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历史趣闻

后院起火,战神强势归来,发现自己竟多了一个四岁半的萌娃…

后院起火,战神强势归来,发现自己竟多了一个四岁半的萌娃…

第1章 龙帅回归

“江凌云,你再不滚回来,老娘就让你头顶大草原,浑身冒绿光!”

悲风沙扬的北境。

刚结束一场大战的江凌云,收到未婚妻苏迎美发来的消息。

“朱雀,备机,回云城!”

“老大,明天就是签订八国盟约的日子,您不等参加完再走?”

盘着高发髻,一身戎装的美女朱雀问道。

“交给陈家洛他们去。”

江凌云拿起外套就往门外走。

“可其他七国,忌惮的是您的实力啊!”

朱雀为难道。

“战败之国,没资格跟我谈条件。我要尽快回家,陪在迎美身边。”

后院都要起火了,江凌云能不着急吗?

“老大,您真的要为了嫂子,急流勇退,解甲归田?”

朱雀问道。

“五年前我在云城执行任务的时候,中了敌人的媚药,强行跟迎美发生了关系。”

“事后我怕敌人找上门来,什么都没说,就火速离开了。”

“任务完成后,恰逢北境战事告急,外族百万大军压境,我连夜奔赴战场,披肝沥胆守国门。”

“这一走,便是五年。”

“如今国门稳固,外族军队凋零,是时候回去弥补她失去的一切了。”

战场上的修罗杀神,说起这段往事,眼里竟也多了几分激动之色。

这是他第一次向自己的手下吐露心声。

“老大…”

挽留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你让人查一下迎美现在具体的位置,我想下飞机后第一时间见到她。”

江凌云又说道。

“是,老大!”

朱雀答应一声,立刻走到旁边打电话去了。

这时候,麾下二十四战将之一的陈家洛来报。

“老大,上峰收到我北境捷报,龙颜大悦,特赐南陵、陇东,以及中州三省,由您统帅。”

“另外,您的解甲大典,被定在两天之后举行。”

“按照约定,大典当日,您所有的权势和财富都将被解封。”

“给我未婚妻苏迎美的大典邀请函送到了吗?”

江凌云问道。

“昨天就安排人送到了嫂子手中。”

陈家洛恭敬道。

江凌云点点头:“两天后,我要让她知道,她的男人,不是大家眼中的普通士兵,而是权倾天下、富可敌国的九州第一战神!”

“老大,我查到嫂子现在正在云城一家咖啡馆,跟一个富二代相亲。”

打完电话的朱雀,有些忐忑地汇报道。

“什么?相亲?是不是有人逼她?专机呢,还不赶紧就位!”

刚才还意气奋发的江凌云,瞬间就不淡定了。

朱雀朗声道:“两架猛禽战机已备好,飞行员随时待命!”

……

半个小时后。

云城一家咖啡馆,某包间内。

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苏迎美,和对面座位上的青年男子相谈甚欢。

男子名叫陈浩飞,是云城一个二流家族的继承人。

其实在这之前,苏迎美就在很多场合向他示过好。

但一想到苏迎美只不过出身于一个吊车尾的三流家族,陈浩飞就提不起兴致。

不过昨天,却发生了一件让他彻底改观的大事。

一名肩扛两杠四星的大校,突然出现在苏家,给苏迎美呈上两张邀请函。

薄薄的两张邀请函,却犹如一块巨石,在苏家,乃至整个云城,激起千层巨浪。

因为这不是什么普通邀请函,而是龙帅大人的解甲大典邀请函!

苏老太老泪纵横,连呼“龙帅权势滔天,万民敬仰,能得他宠幸,天佑我苏家啊!”

一时间,苏家成了人人都想巴结的新贵。

此刻的陈浩飞,正对苏迎美极尽讨好。

而苏迎美,显然也很享受这种被追捧的感觉。

唯有坐在她身边的堂妹苏越溪,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苏越溪,关于龙帅解甲大典,你也说两句呗?”

