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历史趣闻

贺龙只身闯保安大队除害,黄鳌感叹:今日我才见到总指挥的神威

1928年2月18日,贺龙率人马攻打监利县城未果,退至石首焦山河。

在焦山河,贺龙、周逸群召开了联席会议。

会议决定,贺龙、周逸群的任务是速抵湘西,依山建军。洪湖的武装,交给石首中心县委,由李兆龙指挥,在当地开展武装斗争。

贺龙只身闯保安大队除害,黄鳌感叹:今日我才见到总指挥的神威

贺龙

贺龙、周逸群一行十余人离开石首后,即往湘西行进。

这一日,行至一个叫毛笔街的地方,看看近午,大家腹中饥饿,便决定进镇找点饭吃,恰好有一临街饭铺,几个人便走了进去,要了饭菜吃起来。

正吃着,忽然街面上传来一阵乱嘈嘈脚步声。贺龙隔窗望去,来的是一队兵丁。几个人立时神情紧张,忙把手枪掏出。就在这时,饭铺门帘一挑,十几个兵丁涌了进来,贺龙正要动手,只见为首一军官向贺龙施礼说:“军长一向可好?”

贺龙见那军官对自己不像有恶意的样子,便问道:“你是谁?”那人道:“军长当年在澄州当镇守使时,小的在军长手下当过班长,如今,小的在临澄县团防警备大队当大队长。”

贺龙淡淡一笑:“今儿你是来抓我啦?”

那人说:“小的不敢。军长大德,小的永世不忘。小的前来是给军长送信的。如今南京汉口都下了通令,要抓军长,武汉方面已严令湘鄂西各处团防,对往来行人严加盘查,说抓住军长领大赏呢。”

贺龙笑道:“看来我这头成金的啦,我倒要看看谁有这胆量来取。”

那人说:“军长还是小心为好。”

说话间,贺龙等吃罢饭,谢过旧部,一行继续西进。

贺龙只身闯保安大队除害,黄鳌感叹:今日我才见到总指挥的神威

周逸群

旧部向贺龙报告的情况,全是实情。自打贺龙、周逸群在洪湖地区组织暴动后,桂系军阀第18军军长、湘鄂西“剿共”司令陶钧便将贺龙抵洪湖的军情急报南京。南京方面当即电令陶钧,要其抓住贺龙,就地正法。同时电令湘西王陈渠珍,捉拿贺龙,不得有误。

这一日,贺龙等到了桑植县境。

正行走问,突然从丛林中闯出一个汉子,说:“贺胡子,前边去不得,陈黑已经烧开了油锅,等着割你的心肝下酒呢。”

这时又有几个百姓从丛林中走出,其中一个说:“贺胡子,陈策勋已经安排好去南京的人,等着拿你的头去南京领赏,回头在上海买洋房,娶洋老婆呢。”

其中一人插话说:“还要唱3天大戏,戏班子都定下了。”

众百姓又说:“陈策勋下了通令,谁要给贺龙报信儿,灭门九族。谁要抓住贺龙,他亲自给这家挂匾。”

贺龙只身闯保安大队除害,黄鳌感叹:今日我才见到总指挥的神威

陈策勋原为贺龙第20军的营长,贺龙率队二次北伐时,陈策勋和陈图南等一起闹饷,后叛变投敌,当了桑植保安大队大队长。

陈渠珍对其所辖部队进行改编时,保安大队升为保安团。陈策勋当了团长,桑植保安团下设4个大队,1大队大队长陈黑,2大队大队长张太松,3大队大队长刘玉九,4大队大队长钟慎吾。这4个大队除钟慎吾外,一个比一个坏。南京捉拿贺龙的通令下到桑植后,陈策勋急忙召集4个大队长相商。

陈策勋说:“贺龙今虽龙入浅海,然虎死威气在,不可轻敌。”

一番商议后,陈策勋下令钟慎吾守竹叶坪,此乃桑植第一关,陈黑守陈家坪,张太松、刘玉九守另外要道。

贺龙听了众百姓之语后,谢过他们,继续前进。

贺龙只身闯保安大队除害,黄鳌感叹:今日我才见到总指挥的神威

时已早春,远山近树,均已泛绿。

贺龙对周逸群说:“前边就是竹叶坪了,听百姓说竹叶坪由钟慎吾守卫,钟慎吾是我的旧部,与我交谊很深。”言罢转身对贺锦斋说:“文绣,你去趟竹叶坪,就说我来了。”

贺锦斋答应着走了。贺龙等于竹林中休息。

约摸个把时辰,贺锦斋回来了,他身后还有几个人。其中一大个子见到贺龙,异常高兴地上前说:“胡子,可把我想死了。”

这人正是钟慎吾。贺龙也拉着钟值吾的手说:“慎吾,怎样,手下有多少人?”

