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历史趣闻

北大教授提议恢复土葬:现在的殡葬制度是把过世的人当垃圾处理

“洛阳北门北邙道,丧车辚辚入秋草。车前齐唱薤露歌,高坟新起白峨峨。朝朝暮暮人送葬,洛阳城中人更多。千金立碑高百尺,终作谁家柱下石。山头松柏半无主,地下白骨多于土。寒食家家送纸钱,乌鸢作窠衔上树。人居朝市未解愁,请君暂向北邙游。”

北大教授提议恢复土葬:现在的殡葬制度是把过世的人当垃圾处理

唐代张籍的这首《北邙行》对当时人家的丧葬仪式进行了一定的描写,只是那花费千金修建的高碑,最终却只能化为人家的柱下石。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曾经逝去的人们到底还有多少人会记得。

作为一个以“礼”为重的传统大国,土葬一直是中原地区所坚持的习惯,无论是贵为天子的帝王们,还是贫穷的普通百姓,最终还是深埋于地下。因而土葬在人们的心目中,是一种传承已久的习俗,也是早已认同的丧葬仪式。并且尽管王朝更迭变化,但是土葬却深埋于人们的心中,一以贯之,坚持了下来,成为了中国人最信服的仪式。

北大教授提议恢复土葬:现在的殡葬制度是把过世的人当垃圾处理

但到了近代,因为各种各样的问题,火葬开始在人民生活之中推广,或因为土地资源有限,或者是因为他们所认可的土葬可能造成的环境污染等等,总之,传统的土葬开始遭到一些权威专家的抵制,转而推广火葬。但让人们从坚持许久的土葬转而接受火葬,实则是个十分不容易的事情。

北大教授提议恢复土葬:现在的殡葬制度是把过世的人当垃圾处理

但也有一些专家教授,坚持了中华文化的传统习俗,如北大的吴飞教授,提议恢复土葬,认为现在这种大行其道的火葬少了中国人所坚持的人情味。毕竟人死为大,如果仅仅以各种不现实的理由一以贯之所谓的火葬,实则是对于人类情感的忽视。

火葬推广中的不和谐声音

早在2012年的时候,河南省周口市曾发布文件,要求全市在三年内完成农村公益性公墓全覆盖,不准再出现新坟头。对于这样的方式,可谓是“一刀切”,让人们从一种旧有的习俗转向一种近乎不可能接受的习惯,确实有些荒唐。

北大教授提议恢复土葬:现在的殡葬制度是把过世的人当垃圾处理

因而这场声势浩大的“平坟运动”引起了社会的强烈反响,对于这样的决策,人们或褒之,或贬之,各种各样的的声音纷沓而来,然而纵观各种声音,社会各界的声音自然是持反对意见居多。

而基于民情和各种舆论的声音,国务院曾发布号令,将《殡葬管理条例》第20条修改为“将应当火化的遗体土葬,或者在公墓和农村的公益性墓地以外的其他地方埋葬遗体、建造坟墓的,由民政部门责令限期更正”,而之前的“拒不改正的,可以强制执行”这一条款便被废除。也算是对这场激进的行动有了一个较好的善后。

北大教授提议恢复土葬:现在的殡葬制度是把过世的人当垃圾处理

但是,火葬依旧在很多地方施行,尤其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人们也不得不接受这一安排,对于死后的安排,人们还是无能为力。

也许是看到了中国文化的传统魅力,吴飞教授才有恢复土葬的声音。

吴飞教授其人

吴飞教授,1973年出生于河北肃宁。1992年考取北京大学,1996年获得北京大学社会学学士学位,1999年获北京大学哲学硕士学位,而其师从于王守常教授,2005年获美国哈佛大学人类学博士,之后便回到北京大学哲学系博士后流动站,现为北京大学哲学系、宗教学系教授,北京大学礼学研究中心主任。他的研究方向与中华文化有着很密切的关系,着重于对传统礼仪文化的解读。

北大教授提议恢复土葬:现在的殡葬制度是把过世的人当垃圾处理

他早期的研究方向一人类学为主,而在之后的不断研究中,他逐渐改变自己的方向认知,逐渐开始对传统中华文化的宣扬。尤其是关于丧礼研究,他也颇有心得,并出版了不少相关著作,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因而当他有提议恢复土葬的言论时,自然不是十分奇怪,正是因为足够了解,他才能有这样的建议。

北大教授提议恢复土葬:现在的殡葬制度是把过世的人当垃圾处理

对于中国人来说,“死者为大”便是所有人的认知,即使过去有着天大的恩仇,但是在死亡面前,一切都微不足道,毕竟生命只有一次,和一个将死之人计较,本身就是一种荒唐,因而到底该如何对死亡有所认知与尊敬,中国人其实一直在探索着,企图探索到人生的真谛。

