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历史趣闻

归化几个球员就吵翻天了?看看这位干到节度使的伊朗帅哥

唐朝做过节度使的异族大将实在是太多了,哥舒翰、高仙芝、李光弼、仆固怀恩、安禄山、史思明、浑瑊、李怀光……各个种族的人才都有,突厥人、沙陀人、回鹘人、奚族人、契丹人、高句丽人、康国人、安国人、安西胡人、靺鞨人,但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其中还有安息人(伊朗)曾担任节度使。今天咱们来说说这位伊朗美髯公的唐朝征战岁月。

归化几个球员就吵翻天了?看看这位干到节度使的伊朗帅哥

武康郡王李元谅塑像

中唐名将李元谅,祖籍安息(今伊朗),本姓安。因幼时为宦官骆奉先收为养子,改姓骆,名元光。

骆元光的养父骆奉先,常年伴随唐代宗左右,曾多次伴君出征,官至右骁卫大将军,深得李豫信任。

这种长期出入军营的经历,无疑是骆元光的行伍生涯是种助力。

一、名将初露端倪,揭竿而起的勤王行动

骆元光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唐朝内府乐宫站岗放哨。

虽然唐史记载他长得很帅(“美须髯”),但入宫为侍是众多世家子弟趋之若鹜的美差,如果没有养父帮忙运作,估计还真轮不到他。

上元元年(760年),镇国军(治华州,今陕西华县)节度使李怀让上奏朝廷,点名道姓的请求任命骆元光为镇国军副节度使。

一个29岁的青年,突然被提拔至副节度使,肯定不是因为胡子长得好看。

但顶着父荫为官的骆元光,在镇国军干的极为出色。他治军严谨,毫不畏惧的下重手打击兵痞,让安史之乱后已呈现尾大不掉的军镇士卒无不战战兢兢,不敢稍有违反军规将令。

此后十余年,骆元光治下的镇国军,连续不断打击周边匪帮,华州附近成了一处难得的“桃源”。

归化几个球员就吵翻天了?看看这位干到节度使的伊朗帅哥

公元783年(建中四年),风从西来!

八月,淮西节度使李希烈率军三万围攻襄城(河南许昌襄城县)。九月,唐德宗为解襄城之围,令泾州诸道兵马援救襄城。十月,泾原节度使姚令言,率五千士卒抵长安。

三年前,泾州(甘肃泾川县)士卒就曾因地贫民敝,难以养家,差点酿成哗变。

这次士卒们离开泾州东去河南平叛,多数将士都带着家眷,希望离开泾州边境,在长安得了朝廷赏赐,好在中原安家。

结果兵过长安,朝廷没有一点反应,怨愤之气再度弥漫。

京兆尹王翃奉命犒赏军队,却只准备了粗茶淡饭,泾原军士大怒,具言:“我们将战死沙场,食且不饱,怎能拒敌!听说京城中琼林、大盈二库(天子私库),金帛盈溢,不如入内取之。”

泾州士卒们互相串联披甲张旗,鼓噪着返回长安,泾原节度使姚令言弹压不住,被士卒用长戈架了出去。

乱军冲入城内大呼:“百姓不要怕!我们不夺你们商货,只抢天子私财!”(“不夺汝商户僦质矣!不税汝间架、除陌矣!”)

早就被宰相卢杞“间架税”(房产税)、“除陌税”(商品交易税),折腾的民怨沸腾长安百姓,瞬间与乱军达成了默契。

长安城内出现了一幕奇景,乱军在前鼓噪而行,数以万计的长安百民夹道而观,泾州军变成了一场市民狂欢的花车游行。

德宗在皇宫中彷徨无计,传令禁军前来护卫,结果“上召禁兵以御贼,竟无一人至者”。

见势不妙的德宗只得带着太子、贵妃和一百多太监仓皇逃出长安,直奔奉天(今陕西乾县),成了唐朝历史上第三位出奔的皇帝。

有关时任宰相卢杞的征税折腾,详见拙作《唐朝名臣名将系列(六)——长得难看,心眼还坏,连皇帝都坑》

归化几个球员就吵翻天了?看看这位干到节度使的伊朗帅哥

泾州乱军冲入含元殿,在皇宫中大肆劫掠。等抢劫完毕后,他们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抢了皇帝老儿,以后怎么办?

几个领头的一商量,干脆在叛乱的大道上继续干下去吧!

他们找到曾经的老首长,陇右节度使、凤翔节度使朱泚(cǐ),七手八脚的把他扶上宝座。

朱泚也有点懵了,本来他因为兄弟朱滔作乱,被圈在家里“赋闲”,说不定哪天德宗不高兴,脑袋就要搬家。

哪成想时来运转,居然有机会面南背北、称孤道寡了!

