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历史趣闻

曾指挥6个集团军抗日的“常胜将军”从海外归来,毛主席多次宴请

曾指挥6个集团军抗日的“常胜将军”从海外归来,毛主席多次宴请

要论蒋介石的军事集团里最能打的高级将领,非卫立煌莫属。

蒋介石手下有五人担任过战区司令以上高职,分别是卫立煌、陈诚、顾祝同、刘峙、蒋鼎文,他都是国军陆军二级上将军衔,因此被称为“五虎上将”。

但除卫立煌之外,其他四人均是徒有虚名。

日军华北最高司令香月清司领教过卫立煌厉害,敬称其为“虎将”。

远征军总司令史迪威在回忆录中则称中国远征军司令卫立煌为“国民党军队中最能干的将领”。

美国出版的《中国人名大辞典》干脆称卫立煌为“常胜将军”。

曾指挥6个集团军抗日的“常胜将军”从海外归来,毛主席多次宴请

卫立煌出生于1897年,安徽省合肥县东郊卫杨村人,15岁投军,加入到了柏文蔚革命军中。

1912年7月12日,江西李烈钧在湖口宣布独立,率先举起反袁大旗。

五日之后,安徽独立,柏文蔚任安徽讨袁总司令,卫立煌参加了坚守和县的战斗。

战斗失败后,卫立煌先投入湘军,后又转投粤军。

1917年7月,孙中山成立了军政府,自任为军政府大元帅,发起了护法运动,卫立煌进入了大元帅府任警卫。

1918年,大元帅府解散,孙中山先生离开广州去上海,卫立煌被调到许崇智部下当排长,在粤军与福建地方军阀混战中屡建战功,由排长升连长,再由连长升营长。

被提为营长时,他才二十二岁,众人皆称其为“小营长”。

曾指挥6个集团军抗日的“常胜将军”从海外归来,毛主席多次宴请

卫立煌的嫡孙卫智在前些年接受记者访问时说:“当年祖父只有22岁,担心年龄小被人轻视,他特地蓄起一撮胡须以示‘老成’,还有‘'卫胡子’的绰号。这撇胡子最终伴他30多年,直到1949年为躲开国民党特务耳目,从南京逃到香港时才剃掉。”

1921年10月,孙中山电令在闽粤军回粤讨陈炯明,卫立煌再建奇功,被擢升为团长。

第一次东征胜利后,卫立煌参加了孙中山夫妇重登永牢舰与讨陈有功人员合影的盛典,还获孙中山赠签有“卫立煌同志,孙文赠”的八字照片。

1925年9月,卫立煌参加了讨伐陈炯明的第二次东征,率先攻下号称“南中国第一天险”的惠州城。

当然,最让卫立煌大出风头的还是北伐战争。

1926年下半年,卫立煌率部连克孙传芳手下的周荫人,并在松口之战一举破敌两万余人,名声大噪,升为十四师师长。

这还不算,1927年2月,卫立煌胜利攻占了镇江,兼任镇江警备司令。

曾指挥6个集团军抗日的“常胜将军”从海外归来,毛主席多次宴请

孙传芳与张宗昌联手强渡长江,占领龙潭车站,妄图切断沪宁线,向南京包围反扑时,卫立煌率部驰援,他亲冒炮火,昼夜奋战,不但夺回龙潭车站,还打得孙传芳、张宗昌狼狈北遁,使南京转危为安。

卫立煌的敢战之名因此传遍大江南北,世人皆知。

南京政府特赐上绣“党国干城”四个大字的锦旗予以表彰。

该年年底,卫立煌率部进驻徐州,兼徐州戒严司令,不久又调任南京卫戍副司令。

1930年的中原大战中,石友三突然倒戈,威逼南京。

当时,蒋介石的精锐部队已经相继北上,南京空虚,蒋介石急得直跳脚,急调正在陆军大学第一期特别训练班带职学习的卫立煌前来组织军队,保卫南京。

卫立煌在合肥招兵买马,招两个团,一举击败了石友三,解除南京之围。

卫立煌两次化解南京险情,让老蒋大为满意。

曾指挥6个集团军抗日的“常胜将军”从海外归来,毛主席多次宴请

而让老蒋更加满意的是,在平灭由李济深、陈铭枢、蒋光鼐、蔡廷锴等人成立的抗日反蒋政权中,卫立煌任第五路军总指挥,由江西的抚州经闽西北,沿闽江顺流而下,包围并收编了十九路军。

