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历史趣闻

“天下第一军”遭重创,敌营长不服:你们的总司令林将军太不仗义

1946年7月,全面内战爆发,关内狼烟四起,到处是烽火一片。

蒋介石感到兵力不足,计划调往东北的部队被关内战场死死地拖住了。东北国民党军打到松花江已疲惫不堪,无力过江,这使东北民主联军获得了4个月的休养生息之机,进行了剿匪和建立根据地的工作。

林彪在东北局干部调整后,成为东北党政军的一把手,他特别需要一位得力的、能与他相处很好的参谋长。林彪选中了从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毕业,随苏军到东北工作的刘亚楼。

9月,将介石在庐山召开特别军事会议,专门研究东北战场的作战问题。会上,东北保安司令长官杜聿明鉴于兵力不足的实际情况,提出了一个“南攻北守,先南后北”的作战计划,其核心内容是由刚进入东北时的长驱直人,全线进攻,转变为局部地区的重点进攻,首先消灭南满的共军主力,占领南满解放区,切断东北解放区与华北解放区的联系,阻隔东北解放区与山东解放区的海上沟通,尔后再全力转兵北上,夺取北满地区,进而占领全东北。

将介石认为杜聿明的这一计划切实可行,当即予以批准。

10月18日,将介石在南京召开秘密军事会议,宣布5个月之内打垮共年。

“天下第一军”遭重创,敌营长不服:你们的总司令林将军太不仗义

1946年底,杜聿明开始在东北实施“南攻北守,先南后北”的战略方针,国党军连续向临江地区进犯,想把民主联军消灭在长白山下或赶出南满。

东北战场在休战4个月后,又拉开了更大一轮战争的帷幕。

国民党军依靠美械装备的优势兵力,先后侵占安东、通化、宽甸、桓仁等重要城镇,最南端攻占到普兰店。与此同时,在长春以北,松花江以南的两个军,加强各个要点的守备,并派出大批特务及小部队向中共占领区边缘袭扰蚕食,企图将民主联军压缩在北满,然后消灭,占领全东北。

针对国民党军“南攻北守、先南后北”的战略,中共东北局在七道江开会讨论下一步的战略方针。

会议上,陈云形象地说:“东北的敌人好像一条牛,这条牛身子是向北满去了,在南满留下了一条尾巴,如果我们松开这条尾巴,那就不得了,这头牛就要横冲直撞,南满保不住,北满也就危险了;如果我们抓住了牛尾巴,那就了不得,敌人就进退两难,因此,抓住牛尾巴是个关键。”

经过一番讨论,以林彪为首的东北局制定了“坚持南满,巩固北满,南打北拉,北打南拉,南北满密切配合,集中优势兵力,主动打击敌人”的方针。

经中央批准,东北局决定成立辽东分局,派陈云、肖劲光赴南满,以加强领导,陈云任辽东分局书记兼辽东(南满)军区政委,肖劲光任辽东军区司令员,肖华任副司令员兼副政委。

“天下第一军”遭重创,敌营长不服:你们的总司令林将军太不仗义

陈云

为了集中精力指挥作战,从10月起,林彪将他的前方指挥部移到了哈尔滨以南的双城。此后直到辽沈战役前夕,林彪在双城度过了两年战争生涯。

林彪每到一处,吩咐秘书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合适的地方挂上地图。到了双城后,又多了一个吩咐,就是在窗外屋檐下挂上一只两尺多长的特制寒暑表。

天越冷,林彪出现在寒暑表前的次数就越频繁,有时连大衣也不披,就那么站着,看看寒暑表,再看看天地风雪,有时还把手伸进风雪中冻上一会儿。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但这还不够,林彪还要知天,知地,他每天做看地图的“功课”是要“知地”,现在看寒暑表是要“知天”。

林彪走一步,看几步,算计极为精到。

为了配合南满战争,他决定利用冬季江河冰冻的条件,越过松花江南下,在长春、吉林以北地区杀歼分散之敌。驻在这一地区的敌人,是国民党王牌主力新一军。

从11月起,林彪不断派六纵等部队到江南侦察地形、敌情,对哪里驻有敌军,哪里有工事,河有多宽,水有多深,哪里有桥,能否通汽车,等等,均弄得一清二楚。

林彪移驻双城后,叶群仍住在哈尔滨。她每隔个把月带着孩子来双城住几天。有时候,别的同志半夜三更听见叶群呜呜的哭泣声。

倘是一般的人,夫妇间闹点别扭,大家都会劝劝的。可这是林总家里啊!同志们都干着急。

在林彪的脑袋里飞转着的,是战争的轮子,除了军事以外,什么事他都无心顾及,显得漠然的样子。他将一切置之度外,兀然骑坐在木椅上,或者来回在地图、寒署表前踱步,心里只有战争、战争、战争。

他不想交际,也不善交际,摒弃所有繁琐礼节。部下们来看望他时,他倒出炒黄豆,讲几句有关部队方面的话,就无话可说了。有事找参谋处的人,他开门见山问几句,或是交代几句,没有多余的话。