这时,泾原节度使姚令言也想开了,反正也这样了,不如跟着朱泚干,也尝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滋味。

二人一拍即合,马上组建小朝廷。

建中四年(783)十月八日,朱泚从白华殿入宣政殿,自称大秦皇帝,改元应天。次年正月,又改国号为汉,改元天皇

朱泚为绝众人归唐之望,尽杀在京城未及逃脱的郡王、王子、王孙共七十七人。

就在朱泚登基的同时,德宗最信任的宰相卢杞,还大言不惭的声言:“朱泚忠贞,群臣莫及,我以全家百口性命,保其不反”,“待收拢乱军之后,必来迎天子归朝”。

搞笑的是,唐德宗居然还“亦以为然”。

十月十号,也就是三天后,朱泚果然来了,不过不是来迎请德宗归朝的,而是驾着天子车仗,挥舞着雪亮的片刀,来要德宗小命的。

所幸,中唐名将浑瑊、韩游瑰已带兵赶到,朱泚兵围奉天后,双方展开了长达一月有余的城垣攻防战。

德宗的勤王号令早已发出,此时虽然藩镇割据严重,但依旧有忠义之士。

神策军李晟定州(今属河北正定)发兵回援,昼夜兼程,进至东渭桥(今陕西高陵县南),所部四千人扩大到万余人;

朔方节度使李怀光率兵5万自魏县(今河北大名西南)进驻蒲城(今陕西蒲城县);

神策兵马使尚可孤率3000人自武关(今陕西丹凤东南)进至七盘山(今蓝田南),击败朱泚军,收复蓝田

河东节度使马燧派5000兵进至中渭桥(今咸阳东)。

归化几个球员就吵翻天了?看看这位干到节度使的伊朗帅哥

各地勤王军队位置图

骆元光也准备起兵勤王,但他面前还有两道坎要过。

第一道坎是,当时唐朝内有藩镇割据,外有吐蕃压境,财力极为困窘。驻兵昭应(今陕西临潼)的骆元光,根本得不到多少军饷支持,百姓响应勤王号召倒是很踊跃,几天之内便有近万人报名。

但军事装备严重不足,骆元光无奈之下,只能让募兵身上绑着毛毡作铠甲,削蒿杆作为箭矢。

另一道坎是,朱泚为阻挡各地勤王军队入关中,也派手下大将何望之率轻骑奔袭华州,华州刺史董晋弃城逃跑。

何望之聚集人马截断了华州以东的道路,准备负隅顽抗。但被骆元光率领的军队一击而溃,收复了华州。

归化几个球员就吵翻天了?看看这位干到节度使的伊朗帅哥

兴元元年(784)五月二十日,收复长安之战打响。

骆元光身先士卒,带领将士连续重挫城外叛军。当叛军收缩在城内防守时,李晟敏锐的发现了皇苑围墙是个薄弱点,他联合骆元光的士兵挖垮了围墙攻入皇苑。

唐军旗帜在皇宫内飘扬,叛军顿时军心动摇,四散溃逃。

朱泚见势不妙,向陇山方向逃窜,意图投奔吐蕃,但沿途州府均拒不开门。朱泚逃至彭原(今甘肃宁县西北)时,被部下杀死,传首长安。

骆元光认为收复长安的首功应为李晟,便很谦让的带兵退出,在近郊扎营。

德宗回长安后,论功行赏,骆元光加授检校尚书左仆射,获赐实封食邑五百户、甲等家宅及歌伎舞女,朝廷还封他的一个儿子为六品官。

这时反叛的朔方节度使李怀光成了一下个难啃的骨头,骆元光和另一个中唐名将浑瑊奉命讨伐。

但两军在同州(今陕西大荔)几番大战,唐军不但未能得手,反倒受了不少损失。

镇守同州的徐庭光是李怀光账下一员骁将,他非常看不起身为胡人的骆元光。不但在阵前辱骂骆元光,还命手下扮演胡人侮辱骆元光的祖先。

骆元光气的牙根痒痒,但战场上始终占不得便宜,对他也无可奈何。

战局的僵持,唐庭上下非常恼火。德宗决定集合浑瑊、马燧、骆元光、唐朝臣、韩游瑰五路节度使,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拔掉李怀光这颗钉子。

当骆元光派人带着圣旨要求徐庭光投降时,徐庭光又倨傲的表示:“我只向汉族将领投降!”

果然,当马燧率部抵达后,他立刻便投降了马燧。

归化几个球员就吵翻天了?看看这位干到节度使的伊朗帅哥

心中愤恨不已的骆元光对韩游瑰说:“徐庭光辱骂我的祖先,今天我要杀他,你帮助我吗?”(“庭光辱吾祖考,吾欲杀之,马公必怒,公能救其死乎!”)

