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历史趣闻

契丹为什么不能横扫北宋、打到汴梁?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公元986年,九月,第二次幽州之战;十二月,君子馆之战。两次大战后,大宋河北精锐尽丧。北宋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失去重兵集团的华北平原,沦为契丹人的游猎牧场,宋辽战争的主动权,完全易手到契丹一方。

契丹为什么不能横扫北宋、打到汴梁?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这时候,契丹铁骑,随时都能开启横扫模式。饮马黄河、打到汴梁,也许就是朝夕之间。

但是,从公元986年到989年的三次战役,彻底浇灭了契丹骑兵的嚣张气焰。契丹人终于意识到:横扫绝无可能、汴梁遥不可期。

河北战场爆发君子馆之战的同时,山西战场打响了土墱寨之战。这一战的规模不大,但影响不小。

公元986年,十二月,契丹进攻山西代州。

为了打好河北之战,契丹在山西方向派出了一支军队,目的是盯防山西宋军,防止这伙人东出太行、支援河北。但这支契丹军队,却按捺不住战争的冲动,从被动盯防变成了主动出击。

契丹为什么不能横扫北宋、打到汴梁?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第二次幽州之战后,山西主帅潘美和山西主力宋军,已被彻底打怂。辽北院大王耶律蒲奴宁,兵临代州城下。契丹大军与北宋神卫都指挥使马正所部,鏖战代州城下。而城上的代州副都部署卢汉赟,竟不敢出城参战,眼看着马正寡不敌众、最终落败。

但,这时候,一个叫做张齐贤的书生站了出来,自告奋勇,要求主动出击。

张齐贤生于山东、长于洛阳,家境贫寒。但,这家伙却有一种人不轻狂枉少年的豪放。赵匡胤巡幸洛阳,草根张齐贤拦住御驾、马前献策。被赵匡胤召到行宫对答,张齐贤连上十策。赵匡胤评价其中四策还算中肯。十策中四,这已经是皇帝的高度肯定了。张齐贤马上就能进入北宋王朝的最高决策层。但这个布衣狂士却不知进退,非要逼着赵匡胤全盘接纳。

契丹为什么不能横扫北宋、打到汴梁?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结果,君王一声呵、武士即上殿,布衣狂士被赶出行宫。然而,赵匡胤却记住了这个人。返回开封后,对自己的弟弟赵光义说:

我幸西都,唯得一张齐贤尔。我不欲爵之以官,异进可使帗汝为相也。

大哥的这句话、张齐贤这个人,都被赵光义记住了。太平兴国二年(公元977年),大宋科举取士。赵光义暗示大臣录用张齐贤。但是,大臣们会意有误、张齐贤能力不行,所以考取的名次太低。名次低,就不能留在开封当京官。但赵光义从来不按常理出牌,为了留住张齐贤,竟把一榜进士全都留下当京官。有皇帝的加持,张齐贤自然仕途亨通。

公元986年代州之战时,张齐贤已是代州知州、一方封疆。因为北宋的制度限制,所以知州张齐贤无权调动朝廷的山西禁军。所以,出城打仗,就要从代州副都部署卢汉赟手中请兵。但卢汉赟及所部一众野战禁军,却集体认怂,不敢城外野战。

于是,张齐贤只能率所部两千厢军,出城作战。厢军,就是北宋的二流部队,平时搞运输没问题,打仗就全是问题。但狮子率领的一群绵羊,就是一群狮子。

契丹为什么不能横扫北宋、打到汴梁?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半夜时分,两百代州厢军,人手一面旌旗,在代州城西南三十里处点起火堆,虚张声势、伪装并州主力。契丹军队误以为潘美率军赶到,立即向北撤退。当撤退到土磴寨的时候,契丹人扎进了张齐贤的埋伏圈。二流部队的代州厢军,立即发动突袭,硬是打垮了契丹的主力部队,斩首两千、获马两千,缴获武器盔甲无数。

土磴寨之战,爆发在君子馆之战后,只是两千北宋厢军的一次偷袭得手。但此战对契丹的影响却是巨大的。契丹人的推理是:山西这伙宋军已经盯防不住。所以,土磴寨之战在心理上有力地支援了河北战场。

公元988年,九月,契丹大军,再攻河北。

皇帝赵光义诏令河北诸将坚壁清野、宋军勿与契丹接战。但是,河北大地全是大宋百姓。河北宋军难道要看着契丹骑兵游猎乡民吗?

