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解密 >

克里米亚鞑靼:曾将俄国美女当牲畜卖,二战中被报复流放不毛之地

来源:奇闻呀(www.qiwenya.com)时间:2022-11-07 10:44作者:手机阅读>>

如果俄罗斯是一个男人,那么克里米亚就是他的“睾丸”。

克里米亚鞑靼:曾将俄国美女当牲畜卖,二战中被报复流放不毛之地

从沙俄到苏联再到如今的俄罗斯联邦,为了这个面积仅有2.5万平方公里的小半岛。俄罗斯民族不知为此葬送了多少性命,不知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坏事。

而克里米亚的故事,就要从400多年前说起了。

美国地缘学泰斗乔治·弗里德曼说得好:“俄罗斯本来就是一个蜷缩在森林的民族,从远古、中世纪到近代,一直在游牧民族的威胁下瑟瑟发抖。”

如今我们习惯于将俄罗斯称为战斗民族,然而很少有人知道,俄罗斯民族是一个以“恐惧”为基调的民族。俄罗斯的原野一望无际,无险可守。曾经弱小的俄罗斯民族就像是一个裸身的美女,但在四野的阴影中,总有一群强盗在黑暗里蠕动。

因此俄罗斯人总是说:“我们的俄罗斯母亲曾经饱受凌辱。”

到了13世纪,蒙古大军进入了俄罗斯,他们烧杀抢掠、掠夺人畜,无恶不作。俄罗斯诸王公拜倒在蒙古金帐汗的裙摆之下,乖乖地交出自己的女人和黄金,以免遭到灭顶之灾。而这一拜,就是200多年。

蒙古人的统治造成了俄罗斯人对暴政的极大容忍,但也使他们在遭受困苦的同时,患上了“侵略恐惧妄想症”。因此无论贫穷还是强大,俄罗斯人总是对潜在的危险分外敏感,很容易做出过度反应。而这种反应,往往就是无休止地对外扩张和侵略。在俄罗斯人看来,只有消灭所有的潜在的侵略者,才能换来俄罗斯的绝对安全。而这一想法,让俄罗斯变得侵略成性,直至成为世界上领土最为庞大的国家。久久经验网 wwW.eXp99.Com

在俄罗斯帝国的幼年时期,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国,却成为了俄罗斯崛起的绊脚石。而这个小国,名叫克里米亚汗国。

近年来,克里米亚半岛一直吸引着世界各国的眼光。这个小半岛,就像是一只伸展开肢体的巨型章鱼,将触角从东欧平原南端伸向黑海中央。历史反复证明,“谁控制了克里米亚,谁就控制了黑海。”

然而在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之前,这个半岛的主人却并非俄罗斯人,更非乌克兰人,而是克里米亚鞑靼人。

鞑靼人,并非纯种的蒙古人,而是蒙古与诸突厥民族的混血,其风俗习惯大体与蒙古人相似,保持着游牧的生活方式。

原本,克里米亚汗国是金帐汗国的一部分。金帐汗国分裂后,克里米亚汗国于1430年建国。其领土就在克里米亚半岛一带。

克里米亚鞑靼:曾将俄国美女当牲畜卖,二战中被报复流放不毛之地

曾几何时,克里米亚汗国与俄罗斯是同一个战壕的盟友。他们共同反对金帐汗的统治,一齐开疆拓土,掠夺财富。正是在克里米亚汗国的支持下,弱小的莫斯科才能摆脱蒙古人的统治,夺取大片土地。

而与此同时,克里米亚汗国也通过进攻乌克兰,取得了大量财物和人口,实力大大扩充。

金帐汗国灭亡,失去共同敌人的克里米亚汗国与莫斯科,很快就转变成了敌人。当时,俄国第一代沙皇伊凡四世一直致力于向今天波罗的海三国一带进攻,力图将俄国由一个内陆国变成临海国。

俄罗斯的强大的很快就引起了邻国——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警觉。于是财大气粗的土耳其人开始拉拢克里米亚汗国,并将之变为自己的附庸了。用了土耳其的金币和火枪的支援,克里米亚汗国开始变得极为强大。而这个小国也成为土耳其人的御用打手,成为了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的噩梦。

