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历史趣闻

抗联军长被误杀,明明都知道是被冤枉的,为何60年后才沉冤得雪

1994年4月13日, 一位矮小、满脸皱纹的北方老太太,带着农妇打扮的女儿,经多方打听找到了黑龙江省原省长、抗联老战士陈雷的家。这位老太太叫王玉洁,是个有着悲剧色彩的抗联老战士。

王玉洁1922年出生在黑龙江省同江县向阳堡村,1936年跟随父亲和家人一起参加东北抗联。1938年4月,经抗联七军李学福军长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1939年9月,在崔庸健的介绍下,王玉洁与抗联七军军长景乐亭结婚。

1939年10月,经组织批准,身体患病的景乐亭、王效明(七军政治部主任)去苏联远东治疗,怀着孕的王玉洁也一同过江去了苏联。

1940年3月初,景乐亭的病情有所好转,他要求回部队。得到上级批准后,他向王玉洁告别,抚摸着妻子隆起的腹部说:“你好好养身子,把孩子平安地生下来。如果生个男孩就叫景保国,生个女孩就叫景菊青。”王玉洁抱着他哭了,景乐亭说:“抗联的老婆不兴哭。我的公文包里有一只上次缴获的鬼子望远镜,生了男孩送给他,让他当个小指挥员。生个女孩就把这公文包给她当书包,让她好好学习。”

抗联军长被误杀,明明都知道是被冤枉的,为何60年后才沉冤得雪

1940年3月24日,景乐亭军长被特务陷害,抗联第二路军在没有调查的情况下,草率地将景乐亭处死。而在苏联待产的王玉洁根本不知道丈夫被杀的消息,部队一直没有把真实的情况告诉她,还是抗联领导人撤退到苏联后告诉王玉洁:景乐亭有变节嫌疑,在虎林小穆河被处死。

听到这个消息,王玉洁当时就昏了过去。等她醒来,满脑子里都是景乐亭的影子。她怎么也不敢相信在枪林弹雨中奋勇杀鬼子的丈夫竟会有投敌嫌疑,他与日寇有不共戴天之仇啊。多少次,王玉洁在梦里看见满身是血的景乐亭对她说:“我不是叛徒!我是被诬陷的。”

但是,在当时那个环境下,有谁会相信一个“变节嫌疑人”的老婆的话?她哭干了一生的眼泪,发誓今生不再哭,要坚强地活下去,把景军长的骨肉养大成人。她相信自己一定能等到平反昭雪的那一天,为了那一天的到来,她要勇敢、坚强地去面对。

当时的东北抗联领导人以“照顾景乐亭遗孀”为由,指派原七军补充团冻掉了脚后跟的天津籍战士张子余跟王玉洁结婚。结婚后三个月,王玉洁就在抗联营地医院生下了景乐亭的遗腹女景菊青。

当时八十八旅在哈巴罗夫斯克市郊区火车站附近建了一个农场,把部队老弱病残都迁至这个农场。张子余在农场的花窖做工,王玉洁在家照顾孩子,靠自己的辛勤劳动来维持生活。

1945年8月9日,百万苏联红军进攻东北,短短半个月的时间里,号称最强大的日本关东军被彻底打败。八十八旅的部队也随苏联红军打进东北,并以战胜者的姿态接受日本关东军缴械投降。

抗联军长被误杀,明明都知道是被冤枉的,为何60年后才沉冤得雪

八十八旅走了,没有人告诉他们。他们只是在收音机里听到:日本投降了,祖国解放了!八十八旅在向东北局交接组织关系时,不知何故,在八十八旅部队花名册和党员名单里没有张子余,没有王玉洁,就连家属名单里都没有他们的名字。

战后,在苏联政府的照顾下,他们加入了苏联国籍。景乐亭和王玉洁的孩子景菊青在当地上学,苏联政府分配给他们一套三室的住宅。1954年,王玉洁找到中国驻苏联远东地区领事馆王思和领事,把她的遭遇和盼望回祖国的心情告诉了这位领事。在王思和的帮助下,张子余、王玉洁带着在苏联出生的三个孩子踏上了回国的列车。