中国人浓重的丧葬观

在古人的认知中,丧指哀悼死者的礼仪,葬指处置死者遗体的方式。中国古代的丧葬制度包括埋葬制度和居丧制度,居丧制度还可分为丧礼制度和丧服制度。无论是埋葬制度还是丧礼制度、丧服制度,都具有等级分明、形式繁缛这两个显著的特点。而到了今天,可能很多人对于这样的说法早已模糊,但在千百年前的古代社会,对于死亡有着自己固有的坚持。

北大教授提议恢复土葬:现在的殡葬制度是把过世的人当垃圾处理

中国传统的葬式是土葬,土葬必有坟墓。坟墓连成一片,似乎是一回事,其 实际这两个字的本来意义是有区别的。《礼记·檀弓上》引用孔子的话说“古也墓而不坟”。郑玄对这句话的注释是:“墓为兆域,今之封茔也,土之高者曰坟。”实施土葬,要把死者安放在棺木中,然后把棺木埋入土穴,埋棺之处叫做墓,也叫做茔,墓地范围以内叫兆域。在墓地埋棺之处地面上 堆土成丘,叫做坟,也叫做冢。也就是说,墓指平处,坟为高处,所以汉代 学者特别提到“葬而无坟谓之墓”。

我们常认为古人“死板”、“腐朽”,是因为他们在各种制度、称呼之上都有严格的限定,甚至于有着近于苛刻的要求,让人难以接受,但同时也代表了他们对于这一问题的重视,毕竟足够重视才会不断深化它的内涵。

北大教授提议恢复土葬:现在的殡葬制度是把过世的人当垃圾处理

孟子认为从不葬其亲到虆梩而埋之,是人们不忍心亲人的尸体遭受野兽昆虫攻击 吞噬,这是伦理观念进步的表现。而其实早在原始社会时期,人们就已经有意识将死去的亲人埋葬了,或许是他们见到了太多野兽死去凄惨的景象,因而才会有意识的将他们埋葬,以免他们死后再遭遇什么不测。而且在当时的社会里,因为对于社会的认知有限,尤其是原始宗教的兴起,让他们有着各种忌惮,甚至于他们会将自己梦到亲人的行为联想到这是神迹的显现,他们认为死去的亲人可能会为他们带来祝福,因而才会对于死亡足够重视。

北大教授提议恢复土葬:现在的殡葬制度是把过世的人当垃圾处理

而这种观念自然也影响了后世的人们,尤其是将其不断扩大化,深入到人们的灵魂之中,对于丧葬自然也让人们颇为重视,成为中华文化中十分重要的一环,即使到了今天,也依旧能够看到一些传统的礼仪传承,那其中包含着数千年的人类智慧。

火葬缺少了人情味,实则是一种流水线似的流程

吴飞教授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在中国人的心中,追悼会不算是丧礼,它是一种很粗糙的模式,所谓的‘131’:念一遍悼词,鞠三躬,绕一个圈,这不是仪式,不能算是丧礼。丧礼仪式最重要的是告别之前的吊唁和守灵”。按照火葬的习俗,更多的仪式还是在最终的这个追悼会之上。

北大教授提议恢复土葬:现在的殡葬制度是把过世的人当垃圾处理

这些固定的流程很多人可能在生活之中也深有体会,毕竟死亡是不可避免的过程,这样的仪式不少人也已经参加过。

在火葬推行之后,人死后,自然是第一时间便送到了殡仪馆,这自然是不同于传统的殡葬制度,因为在传统的文化习惯中,“停灵”也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仪式,而火葬施行之后,一切便都发生了改变,但是人们对于此也是无能为力。

北大教授提议恢复土葬:现在的殡葬制度是把过世的人当垃圾处理

而在火化之时,则是十分繁琐。一个地方的殡仪馆其实就只有那么几个,但是死亡却是常常会有的事件,因而在一个殡仪馆的大厅里,常常会排着队伍,交钱拿着单子等待自己的亲人去火化。其实这样的现象在医院里就已经深有体会,但是在医院里是等待着自己的亲人被拯救,而在这里则是等待自己的亲人被火化,实则本身就是一种煎熬。毕竟亲人都是与自己陪伴已久的人,谁能够轻易接受他们的离去。

北大教授提议恢复土葬:现在的殡葬制度是把过世的人当垃圾处理

在平常的认知中,我们知道火化炉其实往往是存在烧不尽的情况的,况且火化炉之中往往还会混杂一些其他人的骨灰。对于那些没有烧尽的骨灰,工作人员会拿着个铁锤一顿敲打,就像在敲水泥一样,把它们敲成齑粉,然后倒进骨灰盒之中。即使现在火葬的仪式在不断革新,但这些问题自然还是依旧存在,毕竟不可能将火葬的器具都换成一次性的,那么这样的成本便会更加繁重。

