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解密 >

从集体宿舍到奢华别墅,连斯大林都低估了干部们的贪婪

来源:奇闻呀(www.qiwenya.com)时间:2022-11-05 13:40作者:手机阅读>>

在搬离克里姆林宫,米高扬看到自己的新别墅后不禁感叹它的奢华:“它是用红砖建造的,哥特式城堡风格。三个方向都有大理石台阶铺就的门……整个地板都是大理石的,大厅还挂着圣母像,连画框都是意大利做工的大理石框。”

特权阶层是苏联衰亡的重要原因之一,只占全国人口约1.4%的这一小撮人,毫无节制地挥霍国家财富与民众的信任,最终造成了不可逆的后果。这群人生活的奢靡程度超乎常人认知,出入前呼后拥车接车送,豪宅大院更是标准配置。曾担任克格勃一把手的谢列平嫌出门带一群安保人员太耽误事儿,常常只身一人外出办事,得知后的勃列日涅夫竟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不过,即便是让千里之堤一夜崩溃的蚁穴,也不是一朝一夕蛀出来的,从政权建立开始,一些苗头便已出现了。这一点,我们从苏联干部的住房制度就能窥得一斑。

从集体宿舍到奢华别墅,连斯大林都低估了干部们的贪婪

伟大的“十月革命”后,列宁同志翻了翻手里的报告,发现昔日的列强俄国已被沙俄政权糟蹋成了烂摊子:偌大一个国家,竟然有相当一部分民众连基本的生活水电都无法被保障,全国有约1/5的电厂和15.4%的水厂处于荒废状态,有25%的公共浴室和将近一半的洗衣房早已关门大吉;剩余的设施绝大多数还集中在大中城市。也就是说,基本生活受到保障的俄国百姓,恐怕连一半都不到——这都20世纪了,居然还有人会把洗个热水澡当奢侈?这也难怪无产阶级革命会在俄国深入人心。

然而尴尬的是,苏维埃政权不但无力在短时间里改善现状,反而因为极度严酷的国内外局势,不得不将更多的公共资源倾斜在内战上。这就导致了原本就少的可怜的住房和卫生设施被转为军用,不仅如此,百姓为了生存,被迫把房屋拆毁,将木制建材劈成柴火抗寒。有史料记载:在首都莫斯科,仅1919年一个冬天,就有不下2500栋房屋被当局征用。虽然这样的决策会带来巨大的负面影响,但列宁也实在没招,不下狠心就无法生存。久久经验网 WWW.exp99.CoM

从集体宿舍到奢华别墅,连斯大林都低估了干部们的贪婪

好在军民一心的苏俄民众最终还是扛过了最困难的阶段,1922年以后,基本掌控了局势的苏维埃政府立马推出了一系列措施,力图提升民众的生活水平。当局采用了19世纪法国空想社会主义学者夏尔·傅立叶的设想:他们征用了大批建筑,将建筑内外整饬一新后将其分割成面积等大的小房间。在简单地装修并铺设了水管和电线后,当局将这样的房间分配给急需住房的百姓。

这就跟如今年轻人跑去大城市打工,图省钱租的“隔断间”一样,虽然住宿条件十分有限,但在当时至少帮助当局解决了燃眉之急。这样的房间甚至连独立的卫生间都没有,甚至有人半夜醒来,都能看到自己胸前趴着几只大老鼠。但对那会儿的百姓来说,有个安稳的落脚点,每周能洗一两次热水澡,这便已宛如天堂了。这便是一度备受赞誉的苏联“住房公社制度”,它初步体现了后来苏联体制中的“平均主义”。在大张旗鼓地改造现有建筑的同时,当局也大兴土木,为更多的民众提供住房。

截至1928年,基层民众的住房问题基本解决完毕,那么接下来便是干部的住宿问题了。

从集体宿舍到奢华别墅,连斯大林都低估了干部们的贪婪

早在1922年8月的俄共(布)第十二次代表会议上,不少人就抛出了这样一个议题:领导究竟是否应当享受更高品质的生活?显然,不少官员对物质生活还是有追求的,但在列宁的带头表态下,人们最终还是暂时选择了克制。

话说回来,让一干国家决策者们跟百姓一样挤在隔断间里,自然也不太现实。既要照顾到干部的“基本需求”,又不能太脱离群众,当局的解决办法非常巧妙:他们将俄国品质最高的建筑也改造成了宿舍,按照建筑档次的不同分别分配给级别不同的官员,例如创办于1764年的斯莫尔尼贵族女子学院,被改造完成后,它成了当时条件最好的干部宿舍之一,有许多最具权势的“大人物”选择定居于此。值得一提的是,当时有大概600名苏俄政府高级官员及家眷居住在斯莫尔尼贵族女子学院,为他们配备的安保人员、厨师、侍从和医生等工作人员却多达1000人。

稍差点的房子,如由酒店宾馆改造而来的宿舍,大多分配给重要的国家机构的领导人、各种国家行政机关的委员。大家都想挑好的房子住,但毕竟僧多粥少,并非所有人都有幸立马入住,根据年龄和级别,有一部分资历尚浅的干部还得先住在条件更次的公寓里,排队等待叫号。另外,也有一些位高权重的国家领导人更愿意选择这种档次的住所定居,例如捷尔任斯基、布哈林等,他们觉得这儿距离下属更近,更够更快地传达决策和精神。

从集体宿舍到奢华别墅,连斯大林都低估了干部们的贪婪

百姓住着连独立卫生间都没有的隔断间,干部享受着条件豪华的套房,客观而言,彼此的差距不算小,但毕竟大伙儿住的是“二手”的,况且基层群众从无到有地解决了生计问题,上流人士满足了面子,彼此也算皆大欢喜。随着苏联国力的不断提升,有人渐渐对现状愈发不满起来。不久,高层就通过了一份名为《关于领导干部的物质条件》的决议,它宣告着苏联干部住房制度进入到了一个新的阶段。

虽然由旧俄时代的高档建筑改造来的干部宿舍条件并不差,但官员们还是多少表达了对住集体宿舍的不满。甚至连居住在克里姆林宫的国家领导者们都开始心生厌倦,米高扬就曾感叹:“这儿荒芜人烟,宫殿好像被恶魔施了妖术。似乎所有的人都永远地睡着了,这儿总有一种神秘感和压抑感。”从20世纪30年代初期开始,苏联高层拨款为官员修建独立住宅。尤其是斯大林成为最高领导人之后,出于“高薪养廉”的目的,他将住房保障列为官员的基本福利之一。

从集体宿舍到奢华别墅,连斯大林都低估了干部们的贪婪

斯大林希望以优厚的生活保障换来各级官员对物质的无欲无求,从而更好地为国家和民众服务,但显然,他对人的欲望做了错误的估计。正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开了个头之后,人们对物质生活的追求便一发不可收拾了:官员的身份地位越高,他们搬进的新宅就越是豪华气派;眼看新修建的房子更加敞亮,在虚荣心的驱使下,这使他们的内心又开始滋生不满。很快,对官员们而言,住房已不再是栖身之所,而是身份地位的象征。随着一栋栋奢华得惊人的别墅拔地而起,苏联特权阶层便渐渐形成了。

笔者认为,倡廉反腐尤为重要,但什么阶层的人享受怎样的生活,这也无可厚非。一切讲求一个“度”,如何掌控这个限度,才是最考量领导者能力的。

历史解密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