解放初,王玉洁从生活安逸的苏联回国,就因为顶着叛徒家属的帽子以及后来中苏交恶的原因,她一直不敢找组织落实政策安排工作,与丈夫在河北农村务农,含辛茹苦、忍辱负重几十年。直到1986年,她才在抗联老战友单立志、王效明、王一知等人帮助下,恢复了老红军待遇(没有恢复党籍),还按归国华侨被选为天津蓟县政协第五、六、七届委员。

她这次千里迢迢来哈尔滨找陈雷、李敏夫妇,只为向老战友托付一件事,让他们当着原抗联七军军长景乐亭的女儿景菊青见证,一定要为50多年前被冤杀的景乐亭讨一个公正的说法。

安然恰好目睹了此事,受陈雷的指派,参与了景乐亭被错杀一案的调查工作,并从此开始对抗联历史、对八十八旅的历史产生浓厚兴趣。

但非常遗憾的是,直到1995年3月10日,王玉洁在得知有关部门弄丢了申诉材料后,气急突发心肌梗死去世,她也没有看到景乐亭将军的烈士证。

2005年夏天,安然去该县民政局,联系办理原东北抗日联军第七军军长景乐亭追认革命烈士的相关事宜时,发现优抚科在场的工作人员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东北抗日联军,他们还很谦虚地问:“东北抗日联军是干啥的?”

抗联军长被误杀,明明都知道是被冤枉的,为何60年后才沉冤得雪

那十四年的血与火啊!

景乐亭1903年出生于山东省章丘县,幼年家贫,十二岁学铁匠,后到东北参加奉军。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他担任东北民众救国军营长,率部奋起抗日。1934年年初他加入中共饶河中心县委领导的工农义勇军。

1938年冬,日本关东军调集大批伪军对抗联七军进行残酷围剿,日本关东军的特务工作班专门收罗投降的抗联干部、战士,让他们回到抗联队伍里实施收买、策反、离间、暗杀等破坏活动。七军原收编山林队的邹其昌、王福林率部投敌,致使部队大量减员。到1939年2月,七军仅剩下700余人继续坚持斗争。

1938年11月13日,七军在大别拉炕召开党委扩大会议,会议决定,景乐亭任七军军长;组建七军党特别委员会,金品三任书记,郑鲁岩、崔石泉任委员。这次会议为景乐亭的死埋下了祸根。

1939年3月6日,由吉东省委周保中带领的“三人团”来到下江,在虎林召开七军党特委常委会,认为1938年11月七军党委扩大会议不符合组织原则,决定重新整顿七军党和军队的领导机构,由崔石泉(崔庸健)担任七军党特委书记兼参谋长,景乐亭担任代理军长,王效明任军政治部主任。1939年4月下旬的一天,景乐亭发现郑鲁岩和有夫之妇赵桂顺睡在一起,当场就把赵桂顺枪毙,并撤销郑鲁岩职务。后来,郑鲁岩被日本关东军特务班成功策反,于1939年年底叛变革命,公开投靠日伪,当了伪满虎林县保安团团长,虎林解放后被我军俘获枪毙。

抗联军长被误杀,明明都知道是被冤枉的,为何60年后才沉冤得雪

会议后,景乐亭服从组织决定,带领战士打鱼,开荒种地,建地窖储备粮食布匹,积极准备越冬物资。同时,他秘密策反伪满洲国军驻虎林的边境守备团,这个团的团长与景乐亭是山东老乡,他们在奉军时还是拜把子兄弟。景乐亭在1937年策反伪满洲国军一个机枪连时,由于全师团以上干部都知道这个秘密,导致泄密,这个机枪连遭到日军伏击,虽有景乐亭带部队前去接应,但因敌众我寡,只接回来20名起义官兵,其他官兵都被日军杀害。

2009年7月,安然与同事在辽宁省金秋医院高干病房采访原抗联七军警卫排长单立志,他说:“策反守备团这个高度机密只有景乐亭军长、七军政治部主任郑鲁岩和我三个人知道,军部其他人一概不知。由于郑鲁岩的出卖,使这次策反失败,导致伪边境守备团团长被日军杀害,该团调离原驻防地。敌人切断了七军通往苏联的交通要道,七军的全部密营遭到严重破坏,部队处于没有粮食、没有弹药的困境中。”

1939年3月,景乐亭担任七军党特委常委,代理七军军长。在东北抗日游击战争异常艰苦的环境中,景乐亭率领七军在饶河、虎林、富锦、同江、抚远等地坚持斗争,在人民群众心中有着广泛的影响。

