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解密 >

军统第一杀手:我亲眼看着我的同志被日伪做成活人祭

来源:奇闻呀(www.qiwenya.com)时间:2022-11-07 11:00作者:手机阅读>>

陈恭澍是军统第一杀手,后来在他的回忆录中他这样说着,我的三位同志就这样在我眼前被敌人做了活人祭,而他们的名字可能早已被人忘记。

出现上面一幕的原因就是戴笠引起的。当时戴笠是军统局副局长,相当于陈恭澍的上司。他给陈恭澍发了一封带着羞辱意味的电报,陈恭澍看后很愤怒就下达了一条命令:只要看见穿着军服的日本人,无论军衔高低,看见就杀。

军统第一杀手:我亲眼看着我的同志被日伪做成活人祭

特工可以说是一项很危险的职业,尤其是活动在一线的特工。每年发生的死亡率绝对不比在前线的战士低,他们在黑暗中行走,得不到任何公约的保护。一旦被抓破,只要你不投降就会被处决。

当然,特工被抓后就投降的也是不在少数。例如在军统的四大杀手中,就有三个有过投降的经历。其中没有投降的那个还被蒋介石枪毙了。如此可见,特工这一行业可以说属于高危职业了,他们从不以真面目示人,一直活在黑暗中,几乎很少有人能够知道他们的身份。

军统第一杀手:我亲眼看着我的同志被日伪做成活人祭

陈恭澍虽然作为军统第一杀手,但他的军衔一直不高。抗战胜利后也仅仅只是个少校,然后被授予了少将军衔。但他的工作一直活动在刀尖上行走,每天都有着死亡的危险。他于1939年担任军统上海区区长,组织领导1000多名军统特工的指挥行动。其中这些特工被分为分为八个大队,专门负责刺杀鬼子和汉奸。

他成为军统第一杀手主要是因为他杀死的鬼子和汉奸是最多的。当然,这也跟他的实力有关。毕竟他手下有这1000多人的特工,仅仅他手下的一个组就已经比南京的全部特工还多。而他的顶头上司就是戴笠,尽管陈恭澍已经在上海采取了很多行动,但戴笠仍然对他的所作所为感到不满意,就给他发了一封对他极尽羞辱的电报。

军统第一杀手:我亲眼看着我的同志被日伪做成活人祭

在电报中提起他胆小如鼠,对此陈恭澍还将此视为一生的耻辱。他说电报的内容已经记不清了,但胆小如鼠这句话就是死也忘不掉。被羞辱的陈恭澍一心想要做出成绩,于是你就开始布置行动方案,拟定了许多刺杀对象,一时之间将上海搅得天翻地覆。

军统第一杀手:我亲眼看着我的同志被日伪做成活人祭

后来伪军们全都不敢出来,人心惶惶,甚至就连鬼子的官兵也不敢穿军装上街。陈光鹏在计划对鬼子汉奸进行刺杀的时候,一位神秘人物给他提供了140只驳壳枪,还有足够的子弹。但可能是送他枪支的人有要求,他一直没有说出这个人的身份。后来陈恭澍统计,这位神秘人送给他的枪支弹药价值十万银元。

这些钱在当时作为他自己的生活活动费能够使用20年。有了这些枪弹之后,他就命令自己的自己手下的八个大队一起动手。他们杀了许多人,然而真正让日本人和76号特工愤怒的是他们刺杀了陈第荣和何行健,这两个人是背叛军统投降了日本人,戴笠亲笔签发了格杀令,因此陈恭澍自然不会放过他们二人。久久经验网 wWW.Exp99.COm

军统第一杀手:我亲眼看着我的同志被日伪做成活人祭

他们经过计划之后与王天木的侍卫马河图、岳清江丁宝龄等十多个人来到了舞厅。终于在夜深人静之后,大多数人都已经离去,马河图等人立即拔出手枪,对着陈第荣和何行健连开多枪之后陈第荣当场毙命,何行健被拉走后重伤不治死亡。

最后几人刺杀成功之后扬长而去,来到了事先安排好的秘密落脚点。而王天木没有阻止自己的护卫的行动,也没有跟他们一起撤离。陈恭澍因此怀疑他还有其他任务,所以仍然潜伏在76号汪伟特工总部。

军统第一杀手:我亲眼看着我的同志被日伪做成活人祭

由于这二人的死亡,76号的头目对他们展开了疯狂的报复,将已经抓捕的三位军统特工杀害做了活人祭。这还是陈恭澍在回忆录中提到的,那时他知道这就是敌人的血腥报复。但他们毫无办法,只能这样看着自己的同志被杀死。

军统第一杀手:我亲眼看着我的同志被日伪做成活人祭

后来经过调查,陈恭澍发现被七十六号特务做活人祭的余延智是自己手下一个行动大队的大队长。徐三星化名朱承我则是军统上海区电讯总督察,但周锡良却没有查出他的身份,陈恭澍在回忆录中感慨道:“又是一位无名的国家英雄”。

历史解密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