苏迎美挑挑眉,说道。

“我没什么想法。”

苏越溪摇摇头。

自己的堂姐收到龙帅的邀请函,说不羡慕是假的。

像龙帅那样的人上人,就算是性子孤傲的她,心中也倾慕不已。

可想想自己的情况,不仅在家族不受待见,连亲生的父亲都不向着她…

龙帅对她来说,简直就是遥不可及的星辰。

“切!”

苏迎美刚想讽刺苏越溪几句,包间门突然被人一把推开。

风尘仆仆的江凌云闯了进来。

静了一瞬!

仅仅只一眼,江凌云就认出了苏迎美。

当年他抽不开身,特意派一名副官找到那栋收留他的别墅。

并对别墅内的女子苏迎美许下承诺。

待他功成名就,便回来给她一世荣耀。

跟这句话一起带给苏迎美的,还有一张银行卡。

这张卡,是江凌云当时的全部。

虽比不上他如今所拥有的万分之一,但源源不断的军中俸禄,也足够苏迎美在一个三线小城,过上富足的生活。

苏迎美收下银行卡后,不仅表示会等他凯旋归来,还回赠了一张照片。

照片中的苏迎美,虽称不上倾城之色,但也娇俏可人。

五年间,江凌云对着这张照片,无数次幻想着回到云城,与苏迎美过着平淡而又温馨的生活。

“迎美,我是凌云,为了兑现当年的承诺,我回来娶你了!”

带着三分愧疚,和七分责任,江凌云拉住苏迎美的手,有些激动地说道。

“是你?”

“你怎么回来了?”

苏迎美这才反应过来,脸色顿时一变,“我正忙着呢,你先出去,有什么话晚点再说。”

“我知道你在跟这个男的相亲!是不是苏家人逼你的,你告诉我,我立刻替你撑腰!”

江凌云扫了一眼对面的陈浩飞,很是霸气地说道。

“小子,你是个什么东西,敢在我陈浩飞面前耀武扬威?”

感受到江凌云的轻视,陈浩飞立刻不乐意了。

“什么叫苏家人逼她的?明明是我跟迎美惺惺相惜。”

“啊,我想起来了,你叫江凌云,是那个跪舔迎美五年的穷兵蛋子!”

“穷兵蛋子?”

江凌云剑眉微蹙。

陈浩飞冷哼一声:“不是吗?你以为你托人把工资卡交给迎美,迎美就会死心塌地等你回来?”

“不是我打击你,就你那点军饷,连给迎美办个体面的生日会都不够,还妄想娶到她?做梦!”

江凌云眉头皱得更深了,他把银行卡交给苏迎美的事,外人是怎么知道的?

“迎美,他说没人逼你来相亲,你们俩惺惺相惜,是真的吗?”

江凌云把目光转向了苏迎美。

苏迎美见避不过去了,索性目光一冷,开口道:“是!没人逼我,是我主动来见陈少的。”

江凌云一愣,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他摘下脖子上一个木制的吊坠,单膝跪地,满眼真挚地说道:“迎美,我知道这五年你受尽了委屈,无论你有什么想法,我都可以理解。”

“为了守护国门,身不能至,现在我回来了,嫁给我好吗,让我弥补你失去的一切!”

“噗嗤!”

苏迎美还没发话,对面的陈浩飞直接笑喷了。

“江凌云,你穷疯了吗?”

“拿一块破木牌,就想娶到迎美?你这是想去苏家吃软饭,当上门女婿呢?”

“破木牌?这是龙符,它比你们陈家所有人的命都要金贵!”

江凌云目光一凛,冷冷扫了一眼陈浩飞。

这枚龙符,可是调动北境百万龙军的唯一信物。

它的价值,岂止是一座城池?

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国之重器。

用它来求婚,还不够分量?

