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历史趣闻

1980年,德国7岁女孩惨遭虐杀,凶手抵赖被女孩母亲当庭连打8枪

在1980年时,德国曾发生过这样一桩惨无人道的“虐杀案”:犯罪嫌疑人将一个年仅7岁的女孩诱骗回家后,对其进行了毫无人性的凌辱与虐待,最后将女孩勒死,弃尸江中!

此事在当时引起了巨大反响,警方迅速对这起虐杀案展开调查,很快便将凶手捉拿归案。

然而在法庭上,凶手面对被自己虐杀女孩的母亲,竟厚颜无耻地辩称:自己之所以将女孩凌虐至死,是因为当时自己的“精神状态不稳定”,凶犯也因此在第一轮庭审上逃过了制裁。

然而,这样的结果,被虐杀的女孩的母亲怎么可能接受?尤其是在她得知凶犯已经准备在第二轮庭审找理由脱罪时,心中仇恨的怒火已经燃到了极点,这名被虐杀女孩的母亲于是在心底暗下了一个决定...

在1981年3月6日第二轮庭审开庭时,凶手和他的辩护律师先行入场,被害女孩的母亲也徐徐步入会场,就在法官准备宣布庭审开始时,被害女孩的母亲突然从腰间拔出一支手枪,向凶犯连开了8枪!

1980年,德国7岁女孩惨遭虐杀,凶手抵赖被女孩母亲当庭连打8枪

这一变故出乎了在场所有人的预料,凶犯当场身亡,女孩母亲也被警察带走,此事一经报道,瞬间便在舆论界掀起了“惊涛骇浪”。

那么,这起在德国造成巨大舆论影响的虐杀案的背后到底发生了怎样惨绝人寰的事?那名被害女孩的母亲后来怎样了?我们今天的故事要从1980年5月5日开始说起。

失踪的女孩

被害女孩的母亲名字叫做玛丽安,而她的女儿安娜本应在美好的环境下慢慢长大,可惜一切都定格在了1980年5月5日的早上,安娜年轻的生命就这样夏然而止了。

1980年5月5日早上,玛丽安如往常一般走进女儿的房间叫她起床,结果安娜起床后因一点琐事和妈妈大吵了一架,就这样鼓着气“离家出走”了,当时的玛丽安也正在气头上,所以并没有阻止女儿的行为,这才导致了一场悲剧的发生。

玛丽安以为女儿只是负气出门了一会儿,很快就会回来的,可是直到晚上,女儿还是没有回家,这使得玛丽安感到一丝不妙。

1980年,德国7岁女孩惨遭虐杀,凶手抵赖被女孩母亲当庭连打8枪

玛丽安想起,女儿早上出门时是背着书包的,她应该是去学校了,玛丽安于是联系了安娜学校的老师,却被告知女儿根本没有去学校,这使得玛丽安心中隐约升起了一股不安的感觉。

后来,玛丽安又接连联系了女儿同学家,问女儿有没有去同学家里玩,结果均被告知“没有”,顿感不妙的玛丽安立刻报了警。

警方在接到报案后立刻赶到玛丽安家,在询问明白情况之后,便组织人员与玛丽安一同寻找安娜的踪迹,起先警方认为,玛丽安应该只是“负气出走”,小姑娘可能只是迷路了而已。

可没想到找寻安娜的队伍几乎找遍了城市的每个角落,也没找到安娜的踪迹,警方这才警觉:可能安娜并不是失踪,而是遭遇险情了。

警方这番猜想并不是全无根据的,当时德国经常发生小女孩遇害案件,安娜很有可能是遇到了坏人,警方立刻加大了搜索力度,可无论大家如何寻找,也没能发现任何安娜的踪迹。

在经历了整整一晚上的搜索以后,搜索队的大家都累得筋疲力尽,可就在这时候,警方突然接到报案,报案称在城郊一条河边发现一具小女孩的尸体,每个人心中都浮现出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1980年,德国7岁女孩惨遭虐杀,凶手抵赖被女孩母亲当庭连打8枪

可是等大家赶到城郊河边时,最坏的预感最终还是变成了现实,那具小女孩尸体就是安娜,安娜的死状十分凄惨,她的双手双脚全被捆绑了起来,身上布满伤痕,脖子上一道血红色的勒痕深深刺痛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很显然,安然是被勒死的。