老蒋欣喜之余,先任其为东路军总指挥,之后改任驻闽预备队总指挥,兼驻闽第十绥靖区司令官。

不过,卫立煌虽被美国人称为“常胜将军”,但败绩还是有的。

比如1931年初,他参加了对我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第三次反革命“围剿”,被我英勇红军击败,仓皇退到吉安困守待命。

又比如1932年5月,他被任命为中路第六纵队指挥官向我鄂豫皖苏区进行“围剿”,结果被红军包围于黄安之冯寿地区,最后,倚仗武器精良的特务连拼死抵抗,才幸免于被活捉。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日军向中国驻军第三十八师攻击,占领了大沽一带。随后,日本关东军策应行动,源源不断地向天津增派坦克部队,使平津地区的日军数量达到十余万人,北平危在旦夕。

卫立煌请缨北上,他率第十四军北平西面的下马岭、千君台,以及在离丰台三十八公里处与日军展开激烈的战斗。

日军华北最高司令香月清司初战卫立煌,便觉吃力,不得不继续增调兵力,命令他的第二十师团对卫立煌卫部实施包抄。

卫立煌陷入重围后,毫不慌乱,令各部利用山形地势与日军巧妙周旋,最后全部冲出包围圈,到达指定的会合地点。

曾指挥6个集团军抗日的“常胜将军”从海外归来,毛主席多次宴请

接下来,卫立煌卫准备参加保定和石家庄会战。

但保定正面的总指挥刘峙竟然不战而逃,引发全线溃退,保定、石家庄相继失守。

也在这个时候,进攻山西的日军突破了晋西北防线,猛攻忻口。

卫立煌于是率部驰援山西。

在太原,卫立煌与阎锡山、周总理和朱老总相会,他向周总理和朱老总热烈祝贺了八路军取得的平型关大捷,并用电话通知在西安的办事处负责人吴海德,购置上万元的慰问品送给八路军。后来又赠送八路军子弹100万发,手榴弹25万颗。

十月上旬,南京军委会发表卫立煌为第二战区前敌总指挥,统辖晋北全部中央军和晋绥军,包括八路军,在忻口阻住日军进攻。

忻口战役在该年10月13日打响。

日军三个师团和特种部队在飞机、战车和重炮的掩护下,向忻口发起了疯狂猛攻。

卫立煌集结了 6个集团军,共31个师、13个旅,约28万多人,奋勇抵抗。

战斗异常惨烈,第九军军长郝梦龄、第五十四师师长刘家麒、独五旅长郑廷祯均在激战中殉国,官兵伤亡达数千人。

曾指挥6个集团军抗日的“常胜将军”从海外归来,毛主席多次宴请

战至31日,日军始终未能突破卫部防线。

时任八路军政治部主任的任弼时评价说;“忻口战争是华北抗战中最激烈的战争”。“卫立煌将军指挥下的全线部队,虽遭受了重大伤亡,毫未动摇,许多忠勇将士的英勇奋斗,是值得每个同胞永远纪念的。”

可惜的是,就在卫立煌准备从左翼向板垣师团发动攻势的同时,从东面进攻太原的日军已突破娘子关,长驱直入,奔向太原。

卫立煌只好指挥部队退出忻口阵地,向太原靠拢。

日军攻势太猛,速度太快,卫立煌尚未在太原构置防线,敌第五师团已经攻至太原,太原随即失守。

卫立煌只好率部至介休、孝义一带筑工坚守,与敌对峙。

1938年2月中旬,卫立煌被任命为第二战区司令长官兼前敌总指挥,指挥山西境内的全部中央军。

日军方面,香月清司集中了第一O八、第二十,第一O九,第十四,第十六师团,共约十万人,由太原南下,企图一举攻下山西南部。

卫立煌与阎锡山,朱总司令研究确定,在临汾北面的韩信岭对敌人进行阻击。

曾指挥6个集团军抗日的“常胜将军”从海外归来,毛主席多次宴请

在韩信岭之战中,卫立煌挥军与日军展开血肉横飞的恶战,寸土不让。

可以说,从1937年到1941年,这段时间是卫立煌为将以来最鼎盛的时期,他与八路军密切合作,在黄河北岸联合阻击日军,使日军整整4年未能跨越黄河天堑。

1941年,卫立煌还在收复中条山战役中重创了日军;随后又在郑州收复战中击败冈村宁次,胜利收复郑州。

但是,老蒋觉察到卫立煌和八路军走得太近,认为他“怀有异心”,于1941年夏革去了他的陆军上将衔,年底,又用明升暗降的手法,免去了其第一战区司令长官本兼各职,调任西安西北行营办公厅主任。

