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历史趣闻

宫刑:远比你想象得可怕

有史记载,天汉三年,飞来横祸。正当司马迁埋头著述《史记》的时候,大将李陵率五千人马讨伐匈奴,最终寡不敌众,战败被俘。武帝得知后震怒,群臣纷纷附和安慰,只有司马迁刚正不阿,直言进谏,触犯武帝。武帝认为司马迁意在讥讽自己调度无方,将其处以宫刑。

这段历史是我们从中学时期就学到过的,屡次出现在教学课本里,几乎人尽皆知。但我们学习的角度,往往是司马迁忍辱负重完成史记的伟大精神,却鲜少是宫刑的残酷。而他的伟大,其实是建立在残酷的基础上的。

宫刑:远比你想象得可怕

宫刑,即破坏人生殖器的酷刑,是旧五刑的一种,也是相当残忍的一种。《刑罚的历史》中有介绍,周初,宫刑在旧五刑中排位仅在第三位,是次于膑刑和死刑的刑罚。西周中期,正值奴隶制向封建制过渡,人们的宗法意识和家族意识越来越强,宫刑也自然“提了格”,成为了仅次于死刑的重刑。

宫刑的提格同时也渗透了古人的生殖器崇拜。近年来考古发现,古人在入葬时往往头戴面具,阴部有护阴盖片,可见,在古人看来,生殖器的价值仅次于头颅,这也是武帝选择对司马迁用宫刑的原因。“太上不辱先,其次不辱身”,司马迁是一个将名节看的比性命还重要的高骨之士,以此惩戒和羞辱,简直比直接取他性命更能伤害他。

在奉行生殖器崇拜的年代,有一个群体是非常可怕的,那就是太监。普通人受刑都避而不及,却仍有很多人选择自宫,无论是出于某种目的,还是被生存逼迫无奈,他们的内心都避免不了出现某种扭曲。

所以自古以来太监大多奸臣居多,尤其掌权太监更是十恶不赦,令人发指,从秦朝的赵高,到清代的李莲英,祸国殃民者比比皆是,他们从受害转向害人,又何尝不是宫刑的恶果。

宫刑:远比你想象得可怕

我们通俗中理解的宫刑,大多是对男性而言的,其实在古代,宫刑同时也适用于女性,且往往更加残忍。

《刑罚的历史》一书中介绍,“宫者,男子割势,妇人幽闭”。对于女性来说,宫刑主要是破坏生殖机能,也称幽闭。对于幽闭,有很多种理解,如将阴户缝起,或用木棒敲打下腹至子宫脱垂,或者直接将阴部打烂……手段极为残忍。

有一部非常热议的传记类电影,《沙漠之花》就是对这种残忍刑罚的另类诠释,它所讲述的就是女性“宫刑”的方式之一——割礼。所谓割礼,即割除一部分性器官,以免除其性快感,从而保持女性忠贞的一种习俗,部分地区在切割后还会进行阴唇缝合。接受割礼的女性,不仅遭受身体的摧残,同时也要备受疼痛的折磨,发炎和各种并发症都是常态,此外因为缝合后仅留一根火柴棍大小的空间用来排尿和排除月经,所以每当月经来潮和排尿时,常常无法排出,胀痛难忍。

可见,我们虽然在各种影视剧作中,了解过肉刑的可怕,似乎有着感同身受的同理心,但从实际上来讲,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永远也不可能理解其中的残忍。

宫刑:远比你想象得可怕

《刑罚的历史》中记载,宫刑作为肉刑的一种,在历史上经历过几次存废的反复。汉文帝时曾废除肉刑,其中就含宫刑,但景帝时期又恢复了宫刑。到了安帝永初年间,大臣陈忠上书,宫刑再一次被废除。此类反复一直存在,直到清代,宫刑仍有出现。

宫刑的存废之争,在一定程度上也代表着肉刑的存废之争,从墨、劓、剕、宫、辟旧五刑,到笞、杖、徒、流、死新五刑,肉刑其实一直没有离开刑罚领域,只不过在不断演变,更加变相隐匿的存在。直到西方启蒙思想强调人权,反对酷刑,反对罪行擅断的思想不断渗透,动摇了五刑的根基,才使得刑罚迎来了历史上一次伟大的跃进,即清末刑法改制,从而建立了以自由刑为中心的近代刑罚体系。而刑罚也从野蛮逐渐走向人道。

刑罚从野蛮走向人道,看似是一种历史规律,但这种规律未见得会是无限延伸的。正如书中所说,虽然刑罚从野蛮走向了人道,但这并不意味着野蛮的刑罚毫无意义,也不意味着刑罚最终将会走向人道的极限。因为刑罚的本质是惩罚,是对行为的惩戒,无论是肉刑的肉体痛苦,还是近代刑罚剥夺自由的精神痛苦,其惩戒的本质都是痛苦,一旦失去痛苦,失去其惩戒作用,那么也可能带来“反人道”的灾难。

宫刑:远比你想象得可怕

声明: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allen585858@qq.com。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本文地址:https://www.qiwenya.com/lsqw/34838.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weixin888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