见到自己女儿惨死,玛丽安几乎晕厥,而这起小女孩失踪案也因此被定性为是一起谋杀案,警方迅速对此案展开调查,争取尽早将犯罪嫌疑人捉拿归案。

泯灭人性的杀人凶手

警察向附近的居民了解到,就在5月5日上午,曾看到有个小女孩在街头独自玩耍,目击证人称,随后不久一名男子走过去和小女孩搭话,和小女孩说自己家有可爱的小猫,问小女孩要不要去他家玩耍,天真的小女孩一听有小猫心花怒放,就这样跟那名男子走了。

后经证实,那名被陌生男子带走的小女孩就是安娜,之后安娜被陌生男子带回了自己家,一场人间悲剧就这样发生了...

1980年,德国7岁女孩惨遭虐杀,凶手抵赖被女孩母亲当庭连打8枪

警方经过调查后得知,带走安娜的男子名叫克劳斯,克劳斯当时35岁,是近一代颇有恶名的“小混混”,他平时有事没事就在街头上闲逛,是一名无业游民。

不仅如此,警方跟踪调查后发现,这个“无业游民”身上还背着好几起案底,他曾两次因侵犯儿童而被警方逮捕入狱,在他第二次侵犯一个小女孩之后,法院判处他进行了“化学阉割”,以免他继续为非作歹。

这个判决结果本来让人大呼痛快,可令人没想到的是,克劳斯被执行“化学阉割”没多久,法院就通过了克劳斯申请接受荷尔蒙恢复治疗的请求,原因竟是克劳斯的辩护律师称克劳斯患有精神病,他作案时正好精神病发作,因此不该被处以“化学阉割”之刑!

可是,这样荒谬的理由竟然得到了法院法官的认可,他们撤销了对克劳斯的刑法,允许他接受恢复荷尔蒙手术,之后克劳斯被送往精神病院治疗了一段时间之后便放了出来,继续危害人间。

此后,克劳斯经过了几年的荷尔蒙恢复治疗后,昔日无赖混混的凶态又逐渐显现出来,他又开始准备寻找目标实施他的犯罪计划,离家出走的小安娜当时便被游荡在外的克劳斯一眼相中。

1980年,德国7岁女孩惨遭虐杀,凶手抵赖被女孩母亲当庭连打8枪

于是,克劳斯找了个机会上来和安娜搭话,他称自己家里有可爱的小猫,问安娜要不要去自己家玩,天真懵懂的安娜一听有可爱的小猫瞬间就乐得找不着北,就这样傻愣愣跟着克劳斯回了家...

随后克劳斯便对安娜实施了长达几个小时的虐待和侵犯,正当克劳斯感到心满意足时,他突然想到,安娜已经看清楚了他的相貌,要是放她出去,警察来抓他怎么办...

于是一个邪恶的想法从克劳斯心中萌生,他双手拿着罪恶的绳索,一步步向着安娜走去...

警方根据线索很快便将克劳斯逮捕,在审讯中,克劳斯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他甚至还坦言,自己杀了安娜以后,便将安娜的尸体扔进了附近的一条河里,此后他就如同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慢悠悠来到附近的一家饭店吃了一顿美味的晚餐。

审讯到了这里,这起案件的开始到结束都已经很清晰了,接下来凶犯将接受法律的审判,玛丽安相信法庭会给她惨死的女儿一个公正的交代。

1980年,德国7岁女孩惨遭虐杀,凶手抵赖被女孩母亲当庭连打8枪

然而,玛丽安突然得到一个消息,克劳斯的辩护律师正在想方设法给克劳斯脱罪,一旦克劳斯又像以前那样因患精神病的理由逃过了法律的制裁,那女儿的仇可能这辈子都报不了了!