“天下第一军”遭重创,敌营长不服:你们的总司令林将军太不仗义

杜聿明

1946年12月17日,杜聿明集中6个师的兵力,由郑洞国统率,首次向南满根据地发动攻击。南满部队打响了一保临江战役

为了配合南满作战,林彪亲自指挥北满主力,发动“一下江南”攻势。

1947年1月2日,林彪调集北满主力一纵、二纵、六纵,共12个师,越过松花江,兵锋所向,直指江南,迫使杜聿明南北两面作战。

松花江上,大军云集,密密麻麻,如履平地。北满主力自拉法之战后,半年没有真枪实弹打仗了,士气极盛。

过了松花江,部队开始隐蔽行进,数万大军悄无声息,只有咆哮的寒风,和踩在雪地上的嚓嚓声。

林彪命令:一纵一部进攻吉林以北的其塔木,那里驻有敌新一军一一三团一个营及辎重连、工兵排,还有两个保安中队;一纵其余部队进至其塔木和吉林、其塔木和九台之间,六纵进至其塔木至德惠之间,准备伏击敌之援军。

敌新一军的兵力部署为:三十八师师部及一一二团驻吉林地区;一一三团主力及1个保安团驻九台县;一一三团1个营驻其塔木。

1月5日黄昏,一纵三师包围了其塔木之敌,6日中午发起进攻。

6日,一纵一师在师长梁兴初率领下,连续3昼夜急行军,到达张麻子沟一带,奉命担负阻击可能由九台方向来援之敌的任务。

同日,一纵二师抵达乌拉街以北地区,担负伏击可能由吉林方向来援之敌的任务。

“天下第一军”遭重创,敌营长不服:你们的总司令林将军太不仗义

梁兴初

梁兴初率一师进驻张麻子沟一带各村落后,一律禁止任何人外出,以封锁消息。

侦察参谋李权、武道坤等爬上电线杆,戴上耳机,窃听九台至其塔木的电话。耳机里传来驻九台敌一一三团团长的声音:“一营长,一定要坚守其塔木,军座已令我火速增援你们。我率全团及两个保安中队下午出发,今夜在芦家屯宿营,明天赶到你处。军座已令三十师的九十团今天从德惠出发……”

李权直奔师指挥所,向梁兴初报告这个情报。梁兴初立即向纵队和林彪汇报,然后带着几位团长,骑马到张麻子沟察看地形。

梁兴初下令:我们就在这里布置一个“口袋”,一团埋伏在路西,二团埋伏在路东,三团由段家屯直插芦家屯,切敌退路。山炮营把炮架在吴家岗子山头,轰击敌人队形和装甲车。各团立即组织营、连干部勘察地形,布置战斗任务。”

7日拂晓,各团进入阵地,中午12时,敌一一三团全部进入一师的口袋形伏击阵地。梁兴初一声令下,顿时枪炮齐发,敌一一三团阵脚大乱。

埋伏在公路两侧的战士一跃而起,发起冲锋,迅速将敌军分割包围,展开白刃格斗,敌重武器无法发挥作用。民主联军人多势众,七八个人对付一个敌人。

敌一一三团团长王东篱见大势已去,弃阵逃命,被一师一位警卫班长当场击毙。

激战持续两个多小时。

一师全歼新一军三十八师一一三团(欠一营)和两个保安中队,缴获大量轻重武器和12辆汽车。

“天下第一军”遭重创,敌营长不服:你们的总司令林将军太不仗义

天下第一军”遭此重创,很不服气,一一三团二营营长孙蔚民被俘后,态度嚣张,扬言道:“我们军座孙立人将军说过,新一军只打胜仗,不打败仗。你们的总司令林将军太不仗义,偷偷摸摸地打,要不我们摆开阵势重新打一打试试!”

第二天,一纵三师攻克其塔木,全歼守敌。

与此同时,六纵在焦家岭伏击德惠驰援其塔木的敌新一军三十师九十团,激战两昼夜,敌九十团全军覆灭,二纵攻克了伏龙泉等地。

孙立人数日之间损失两个整团,气得暴跳如雷,大骂杜聿明指挥无方,将他的兵力四处分散,致使林彪得以各个击破。

杜聿明得知林彪主力南下,北满兵力空虚,在孙立人等将领的压力下,不得不停止对南满的进攻,调3个师北上驰援。林彪则命令部队转回江北休整。

在延安窑洞里的毛主席,得悉“一下江南”胜利后,欣然命笔,在电文纸上一阵狂草:

林、高、彭:

最近北满、南满开始打胜仗,甚慰。包围其塔木一点,引九台、吉林、德惠三处之敌增援,均被我歼灭或击溃,这一经验指出,围城打援是歼灭敌人的重要方法之一……

声明: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allen585858@qq.com。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本文地址:https://www.qiwenya.com/lsqw/31310.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weixin888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