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历史趣闻

军统特务摇身一变成我党刑警队长,不久又被处死刑,40年后才昭雪

国民党北平警察局所属的刑事警察大队,是警察局内一支重要力量,它的主要任务是侦察政治和刑事案件。刑事警察大队下设5个中队,并设有业务、总务和预审三个股。大队部驻在前门外鹞儿胡同。全大队600多人。大队长叫聂士庆,此人身份为少将军衔,军统特务。

分工接管刑事警察大队任务的是北平市人民政府公安局第三处,即公安处。处长赵苍璧,副处长武创辰。根据刑事警察大队状况,经市局局长谭政文批准,成立以市委组织部分配来的朱培鑫为首,包括打入刑事警察大队的地下党员在内的6名军事代表的接管小组。市局已决定,把国民党北平警察局的刑事警察大队接管过来,在此基础上成立新的刑事警察大队,划归公安处领导,朱培鑫已被任命为北平市人民政府公安局刑事警察大队的副大队长。

军统特务摇身一变成我党刑警队长,不久又被处死刑,40年后才昭雪

接管国民党警察局刑事警察大队很具有戏剧性。

朱培鑫,出生在河北曲阳县河柳村一个贫农家庭,念过几天私塾,13岁就去张家口一家首饰楼当学徒,受尽了老板打骂和虐待。后逃来北平乞讨和打零工,他觉得北平同样黑暗,感受到了人间的冷暖,世态炎凉。在他年轻的心灵上,产生了对当时社会的愤愤不平和反抗。

1944年,朱培鑫参加了革命,同年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后由晋察冀城工部派到北平做地下工作,任基层党支部书记。此时,他结识了不少北平的市民朋友,为在北平做地下工作打下了良好基础,几次虎口脱险都得到了市民朋友帮助。

1945年9月,当时正值国共两党谈判之际,国民党那些接收大员们把精力放在抓权力、抢房子、弄金子上,朱培鑫乘机以化名朱吉平打入北平警察局外五分局当了一名内勤民警,他以警察的名义,为开展地下工作创造有利条件,几次组织上让他弄身份证、通行证等事情,他都巧妙地完成了。

军统特务摇身一变成我党刑警队长,不久又被处死刑,40年后才昭雪

朱培鑫当时隶属中共北平地下警察工作委员会领导,该委员会由徐振戎、徐溅和韩涌三人组成,徐振戎为书记。警察委员会的任务是,负责北平市警察系统的建党工作,待机里应外合,配合人民解放军解放北平。

朱培鑫在北平地下警察委员会领导下,努力工作。曾担任第二和第三党支部书记。

正当朱培鑫如火如荼地开展工作之时,却遭到了叛徒的出卖。

1947年11月初,朱培鑫接到组织通知,警委会已经有人被捕,命令他迅速转移。

朱培鑫离开北平,到河北省泊镇华北局城工部驻地报到。经过一段时间学习后,又奉命于1948年2月化装成游民来到北平,住在平民朋友王世祥家中,三天后和组织接上了关系。

军统特务摇身一变成我党刑警队长,不久又被处死刑,40年后才昭雪

1949年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不久,在彭真、刘仁的主持下,在北京医学院四院召开了地下党和解放区来的共产党员会师大会,会上,许多地下党员,过去曾见过面,打过交道,由于秘密工作的要求,只是单线联系,不经组织批准,是不准轻易与别人联系的。今天见面,各自露出"庐山真面目",他们互相握手拥抱,有不少同志流下激动的热泪。

会师大会不久,朱培鑫奉命参加接管国民党北平警察局刑事警察大队的任务。

2月28日,当朱培鑫穿着人民解放军棉制服,佩戴着军管会臂章,和其他5名军事代表一起,雄赳赳气昂昂地出现在刑事警察大队,并宣布朱培鑫为刑事警察大队副队长时,不少留用官警大吃一惊,有的直吐舌头,私下议论:"这不是过去要通缉捉拿的共产党'要犯'朱吉平吗?现在当上了我们的副队长!"因刑事警察大队有不少旧警人员参加过缉捕朱培鑫的行动。