很显然,对这样的结果,玛丽安是不能接受的,于是她开始积极收集证据,准备在法庭上予以克劳斯致命的一击。

狡猾的凶犯

1981年3月4日,法院正式开庭审理了这场谋杀案,为了这场审理会,玛丽安已经准备了许久,她收集了许多克劳斯曾经的犯罪证据,希望以此一举将克劳斯击垮。

然而,法院刚一开庭,克劳斯的辩护律师便强调称克劳斯是因为荷尔蒙分泌失调导致的精神状态不稳定,这才导致其过失的举动,说的直白一点就是,克劳斯是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犯案的。

玛丽安曾设想过克劳斯若称自己是精神病发作才犯案的情况,但他竟然以“荷尔蒙分泌失调”为由,这显然超出了玛丽安的预料,可即使这样,玛丽安依然无法原谅眼前这个对自己女儿施以暴行的禽兽,她当庭对着克劳斯大声咆哮,痛斥他犯下的恶行,却因过激举动被安保人员强行摁了下去。

1980年,德国7岁女孩惨遭虐杀,凶手抵赖被女孩母亲当庭连打8枪

不出克劳斯及其辩护律师所料,他们的说辞有了效果,法院当庭宣布休庭,并让原告与被告回去听候结果,几天后法院工作人员告诉玛丽安,让他们准备下一次庭审,这也就意味着克劳斯成功为自己赢来了一丝喘息之机。

此时的玛丽安已经对法庭感到失望,她开始怀疑法庭是否真的能为自己伸张正义,而不久后她的律师突然告诉了她一件事,这件事彻底让玛丽安“黑化”了。

原来,玛丽安从她的律师处得知,克劳斯已经在罗织下一次庭审逃避法律制裁的借口,而他们罗织的借口便是:当克劳斯侵犯完安娜以后,安娜向克劳斯勒索五分钱,如果不给就要把克劳斯侵犯她的事告诉妈妈,这才导致克劳斯精神失控!

这很明显是赤裸裸的污蔑,是将良知横置在地来回践踏,安娜只是一个才七岁大的小女孩,怎可能会有如此想要敲诈勒索的心思?但克劳斯和他的律师可不管这些,只要能帮克劳斯脱罪,污蔑一个小女孩的清白又能怎么样呢?

1980年,德国7岁女孩惨遭虐杀,凶手抵赖被女孩母亲当庭连打8枪

可克劳斯他们低估了玛丽安作为母亲要为女儿复仇的决心,玛丽安发誓,一定要让克劳斯付出代价。

八声枪响

1981年3月6日,法院第二次开庭审理克劳斯案,克劳斯和他的辩护律师满怀自信地进场,他们已经罗织好了脱罪的理由,只等借此逃避法律的制裁。

相关人员陆续进入庭审现场后,玛丽安跟在最后忧心忡忡地进了场,她面色阴沉,一手紧紧摁住自己的腰口。

所有人员到场,主审法官正要宣布开庭,可就在这时,玛丽安突然从腰间掏出了一把半自动贝雷塔手枪,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克劳斯的后背!

在场的人还来不及惊呼,只听得“砰!砰!砰!砰!砰!砰!砰!砰!”八声枪响,鲜血从克劳斯后背涌出,他甚至来不及挣扎求救便倒在了地上,杀害安娜的凶徒就此毙命,玛丽安以自己的方式完成了复仇。

1980年,德国7岁女孩惨遭虐杀,凶手抵赖被女孩母亲当庭连打8枪

枪杀克劳斯现场

等人们反应过来时,尖叫声,求救声,逃跑时的脚步声突然爆发,警卫员迅速控制住了现场,将玛丽安逮捕。

玛丽安面对包围上来的警察无动于衷,只是死死地盯着躺在地上的克劳斯的尸体看,克劳斯的尸体一动不动,鲜红的血液从尸体下缓缓流出,玛丽安确认克劳斯已死后才舒了口气,顺从地被警方带离了现场。

舆论的宽宥

克劳斯的身死在德国舆论界掀起了轩然大波,许多人对玛丽安枪杀克劳斯一事展开热议,德国媒体也蜂拥为这起事件做报道,一时间玛丽安枪杀克劳斯像一阵风一般传遍了整个德国。

为了渲染气氛和制造舆论导向,一些媒体将此事件命题为《一位单身母亲的复仇》,这个标题成功引起了广大群众对玛丽安的同情,民众普遍为玛丽安枪杀克劳斯一事“撑腰”,他们认为是克劳斯虐杀安娜在先,这才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1980年,德国7岁女孩惨遭虐杀,凶手抵赖被女孩母亲当庭连打8枪

实际上,玛丽安的一生也充满了悲剧色彩,她的父亲是个酒鬼,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与玛丽安的父亲离婚了,从小玛丽安就没有得到过母爱,父亲又经常对她非打即骂,这使得玛丽安的童年生活充满了阴影,性格也变得焦躁易怒。

