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历史趣闻

杜聿明苦劝两军长撤军,打电话当面劝都不听,扬言要与林彪部决战

1947年2月,东北的国民党军在杜聿明指挥下,集中五个师的兵力第三次向临江地区发动进攻。

杜聿明苦劝两军长撤军,打电话当面劝都不听,扬言要与林彪部决战

南满部队命令三纵正面迎敌,四纵深入敌后袭击安东至沈阳铁路线两侧。

三纵的七师和九师迁回包围了进至金川以南的国民党军暂编二十一师六十三团和一个山炮营,经过六个小时的激战将其全歼,然后集中全部主力反击通化以北的国民党军,相继收复柳河、辉南。

辉南的丢失迫使进攻中的国民党军开始收缩。

为了策应临江地区的战斗,林彪部第二次跨越封冻的松花江南下出击。

其作战方针依旧是远程奔袭,攻点打援,即先打九台以北的国民党军重要据点城子街,然后伏击从九台和德惠出动的援敌;歼敌之后围攻德惠,然后再伏击从长春和农安出动的援敌。

杜聿明苦劝两军长撤军,打电话当面劝都不听,扬言要与林彪部决战

然而,战斗一开始就出现了意外,部队刚刚越过松花江,城子街守军新一军新编三十师八十九团立刻弃城撤往德惠,攻点打援的计划眼看将化为泡影。林彪立即命令一纵二师和六纵十六师昼夜兼程将敌八十九团截住。

二师在冰雪中一个夜奔袭六十公里,天亮时出现在撤退的八十九团面前。几番交战后,终于迫使八十九团主力返回城子街。城子街立即受到六纵的猛烈攻击。这是林彪部第一次在白天对设防坚固的城镇实施攻坚作战。国民党守军在南北两面的防线相继瓦解之后龟缩一角等待增援。

23日,在最后的总攻中,八十九团及附属山炮营两千七百多人全部被歼,负责攻坚的六纵仅伤亡二百余人。

杜聿明苦劝两军长撤军,打电话当面劝都不听,扬言要与林彪部决战

接下来的战局又出乎林彪的预料:城子街受攻击,驻守九台和德惠的国民党军竟然见死不救。

林彪也很果断,决定直接攻击德惠县城,并部署了伏击长春援敌的作战计划。但是,攻击德惠的战斗却严重受挫。

德惠既是长春北面的屏障,又是从长春进攻北满解放区的前沿,守军为国民党军装备最好、战斗力最强的新一军五十师附属一个山炮营共七千人。而林彪投入的攻击兵力已近四万,尤其是三个炮兵团,使攻击的炮兵达到守敌的八倍。但是由于四个师被分散在德惠县城的四个方向,炮兵也被平均 配属给四个师,结果大大削弱了突击力量。四个方向的突击部队虽然都先后突入城内,但国民党守军纵深防御十分严密,结果各路攻击部队在凶猛的火力压制下被迫撤出。

此时,国民党军十二个团的增援部队已节节逼近,一纵、二纵等部队虽顽强阻击但终难以坚持。

攻坚不利,打援不成,主力面临守军和援军的两面夹 击。

3月2日,林彪被迫下令撤退。

杜聿明苦劝两军长撤军,打电话当面劝都不听,扬言要与林彪部决战

撤退命令一下,战局骤然恶化。

杜聿明一看林彪部撤退,认为终于抓到了可将林彪主力歼灭的战机。

他一面命令部队全力追击阻截,一面命令把松花江上游的丰满水电站的水闸打开,企图用顺江而下的大水,把平坦的冰封江面冲碎,截断林彪部北撤的退路。

林彪闻讯后,急令部队开始奔跑,争取在大水到达之前从冰封的江面上撤回江北。

东北民主联军官兵闻令而动,也无暇回击敌追兵了,在雪地里向着那条冰封的大江狂奔。

就在大水已到眼前的时刻,大部分部队撤回了松花江北岸,但依旧有一些官兵被大水阻截。这些官兵不顾一切地扑进冰块翻腾的江水中,挣扎着向北岸游去。近两公里宽的松花江江面上,冰块在激流的推动下发出巨大的撞击声,形成一片迷蒙的水雾。在零下四十摄氏度的低温中,官兵们的头上很快就结起冰砣,眼睛被遮挡得几乎什么也看不见。不会游泳的官兵被战友用绑腿捆住腰,游在最前面的官兵用枪托刺刀推开浮冰开路。终于有人上了北岸,被冻得浑身僵硬趴在岸边的雪窝无法站立,干部们用棍子敲打着他们:“谁也不准躺下!快起来!快跑!”