前文也提到,克里米亚鞑靼人是游牧民族。除了放牧,鞑靼人另一项重要工作便是抢掠奴隶。从克里米亚半岛到莫斯科,是一马平川的南俄草原,非常适合鞑靼人的骑兵纵横驰骋。

因此自15世纪开始,每年只要到了秋高马肥之时,克里米亚鞑靼人就要进攻俄罗斯、乌克兰以及波兰,在那里大肆掠夺人口,将这些异族人变卖为奴。不便于带走的老人就会直接杀掉,敢于抵抗的男子也会成为刀下之鬼。

当时,奥斯曼帝国有着旺盛的奴隶需求。其中,美貌的俄罗斯、乌克兰妇女,更受土耳其皇室以及富豪的青睐。在土耳其的后宫中,就充斥着成千上万的斯拉夫妇女。

因此,每当鞑靼人攻陷俄罗斯的城镇或村落,就一定会首先抓走那些美貌的女子,然后将她们五花大绑扔上车。至于俄罗斯男子,则用绳子系成一串,像牲口一般拉回国内。

克里米亚鞑靼:曾将俄国美女当牲畜卖,二战中被报复流放不毛之地

俄国屡次进攻克里米亚汗国,却均因土耳其人的作梗而失败。因此,克里米亚鞑靼人对俄罗斯依然攻掠不止,甚至将掠夺人口称为“草原人的收成”。据天主教士卡尔·久拜统计,每年从克里米亚转卖的奴隶,均有2万多人。

到了1580年,克里米亚鞑靼人对俄罗斯的侵略上升到顶峰。此战中,鞑靼人的骑兵长驱直入数百公里,直取莫斯科。当时的沙皇猝不及防,仓皇出逃,差点就做了俘虏。此战中,俄军虽然勉强保住了莫斯科,但却依然损失惨重,光被杀死的就超过了10万人,另有15万人被鞑靼人掠走,通通卖给了土耳其人。

就这样,克里米亚汗国将奴隶贸易彻底变成了支柱产业。黑海之滨的卡法,成为了世界上臭名昭著的奴隶之都。在这个罪恶之都里,到处都挤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奴隶。当然,这些奴隶以俄罗斯人、乌克兰人居多。

据当时史书记载,卡法城到处都是奴隶的摊点,奴隶们就像是商品一样被“陈列”在街头。买主们就像是挑选牲畜一样,看看俄罗斯女奴的嘴唇,看看牙齿是否有瑕疵,是否有口气。这些,都是他们和奴隶贩子讨价还价的基础。

秋天,一直都是奴隶贸易的“旺季”。这个时候,总有大量俄罗斯、乌克兰奴隶涌入卡法。由于供求关系的变化,一个美丽俄罗斯女奴的价格,甚至还不如一头驴。

在俄罗斯人眼中,克里米亚是个魔窟,同时也是俄罗斯人民的伤心之地,是耻辱的象征。在重重威胁之下,俄罗斯人开始发愤图强,富国强兵,国力与日俱增。

首先,饱受波兰、鞑靼人欺凌的乌克兰就此加入了俄国。在强悍的乌克兰哥萨克的加入下,俄罗斯军事实力大增。两个斯拉夫兄弟,终于报团取暖了。

俄罗斯人开始大量装备火枪、火炮。在沙皇的征召下,和鞑靼人一样善于骑兵作战的哥萨克人成为了对抗克里米亚人的主力。与打仗如同乌合之众的鞑靼人不同,哥萨克人不仅能保持机动性,同时还能维持严格的纪律。在哥萨克的火枪面前,鞑靼奴隶贩子们逐渐“能歌善舞”了起来。

进入 17 世纪末期,1689 年彼得大帝登基前,俄罗斯虽然曾两次派兵远征克里米亚,虽然无功而返,但俄国效法西欧大力推行军事、科技改革,双方力量的天平越来越偏向俄罗斯,差距日益拉大。

上台后,彼得大帝制定了争夺世界霸权的计划,实现了从地域性蚕食向世界性侵略的过渡。雄才大略的彼得大帝认为,要使俄罗斯摆脱贫穷闭塞的状态,就必须面向海洋,打开出海口。而克里米亚半岛是沙俄通往黑海的必经之地。为了夺取黑海出海口,即必须毁灭克里米亚汗国,并且一劳永逸地解除土耳其和游牧民族的威胁。然而当时土耳其实力尚强,彼得大帝并没有取得进展。