韩游瑰沉吟的半晌,点了点头。

不久,已经投降的徐庭光在路上遇到了骆元光。骆元光用马鞭指着他痛骂一番,命亲随当场将其砍成碎块。(“碎斩之”)

杀掉徐庭光后,骆元光亲自到马燧营中致歉,表示愿意接受军法处置。

马燧听后大怒道:“庭光已降,受朝廷官爵,公不告辄杀之,是无统帅也!”,便要杀骆元光抵命。

一旁的韩游瑰说道:“他杀一降将,你便如此愤怒,你杀一节度,天子怎么想?”(““元光杀裨将,公犹怒如此。公杀节度使,天子其谓何!”)

马燧默然无语。

这时,骆元光深施一礼说道:“末将愿以一百万钱劳军,请大人宽恕!”

河中节度使浑瑊听说此事,也急匆匆赶来,见到此景便一起为骆元光求情。

马燧不好连薄众人面子,只能放了骆元光。

河中节度使浑瑊肯定不会想到,这次捎带手求情,救了自己的性命。

归化几个球员就吵翻天了?看看这位干到节度使的伊朗帅哥

二、抗旨进兵,救浑瑊于水火。

贞元二年(786年)八月,时任吐蕃大相尚结赞,大举进攻(今甘肃泾川)、(今陕西陇县)、(今陕西彬县)、(今甘肃宁县)等州,“掠人畜,割禾稼,西境骚然。”

德宗命浑瑊率兵万人、骆元光率兵八千人,屯兵咸阳进行防御。

当吐蕃军队兵锋直指西京凤翔时,李晟结结实实的给尚结赞上了一课。

他命手下骁将王佖汧阳城(今陕西千阳县)附近设伏截击,并对王佖说:“汧阳重地,为吐蕃必经之路,俟吐蕃前军已过,见五方旗,虎豹衣,乃其中军,击之,必大捷。”

王佖依计而行,特意准备了神箭手,专门点杀吐蕃军中穿豹皮的主将。唐军四面围功,杀得尚结赞几乎送命。

吃了这个爆亏,尚结赞算是认识到中唐几位名将不好对付,他对部将说:“唐之良将,李晟、马燧、浑瑊而已,当以计去之。”

归化几个球员就吵翻天了?看看这位干到节度使的伊朗帅哥

汧阳城、凤翔、关中位置关系

随即,一箭三雕的连环计开始酝酿。

尚结赞首先以归还(陕西定边)、(今陕西靖边县)二州为诱饵,请求与唐会盟。

深谙边事的李晟察觉到尚结赞居心不良,上书坚决反对:“戎狄无信,不如击之”。

但一心想收回盐、夏二州的德宗,居然对李晟产生了猜忌,将他召回长安,封为太尉、中书令,变相夺了军事指挥权。

另一个功勋卓著的名将韩游瑰,也站出来反对。他在表奏中,一针见血地指出:“吐蕃弱则求盟,强则入寇,今深入塞内而求盟,此必诈也!”

心神不宁的李适,开始有点犹豫了。

这时,尚结赞连环计的第二步开始发动。

他早就通过细作探知,名将马燧虽然很能打,但却有个致命的性格弱点——爱财!

于是,尚结赞派人带厚礼去见马燧,请他在朝中斡旋。

马燧收下礼物后,亲自来到长安,表示对会盟的支持。这坚定了德宗举行会盟的决心。

由于之前唐朝曾有被盟攻杀的案底(详见拙作《帝国的诡诈——崔希逸背盟攻杀、尚结赞平凉劫盟》),尚结赞提出会盟要选他认可的忠信之人,并给出了三个人选——浑瑊(定远城天德军节度)、杜希全(灵州节度使)、李观(泾原节度使)。