1973年时,玛丽安与她的第三任男友生下了安娜,可不久之后,由于与男友性格不合等原因,玛丽安与男友分手了,当时的玛丽安正独立经营着一家酒馆,因此她认为自己有能力抚养安娜,于是便争取了安娜的抚养权。

可是由于童年缺失母爱的缘故,玛丽安似乎并不懂得怎样妥善处理母女关系,在教育子女这一方面,玛丽安颇有些“继承父风”,她经常因为一点小事对安娜大吼大叫,也因此玛丽安与安娜母女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深,即使在玛丽安的心中她十分爱自己的女儿。

日积月累下,玛丽安与安娜这对母女之间的关系已降至冰点,在1980年5月5日这天早上,玛丽安在叫安娜起床时,又因为一点小事和安娜大吵了一架,安娜负气离家出走,当时的玛丽安哪里想得到安娜会就这样永远地离她而去,玛丽安后来回忆起此事时,满满的都是后悔。

1980年,德国7岁女孩惨遭虐杀,凶手抵赖被女孩母亲当庭连打8枪

玛丽安被警方逮捕后,德国民众纷纷要求法院从轻判处玛丽安,而玛丽安的遭遇也确实获得了法官和许多司法人员的同情,然而,该如何判处玛丽安并不是民众同情就能左右的,即使法官想为玛丽安从轻量刑,也得走司法的程序。

然而,这里就涉及到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题:玛丽安的作案动机,玛丽安到底是“有预谋地杀人”,还是“过失杀人”呢?

这两者虽几字只差,在司法的角度却是天壤之别,玛丽安被警方逮捕的时候曾笑着对警察说,自己唯一的遗憾就是没将克劳斯正面击毙,如果将这条作为证词的话,玛丽安将被判处谋杀罪...

1980年,德国7岁女孩惨遭虐杀,凶手抵赖被女孩母亲当庭连打8枪

如果玛丽安被判处谋杀罪的话,即使是最高法院也没法从轻量刑,因此,法院给了玛丽安一个机会,在1982年11月2日玛丽安枪杀克劳斯案开庭审理时,再次询问了玛丽安的动机。

在这次庭审中,玛丽安一改自己的说辞,称:“自己是在恍惚中开的枪,当时她只看到女儿安娜的身影缓缓浮现在她眼前,而凶手克劳斯和自己近在咫尺,一时间情绪激动,这才开的枪...”

法院认可了玛丽安的证词,最终将其判为“过失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这对玛丽安来说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

1980年,德国7岁女孩惨遭虐杀,凶手抵赖被女孩母亲当庭连打8枪

1985年6月,玛丽安刚服刑不到三年便被批准假释,出狱后的玛丽安一瞬间便成为了媒体的焦点,时隔三年后人们再一次对玛丽安发起了讨论。

有媒体为了群众对玛丽安枪杀克劳斯这一事件的看法,特意进行了一次民意调查,调查结果显示,有百分之二十八的民众认为玛丽安被判六年合适,百分之二十七的民众认为判刑过重,仅有百分之二十五的民众认为玛丽安被判六年过轻,这说明大部分群众还是站在同情和支持的角度看待玛丽安的。

而玛丽安当年枪杀克劳斯,究竟是有预谋的,还是如法庭证言一般“无意识的”呢?这个疑问在1995年时也得到了回答。

1995年时,玛丽安查出患有胰腺癌,在得知自己命不久矣后,玛丽安参加了一档脱口秀节目,在节目中说出了当年事件的真相。

节目中玛丽安坦言,实际上自己是经过长时间慎重的考虑之后,才决定在庭审现场枪杀克劳斯的,她虽然因此遭受了牢狱之灾,但从未后悔过枪杀克劳斯的决定,如果时光倒流,她还会再一次杀死虐杀自己女儿的凶手,玛丽安表示,她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她可怜的安娜。

1996年时,玛丽安因胰腺癌去世,人们按照她的遗愿将她的遗体葬在了女儿安娜的旁边,这可怜的单身母亲终于永远摆脱了失去女儿的痛苦。

声明: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allen585858@qq.com。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本文地址:https://www.qiwenya.com/lsqw/31191.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weixin888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