情,令后世津津乐道,认为爱情就应该不分贵贱,却不知现实生活之中,“土猪”要拱“洋白菜”的心理,不亚于白日做梦。

说这番话,倒也不是笔者亵渎崇高的爱情,实则是深谙“门当户对”的真谛,须知两个在不同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人,哪怕再如何的郎才女貌,也会在人生价值观和逻辑思维方面出现严重分歧。借一句俗话,两个人根本“尿不到一个壶里去”,这种“门不当户不对”的爱情,往往会以分手收场。倘若不信笔者所言,那么只能说你还没有从梦中醒来。

借以上所言,引出今天要说的这则真人真事,这是一桩发生在民国时期的“主仆恋情案”,说的就是黄包车车夫与富家小姐之间的一段荒唐爱情。

借民国一桩主仆恋情案,可见“土猪要拱洋白菜”的心理何等荒谬

事发于民国十九年,即公元1930年,上海富家女黄慧茹彼时二十岁整,容貌娇艳,亭亭玉立,被母亲视为掌上明珠。其父在临终前,嘱托其母,慧茹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一定要为其择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家,若门不当户不对,则不许出嫁。

母亲谨遵遗言,在女儿慧茹从女子中学毕业之后,便将女儿看得格外紧,不允许女儿抛头露面,尤其不能允许女儿跟陌生男子搭讪。

黄慧茹的哥哥黄允涛,身份为青帮大佬,又是商界精英,父亲去世后,他担负着照顾妹妹的责任,对于妹妹的婚姻大事,身为父兄者不敢有丝毫马虎。

再说黄慧茹,自女子中学接触过西学之后,观念愈发开朗,将包办婚姻视为封建枷锁,崇尚自由恋爱。如今这一小女子正值芳龄年华,情窦已开,常为自己梦寐以求却偏偏又得不到的爱情而惆怅自伤。她经常对母亲和哥哥讲述西方世界中的浪漫爱情故事,希望母亲和哥哥能够理解她的思想,支持她的选择。

但母亲和哥哥却认为她的思想过于疯狂,坚决不允许她自己选择婚姻。这种互不相让的行为,为日后的悲剧埋下了祸根。

借民国一桩主仆恋情案,可见“土猪要拱洋白菜”的心理何等荒谬

经由哥哥黄允涛的撮合,慧茹被许配给苏州一个望族家的少爷为妻,眼见就要到了婚期,不料苏州望族居然悔婚。这对于感情脆弱的慧茹来说无疑是个不小的打击,从此寡言少语,性格也越发孤僻,动不动就跟家人发脾气。

为了纾解心中的郁闷,慧茹频频外出购物,十里洋场的好玩意儿多如牛毛,这让黄家大小姐乐不思蜀,纵情于大上海的花花世界之中。

为了出行方便,黄家大小姐为自己包了一辆黄包车,拉车的名叫阿荣,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身材健硕,一表人才,尤为能说会道,常常说些从街头巷尾听来的家长里短逗黄家大小姐开怀大笑。

阿荣自十三四起就在街头混生计,善于察言观色,为人也有心机,他了解到慧茹的苦楚之后,经常好言劝慰,并将自己不幸的童年经历讲给慧茹听,倒也不是让慧茹同情他,而是希望慧茹可以从他的身上借一点正能量,明白就算生活再怎么艰难,只要肯吃苦肯努力,总会有出头日。

借民国一桩主仆恋情案,可见“土猪要拱洋白菜”的心理何等荒谬

尽管阿荣是苦哈哈出身,又没有什么学问,但他的热情、阳光、勤劳、诚恳,打开了慧茹的心扉,慧茹对他产生了爱慕之情,甘愿以身相许。就这样,两人偷吃了禁果,慧茹因此而未婚先孕。

眼瞅着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慧茹知道此事若被母亲和哥哥知道,不但不会允许她生下腹中肉,还一定会要了阿荣的命。于是,她偷拿了一些财物,毅然而然地决定与阿荣私奔,到一个没人认识他俩的地方过普通人的生活。