“哈哈哈,迎美,你说你就算找备胎,也挑个脑筋正常点的吧?什么年代了,还龙符,古装片看多了吧?真当你是花季少女,一骗就上钩呢!”

陈浩飞又是一通爆笑。

苏迎美顿时觉得丢人丢到家了,很是恼怒地说道:“江凌云,陈少说得没错,我就是拿你当备胎!”

“当初你让人转达对我的倾慕之情,还说等你功成名就,就会回来给我一世荣耀。”

“可这五年间,每个月打到卡上的工资,才一万多块,买个包都不够,你凭一张嘴,给我一世荣耀?”

“看看你身上廉价的迷彩服,还有这只破木牌,连个求婚的钻戒都买不起!”

“我发消息催你,那是要你赶紧建功立业,争取早日衣锦还乡,好配得上我。”

“不是让你像现在这样,站在我面前,比狗还落魄!”

“迎美,你…”

江凌云心里猛地一沉。

旁人说什么他都不在意,但是自己认定,并且愧疚了五年的女孩,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让他有点难以接受。

“你什么你!说吧,你在军中到了什么位置?没有少校级别,或者千万退伍费,就别开口了!”

苏迎美直接就打断了江凌云的话。

江凌云无言以对。

虽然在他眼里,少校算不得什么,千万更是九牛一毛。

但如此势利的苏迎美,与他心目中的女孩,相去甚远。

“怎么?开不了口了?哼,要是两天前,你跑过来跟我求婚,或许我还会感动一下。”

“但如今,我可是拿到龙帅邀请函的人。”

“苏家就要因为我一飞冲天了。”

“你一个穷兵蛋子,光凭五年前的空头支票,就想娶我,被外面的人知道了,岂不是笑掉大牙!”

江凌云更是无语。

怎么着,以为拿到龙帅邀请函,就能攀高枝了?

可他就是那个最高的高枝啊!

不过,想到是自己当年有错在先,江凌云就准备告诉苏迎美,自己就是那位龙帅。

这时候,一直沉默的苏越溪看不下去了。

“迎美姐,虽然我不知道江凌云为什么会喜欢你。”

“但他念了你五年,把在部队的工资都给了你,一回来就向你求婚,这样的男人,就算没有很多钱,至少诚意满满。”

“要不你先接过他手里的木牌,至于嫁不嫁,可以慢慢考虑。”

江凌云这才注意到苏越溪的存在,感激地看了她一眼。

虽然只化着淡妆,但苏越溪天生丽质,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材,都胜过苏迎美太多。

苏越溪开口,是不想付出五年真心的江凌云,当着其他男人的面被秒得渣都不剩。

不过没想到的是,苏迎美花了江凌云五年的钱,这点面子都不给,

当场就翻脸了。

“苏越溪,你以为我跟你似的,要求那么低啊?”

“未婚生子不说,连女儿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

“五年前那个冬天的夜晚,你到底跟哪个野男人睡了?第二天你爸就上门求我们一家,非得跟我们换别墅住,我爸一时心软就答应了…”

“早知道你现在吃里扒外,当初就不应该…”

苏迎美还在喋喋不休,江凌云大脑一阵轰鸣。

五年前那晚的女孩,不是苏迎美!

而是面前这个替他打抱不平,名叫苏越溪的大美女?

他派过来的手下,找错人了?

2第2章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五年,他错爱了苏迎美五年!

而且,未婚生子?

孩子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

难道那个孩子,是他的骨肉?

如果真是这样,那真是造化弄人!

造化弄人啊!

等江凌云回过神来的时候,苏越溪正站起身,准备往门外走去。

本来她就是被硬拉过来当陪衬的。

刚才苏迎美不仅揭她伤疤,还让她滚蛋,她也懒得多管闲事了。

“越溪,你先别走!”

江凌云突然伸手拦住了她。

“怎么?你要跟她一起滚?”

苏迎美嗤笑道。

“让我滚?别到时候哭着喊着求我留下。”

江凌云冷笑一声。

苏迎美不屑道:“求你留下?别天真了!”

