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历史趣闻

敌守军不交北平西三门,陶铸一见敌师长便厉声道:还要脑袋不要

根据《关于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协议》,在北平和平解放过渡期间,国共双方成立联合办事机构,处理有关军政事宜。

联合办事机构以七人组成,解放军方面四人,国民党军华北总部方面三人,解放军方面为主任,华北总部方面为副主任,解放军方面参加者为:叶剑英、陶铸、戎子和、徐冰,叶剑英为主任,华北总部方面由傅作义先生指定。

1949年1月20日,傅作义对外公开宣布北平和平解放。

接着,北平各大报纸都刊登了《关于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协议》。

敌守军不交北平西三门,陶铸一见敌师长便厉声道:还要脑袋不要

陶铸

傅作义必须面对他的高级军官们,特别是中央军系的将领们。

21日上午,在中南海怀仁堂,军官会议气氛紧张而怪异。参加会议的包括国民党中央军系和傅作义系的所有高级将领。傅作义首先讲话,大意是:为了保全几十万官兵的生命,为了保全北平两百万人民和几百年的文物古迹,我不得已才选择这条道路。大家是我的部下,历史责任由我来负,我对大家负责到底。愿意跟随我的,我欢迎;愿意走的,我派飞机送走。但是无论走留,都要保证你的部队不出事。

会场一片沉默。

接着,王克俊开始宣读《关于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协议》。

宣读之后,还是沉默,沉默持续了好一会儿,中央军系的第四兵团司令官李文、第十六军军长袁朴、第九兵团司令官石觉、第三十一军军长廖慷、第九十四军军长郑挺锋等人表示反对。

李文和石觉表示:“我们两个是蒋委员长的学生,有着特殊关系,不能留在这里执行,请总司令容许我们各带必要的几个师长,飞回南京。

傅作义当即答复:“可以容许,但不得影响部队服从协议的执行。你们要带走谁,连同你们两位离职后的代理人都是谁,请你们当场指定,不要影响部队的安定。”石觉和李文当场指定了所有的代理人,并写了姓名交给傅作义。

在解放军网开一面的情况下,国民党军第四兵团司令官李文,第九兵团司令官石觉等人,被傅作义派飞机送回南京。

敌守军不交北平西三门,陶铸一见敌师长便厉声道:还要脑袋不要

傅作义

1949年1月26日,随着解放军方面派出的联合办事机构成员陶铸进城,标志解放军开始对北平实施接管以及对国民党军开始整编。

联合办事机构设在颐和园里,双方就接管北平的程序、范围和具体办法反复磋商,特别是就军队改编问题制定了详细方案,最后决定:国民党军华北总部及其所属的两个兵团以及八个军的建制全部取消,以师为单位一律改编为人民解放军独立师。

留任的国民党军军官必须先集中受训,本人和家属的待遇与解放军干部一样;不愿意留任的军官只要不闹事都算是对北平和平解放做出贡献,一律发给归家证明书、三个月的军饷和连同家属在内的车票和船票,除了武器和公家物品之外,全部私产都可以带走,并且根据职务不同可以带一至两名卫兵。

解放军对于不愿意参加改编的国民党军军官的宽大,不但出自于一贯的政策,还出于一个现实的原因:顽固军官走得越多越好,这样可以减轻改编部队时的阻力和困难。

1949年1月28日,傅作义离开他在中南海的办公处,出城回到了他原来在西郊的营房里。

1月31日12时30分,解放军正式接管北平城防,北平宣告和平解放。

敌守军不交北平西三门,陶铸一见敌师长便厉声道:还要脑袋不要

但是,当解放军接管北平西部的复兴门、阜成门和西直门的时候,却遭遇国民党守军的拒绝,解放军官兵当即包围了这三座城门的国民党守军,并且要缴他们的械。

电话打到负责城防的国民党军三一一师师长孙英年那里,孙师长立即赶到阜成门,向负责接管的解放军营长说,他奉军管会华北总部方面郭载阳副主任的命令,不移交城西的这三座城门,解放军营长态度强硬,说他是奉军管会解放军方面陶铸副主任的命令来接管的,一时间两人有点剑拔弩张的意思。

孙英年年轻气盛并深受傅作义的信任,上个月傅作义召集军官会议时,就是战是和征求大家的意见,孙英年站出来大声说:“打!”傅作义问:“你能打几下?”孙英年回答:“一下半!我的师可以参加一次大纵深出击,还可以参加守城防御战,就这么一下半!”傅作义问:“一下半打完了怎么办?”孙英年回答:“不成功便成仁!”傅作义神色严肃:“死有很多死法,为什么非要打仗打死?孙英年,你当营长的时候,我会在你的营部住上一星期;可你现在当了师长,几次要我去检阅你的部队我都不去,因为军事已不能解决中国的问题了。不用说你一个美械师,就是再有十个、二十个美械师,也不能解决问题,所以我对军队已不感兴趣了。”孙英年再问:“总司令为什么不在一年前领导我们走这条路?”傅作义厉声说:“一年前我说这样的话,会有人掏枪打死我,也许就是你!”