钟慎吾说:“有百十人,你来了都交给你。”

贺龙又把周逸群、卢冬生等向钟慎吾一一做了介绍。大家彼此相见,都分外高兴。

当下,钟慎吾带着贺龙等进了竹叶坪。这竹叶坪地势果然险恶。众人都说要不是钟慎吾守此关,纵插翅难飞。

贺龙只身闯保安大队除害,黄鳌感叹:今日我才见到总指挥的神威

贺锦斋

贺龙等进入了竹叶坪,钟慎吾摆酒接风。席间,钟慎吾把桑植情况向贺龙等介绍一番。

钟慎吾长叹一声道:“桑植这地方,真是多灾多难,自你走后,兵匪未断。永顺的萧善堂、向碧峰、田少卿、向子云,大庸的周铁鞭,慈利的朱凯际,带着他们的人马,数次攻占桑植城,祸害百姓。”

贺龙骂道:“一群王八蛋!”

钟慎吾说:“如今桑植有八大诸侯。”

贺龙问:“都是谁。”

钟慎吾说:咱们桑植不是分内四乡外四乡吗,内四乡有刘子维、张太松、李玉书、李益三;外四乡有彭德轩、刘玉九、陈星如、刘锦星。这8个人每人都有300人枪,陈策勋当了桑植保安团长后,这些人都投靠了他,不过,真心投靠他的也寥寥。”

贺龙问:“都有谁听陈策勋的。”

钟慎吾说:“最铁的数陈黑。如今守着陈家坪,要在那里抓你,”

贺锦斋说:“陈家坪地势更险,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陈黑若有准备,怕不好过哩。”

钟慎吾想想说:“我看你们在我这儿住上一段时间,瞅机会过去。”

贺龙只身闯保安大队除害,黄鳌感叹:今日我才见到总指挥的神威

贺龙说:“那要到何时?”他猛地一拍桌子说,“趁陈黑还没醒过梦来,我只身进陈家坪,给他个黑虎掏心!”

周逸群等都感到贺龙此举太冒险,贺龙说:“我意已决,你们不必阻拦,我现在就动身。”

钟慎吾知道贺龙一言出口,驷马难追,遂道:“我带兵接应你。”

当下,贺龙化了装,骑快马直抵陈家坪。到了村口吊桥旁,有兵丁喊问:“干什么的?”

贺龙答:“我是钟队长手下的王副官,有急信送给陈队长。”

兵丁说:“陈队长申酉戌亥4个时辰不会客。”

原来,这4个时辰陈黑吸大烟,不准人打扰他。

贺龙说:“钟队长的事很急,要误了大事,我们谁也吃不消。”说着,扔过一把光洋。

站岗的兵丁见了光洋,高兴了,几个人一合计,就把吊桥放下了,贺龙牵马过了桥。对几个兵丁说:“烦请哪位弟兄带我去见陈队长。”

其中一兵丁道:“陈队长就住在前边的祠堂,王副官亲自去见吧。”

贺龙只身闯保安大队除害,黄鳌感叹:今日我才见到总指挥的神威

贺龙牵马到了祠堂门口,把马拴好,而后推门进去,只见室内烟气腾腾,祠堂正中拢着一盆炭火,炭火上架着铜瓢。陈黑正猫着腰,汗流浃背地熬着鸦片烟。

贺龙走到近前说:“陈队长怎么还自己动手,让勤务兵熬就行了。”

陈黑熬得正认真,也没看来人是谁,随口答道:“勤务兵掌握不了火候,熬得没劲儿,还是自己熬好。”

贺龙又说:“贺龙已经到了近前,你还有心思熬烟?放跑了贺龙,陈策勋可饶不了你。”

贺龙的话使陈黑一怔,他抬眼一看,见贺龙果真站在面前,手不由一抖,瓢内的烟膏子泼到了火上,“轰”的一声,烟火燃起,顿时满屋浓烟。

贺龙趁势上前,飞起一脚,将陈黑踢倒,说时迟那时快,贺龙用双手紧紧掐住陈黑的脖子,只把个陈黑掐得双腿乱蹬,脸憋得像个紫茄子。那脚刚好踢翻火盆,火盆烧着陈黑的脚,疼得陈黑浑身乱颤,贺龙狠狠地掐住陈黑脖子不松手,过了一刻,陈黑没气儿了。

贺龙只身闯保安大队除害,黄鳌感叹:今日我才见到总指挥的神威

贺龙

贺龙见陈黑死了,这才松了手。而后出了祠堂,牵马到了村头,向兵丁们打了个招呼,又扔了一把光洋,过了吊桥,飞马回到竹叶坪。

钟慎吾等听贺龙杀死陈黑的经过,无不赞叹贺龙英雄虎胆。黄鳌叹道:“真是百闻不如一见,今日我才见到总指挥的神威了。”

当下,钟慎吾令其兵丁向陈家坪放枪。一时间,枪声大作。

守关兵丁赶忙向陈黑报告,这才发现陈黑被杀死。不知谁喊了声:“队长遇害了!”这一喊,兵丁们都乱了套,又有人喊了声:“贺龙来了!”这一喊更是火上加油。哗啦一下,兵丁们散了大半。

钟慎吾人马趁势抢占了陈家坪。

贺龙只身闯保安大队除害,黄鳌感叹:今日我才见到总指挥的神威

黄鳌

贺龙等占了陈家坪后,刘玉九、张太松等闻听陈黑被贺龙杀死,无不胆寒,均派人向贺龙递“降书”。贺龙告诉来人说:“只要他们改邪归正,不究往事。”

声明: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allen585858@qq.com。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本文地址:https://www.qiwenya.com/lsqw/31841.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weixin888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