“等我参加了龙帅的解甲大典,整个云城的阔少都任我挑选,你一个没用的备胎,还入得了我的眼?”

开玩笑,那可是龙帅的解甲大典。

没看连陈家大少陈浩飞,都开始讨好她了吗?

江凌云这样的穷兵蛋子,能当她的舔狗,应该感到荣幸才是!

万万没想到。

江凌云突然转身,举着手中的木牌,对苏越溪单膝下跪,郑重道:“越溪,你,愿意嫁给我吗?”

轰!

苏迎美和陈浩飞全都傻眼了。

上一刻还在苦苦哀求苏迎美嫁给他的人,竟然转而向小姨子求婚?

当初苏迎美只是个三流家族的小姐,都心甘情愿当舔狗。

如今苏迎美拿到了龙帅邀请函,却不愿意继续跪舔了?

这个男人在想什么?

脑回路怎么跟正常人不一样?

苏越溪愣在原地,以为自己听错了。

江凌云满眼真挚,重复道:“苏越溪小姐,请你嫁给我,好吗?”

“我江凌云对天起誓,从今以后,不会让你再受任何委屈。”

“如果你愿意接过我手中的龙符,我便许你一世荣耀。”

苏迎美暴跳如雷:“江凌云,苏家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备胎。”

“现在你向苏越溪这只破鞋求婚,是故意打我的脸吗?”

“滚!否则别怪我真打你的脸!”

江凌云一声怒吼。

胆敢骂苏越溪是破鞋,找死!

“妈的!”

苏迎美气得牙痒痒,“本来我还对你有那么一丁点愧疚,现在我宣布,你我之间两不相欠!”

“等我参加完龙帅的解甲大典,立刻让人毙了你!”

苏越溪看着江凌云递过来的精美木牌,有些晃神。

她想起了自己的女儿,整天吵着要爸爸,又想起了奶奶和大伯,正谋划着把她嫁给那个好色的王家大少…

“我愿意!”

苏越溪深吸一口气,突然伸手,接过了江凌云手中的木牌。

江凌云心中狂喜。

而苏迎美却疯了,捋起袖子就要上来揪苏越溪的头发,“说你是破鞋都抬举你了!”

“老娘不要的东西,你还当个宝,苏越溪,你真是贱到家了…”

啪!

江凌云反手就是一个耳光,响亮地甩在苏迎美的脸上。

刚才他已经警示过苏迎美了,结果对方不知悔改,还敢骂苏越溪是破鞋,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苏迎美一脸的不可思议。

舔了自己五年的男人,竟然为了苏越溪这只破鞋,打她耳光?

江凌云冷冷扫了苏迎美一眼,开口道:“从现在开始,苏越溪就是我江凌云的女人。”

“犯她者,我必杀之。如不悔改,全家遭罪!”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从今往后,苏越溪,就是他的逆鳞。

苏迎美心脏猛地一颤。

这还是她心目中的舔狗江凌云吗?

“越溪,我们走。”

江凌云拉起苏越溪的手,柔声说道。

苏迎美突然冷笑:“苏越溪,别忘了我爸和奶奶已经替你找好了婆家。”

“你要是真的跟这个男人走,奶奶一定会把你们一家都赶出苏家产业。”

“到时候,你爸受得了你那刻薄的后妈吗?而且,没有了苏家,你拿什么养那个小野种?”

闻言,苏越溪浑身一僵,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她知道苏迎美没有吓唬她。

尤其是苏迎美拿到了龙帅的邀请函,在苏家风头正盛。

她的话,老太太一定会听。

看到苏越溪迟疑了,苏迎美立刻得意了起来,“苏越溪,看在昔日姐妹情分上,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这个男人,你是不要呢,还是不要呢?”

“越溪,跟我走。”

“有我在,没人欺负得了你!”