克里米亚鞑靼:曾将俄国美女当牲畜卖,二战中被报复流放不毛之地

彼得大帝去世后,他的后继者们继承了他的南下政策,不断对克里米亚人发动进攻。此时的克里米亚鞑靼人,已经无法再抓到俄罗斯、乌克兰的奴隶,奴隶贸易陷入萧条。而他们幕后的金主——土耳其人也在日渐衰落,面对俄罗斯人如同潮水一般的进攻,克里米亚人终于快顶不住了。

1776年,俄国名将苏沃洛夫率军杀入克里米亚半岛,驱逐了那里的土耳其军队,控制了整个半岛。1783年4月,俄国废黜了克里米亚汗国的末代可汗,将整个半岛划入俄罗斯的版图,成为了新俄罗斯边区。克里米亚汗国正式灭亡。彼得大帝一直以来的夙愿,终于在叶卡捷琳娜大帝手中实现了。

自此以后,俄罗斯得到黑海北岸的广阔国土和优良港口,成为了“黑海沿岸的国家”。俄罗斯的黑海舰队总部设置在克里米亚的塞瓦斯托波尔,直到今天依然如此。至于奴隶之都——卡法,则被俄国人付之一炬,并就地建立了新城——费奥多西亚,由此才逐渐消解了自己的耻辱感。曾经不可一世、作恶多端的鞑靼人,从此变成了亡国奴。

十月革命之后,沙皇俄国灭亡。1921年,苏俄成立了克里米亚鞑靼社会主义自治共和国,鞑靼获得了“自治”的权力。

由于民族不同、信仰不同,虽然克里米亚入俄,然而鞑靼人的反抗情绪却从来没有消失过。亡国百余年,鞑靼人却始终幻想着恢复独立,重新建国。由于仇恨是如此之深,即使是二战之中,鞑靼人也会毫不犹豫地站在苏联的对立面。

1941年,德国入侵苏联。很快,苏联发起了全国总动员,近2万名鞑靼青年加入了苏军。在前期的作战中,苏军一溃千里。军中鞑靼人见势不妙,于是纷纷开了小差。基辅战役中,乌克兰整体沦陷,德军步步紧逼克里米亚。

1942年6月,德军入侵克里米亚半岛,残酷的克里木战役爆发。在这场血腥的保卫战中,苏联军民团结一致,痛击侵略者。在德军重炮的轰击下,塞瓦斯托波尔要塞失守,10万苏军全军覆没。

然而就在苏联军民抗击敌人之时,许多鞑靼人不仅不帮忙,反而当了叛徒。根据克里米亚州委员会的一份报告显示:

“根据游击队提供的情报,在德国军队对克里米亚半岛实施占领时,在苏克达区的各鞑靼村,大多数村民都参加了欢迎德国人的活动。村民们端出葡萄、水果和甜酒等好吃的东西,款待了德国人。”

克里米亚鞑靼:曾将俄国美女当牲畜卖,二战中被报复流放不毛之地

来自德国人的消息也证明了这一点,德国名将曼施坦因在回忆录里写道:

“鞑靼居民大部分都对我们很友善,鞑靼人一下子就站在了我们这一边。他们从我们身上看到了希望,我们成了他们摆脱俄罗斯人统治的解放者。一个鞑靼人组成的慰问团来看我,带来了很多水果,还带了一件手工织物,希望将它献给鞑靼人的救星。”

德国人见鞑靼人“民心可用”,于是策划在当地成立了所谓的“鞑靼总会”。在党卫军头子奥托·奥兰托夫的组织下,一些鞑靼男子组织了“自卫队”,专门讨伐苏联放置在后方的游击队。许多鞑靼男子自愿加入了讨伐队,而且往往是整村整村地加入。

克里米亚鞑靼人对俄罗斯人的仇恨是如此之深,使苏联游击队在当地根本无法立足。当时担任克里米亚游击联合司令部政委的尼古拉·卢戈沃伊哀叹:

“在克里米亚半岛,各游击队意想不到地遭到了鞑靼人前所未有的敌视。在克里米亚山区和丘陵地带,鞑靼人是当地的主要人口,也是游击队的根据地。但是几乎所有鞑靼人都武装了起来,他们的存在让我们的游击活动举步维艰。他们不是我们的堡垒户,而是德军和罗马尼亚军队对付游击队的据点。以熟知我部队情况的鞑靼人为依靠,敌人仅用几天时间就摧毁了我们的粮食供应基地。”

由于缺乏群众支持,苏联在克里米亚的游击活动可以用举步维艰来形容。1942年,鞑靼人在苏达克地区发现了秘密空降的红军侦查小队。还没等德军出手,这群鞑靼叛徒就将12名伞兵全部杀害。