朱培鑫在大会上向旧警人员说:"我就是过去通缉的朱吉平!请大家放心,此事与你们无关,你们是执行你们上司命令的。"

军统特务摇身一变成我党刑警队长,不久又被处死刑,40年后才昭雪

朱培鑫勉励旧警人员,安心工作,重新做人,为维护北平的治安作出贡献。并且说,除罪大恶极特务分子要依法惩处外,其他人做一下检查就行了。旧警人员听了他的话,忐忑不安的心情稍稍平静了一些。

以朱培鑫为首的接管小组,认真地贯彻了上级党组织关于接管的方针、政策,经过几天紧张工作,到3月8日止,顺利完成了对国民党北平警察局刑事警察大队的接管,收缴了旧警人员的武器,调整了机构。更主要的是旧警人员的情绪稳定,没有出现一个逃跑或闹事的。

对刑事警察大队的接管之所以顺利,与国民党北平警察局刑事警察大队长聂士庆的积极配合分不开。

在接管中,旧警人员看到自己的大队长聂士庆,一不抵阻,二不怠慢,积极配合军代表接管。并和接管的军代表朱培鑫、毛治平很融洽。"兵随将令","上行下效",自己大队长如此这样,旧警人员也安下心来。

但是,旧警人员也有疑惑,聂士庆为什么转变这么快,他可是军统里边身份较高的特务,又是有血债的啊?

军统特务摇身一变成我党刑警队长,不久又被处死刑,40年后才昭雪

实际上,在接管前,地下党员、曾在聂身边工作的毛治平,对聂做了争取工作,让其争取在解放北平斗争中,站在人民一边,率部起义,争取立功!

地下党员毛治平与聂士庆的交往,可追溯到抗日战争时期。

毛治平出生在山西沁县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里。抗日战争时期,参加了薄一波领导的山西抗日救国牺牲同盟会及工人武装自卫队(改为旅)积极从事抗日救亡的工作。

1941年春,毛治平受八路军太行三分区敌工部的指派,以阎锡山部失业军官的名义,打入侵华日军驻山西的特务机关—安青委员会沁县分会任联络员,担负县分会和省会的联络工作。他以此身份为掩护,不但为太行等抗日根据地搜集提供了不少日军动态的情报,还利用敌人旧部的矛盾,把4名作恶多端的军统特务除掉。1943年秋,太行军分区敌工部又派毛治平打入日军在太原建立的"急进建设团"充任该团的屯留县大队长。1944年春,毛治平在被调任"急进建设团"太原市大队副大队长时,被敌人怀疑为地下共产党(当时他没有入党),被"急进建设团"省本部的日军逮捕。当时审讯他的,除日军山内中佐外,便是"急进建设团"山西省本部副本部长的聂士庆。毛治平据理力争,说服聂士庆,经聂士庆与日本人交涉并出保,将毛治平释放。之后,毛治平根据太行三分区敌工部指示,打入聂士庆所属的"急进建设团"太原大队。利用聂士庆搜集日军情况,聂士庆很欣赏毛治平的才干,毛也利用送烟土、送钱、送物等手段进行拉拢,时间不长,毛治平成了聂士庆家中的座上客。毛治平通过聂士庆结识了伪山西省保安司令赵瑞以及"剿共"军师长段柄昌等人,并通过这些人先后为太行根据地搜集了保安队对该根据地的行动计划、"剿共"军活动情况,以及"急进建设团"的保密军事工程等重要情况。

军统特务摇身一变成我党刑警队长,不久又被处死刑,40年后才昭雪

1945年春,毛治平同中共晋冀鲁豫社会部太原情报站张效良接上关系,毛以聂士庆等人为掩护,把张效良接到太原城内开展地下工作。1946年,张效良对毛治平前一段地下工作的审查,及当时的表现,将其发展为中共地下共产党员。是年冬天,毛治平利用聂士庆打入国民党保密局(军统)太原站,为晋冀鲁豫社会部情报站搜集提供了保密局太原站、国民党国防部二厅绥靖大队和独立支台特务组织的人员名单和分布情况以及下达的文件、命令、指示等情报。