江凌云霸气凌云地说道。

苏越溪芳心一颤,鬼使神差地就跟着江凌云走出了包间。

苏迎美歇斯底里地怒吼道:“舔狗和破鞋,真是绝代双贱!”

“没关系,很快我就会让你们这对狗男女,跪下来求我饶命的!”

出了咖啡馆,苏越溪立刻抽回了自己的手。

“江凌云,我知道你刚才向我求婚,只是为了挽回自己的颜面…”

“我不是!”

江凌云连忙否认。

苏越溪摆摆手,“你用不着安慰我,我早就不是爱幻想的小姑娘了,现实什么样,还是分得清楚的。”

江凌云急了:“越溪,我真的不是那种为了颜面,就见异思迁的人。”

苏越溪沉默。

一个能守住五年承诺的男人,还真不能用见异思迁来形容。

“刚才你应该也听到了,我未婚先孕,带着一个四岁半的女儿…”

苏越溪突然开口道。

说到女儿,江凌云的神情有些激动,“越溪,你有女儿了,我太高兴了….呃,不,我的意思是,我一点都不介意。”

苏越溪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你刚才只是一时冲动,现在还没认清形势吗?”

“苏迎美可是拿到龙帅大典邀请函的人,她马上要带着苏家飞黄腾达了,而我不仅带着个拖油瓶,还是苏家最不待见的孙女。”

江凌云无所谓地笑道:“什么大典邀请函,我要是开口,想要多少都可以。”

“没想到苏迎美拿它当圣旨,可笑至极。”

“再敢惹毛我,我让她和她父亲在大典上出糗!”

苏越溪白了他一眼,“以前听苏迎美说起你,我都觉得你是个痴情的好男人。”

“现在才发现,你还怪会吹牛的。”

江凌云正色道:“越溪,我没骗你,你要是想去那个解甲大典,我带你进去。”

苏越溪觉得他是受了刺激,不想再听这些大话,干脆直接问道:“所以,你真的想做我女儿的爸爸?”

“当然!”

江凌云赶紧点头。

那是他的亲骨肉,能不想吗?

苏越溪眉毛一挑:“那你跟我去幼儿园接她放学吧!”

“刚才我说的愿意不算数,得过了她那关才行。”

“走,谁怕谁啊!”

江凌云自信满满地说道。

既然是自己的亲骨肉,他就不信这点默契都没有。

上车后。

苏越溪一边开车,一边叮嘱道:“从灵儿懂事起,我就跟她说爸爸在很远的地方当兵,要完成一个很厉害的任务才能回来。”

“正好跟你的经历符合,一会儿见到她你就这么说吧。”

江凌云心里一暖。

尽管嘴上不承认,但苏越溪潜意识里其实已经认可了他。

随后苏越溪又给他说了一些苏灵儿平时的喜好,江凌云全程都听得很认真。

到了幼儿园门口后,苏越溪让江凌云先在外面等着,自己进去接苏灵儿。

五分钟后。

一身淡黄色长裙的苏越溪,牵着一个同样穿着淡黄色裙子的小女孩,出现在江凌云的面前。

小女孩的头发微卷,肌肤胜雪,目若朗星,精致得像西方神话里的小天使。

一时间,江凌云僵在了原地。

这就是他的女儿!

他的骨肉!

看着眼前的母女俩,江凌云心里的愧疚顿时又加深了几分。

这五年,苏越溪一定受了很多委屈。

如果他那晚没有犯下错误。

又或者后来没有认错人。

拥有倾城之色的苏越溪,绝不会沦落到被苏家人欺负的地步。

俯仰天地间,他对得起天下苍生,守得住万里北境,却独独欠了这对母女!

一时间,江凌云心潮澎湃,眼眶都要湿润了。

而对面的苏灵儿,也是愣愣地看着江凌云。

似乎天生的血脉亲缘,在四面相对的瞬间,把他们父女俩紧紧地联系到了一起。

“妈妈,他就是爸爸吗?”