交接城门的事闹到北平军管会那里,军管会命令孙英年立即来见陶铸副主任,陶铸一见孙英年便厉声道:“还要脑袋不要?为什么不交西三门?”

曾向孙英年下令的郭载阳也在一旁说:“旧军队出城时由你们师守城门,现在已经都出城了,不交那三个城门干什么用?”

觉得委屈的孙英年正要争辩,陶铸说:“孙师长,你已经是解放军了,一切行动都得请示报告,赶快去交城门,迟了我真缴你的枪!”

敌守军不交北平西三门,陶铸一见敌师长便厉声道:还要脑袋不要

2月1日,风波再起,邓宝珊(国民党华北剿匪总司令部副总司令)始终没敢送给傅作义看的那封措词激烈的信函(北平和平谈判期间林彪、罗荣桓写给傅作义的‘通牒’信)被全文刊登了。傅作义看完之后,愤怒之极:“太不像话了,怎么有这等事,部队已经出城了,城防也交了,我再也没有用了!”

傅作义提笔给林彪、罗荣桓写信,说自己在战争中负有罪责,应该得到惩处。同时他还给毛主席写了信,让毛主席指定时间、地点,说战犯傅作义要去自首。

林彪、罗荣桓、聂荣臻致电中央,说:“傅作义写了一封长信给我们,极力争辩他北平之不抵抗,不是为了保全个人生命财产的打算,而是为了避免人民的损失。对我方的通牒内容,表示不满,颇有气愤之意。”中央回电表示,“我们已经公开宣布赦免,断不会再有不利于他的行动”,中央希望林彪入城后与“傅、邓见面扯开谈一次”。

8日下午15时,林彪、聂荣臻、叶剑英在北京饭店宴请傅作义和邓宝珊,对《人民日报》刊登信函之事进行了坦诚的交谈。

林彪说:“关于‘通牒’,是符合傅将军过去的行为和事实。事后公布此信,乃是对傅将军过去的错误做一结论,以便根据北平和平解决协议开始与傅将军做新的合作。既不因过去之罪而抹煞近日北平之功,也不因近日之功而含糊过去之罪。至于平津战役中的失败,并非个人才能问题,在东北、华北战场解放军的胜利,也非个人才能问题。国民党违反人民的利益,为人民所反对,必定失败,在任何战场,任何人指挥下,均无例外地要遭受失败,非仅华北一处如此。只有站在人民立场,才会胜利。”

敌守军不交北平西三门,陶铸一见敌师长便厉声道:还要脑袋不要

让傅作义最终释怀的,是十几天以后,他在西柏坡与毛主席的会面,毛主席对他的热情和信任令他颇感意外。

他先在北平向叶剑英表达了拜见毛主席的愿望,不久后,叶剑英告诉他毛主席回电欢迎他“来此一谈”。傅作义飞往石家庄,杨尚昆在机场迎候,然后他们一起乘车去西柏坡。

22日,傅作义见到了毛主席,毛主席握着他的手说,过去我们在战场见面,清清楚楚;今天我们是姑舅亲戚,难舍难分。蒋介石一辈子耍码头,最后还是你把他甩了。谈到绥远问题,毛主席说,有了北平的和平解放,绥远问题就好解决了。可以先放一放嘛,等待他们起义。

最后,毛泽东问:“傅将军,你愿意做什么工作?”傅作义表示他不能再在军队里工作了,最好让他回到河套一带去做点水利工作。毛主席说,你对水利工作感兴趣吗?河套水利工作面太小了,将来你可以当水利部长嘛,那不是更能发挥作用吗?军队工作你还可以管,我看你还是很有才干的。

1949年10月19日,傅作义被任命为中央人民政府水利部部长,中央人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

敌守军不交北平西三门,陶铸一见敌师长便厉声道:还要脑袋不要

1974年4月,傅作义病危,身患重病的周恩来到医院看望,他拉着傅作义的手说:“傅先生,毛主席说你对北平和平是有功劳的。”傅作义已说不出话来,但是周恩来的话让他流了泪。

声明: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allen585858@qq.com。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本文地址:https://www.qiwenya.com/lsqw/31150.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weixin888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