契丹为什么不能横扫北宋、打到汴梁?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定州监军袁继忠第一个抗旨:我将身先士卒,死于敌矣。意思是你们爱打不打,反正我是宁愿战死,也不受辱。

黄门林延寿等人,立即请出诏书:不许不听话,这里有圣旨。执行圣旨的,不是传旨黄门,而是前线监军。但这时候却是监军大人要抗旨。

而定州都部署李继隆,也是一个长期抗旨的角色,附议袁继忠、支持出战。李继隆是赵光义的大舅哥,不抗旨都对不起自己的外戚身份。

河北方面军的前敌主帅和和河北方面军的前敌监军,集体抗旨。于是,赵光义的圣旨成了一张废纸。为了给契丹人当头一击,李继隆还把易州静塞军调到了漕河前线。

赵光义北伐的时候,在战场上缴获了四万匹战马。然后,以这四万匹战马为基础,精选易州士卒,亲自督建了一支骑兵部队,即静塞军。静塞军,满编三千人,每人五匹战马,人马皆披精甲,统配弓箭和钩镰长枪。可以说,这是大宋最精锐的骑兵部队,而且还是皇帝亲自督建。在与契丹人交战的过程中,静塞军从无败绩。在宋辽金蒙时期,其与契丹的铁林军、西夏的铁鹞子、女真的铁浮屠和蒙古的重甲骑兵,并称五大铁骑。

契丹为什么不能横扫北宋、打到汴梁?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所以,也就李继隆这个外戚敢把赵光义的心肝宝贝调到战场上来。然而,静塞军是来了,易州却被契丹攻破了。而静塞军的妻子儿女全在易州,成了契丹人的俘虏。李继隆担心兵变,准备把这支军队分散到各军。但是,监军袁继忠却认为:这时候只能用人不疑,“奏升其军额,优以廪给”,才能笼络住这支铁军。李继隆接受袁继忠的建议,厚赏静塞军,静塞军感动非常、誓与契丹死战到底。

当年十一月,契丹大军,兵抵漕河(今河北满城以北)。静塞军率先出击,一股铁流冲向契丹大军,立即冲垮契丹军阵。随后,李继隆指挥定州主力渡过漕河,狂奔突击、大肆掩杀。此战,“斩首万五千级,获战马万匹”。

漕河之战(或唐河之战),虽然斩杀甚多,却依旧没有改变宋辽战局。契丹人利用自己的骑兵优势,仍在华北平原肆意驰骋。

公元989年,七月,契丹战神耶律休哥亲自带队、入宋作战。

契丹为什么不能横扫北宋、打到汴梁?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威虏军(今河北徐水西遂城镇,后改称广信军)军粮不继。于是,宋太宗诏令定州都部署李继隆以定州步骑万余人向威虏军输送粮草。所以,耶律休哥就是来趁火打劫的,作战任务是截杀宋军的辎重部队。

北宋的行政架构,是州、县两级。州以上的道(后改称为路),属于监察区,由转运司、提点刑监司、提举常平司和安抚司组成,但不是算正式的一级。州一级,包括府、州、军、监四中设置,府最重,比如开封府;州次重,比如代州;军,设置在军事要冲;监,设置在产矿地区。

所以,威虏军以及唐河之战的静塞军,既是一支军队,又是州一级的行政单位。但华北平原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军事要冲。于是,一旦宋军丧失主动,契丹人完全可以在河北坚城之间来回穿梭。这就是失去幽云十六州之后的尴尬。

契丹为什么不能横扫北宋、打到汴梁?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获悉宋军要向威虏军输送粮草后,战神耶律休哥亲率八万大军(有说三万),放过一众坚城,直接跑到北宋后方,袭击这支辎重部队。

战神带队的契丹骑兵,已经嚣张到无可救药的地步。一场偷袭宋军辎重的作战,硬是被契丹人打成了明牌,契丹骑兵在河北大地横冲直撞。这基本上就是在挑衅北宋:我就是要截杀你的辎重队啦,然后,你又能如何?

耶律休哥的八万主力一路南下,正好撞上了宋军缘边都巡检使尹继伦所部、步骑千余人。但,耶律休哥竟不理会这伙北宋边防部队,连声招呼都不打,便扬长而去、继续向南。

尹继伦怒火中烧,对所部将士说:看到没有,人家就没把咱们当盘菜,等打完大仗,再回来顺道收拾咱们;士可杀、不可辱,“纵死犹不失忠义,岂能为边地鬼乎”。在尹继伦的动员下,这支北宋巡逻队集体愤怒了。于是,不仅不跑,反而悄悄跟踪耶律休哥的契丹主力。