从三人的职务便可看出,全都是边关重镇的军事统帅。尚结赞的心思是,在会盟仪式上,把三人一勺都烩了。

好在唐庭也不傻,只排了浑瑊参与会盟。

五月,浑瑊自咸阳入朝,担任平凉会盟使。即将出发前,李晟又提醒他,此次吐蕃的会盟请求诡异,望他在平凉小心戒备。

但这种好意提醒,却成了政敌宰相张延赏攻击李晟的理由。

德宗特意召浑瑊前来,命他“切记推诚待虏,勿自为猜贰,以阻虏情”,这令浑瑊左右为难。

好在,李晟的提醒也不是全无作用。

德宗还是安排,骆元光屯兵于潘原(今甘肃平凉东)、韩游瑰屯于洛口(今宁夏固原西南),作为浑瑊会盟期间的后援。

归化几个球员就吵翻天了?看看这位干到节度使的伊朗帅哥

潘原、洛口与平凉的位置关系

骆元光领兵见到浑瑊后,提出带兵深入平凉川防御。

浑瑊拿出德宗的召命给骆元光看,让他留驻于潘原。但骆元光坚决不从,他对浑瑊说:“潘原距盟所且七十里,公有急,元光何从知之!请与公俱”。

在骆元光坚持下,二人连兵而进,抵达距离会盟地点三十里处扎营。

为避嫌疑浑瑊在前,骆元光营帐在后,成掎角之势。

本就对会盟存有希望的浑瑊对扎营并未在意,而骆元光则严令士卒,深沟固垒严密防守。

同时,骆元光以一支游骑埋伏在营地西侧沟谷中,另一个奉命参与防御的名将韩游瑰,也感觉洛口太远,派了五百精锐骑兵埋伏在另一侧,并事先约定:“若有变,则汝曹西趣柏泉以分其势”。

浑瑊看到这种小心翼翼的防守态势,心里还有点讪笑二人太过谨慎,但正是这次抗命的军事调整,救了他的老命!

归化几个球员就吵翻天了?看看这位干到节度使的伊朗帅哥

李元谅碑文

等到唐朝会盟使到达盟誓台,尚结赞马上发动了袭击,吐蕃军队伏兵四起,都监宋奉朝被杀,副使崔汉衡被俘。

浑瑊不愧为久经沙场的老将,见势不妙抓过一匹无鞍战马,向来路狂奔而去。

吐蕃骑兵在后衔尾急追,浑瑊狂奔到自己的营帐,发现早已空无一人。只得穿营而过奔向骆营。

吐蕃骑兵眼看就要追上,这时骆元光营中飞起一片箭雨,最前排的吐蕃骑兵纷纷坠马。

埋伏在山谷中的唐军骑兵乘势冲出,杀了吐蕃一个措手不及。吐蕃将领一看唐军早有防备,只得悻悻而去。

尚结赞的平凉劫盟,唐军死500余人,被俘1000余人,包括副使崔汉衡在内,60余名唐官被扣。只有浑瑊在骆元光的援救下,逃出生天。

平凉劫盟对唐蕃外交关系是一次重创,尚结赞虽成功离间了德宗与李晟、马燧的关系,二人之后也确实再无领兵之事。但浑瑊逃脱,骆元光、韩游瑰严防死守,也让他趁乱攻入关中的计划破灭。

浑瑊回朝后,盛赞骆元光有大将之风,德宗赏赐他好马十匹,金银器、锦彩等甚厚,并赐姓李氏,改名元谅。

从此,这位本姓安的伊朗帅哥,改叫骆元光50多年后,又改名李元谅了。

归化几个球员就吵翻天了?看看这位干到节度使的伊朗帅哥

锦屏山上崇信城城墙遗址

贞元四年(788年)正月,李元谅被任命为陇右节度使、临洮军使,移镇良原(今甘肃崇信县)。

他达到后,并不满足于消极防御,而是凭借地形不断向外挤压。

贞元五年,他凭借锦屏山三面环沟,又有汭河为屏障特点,筑崇信城置军防守。

归化几个球员就吵翻天了?看看这位干到节度使的伊朗帅哥

仪州、崇信城、泾州位置关系

崇信城建好后,吐蕃多次试图攻打,都被李元谅率部击退。

从此,吐蕃取道仪州(甘肃华亭县)进攻泾州(今甘肃泾川县)侧翼的道路断绝。

李元谅在做好防御之余,还在汭河两岸广开屯田,兴修水利,把崇信城周围几十里荒芜的土地全变成了肥沃的良田。

不仅解决了大量驻军的口粮,还让凋敝的边境区农业得以恢复。对此,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写道:“昌(刘昌)、元谅,皆帅卒力田,数年,军食充羡,泾、陇稍安。”

归化几个球员就吵翻天了?看看这位干到节度使的伊朗帅哥

崇信城城垣遗址

贞元九年(793年)十一月十五日,安息老帅哥李元谅病逝于崇信城,享年六十二岁。德宗辍朝三日以示哀悼,追赠司空,谥“庄威”。

现在,崇信县锦屏镇梁坡村西北,还有唐武康郡王李元谅的陵墓留存。2001年5月入选第五批国保单位。

华州百姓纪念李元谅的碑,则立于陕西省华县,碑高4.45米,宽1.57米,厚0.41米,碑头六螭首,碑侧雕刻蔓草花纹,碑文共计2000余字,为陕西东部唯一大型唐代碑石。

崇信县城西北角还有一口“康王井”,传说当时城内井水苦涩,李元谅亲自到城外勘察,挖掘了这口水井。

声明: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allen585858@qq.com。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本文地址:https://www.qiwenya.com/lsqw/31369.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weixin888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