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历史趣闻

红军长征在遵义的10天,下馆子开晚会,还举办篮球赛

从1934年10月到1936年10月,中国工农红军主力进行了伟大的战略转移,先后撤离长江南北各苏区,经过2年的艰苦转战,相继到达陕甘苏区。在这场长征中,红军在几十万敌人的围追堵截下辗转14个省,行程2万5千里,创造了人类历史上的奇迹,铸就了一部伟大的革命英雄主义史诗。

在我们的一般印象中,长征的日子只有艰苦卓绝,只有备尝艰辛,红军指战员不是在枪林弹雨中浴血拼杀,就是在崇山峻岭中艰难跋涉。实际上,历史从来都不是一个平面体,而是一个多面体。根据长征亲历者,红军干部团上级干部队教员何涤宙的回忆,他们曾在贵州省第二大城市遵义,过了10天没有打仗、没有行军,经常下馆子,和学生跳舞联欢打篮球的”城市小资产阶级的生活“。

红军长征在遵义的10天,下馆子开晚会,还举办篮球赛

吃,下馆子点辣子鸡丁是常事

进入遵义后的第二天,何涤宙和几个战友上街找东西吃,通过询问老百姓,去了规模最大的川黔饭店。掌柜请他们上楼坐进雅座,点了招牌菜辣子鸡丁、醋溜鱼、血旺汤等几个菜。一盆辣子鸡丁端出来之后,只见堆得满满的,味道确实不错,吃得几个人都很满意。第二次去时,发现店里面客人很多,大部分都是红军指战员,店里面的伙计忙得不可开交,这顿辣子鸡丁一直等到下午两点才吃完。

第三次去川黔饭店,顾客还是不少,可能是因为生意太好了的缘故,辣子鸡丁的质量远不如第一次吃的时候,用白菜打了底。第四次去,端上来的竟然有一半都是白菜,实在是欺负人,他们于是和伙计理论,自知理亏的伙计承诺说明天一定做好。第五次上门,没想到情况更糟,店家干脆用猪肉来冒充,这真是欺人太甚了,露了馅的伙计再三赔不是。尽管生气,但何涤宙他们觉得,辣子肉丁也还是可以吃的。

第六次到川黔饭店,辣子鸡丁做得已经“太不成话”,分量少得可怜,连盘底都摆不满,而且大部分又是猪肉冒充的,何涤宙和战友决定以后不来吃了,伙计看他们有点生气,又是老一套,先赔不是,然后答应下次一定做好。结果第七次光顾,依然没有转变,令他们非常失望。

红军长征在遵义的10天,下馆子开晚会,还举办篮球赛

穿,皮袍改大衣被坑

进城第二天的晚上,干部团团部给何涤宙送来一件打土豪得到的皮袍子,说给他做大衣用。于是何涤宙和住在一起,也得到一件皮袍子的战友商量起了做大衣的事情。次日下午,由于部队的缝衣机都集中到供给部去做军衣了,他们二人只好上街找了一家裁缝铺做大衣,这家铺子在何涤宙看来,“不很高明”。

到了取衣服的时候,果然出了问题,小得不能穿,裁缝推说皮子不够,因而不能按照量的尺码做。何涤宙觉得一件长袍改做大衣,袖子上又没有皮,长也只到膝盖处,哪里有皮子不够的道理。这一单,店家至少赚了一件背心的皮子。计划的皮大衣穿不成了,只好加点布做成棉质的。

红军长征在遵义的10天,下馆子开晚会,还举办篮球赛

乐,打篮球开晚会

成立遵义革命委员会的群众大会开过之后,红军和当地的学生打了一场篮球比赛。何涤宙也是参赛队员之一,很久没有摸过球的他,手已经发痒了。对阵的选手都是一时之选,初次交手,双方谁也不甘示弱。红军球队在中央苏区的时候就已经身经百战,技术娴熟,配合默契,打得学生球队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两场下来,都是红军获胜。由于一名红军球员在场上经常说英语,学生们在比赛结束后纷纷议论道:“他们都是大学生呀!”这场比赛打得挺激烈的,以至于何涤宙晚上睡觉时感到全身酸疼。

晚会以照例的魔术和双簧开场,接下来就是女学生跳舞。红军指战员们听说出场的女学生是遵义有名的舞星,都满怀期待,热烈鼓掌。但没成想这一场舞跳得不怎么样,实在是令人失望。在大家的要求下,平时不肯轻易上台的肖劲光队长露了一手。肖劲光一曲漂亮的充满异域风情的高加索舞蹈,令遵义的女学生们着实大开了眼界。

红军长征在遵义的10天,下馆子开晚会,还举办篮球赛

老百姓眼中的朱毛

军委纵队进城时,遵义的老百姓都出来欢迎,人多到挤不动,大家都想看看朱(总司令)毛(主席)是怎样的三头六臂。中午11点多钟,风尘仆仆的部队一列一列的经过。挤在道路两旁的老百姓都在问“朱毛来了没有?”可我们的毛主席与朱总司令,和国民党军队的大官不一样,既没有坐大轿子,也没有穿光鲜亮丽的军衣,老百姓根本认不出来谁是谁。

有的老百姓一直以为朱毛应该是像国民党宣传的那样,一付青面獠牙的样子,直到群众大会上,毛主席和朱总司令都发表了演说,才见识到了朱毛的庐山真面目。于是有人不无失望地说:“毛主席原来是个白面书生。”

红军长征在遵义的10天,下馆子开晚会,还举办篮球赛

何涤宙回忆道:“晚间坐在洋房子里,烧着白炭,靠在摇椅上,看土豪家拿来的画报,我是布尔乔亚了。”是啊,干革命,不仅需要一往无前的英雄主义,也离不开愉快开朗的乐观主义。何涤宙的文字,给我们留下了红军长征史的一段生动画面。

何涤宙,出生于1908年,浙江临海人,黄埔二期生,原国民党军52师少校工兵营长,被俘后加入红军。作为红军中少有的土木工程专家,他在长征途中指挥架设了多座简易桥梁,为红军克服江河障碍作出了重要贡献。到达陕北后,于1937年脱队,重回国民党军,1942年在暂编第2师少将参谋长任上身故。以他的资历和贡献,如果一直在革命队伍里战斗,1955年授衔,一定是将星之选。

声明: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allen585858@qq.com。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本文地址:https://www.qiwenya.com/lsqw/31518.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weixin888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