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历史趣闻

让古希腊罗马单相思了几千年的“赛里斯”,是对中国的一场误会?

今天人们谈到西方文明时,往往都是以古希腊罗马作为时间线起点。横向重叠到的中国历史是春秋战国时期。作为欧亚大陆两端的两大文明中心,古希腊罗马与古代中国不但相隔千山万水,还要跨越众多民族与国家的重重阻隔,竟然也拦不住海洋文明滋养下,开放、求知的古希腊罗马世界对遥远的东方国度因“距离产生美感”。希腊的地理位置比较靠近东方,希腊城邦国家又大都积极参与东地中海地区的海上贸易,早在张骞开通丝绸之路之前,希腊人已经活跃在从东地中海到东亚的贸易线上。那里的作家率先开始记载关于远东的风土人情。

让古希腊罗马单相思了几千年的“赛里斯”,是对中国的一场误会?

赛里斯人在西方文献中的形象变迁

西方文献关于东方的最早记录,很多都是源于一些道听途说后的想象作品。在“历史之父”希罗多德的著作《历史》中,记载了公元前7世纪希腊旅行者、作家阿里斯铁的诗篇《独目人》,其中提到东行旅途中听当地人说起,居住在他们以北更北地方的是“北风以外的人”,这个在现在听起来略有诗意的名字被现代学者考证为,可能是西方最早提及的东北亚地区的人。公元前5世纪末,另一位希腊作家克泰西亚斯所著的《波斯志》中第一次提到波斯帝国以东的赛里斯人。从此赛里斯人这一名称,走进古代西方人的视野,成为™对古代中国乃至整个远东的重要称谓。

让古希腊罗马单相思了几千年的“赛里斯”,是对中国的一场误会?

希罗多地

延续了希腊化时代以及更早时期的传说美化,“赛里斯”被罗马人赋予了更多的诗意和想象,尤其随着罗马贵族对丝绸的趋之若鹜,大规模的丝绸贸易蓬勃兴起,赛里斯作为象征奢侈瑰丽的东方未知乐园的“热词”,频频出现在罗马黄金、白银时代诗人们的作品中。维吉尔的《田园诗》和贺拉斯的《抒情诗集》分别提到了赛里斯人的坐垫,稍后的奥维德在他的《恋情》中描述了“赛里斯人的面纱”。罗马人笔下,“赛里斯”除了和衣服与纺织品有关,还常常和赛里斯利剑、战车一道作为诗人意淫的征服对象,出现在罗马人“把有人居住的世界都统一起来”的梦想中。宗教历史学家则津津乐道于赛里斯人的敦厚与道德,连懂得“多喝水、不过饱”的养生之道,能活到200岁,也成为他们深入探讨的课题。

让古希腊罗马单相思了几千年的“赛里斯”,是对中国的一场误会?

维吉尔

从希腊化时期到晚期罗马帝国和早期拜占庭,诗人作家们拼凑出的“赛里斯”习俗和外貌图像也在一直在不断地变化发展:

制造供应丝绸的人

擅长用弓箭战车

高大、红头发蓝眼睛

不说话只打手势的独特交易方式

跟印度人一样皮肤黝黑

敦厚守法

养生长寿

热衷生育

不信神(佛教传入前不语怪力乱神)

喜欢宁静和平,不爱诉诸武力

已知这一期间,西方商人旅行者所到达的东方最远极限是塔城,被标定为现在的塔什库尔干,那一带至今仍生活着中国土生的白种人。而且越来越多的考古研究证明,早期迁入西域地区定居的是从伏尔加河流域乃至黑海沿岸印欧人腹地过来的古代吐火罗人族群。他们体貌所呈现的是典型原始欧洲人种的特征。红头发、蓝眼睛就是这种遗传特征明显的体现。在吐火罗人之后,印度-伊朗语民族从帕米尔以西迁入西域,另有少部分地中海类型人群沿塔里木盆地北道渗入天山东段地区,皮肤黝黑似印度人的描述,大概就是形容这些地中海东支形态的人种。

让古希腊罗马单相思了几千年的“赛里斯”,是对中国的一场误会?