卫立煌的嫡孙卫智说:“祖父和朱德总司令、彭德怀副总司令有过多次交往,结下了很深的友谊。1938年4月,祖父去西安开会,中途访问了延安,并拜会了毛主席。他是第一个到达延安访问的国民党高级将领。当时延安组织了相当长的队伍夹道欢迎,沿途还张贴着‘欢迎卫总司令到延安’等标语。毛主席亲自接待,数次面谈。他对我祖父十分亲切友好,特批了50多元钱,请我祖父吃饭。”

曾指挥6个集团军抗日的“常胜将军”从海外归来,毛主席多次宴请

卫智还说,延安之行让祖父的思想发生了重大转变,“祖父在这里感受到一种不同于外界的清新气氛,这里的人尽管贫穷,但是很有朝气、有组织、很清廉,和国统区的奢华、腐败形成了明显的对比。后来祖父在洛阳期间,从1939年至1941年的3年中,与毛主席往来电报60多封,一起探讨抗战与革命的理论和战略,通过与毛主席的交流,祖父对共产党有了更深的了解”。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中国成立了远征军,卫立煌后来接替了陈诚的远征军司令官一职,取得了包含强渡怒江战役在内的缅北滇西反攻战役等一系列战役的胜利,击溃滇西和中缅边境日军,打通滇缅公路,保住了抗日生命线。

曾指挥6个集团军抗日的“常胜将军”从海外归来,毛主席多次宴请

美国的《时代》杂志就在这个时候刊登了卫立煌的照片,并称之为“常胜将军”。

1948年1月,蒋介石命令派卫立煌为东北行辕副主任兼东北总司令。

卫立煌到了沈阳后,把部队集中在沈阳附近不动,拒绝听蒋介石的调度。

解放军解放了东北全境后,蒋介石大光其火,大声训斥从沈阳乘坐飞机回来的卫立煌,于11月26日发布命令:“东北总司令卫立煌,迟疑不决,坐失戎机,致失重镇,着即撤职查办。”

卫立煌默不作声,不久,远走香港,在香港暂居了下来。

1949年10月,大陆上传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喜讯,卫立煌漫卷诗书喜欲狂。

他于10月3日亲笔拟就致毛主席并朱总司令、周总理的贺电,向毛主席“敬电驰贺”,请向朱总司令、周总理“代申贺忱”。

毛主席收到电报后也很高兴。在百忙中给卫立煌回了电报。

1955年3月,卫立煌拒绝了国民党让他去台湾的安排,毅然从香港回到北京。

卫立煌是第一个从海外归来的官职最高的国民党高级将领,朱老总喜出望外,派专人把他接到自己的住处,设宴为他接风洗尘,并邀请了彭德怀、叶剑英、聂荣臻、贺龙、陈毅等几位元帅作陪。

卫立煌承认,自己一生中最风光、最具轰动效应的事,一是抗战后期他指挥中国远征军收复失地迭见战功,受到盟军的高度赞赏,照片上了美国《时代》周刊封面;另一就是1955年他这一次令世界瞩目的“归来”。

毛主席在4月25日热情接见了卫立煌,他紧紧地握住卫立煌的手,说:“时间过得真快啊,想不到我们又走到一起来了,人间正道是沧桑!”

这一句话,让卫立煌感到无比温暖。

毛主席还邀请卫立煌参与国家大事,包括议政议军,视察访问等等。

卫立煌感激莫名,他说:“如是款待和信任,感愧之情,实难言喻。”

后来,卫立煌历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第二、三届常务委员,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第三、四届民革中央常务委员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委员会副主席等职。

此后,毛主席还多次宴请卫立煌。

卫立煌由衷感慨道:“共产党的胸襟最让我们佩服,所以能团结全国人士,其成就之大,气魄之宏伟,诚为有史以来所未有。”

1960年1月17日,卫立煌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64岁,安葬于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

声明: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allen585858@qq.com。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本文地址:https://www.qiwenya.com/lsqw/31292.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weixin888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