苏灵儿抬起头,奶声奶气地问苏越溪。

苏越溪蹲下身子,把她抱进怀里,走到江凌云的跟前,道:“嗯,他就是我们灵儿的爸爸!”

“灵儿!”

江凌云心潮涌动,对着苏灵儿伸出了双臂。

谁知道原本还高兴着的苏灵儿,突然就警惕地抱紧了苏越溪的脖子。

“我们老师说外面的坏人可多了,怎么证明你就是我爸爸?”

3第3章 未来可期?

呃…

江凌云哑然失笑,说好的与生俱来的默契呢?

“灵儿,他真的是你爸爸,刚从很远的地方回来…”

苏越溪赶紧替江凌云解围。

“可是他没有穿军装,也没有电视里的叔叔帅…”

小家伙扁扁嘴,她想象中的爸爸,不是这样的。

呃…

江凌云满头黑线.

这要是被北境的将士们知道,他女儿说他还没有电视上的文艺兵帅,还不知道得笑成啥样呢。

“要不,我问你两个问题,你要是回答正确,我就相信你是我爸爸!”苏灵儿眨眨眼说道。

“好,你问吧!”

“灵儿最喜欢的颜色是什么颜色?”

“黄色!”江凌云脱口而出。

抱着苏灵儿的苏越溪脸色一变。

刚才在车上,她明明告诉过江凌云,苏灵儿最喜欢的颜色是蓝色。

不能因为她们母女俩今天都穿的黄色,就说是黄色啊。

亏他还一副很认真的样子,结果第一个问题就错了!

还说自己不是为了颜面逢场作戏!

骗子!

大骗子!

看到苏越溪的脸色,江凌云心里咯噔一下.

只是不等他挽回,苏灵儿又奶声奶气地问道:“那灵儿最喜欢吃的蛋糕是什么蛋糕?”

“草莓蛋糕?”

江凌云想了一下才说道。

这下苏越溪的脸直接就垮了。

刚才在车上,她明明强调过,苏灵儿跟别的小朋友不一样,喜欢吃抹茶味的蛋糕。

江凌云怎么搞的,尽跟她唱反调。

“那个…灵儿,要不你再给爸爸一次机会?”

江凌云眨眨眼睛,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那…好吧,超级飞侠里灵儿最喜欢的是谁?”苏灵儿又问道。

呃…

江凌云傻眼了。

这题,连苏越溪也没教过他啊!

而且,超级飞侠是什么鬼,他听都没听过,还要说出小家伙喜欢谁,更是不可能了。

这可是苏灵儿给他最后的机会,难道真的要完蛋了?

“超级飞侠是一部好莱坞大片?”

江凌云向苏越溪求救道。

“江凌云,你…”

苏越溪真的要爆炸了。

要说江凌云不知道超级飞侠里的角色也就算了,竟然问一个四岁的小朋友看的是不是好莱坞大片…

她都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故意的了!

只是还没等她抒发心中的不满,苏灵儿突然咯咯地笑了起来。

“爸爸,你怎么那么笨呀!超级飞侠是灵儿最喜欢的动画片了。”

呃…

第一次见面,就被四岁的女儿嘲笑,这真是九州战神,人生最大滑铁卢…

不对…等等!

刚才苏灵儿叫他什么?

“爸爸,你真的是爸爸,灵儿要抱抱!”

苏灵儿突然放开苏越溪的脖子,探着上身,对江凌云伸出白嫩的小手臂。

江凌云来不及思考,赶紧把她抱进了怀里。

双手刚触碰到小家伙柔软馨香的身体,江凌云鼻子一酸,差点落下泪来。

这一刻,什么北境之王,以及九洲战神的名头,都比不上怀中女孩儿的一根汗毛。

从今以后,他也有了一份,永远都割舍不掉的血脉亲情!

看到江凌云跟苏灵儿一副父女情深的模样,苏越溪傻眼了。

“灵儿,你问的问题他都没答对,怎么就认定他就是你爸爸呢?”