1948年夏,在阎锡山部队第八纵队担任营长的中共地下工作人员王俊明因遭叛徒出卖而被逮捕。毛治平知道此事后,利用保密局太原站在太原的特权,以重金赎买,将王俊明营救出来,并安全转移到北平。后敌人发现王俊明失踪与毛治平有关,便下令逮捕他。

为了摆脱敌人的抓捕,经华北局社会部批准,毛治平于是年秋天来到北平。此时,聂士庆已调任北平警察局刑事警察大队长,毛利用聂士庆留在刑事警察大队工作。

军统特务摇身一变成我党刑警队长,不久又被处死刑,40年后才昭雪

1948年12月,我东北野战军迅速入关,和华北野战军将北平包围,北平之敌成为瓮中之鳖。国民党政府急令北平及东北、华北逃到北平的特务机关及人员南逃,又命令保密局北平站、警察局纠集数百名武装特务配合国民党国防部的爆破纵队,采用暗杀、爆破、焚烧等手段,妄图阻止和破坏傅作义将军与人民解放军的和谈,另一方面,对中共地工人员以及稍有倾向中共的人员进行疯狂的镇压。

毛治平从一次电话中,得知聂士庆已办好逃往南京的飞机票,一些中下级特务已陆续南逃。情况紧急,事不宜迟!毛治平经过周密思考以后,决定对聂士庆做争取工作。

毛治平选择一个晚上,其他特务都离开聂家,聂士庆准备就寝的时机,他推开聂家大门,在客厅落座后,就开门见山地问聂士庆:"你打算什么时候走?路费够用吗?"

"近期就走,钱没有问题。"聂士庆沮丧地说。

"你想过没有,你走以后,家属怎么办?到了南京会怎么样?"毛治平问道。

聂士庆若有所思,未有作答。

军统特务摇身一变成我党刑警队长,不久又被处死刑,40年后才昭雪

"你我相处四年之多,我还是了解你的。第一,你没有捞到大批黄金;第二,你多年效忠党国所换来的处境并不好。马汉三、乔家才(马被蒋介石枪毙,乔被判无期徒刑,是聂的上司)是你的前车之鉴,我觉得你去南京是下策。"毛治平不紧不慢地说。

"不,不!我得走,到了南京能见到蒋委员长,什么事情都好办了!"聂士庆气急败坏地站起身来说道。

"你算了吧,马汉三不是也到了南京见到蒋委员长了吗?结果如何呢,不是被老蒋枪毙了吗?我断定你,到了南京也不会有好结果,弄不好,见不到蒋介石就上了断头台!"毛治平加重了语气说道。

聂士庆听后,点点头,心想,毛治平说得也对呀。

蒋介石为人他也非常清楚,便像撒了气的皮球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军统特务摇身一变成我党刑警队长,不久又被处死刑,40年后才昭雪

毛治平看到此情景,认为争取聂士庆投诚的时机已经成熟。仍不紧不慢地说:"我倒想说说我的想法。"

聂士庆抬起头来看看毛治平说:"好,好,我愿听你的高见!"

毛治平说:"刚才说我了解你,只说了一半,我是了解你,你对共产党确实有罪恶,但你也为共产党做了一些好事!"

聂士庆有些不解,神色狐疑地说:"我为共产党做了什么事情了?"

"你不要急,听我说,一、营救我党地下工作者王俊明。二、多年来掩护我做地下工作,尤其前些日子,天津警备司令部通缉我,是你把我保下来了。三、前几天,我搞几十份《通行证》给人民解放军便衣用的,你没有反对,还有……"

军统特务摇身一变成我党刑警队长,不久又被处死刑,40年后才昭雪

毛治平还没有说完,聂士庆又站了起来,哆哆嗦嗦地问:"你原来……真是共产党?"

"对。我就是共产党!"毛治平干脆地答道,"我看这对你来讲也是一件好事!"

毛治平非常严肃地对聂士庆说:"士庆,你不要对蒋介石以及对你们党国抱有幻想。这几天,你的住宅周围有不少国民党特务在活动,你的处境也是非常危险的,不过,我已经派20名解放军便衣(实际上是2名)保护你了!"