吐火罗人

“赛里斯”到“秦奈”,误会还在继续

早期西方商人旅行家们到达西域,看到的都是印欧人种特征的人,但他们听到的关于塞里斯社会习俗和品行的传说,却不仅仅是局限于目之所及之处,很多都是丝绸原产地滞后了的故事(春秋文明)。当时跟西方商人交易丝绸的大都是印度、阿拉伯游牧民族的二道贩子,西域附近的中间商乌孙人就曾被误认为赛里斯人。大概也是怕被买家怨念“中间商赚差价”,西域地界最早的中间商们会有意无意地掩饰自己的身份,冒领制造者身份充当一手商贩。从这一时期的记载上看,远东地区与罗马几乎没有直接贸易关系,罗马历史学家却把赛里斯列入到他们的贸易对象之一。可见他们这时对丝绸原产者的人种还搞不太清楚呢。

让古希腊罗马单相思了几千年的“赛里斯”,是对中国的一场误会?

解忧公主嫁到了乌孙

随着西方人对赛里斯地理边界的进一步明晰,他们开始对塞利斯人种构成的问题有了更多的研究。现代人如去看这一时期某些西方文献著作的一家之言,很容易会产生一些疑问。譬如古代中国人是白人或是印度人吗。如果继续在西方文献中找答案的话,你有可能“都对了”。2世纪下半叶的希腊作家保萨尼亚斯在他的作品《希腊道程》中指出,塞里斯人是斯基泰人和印度人的混血种。斯基泰人是当时活跃于中亚和南俄草原的东伊朗语族游牧民族,白色人种。皮肤黝黑的印度土著是所有东亚人的祖先,这是人类基因报告已经证实了的事。在拜占庭时期,希腊作家斯蒂芬编辑了一部重要著作《民族志》,其中关于“塞里斯”的词条赫然写着:“赛里斯”是印度一个很少社交的民族。

让古希腊罗马单相思了几千年的“赛里斯”,是对中国的一场误会?

印度土著

直到13世纪蒙古帝国打通了从中国到到欧洲的交通线,欧洲人才第一次获得了从西方直接到达远东的机会,之前史载过一些所谓罗马来史都被证实为阿拉伯人的冒牌。首先到来的是欧洲使节方济各会会士鲁布鲁克,他在行纪中将大契丹国认定为古希腊罗马记载的塞里斯。旅行家马可波罗也把东亚大陆分成鞑靼、契丹和蛮子,契丹也被他指认为“赛里斯”。马可波罗提到蛮子,又引出了古希腊罗马文献对远东地区的另一个称谓“秦奈”(Thinge),一般来说,“赛里斯”是通过陆上丝绸之路传播的名字,而“秦奈”则被认为是通过印度洋海上丝绸之路传播的名称,它出现的虽然比“赛里斯”晚,但后来世界对中国的称呼“China”或是“Sina”都是来自于“秦奈”一名。

让古希腊罗马单相思了几千年的“赛里斯”,是对中国的一场误会?

马可波罗

赛里斯“神话”撩开了面纱之后

西方现存文献最早记载“秦奈”一词的,是成书于1世纪中叶或下半叶的匿名著作《厄立特里亚海周航记》。其词源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世纪的古印度《摩奴法典》和史诗《摩诃婆罗多》中出现的梵语名Cina, 被认为是中国名称China最早的出处,学术界普遍认为,它是当时一统中国的秦朝“秦”的梵语发音。《厄立特里亚海周航记》中提到的“秦奈”和之后的天文地理学家托勒密记载的“秦奈”都是这个梵语名称的转音。托勒密不同于此前作家之处,是将赛里斯与秦奈都纳入了他对已知世界地理的宏大叙述中。从此西方开始形成南北两个极东国家的概念。

让古希腊罗马单相思了几千年的“赛里斯”,是对中国的一场误会?