北大教授提议恢复土葬:现在的殡葬制度是把过世的人当垃圾处理

而且在施行火葬之时,很多人所谓的吊唁早都丧失了古代的含义,不少人只是觉着这是一个简短的流程,甚至还能一边和别人谈笑风生,实在是太过讽刺。

中国人的土葬观

在为什么支持土葬上,吴飞教授给出了三个观点:

土葬是我国的传统习俗之一,上下已经沿袭了数千年,如果到我们这里断掉,是不是对传统习俗的一种放弃?

由于火葬技术不够成熟,火葬会造成大量的环境污染,这与我国所提倡的环保格格不入。与此同时,随着火葬的人越来越多,公墓的面积越建越大,而且公墓通常采用的是水泥大理石结构,很难被大自然给降解掉。反而是传统的土坟在几十年后会随着时间渐渐消失,根本不会对土地造成任何伤害。

人是一种高级情感动物,人被烧成灰烬是对逝者的不尊重,完全就是当成垃圾处理了。这样的做法没有人文内涵,也是对死亡的一种亵渎。

北大教授提议恢复土葬:现在的殡葬制度是把过世的人当垃圾处理

确实,吴飞教授的观点颇为道理,土葬本身就是传承了数千年的文化习俗,如果我们轻易舍弃,是不是对于中国人所谓的“落叶归根”的一种亵渎,人死后还是想要留个全身,虽然我们今天不再是古代“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老传统,但是最起码的坚守还是依然存在。

而且对于不少专家认为的土葬可能产生的污染,其实是太过荒唐。在平常的调研了解中,其实可以看到不少的坟墓在多年之后便被平掉,人们在上面依旧可以种植耕作,甚至于即使发生不得不改变的现状时,他们也可以迁坟。而对于火葬来说,不仅仅是燃烧产生的的污染,甚至于现在的不少公墓都是大理石构造,这其实才是一种真正的环境污染,毕竟这种东西耗资较大,而且难以解决,实则是一种更大的污染。

北大教授提议恢复土葬:现在的殡葬制度是把过世的人当垃圾处理

最后便是所谓的“情感观”,人是有感情的,看着自己的亲人就这样被火化,而且在火化之后的一系列对待,其实是难以接受的。而且在火葬的过程中,还得面临各种各样的现实问题,比如要花费高价买块墓地,比如还要买个好的骨灰罐等等,实在诞生了一种荒唐的交易,让某些无良之人赚足了钱。

对于中国人来说,土葬便是根深蒂固的坚持。至于一些人将土葬归结为“陋习”,则是十分难以理解,难道坚持数千年的习惯,在他们的认知中,就是一种无知的举动,虽然说时代在进步发展,但人们的情感依旧在维系着,对于自己的亲人,谁都想让他们好好地与世界告别,但是在这一问题上,我们好像总是无能为力。

北大教授提议恢复土葬:现在的殡葬制度是把过世的人当垃圾处理

而且一些专家总喜欢将所谓的污染强加在一些细微的事情上。如果真的要考虑污染,那么工业排放那么多的尾气,难道就要遏制工业的发展;汽车排放那么多的尾气,难道就要人们禁止使用汽车。这自然是不可能的,问题的源头也根本不在这里。

如何走出丧葬困局?

其实很多人也不是对于火葬存有恐惧,而是一种观念始终未能发生改变,一个是新的丧葬仪式,一个是传统传承数千年的习惯,要向其转变,需要一个过渡的过程,而不是一刀切,以最极端的方式完成所谓的预期目标,这样的方式自然是难以成功的。

北大教授提议恢复土葬:现在的殡葬制度是把过世的人当垃圾处理

而火葬则是一种城市集中的趋势,毕竟在不断增加的城市人口之中,根本没有土地能够让他们有足够的土地完成土葬的宏愿,因而也是一种不得不施行的现状。但是,最重要的解决便是在这个过程之中存在的一些不良现象,对于一些恶意抬高墓地价格的现象,相关部门自然是需要做出有力的整改,从根本上解决人们的问题。而且还需要在过程之中不断增加人情味,想办法让人们不再恐惧于此。

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便是在可以土葬的地区施行土葬,但也可以慢慢推广火葬,让人们有选择的余地,或许在很多城市人的心中,一切都已经转变,但对于众多农村人来说,能够葬到自己奋斗一生的土地之上,才是最大的夙愿。

声明: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allen585858@qq.com。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本文地址:https://www.qiwenya.com/lsqw/31115.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weixin888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