聂士庆惊异地张了张嘴,竟没有说出话来。

这时,聂士庆的父亲和妻子从里间屋子里走出来。聂的父亲恳求地对毛治平说:"看在过去你们有交情的面上,你无论如何得救救我们这一家子!"

毛治平说:"我这不正在为你们想办法吗!但真正的办法还要靠士庆自己!"

军统特务摇身一变成我党刑警队长,不久又被处死刑,40年后才昭雪

"这么多年来,我做了不少坏事,我的手上沾满了共产党和人民的鲜血呀。只要共产党原谅我,给我一条生路的话,你们叫我干什么都行。"此时的聂士庆脸色苍白。解放军进驻北平后,他考虑最多的是这件事。他说完这句话,两眼望着毛治平,期待着他的答复。

"那好,咱们一言为定。"毛治平见聂士庆已经缴械了,又一次斩钉截铁地说,"目前,人民解放军已开始军事接管,我已把你的情况报告给军管会首长,他们会找你谈话的。当务之急,你要打消南逃的想法,并劝阻别人不要南逃!"

毛治平首先把聂士庆的情况向朱培鑫作了汇报,后二人一起去市局向谭政文局长作了汇报。

谭政文对此事很重视,经研究后,立刻带着刘涌、武创辰、朱培鑫等人找聂士庆谈话。

谭政文等人驱车来到外二区油坊19号聂士庆的住宅。双方见面后,谭政文首先对聂士庆站到人民一边来表示欢迎。并勉励他,今后要努力学习,重新做人,为北平的社会治安工作作出贡献。最后,谭政文对他提出四条要求:"第一,通知各个中队立即停止一切破坏活动,所有的枪支弹药和爆破器材限明天上午一律交大队部,并派专人保管好。第二,你明天到各中队传达中国人民解放军和平解放北平的约法八章,严令所属人员不准外逃。第三,通知你所了解的各级军统人员到指定地点登记。第四,为了保证你的安全,你到什么地方去活动事先必须告诉军事代表,我们会派人保护你的。"

军统特务摇身一变成我党刑警队长,不久又被处死刑,40年后才昭雪

谭政文提出的四条要求,聂士庆不折不扣地照办了。

截至3月8日,以朱培鑫为首的接管小组,在聂士庆的配合下,顺利地完成了国民党北平警察局刑事警察的接管工作。

毛治平对聂士庆争取工作的成功,使北平市人民政府公安局不但顺利地接管了国民党警察局刑事警察大队,而且为创建一支新型的人民公安刑事警察队伍创造了条件。

军统特务摇身一变成我党刑警队长,不久又被处死刑,40年后才昭雪

聂士庆协助接管国民党北平警察局刑警大队,是有功劳的。然而,他没有得到公正的对待。1949年4月,聂士庆被送到市公安局管理训练大队管训,接受教育。1950年4月,经市公安局批准,对聂进行劳动改造五年。1951年4月,正值全国镇压反革命高潮,山西省长治县(聂的原籍)将其解回审理。同年5月,山西省长治县人民法院竟然将聂士庆判处死刑,立即执行。随着时间的推移,尤其十年"文化大革命"浩劫的结束和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为聂士庆冤案的平反昭雪提供了机遇。1984年12月,北京市公安局刑侦处根据中央关于落实国民党起义投诚人员政策的文件精神,对聂士庆的问题进行了认真的复查。认为:"聂虽为国民党高级军政人员,军统特务、汉奸,并有罪恶。但其在北平解放前夕,接受我党地下工作人员指示,营救我党地工人员王俊明出狱,并掩护我地下工作人员毛治平的安全,将逃散的军统人员召回,带领其他公职人员参加起义,并进行了登记。稳住了刑警大队大部分军统特务。聂属起义人员,对其历史问题既往不咎。"1985年3月,北京市公安局政治部批准了刑侦处对聂士庆的复查意见。同年8月,经山西省长治县人民法院判决,撤销该院(51)法审字5号判决书,宣告聂士庆无罪,还原了历史的真面目。

声明: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allen585858@qq.com。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本文地址:https://www.qiwenya.com/lsqw/31494.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weixin888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