摩奴子孙

6世纪以后拜占庭史学家著作中出现的“秦尼扎”也被考证为与秦奈同一词源。后来的“瓷器”发音又相当于一个转意。因为China的瓷器好,所以把瓷器称作China,而不是反过来,因为瓷器好把这个国家叫瓷器。罗马贵族也曾经用“赛里斯”指代丝绸产品,于是有人推测“赛里斯”(Seres)词源也跟汉语的“丝”(ser)有关。但最终证据不足至今无法确认。对“赛里斯”理想化的表述一直贯穿于古希腊罗马文献对遥远东方的想象。直到蒙古和平时期,天主教传教士才又带回真实的远东笔记,西方学者发现希腊罗马曾经记述的那个“赛里斯”不过是个“神话”。从此,“赛里斯”这个名字就开始只作为文献文学的研究对象,不再出现于严肃历史的记载中。

让古希腊罗马单相思了几千年的“赛里斯”,是对中国的一场误会?

宋朝瓷器

经历了明清两代的“隔绝”,近代西方冒险家又按耐不住对“赛里斯”的向往,开始了对中亚和中国西部的探险活动。英国探险家、考古学家马克·奥雷尔·斯坦因从克什米尔踏上了中国的第一站塔什库尔干。他挖掘了楼兰遗址并运走了敦煌莫高窟的文书、刺绣、绘画20余箱。斯坦因作为西方殖民者在中国盗取、破坏(挖掘不当)文物的代表,被列入中国人的黑名单。但也不可否认他对文物研究的学术贡献。另一位黑名单成员法国汉学家伯希和从俄属中亚进入中国,到达敦煌藏经洞时“买走”两千多件最有价值的文书,根据所获资料著有大量汉学与东方学专著。伯希和对欧洲与中国汉学的研究是开创性的,启发了中国几代学者的视野。但“买走”文书还是不对的。

让古希腊罗马单相思了几千年的“赛里斯”,是对中国的一场误会?

斯坦因

西方文献对中国有什么用?

在世界现存不曾中断的文明中,中国保留的古代文献是最丰富和完整的。从先秦两汉以来就形成了自身文献研究的体系。华夏文明不仅吸收了印度古文明以及佛教文化的养份,也深受古代伊朗文明的影响。在整个文明时代,华夏文化不仅对中国自己,也对周围的东亚国家起着传播文明,记载历史的重要作用。从史料价值来看,我们自己传承千年的汉文化史料无疑是首选的参考资料。然而,我们也不应忽略近年来越来越多的考古证据。参考西方古典文献,作为近年来丝绸之路沿途考古学证据的一种旁证。已经成为一种新时期的研究模式。

让古希腊罗马单相思了几千年的“赛里斯”,是对中国的一场误会?

中国史料大都具有官方背景,出自官修史书,作者本身是史官、学者、士大夫阶层,很多有关民间商旅或外国的史料都并非笔者第一手资料。而西方古典文献则多出自私家之笔,特别是有关东方的游记,大都来自商旅的介绍。中国史书主要强调的政府行为,着重对君王将相的歌颂,即便记载风俗特产也只强调珍奇异玩,很少涉及商人、旅行者、普通人的踪迹。西方古典文献中多出自作者的第一人称视角,常常就是旅行中的随笔,或是口述记录下来的现场直播。他们的记载弥补了中国史料注重宏大叙事。轻视商业活动的缺点。拓宽了中国历史研究者的视野。

让古希腊罗马单相思了几千年的“赛里斯”,是对中国的一场误会?

历史不是科学,它可以因为误读而变得更有趣,“赛里斯”与“秦奈”的形象,作为西方古典意义上世界历史的延伸,曾召唤和指引了无数西方旅行者、冒险家,踏上远方的土地,探索未知的乐园。在今天我们看来,西方古典文献不仅可以当作中国历史的佐证,又可以在文学范畴内来欣赏它的精彩。很多时候,史载与史实的区别,不是我们现代人可以判断的,而历史的魅力也不在于昨日的事实本身,而在于当下的解读乃至未来的求索。无限的过去都是以现在为归宿,无限的未来都是以现在为渊源。

声明: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allen585858@qq.com。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本文地址:https://www.qiwenya.com/lsqw/31995.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weixin888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