杜聿明苦劝两军长撤军,打电话当面劝都不听,扬言要与林彪部决战

林彪部的全线撤退,让杜聿明终于享受到胜利的喜悦,他立即发布新闻:德惠一战“歼灭共军十万”。

国民党军就是有这个优点,虚报战功都不带打腹稿滴。

然而,没过多久,蒋介石发来的一封电报让杜聿明吓了一跳:蒋介石没有通过杜聿明,直接命令新一军和第七十一军渡过松花江继续追击。

杜聿明苦劝两军长撤军,打电话当面劝都不听,扬言要与林彪部决战

杜聿明

杜聿明急忙打电话给新一军军长孙立人和第七十一军军长陈明仁,要求他们迅速撤回原来的防区。

但是,本来就不服杜聿明的孙立人和陈明仁都表示要坚决执行委员长的命令,并扬言与东北民主联军决战于松花江两岸。

杜聿明焦急万分,亲自跑到德惠,当面劝告两位雄心勃勃的军长:此次共军在德惠并未受到多大损失,这次撤退是受我军虚张声势所迷惑。现据情报,共军从我方被俘人员口中已了解到我们力量不大,很有可能卷土重来,你们必须迅速撤回原防,准备对付共军下一步的进攻。

杜聿明苦劝两军长撤军,打电话当面劝都不听,扬言要与林彪部决战

孙立人

关于杜聿明坚持退回原防一事,事后国民党军内部,包括孙立人和陈明仁两位军长,皆微词多多。

有种说法是,如果当时杜聿明不加阻拦,两个军冲过松花江去,林彪部很可能受到重创,残部将被赶到苏联或蒙古去。

但是,这次杜聿明的判断非常正确,因为,新一军和第七十一军还没有撤回原地,林彪部的反击已经开始了。

杜聿明苦劝两军长撤军,打电话当面劝都不听,扬言要与林彪部决战

陈明仁

这一次,是东北民主联军著名的“三下江南"作战。

林彪部的出击,令国民党军向长春方向紧急收缩兵力。

东北民主联军紧追不舍,二纵五师首先在靠山屯围住了撤退中的第七十一军八十八师二六二团。陈明仁急令八十七师和八十八师主力回头解围,但两支部队还没到达靠山屯,就得到了二六二团已被歼灭的消息。八十七师和八十八师主力立即往回跑,这才发现退路已被封堵。

一纵一师奉命疾速向西,包抄第七十一军的退路。

3月12日,终于与八十七师和八十八师主力迎头撞上。三团先敌开火,把敌人一部压缩在郭家屯村,二团则把另一部敌人压缩在姜家屯村。林彪立即命令所有的部队向这两个村庄合围。

杜聿明苦劝两军长撤军,打电话当面劝都不听,扬言要与林彪部决战

郭家屯的战斗进行得十分激烈,敌守军数次突围,均被三团成功阻击,最后,三团一营从村西南攻了进去,三营从村东南攻了进去,迫使守敌从村庄的西北角突围,而三团投入早已准备好的预备队进行围歼,终于将残敌全部歼灭于野外。

攻击姜家屯的二团在攻击受阻时,一营营长张立奎挺身向前,冲到村庄的围墙边时胸部中弹倒地。几乎与此同时,从东南方向攻击的三营营长也被守军的狙击手打死。二团政委胡云生正为两名营长的阵亡悲痛不已,一颗子弹迎面而来击穿了他的下巴。二团在副团长刘海清的指挥下,不惜一切再次发起攻击,打红了眼的官兵终于攻进村里的一个院落。院子外面枪弹如同暴雨般倾泻。

官兵们在院墙上挖洞前进。守敌用机枪封锁洞口,士兵刘汉生冒死前冲,钻出洞一脚踹开敌人占据的一扇房门,把吓呆了的八个敌人逼在墙角处。指导员赞许地大喊:“刘汉生是第一功!”官兵们纷纷爬上墙头,边扔手榴弹边喊:”枪是老蒋的,命是自己的!快过来吧!”

最后,守敌被压缩在一个大院子里,八连副指导员让机枪掩护,自己猛地跳进院子,用枪逼住了一名军官,让他下令缴枪。军官愣了片刻,然后喊道:“兄弟们不要打了!缴枪!”这位军官就是八十八师二六三团团长兰松岩。

战斗结束了。

杜聿明苦劝两军长撤军,打电话当面劝都不听,扬言要与林彪部决战

这次战斗,歼灭敌第七十一军之第八十八师全部及第八十七师一部。

早在1946年12月24日,林彪在致电陈云、肖劲光时就提出了他的“硬拼战”的新战术:东北我军由于群众条件的不成熟,我甚难秘密地接近敌人,所遇敌又较强,非一打即垮。又由于敌铁道公路太繁,增援甚快,故甚难求得通常优越条件下各个击破的歼灭战。但为了打掉蒋军的王牌,为了降低敌人的猖狂,为了使我半生不熟的条件,成为完全成熟的条件,在一定时期内(条件在半生不熟的状况中),在一定限制内(以数个师的兵力,不以全军),有时即使条件不充分,亦须断然猛打,争取成为歼灭战。如果不能歼灭,最后是击溃,对敌人造成重大伤亡,即使是无所缴获也是胜战。

所以,这次当孙立人和陈明仁扬言与东北民主联军决战的时候,林彪的“硬拼战”战术正是用武之时。当时,林彪部是刚刚撤回松花江北部根据地,一听到敌人“决战”的狂言,毫不犹豫,立即来个原地向后转,原路返回,和敌人死磕,打的就是敌人的嚣张气焰!

杜聿明苦劝两军长撤军,打电话当面劝都不听,扬言要与林彪部决战

从1946年到1947年期间,东北战区内几无大战,但是让杜聿明始料未及的是,在这一年里,他所率领的东北国民党军逐步的采取了守势。而且新一军(号称天下第一军,美式装备达到当时西方国家A级水平)大部分被歼灭,新六军也是丧失进攻性。

国民党军只要提起东北野战军林彪来,闻风丧胆。

声明: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allen585858@qq.com。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本文地址:https://www.qiwenya.com/lsqw/31222.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weixin888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