阿荣对于私奔这件事情表现得十分为难,他不愿意离开十里洋场,但又担心性命不保,于是只好带着慧茹离开大上海,返回苏州老家,准备在苏州歇两天后,再设法到南京去。

可没想到慧茹的哥哥黄允涛手眼通天,在妹妹跟人私奔后,黄允涛动了雷霆之怒,派出青帮弟子打听妹妹的下落,只用了两天时间,便将慧茹与阿荣的藏身处找到。

黄允涛亲自从上海赶赴苏州,见到妹妹之后,先打个妹妹几个耳光,然后让人把阿荣碎尸万段丢进水里喂鱼。慧茹为了保护阿荣,声称若是害了阿荣,她也不活了。黄允涛担心妹妹真的会寻短见,因此没有对阿荣下毒手。蹊跷的是,这件事不知为何会走漏消息,许多小报记者赶来,不但拍下了照片,还扬言愿意出大价钱从阿荣的嘴里买新闻。

这一来,黄允涛更加没法下手。阿荣也知道要想活命,就必须豁出脸皮不要,于是请求这帮小报记者保护他,他愿意把自己跟黄家大小姐之间那些风花雪月的爱情故事公诸于世。

借民国一桩主仆恋情案,可见“土猪要拱洋白菜”的心理何等荒谬

如此一招,黄允涛顿时变为被动,只好向苏州吴县(今已撤县改为吴中区)地方法院提出控诉。法院认为罪责全在阿荣身上,于是一审以偷盗、诱拐为罪名,判阿荣入狱两年。

黄允涛对于这个判决很不满意,认为两年刑期实在太便宜阿荣,于是上诉至苏州省高等法院。偏巧省高院负责此案的是一个厌恶新事物的守旧派,对于黄慧茹与阿荣的行为厌恶至极,因此以盗窃、诱拐、骗奸三项罪名判阿荣入狱四年。

阿荣也不是善类,他能够让黄家的千金小姐心甘情愿地为之献身,也有狡辩脱罪的本事,他要求上诉,但没有资金,于是设法把自己打造成新闻人物,大肆宣扬自己与黄慧茹的故事,坚称自己的行为都是为了纯真的爱情。他这一招果然奏效,迅速博得大量同情者的援助,有从西方留学归来的律师愿意为他无偿打官司,遂向南京最高法院提出上诉。

经由该院一番调查,加之律师一张巧舌如簧的利嘴,最终该院认定:黄家丢失的财物系黄家小姐慧茹自行带走,并非阿荣怂恿鼓动,故“偷窃”罪名不成立。再者,阿荣并不想私奔,由于黄慧茹以腹中骨肉相威胁,阿荣为保全母子性命,迫于无奈才离开上海,因此“诱拐”罪名不成立。最关键的一点,黄慧茹已经成年,与阿荣恋爱并怀有身孕,纯属个人意愿,并非阿荣强迫,所以“骗奸”罪名也不成立。阿荣无罪,予以开释,不再对其行为进行任何追责。

借民国一桩主仆恋情案,可见“土猪要拱洋白菜”的心理何等荒谬

阿荣无罪开释,换来自由之身,而痴情一片的黄慧茹又怎样了呢?嗐!直教人一声叹息。

自从阿荣被捕之后,黄慧茹精神恍惚,终日以泪洗面,留在苏州不肯回上海,三个月后在一家旅馆内早产下一个女婴,立即被人抱走,从此不知下落。而她本人也因为“血崩”而含恨离世。

一桩让人痛心的“主仆恋情案”就此完结,这便是“门不当户不对”的一幕悲剧,要说阿荣真心只为爱情而没有私心,以笔者的个人观点来看,纯属高看了此人,似阿荣这种人,常年混迹街头,若没有心机,在大上海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绝对混不下去。这种人一旦嗅到商机,便不遗余力地把握,若能够抓住黄家大小姐的心,便可财色兼收,从此一步登天,从穷哈哈变为人上人。当然,这需要一定的冒险精神和赌博心理,若能一局押中,立即赚个盆满钵满;若不能一局押中,只怕要搭上小命。至于能不能押中,就要看自己的造化了。只是可怜了黄家大小姐,有好日子没好过,一心追求时髦,到头来害苦的还是自己。

声明: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allen585858@qq.com。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本文地址:https://www.qiwenya.com/lsqw/35195.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weixin888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