苏越溪实在是太诧异了。

苏灵儿趴在江凌云宽阔的肩膀上,特别认真地说道:“我看到爸爸喜欢眨眼间,灵儿也喜欢…他就是灵儿的爸爸…”

这下,轮到苏越溪满脸黑线了。

敢情这江凌云随便眨了几下眼睛就被认可了,那还问这些问题干什么?

害她白白紧张了半天!

不过,才四岁的小朋友,注意力确实容易被某个点吸引。

江凌云抱着苏灵儿,得意地看了苏越溪一眼。

只有他心里最清楚,让苏灵儿觉得亲切的,绝对不止是眨几下眼睛那么简单。

仔细观察,苏灵儿的眉眼,跟他极其地相似。

这就是基因的强大,只是苏越溪完全没往那方面想罢了。

苏越溪瞪了江凌云一眼,心想这回算是侥幸过关,有什么好得意的!

待会儿找个时机必须提醒一下,以后她说什么都得认真记着。

整个临场发挥,害她紧张也就算了,要是露馅了,那灵儿该多伤心!

同一时间。

得月楼,某包间内。

王家大少,王文远做东,宴请苏家老太太和老大苏国威。

这两位,是如今苏家最有话语权的人。

“奶奶,大伯,谢谢你们同意把越溪嫁给我。”

王文远眯着绿豆般的小眼睛,很是亲热地说道。

“文远客气了!是我们要感谢你,不嫌弃越溪的过去才对。”

苏老太笑得脸上的褶子都深了几分。

“那越溪什么时候到?”

一想到苏越溪曼妙的身材,王文远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放心吧,今早我已经跟她说过了,这个点她应该在接灵儿放学,再等一会儿就到了。”

苏老太笑道。

王文远点点头,突然话锋一转,对苏国威说道:“大伯,我听说你们家迎美,拿到龙帅解甲大典的邀请函了?”

“没错!到时候我会跟迎美一起去参加大典,一睹龙帅的风采。”

说话间,苏国威立刻多了几分傲然之色。

“其实,我们王家托关系,也拿到了龙帅的邀请函。”

“到时候,不仅是你们苏家跃上一个台阶,我们王家,怕是要跻身一线家族了。”

王文远得意地说道。

“什么?你们王家也拿到了邀请函?”

苏老太和苏国威同时惊呼一声。

王文远点点头。

“我的好孙女婿!越溪能嫁到你们王家,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苏老太满眼的激动之色。

仿佛已经看到苏家和王家,携手共创辉煌的景象了。

王文远大笑:“奶奶,咱们王家和苏家,未来可期啊!”

苏国威刚想开口,畅聊一下王苏两家的未来,包间门突然被人一把推开。

气急败坏的苏迎美闯了进来。

“奶奶,爸,苏越溪那个贱货,简直气死我了!”

“发生什么事了?”

苏老太和苏国威心里同时一惊。

“苏越溪跟江凌云那个舔狗好上了!”

“两个人当着我的面,手拉手去民政局领证了!”

苏迎美添油加醋道。

“什么!”

苏老太顿时血气上涌,差点没晕过去。

“这个孽障,明知道我跟妈给她定好了婚事,竟敢自作主张,跟江凌云那个穷鬼好上了!”

苏国威气得直拍桌子。

而王文远的脸,顿时就垮了下来。

苏老太生怕他动怒,赶紧说道:“王少,你别急,我现在就给那个孽障打电话,我就不信她真敢反了这个天!”

说着苏老太就掏出手机,要给苏越溪打电话。

就在这时,包间门再次被推开。

苏越溪带着江凌云和苏灵儿走了进来。

后院起火,战神强势归来,发现自己竟多了一个四岁半的萌娃…

声明: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allen585858@qq.com。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本文地址:https://www.qiwenya.com/lsqw/31381.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weixin888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