契丹为什么不能横扫北宋、打到汴梁?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耶律休哥所部,在半夜时分赶到唐河与徐河之间,咬上了李继隆的万人辎重队。清晨,辽军埋锅造饭,准备吃饱饭后再开打。辽军的轻敌,已经到了过分的地步。你是在宋境、你是在偷袭,怎么还吃上饭了?但战神的自信也不是没有道理,八万辽军铁骑,揍一支北宋运粮队,这就是大人打小孩儿。关键是这伙辎重部队只要被咬上,就跑不了,两条腿的人跑不过四条腿的马。而北宋在河北方面已经没有可与辽军一战的主力兵团,想支援都没有援军。但是,轻敌,从来都不会有好下场。

尾随而来的尹继伦所部,也在半夜赶到。而且,这伙人都不用吃饭,因为全都气饱了。天明时分,尹继伦所部对正在吃饭的契丹人发动了突袭。辽军猝不及防,全军骚乱、互相踩踏。战神耶律休哥赶紧仓促应战,但战神逢战必战伤,从第一次幽州之战一直伤到徐水河边。开启狂暴模式的宋军战士,迎头就是一刀,砍中了耶律休哥的手臂。挨了一刀的契丹战神,血流不止,立即“乘马先遁”。而护送粮草的定州军,也立即加入战斗。两拨宋军,一起砍杀耶律休哥的契丹主力。

此战,契丹全线崩溃,“自相蹂践死者无数”;尹继伦,杀死契丹皮室一人(契丹谓金刚为皮室,皇室禁卫军);尹继伦与镇州副都部署范廷召,追奔徐河十余里,“俘获甚众”;定州副都部署孔守文,在漕河一带果断出击,斩杀辽帅大盈相公等三十余级。宋史记载,此战“斩数千级,获牛马、铠仗甚众”。

契丹为什么不能横扫北宋、打到汴梁?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徐河之战后,契丹大军再也不敢轻易进攻北宋。宋辽边境维持了一段时间的和平。但是,这仍旧是大战前的蓄力。

靖康之耻之前,完全可以说,北宋已经进入盛世,各项政治、经济指标都已达到巅峰。但是,两次汴梁之围却突然间结束了这个王朝。

而第二次幽州之战和君子馆之战后,北宋精锐尽丧,辽军游猎河北。这才是北宋真正危险的时候。然而,北宋却渡过险关。契丹人没能饮马黄河、打到汴梁,仅是因为三场规模不大的战役吗?

三场战役,远远不够。但三场战役,展现出的战斗能力却足够御契丹于国门之外,而契丹也暴露了自己弱点。

首先是人才。第二次幽州之战后,老将潘美在北宋人设崩塌,但在契丹依旧威名赫赫。而新秀张齐贤,更是以两千厢军击垮契丹主力。自此之后,契丹不敢轻易试探山西。河北方面则是以李继隆为首的一众名将。唐河之战,主帅和监军集体抗命,可见前线诸将的自信。而徐水之战,完全不是一支运粮队那么简单。河北方面的主要高级军官尽皆出场,否则尹继伦的偷袭不会造成如此大的影响。

契丹为什么不能横扫北宋、打到汴梁?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但是,北宋越到后期,名将就越是凋零。领导西夏战局的,最有名的竟是文官士大夫范仲淹;而收复幽云十六州的,竟是宦官童贯。名将呢?名将凋零,就是人才凋零。

其次是战心。代州知州张齐贤要出城作战,而参战部队竟是一支二流厢军。战力如何放在一边,关键是这伙厢军也敢参战、直接对战契丹主力。尹继伦的千人队,则更是血气喷涌,不仅衔枚疾走、跟踪战神耶律休哥,关键是主动突袭数倍于己的契丹大军。这已经不是战心和勇气的问题了,而是军事素质过硬。

反观北宋后期,堪与辽军、金军一战的,只有一支陕西宋军。童贯以主力禁军对阵契丹的二流部队,被打得一败涂地。这时候,女真人不彪悍,就对不起宋朝人。

第三,就是对手。第一次幽州之战和第二次幽州之战,北宋的集结兵力都不低于二十万。而契丹人的反击呢?即便也有十万规模的出兵,但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势如破竹可以打,但凡出师不利,就要退。契丹的战争锐度,远次于后期的女真和蒙古。公元988年唐河之战、公元989年徐河之战,契丹人的兵力规模并不大。自君子馆之战后,契丹攻宋的兵力规模,一直不超过十万。

这就是契丹的问题。一手制着幽云十六州,一手按着草原各方诸侯,契丹人更在意内部的治理,而不是对外的战争。所以,契丹自缚手脚,虽然丧失了草原凶猛,却可以让自己活得更久。这就为以后的澶渊之盟埋下了伏笔。宋辽两伙人,谁也打不动谁,关键是谁也不想没完没了地打。

声明: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allen585858@qq.com。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本文地址:https://www.qiwenya.com/lsqw/31976.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weixin888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