塞瓦斯托波尔陷落后,许多红军战士打算潜入克里米亚的山区,投奔那里的游击队。结果途中遭遇鞑靼人截杀,被俘的则关入了战俘营。据被俘的苏联军医米哈伊尔·斯米尔诺夫说:

“我们被克里米亚鞑靼人押着上了路,他们全身是清一色的德国军装。只要看到有人想在沟里取水,或看到谁稍稍落后了一点,或是伤重步子跟不上,或者是队伍走快了一点,鞑靼人都会立即开枪。我们许多同志都死了在这条路上。他们是那样的残忍,让我们想起了那救援的克里米亚部队。尽管我们饥渴难忍,但并不指望当地村民会给我们面包或者一杯水。因为这是鞑靼人的聚居区,他们总是一脸轻蔑地看着我们,有时候还会向我们投掷石块和腐烂的蔬菜。”

1943年2月4日,来自别舒伊村和科乌什村的鞑靼“讨伐队”抓获了4名游击队员,并杀害了他们。

与此同时,鞑靼人开始大肆排挤、迫害居住在克里米亚的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为了摆脱鞑靼人的刺刀,当地的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甚至被迫向德国占领军寻求帮助。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克里米亚鞑靼人的通敌卖国行为,最终还是引来了苏联人的报复。1944年,苏军发动大反攻,只有5天时间就收复了克里米亚半岛。而德军占领克里米亚半岛,则用了250天。

克里米亚鞑靼:曾将俄国美女当牲畜卖,二战中被报复流放不毛之地

嗅觉较为灵敏的鞑靼人,跟随德军向西逃跑了。而那些留下来的鞑靼人,将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

德国人刚走,苏联内务部和反间谍机构就赶到了克里米亚,并对鞑靼人的通敌行为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与德国人有瓜葛的鞑靼人数量实在惊人,而且手中也掌握了大量武器。德国人建立的反动组织,也隐藏在了地下。

因此贝利亚认为,宗族性极强的鞑靼人很可能成为窝藏德军的第五纵队,会对红军的后方造成隐患。于是斯大林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那就是将鞑靼民族整体流放。

1944年5月18日,苏联内务部队开始系统性集合所有的鞑靼人。当天清晨,内务人员荷枪实弹,敲响了每一户克里米亚鞑靼人的家门,并以鞑靼人与德国人合作为由,告知他们将被驱逐出克里米亚半岛。

仅仅3天时间,18万鞑靼人便被赶进了67个梯队管制的闷罐火车,然后运往中亚的塔什干和撒马尔罕地区,其后又陆续有数万人到达中亚。离开富饶的故乡,鞑靼人被迫居住在环境严酷的沙漠之中。作为纳粹帮凶,鞑靼人受尽了当地人的驱赶和歧视。仅在1944年到1948年,就有30%的鞑靼人因虐待而死亡。

鞑靼人日夜思念故乡,怀念克里米亚半岛。多年来,他们一直被禁止回到故乡。而就在此事,克里米亚半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首先,斯大林将大量俄罗斯人迁居到克里米亚,从此让俄族人占据了绝对优势。1954年,赫鲁晓夫为了庆祝俄乌合并300周年,将克里米亚划归乌克兰管辖。自赫鲁晓夫看来,这个举措,无非是将半岛从“大俄罗斯”的口袋放进“小俄罗斯”的口袋,就像是左手倒右手。但他万万也没想到,整整60年后,这里将酿成震惊全世界的争端。

苏联解体后,26万鞑靼人终于得到了回乡的准许,纷纷踏上了返乡的路程。但此时,曾经天堂般的故乡已经物是人非。这里再也不是鞑靼人的克里米亚了。

对于俄罗斯人来说,克里米亚聚集了太多的血与泪,这里曾经是奴隶的魔窟,是游牧人的天堂,是俄罗斯黑海舰队的故乡,是绝对不容有失的。在他们看来,当一个敌对国家占领了克里米亚半岛,将武器对准莫斯科,将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因此在2014年,俄罗斯从乌克兰手中夺走了克里米亚,并宣布该地从此划入俄国的版图。由于当地大多就是俄罗斯族人,导致这场吞并来得顺风顺水。

如今,俄罗斯与乌克兰为了克里米亚争得你死我活,谁又在乎鞑靼人的想法呢?

历史解密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