1939年12月初,景乐亭等60余人与大股日伪军遭遇,为了保存实力,他率领部队退入苏联境内。12月29日,景乐亭向在苏联的抗联二路军总指挥周保中汇报了七军在抚远、同江活动的情况。但是,有人把这次撤退描写成“在严重紧迫环境中,轻于放弃军队的掌握,隐瞒大旺石砬子时候的逃兵企图,是明显的动摇表示”。1940年3月初,景乐亭与崔石泉率部由苏联渡过乌苏里江回国,抵达虎林独木河镇小穆河村。王效明、崔石泉以二路军总部代表的身份对潜伏在七军的日本关东军策反工作班潜伏人员李德山进行了审讯,李供称:张荣喜、倪德法、莫成祥、宋秀波、于明礼、郑秀云、王玉洁(景乐亭夫人)等8人都是叛变集团成员。李德山称曾策反过景乐亭军长,并与敌方有过接触。事后调查,对所谓的反革命小团体其他人,则没有当时的审问和查证记录。而其时,王玉洁因为怀孕在苏联待产,张荣喜也在苏联。于明礼则在1939年年底被捕。如此人命关天的事,居然仅凭一个人的口供。

抗联军长被误杀,明明都知道是被冤枉的,为何60年后才沉冤得雪

2011年3月,由哈尔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及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研究会组织调查组,查阅大量的敌伪档案,发现日军情报机关《关于策反和分裂抗联七军高层的计划》记载:首先策反景乐亭等七军高级指挥员。其次,离间、分裂七军高层人员。伪抚远县公署档案记载:李德山,原名杨德山,满族人,潜伏组首谋者。和他一起潜伏在七军的还有袁兆天、张某、陈某。至此,景乐亭之死真相大白。

1940年3月26日,二路军总部代表就是凭一个特务的口供,草率地把景乐亭军长“以困难时期动摇企图投敌、在内部结成反革命小团体的罪名撤销军长职务、开除党籍、立即处死于小穆河”。

根据周保中日记记载:“晨五时,到达小穆河北方,因负重累,行军颇不速且甚疲乏,乃择地形大休息。天明后七时半发现敌人约500个,自小穆河村落向北行,似往公司运送之模样,判断不致与我方接触。午后一时移西方五六里,为七军部队不断驻屯之临时营舍,本部队遂在该处宿营。派遣陶副官雨峰、张副官凤春两同志赴小穆河村落西北方向侦察现地有无七军部队之活动、联络规定。在现地,午后六时归还报告,在某炭窑遇见七军派出之特务工作人李团副,由李报告,崔参谋长、王主任效明率队在现地距离不远之森林中驻屯已近十日,等候总指挥部之到着。余即写信嘱景军长乐亭留队内,请崔、王两同志来,据报告虎、饶近况及七军部队分布活动情形。同时报告景乐亭反革命叛国叛党之阴谋揭露,不能不行紧急处置,经逮捕审判死刑处分,宣布开除党籍,于昨晚执行将景枪毙矣。”

他们的失误,替潜伏特务完成了他没能完成的任务,这个“尽职效忠”的特务李德山至死给七军留下个迷魂阵。

抗联军长被误杀,明明都知道是被冤枉的,为何60年后才沉冤得雪

1993年10月26日,经黑龙江省委党史研究室与东北烈士纪念馆联合考察,结论为:“经查档案材料,当时的罪名是不存在的,系因未能弄清事实,仓促决定造成的,属内部误杀,因此,应承认景乐亭同志为革命烈士。”这本来是很清楚的事情,但有关民政部门以事件发生地不在本部门管辖地域,一直拖延不办。这才出现了本节开头的事情,王玉洁带着她和景乐亭的女儿,找到曾任黑龙江省省长的陈雷寻求帮助。

经过不可言喻的困难和反复,2000年7月2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批准景乐亭同志为革命烈士。

从1940年到2000年,整整一个甲子,在东北的黑土地下,一个忠贞的灵魂一直在呐喊。从1993年平反到2000年被批准为烈士,尽管所有的抗联将士都知道景乐亭是冤枉的,被杀是错误的,组织上也有了解,但还是没能让王玉洁老人在去世前看到这一切。

声明: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allen585858@qq.com。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本文地址:https://www.qiwenya.com/lsqw/31587.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weixin888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