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历史趣闻

范成大出使金国见闻:东京开封府成菜园,中原百姓剃发穿胡服

在虎头蛇尾的隆兴北伐之后,宋国由于新的军事失败,导致两国的外交条款出现了新的修订需求。此外,宋金两国的关系中还有一些模糊地带尚不明朗,比如宋朝君主要以何种礼节接受金国的国书,就是当时悬而未决的事项之一。对于这样的任务,必须有新的背锅侠去替宋孝宗执行。

范成大出使金国见闻:东京开封府成菜园,中原百姓剃发穿胡服

于是在1169-1170年前后,宋孝宗有了以要求归还皇陵的名义,顺便遣使向金国君主当面提出修改受书礼仪的想法,在筛选了所有备选使者人选之后,范成大成为了光荣的使者(背锅侠),以书呆子的倔强,或者说是文人的豪情,为皇帝执行这项对于金国人而言是先斩后奏的外交任务。其实实力不足,心怀侥幸,妄图让对方承认既定事实是宋人外交的一贯风格,范成大也深知这次出行,有像苏武那样“啮雪餐氈”的被囚禁待遇,但是范成大依旧无畏的上路了。

范成大出使金国见闻:东京开封府成菜园,中原百姓剃发穿胡服

故都见闻:残破不堪的中原大地

范成大出使金国见闻:东京开封府成菜园,中原百姓剃发穿胡服

出发之后,一行人经过泗州,灵璧,宿州之后,基本上就进入了河南地界,路过了当年张巡和许远保卫的睢阳城,还有商代圣人伊尹墓,以及北宋的南京商丘之后,怀着紧张,激动而屈辱的心情,范成大等人终于来到了本朝久违的故都东京。由于范成大默认这可能是他生平的最后旅途,所以一路上格外庄重严谨,尽可能多地为本次出使留下各种文字记载。

而他们即将踏入的东京城,将唤起他们对靖康之变的耻辱的巨大反应。

范成大出使金国见闻:东京开封府成菜园,中原百姓剃发穿胡服

还没有进东京城,范成大就发现道路缺乏维护,只剩下残垣断壁和荒草凄凄的景色;经历了南宋初年的数次争夺之后,此地的市容面貌大不如前;据说是建立在信陵君魏无忌故宅上的大相国寺,此时鸱吻破损,飞檐褪色,在金碧辉煌的程度上完全无法和北宋时代相提并论。

按照《东京梦华录》的说法:

“相国寺每月五次开放百姓交易,珍禽奇兽,无所不有。第三门皆动用什物,庭中设彩幕露屋义铺,卖蒲合、簟席、屏帏、洗漱、鞍辔、弓剑、时果、脯腊之类。”

虽然山河易主,一月数次的集市被保留了下来,只是范成大看到,这里出售的货物变成了幔笠胡帽,胡琴,羔羊裘和狼皮帽等异族色彩的商品。

范成大出使金国见闻:东京开封府成菜园,中原百姓剃发穿胡服

令人感到意外的是,东京宫城居然得到了良好的维护,“东角楼廊亦如画”,看起来比曾经更加贵气。听金人介绍之后才得知,这是海陵王完颜亮为了表示一统天下的野心,也为了方便指挥灭宋作战,于是将御用物品南迁,希望在灭宋之后也能在此居住,范成大听了觉得五味杂陈,一时语塞。

范成大出使金国见闻:东京开封府成菜园,中原百姓剃发穿胡服

封丘门外的金水河中散落着各种巨大的假山石,宋朝随行人员中有人指出,这就是当年耗费巨大民力运送来的花石纲建造的假山。在宋钦宗即位之后为了表示清算前朝弊政,所以艮岳被拆,各种巨石被宋军当作砲石使用,即便如此,该发生的耻辱依旧不可避免,范成大看到这里,只能吟诗一句:

范成大出使金国见闻:东京开封府成菜园,中原百姓剃发穿胡服

“谁怜磊磊河中石,曾上君王万岁山。”

和相对繁荣的大相国寺和巍峨宫城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很多曾经繁华的城区被兵乱洗劫一空,满目疮痍,“惆怅软红佳丽地,黄沙如雨扑征鞍”。城中一些空旷地带,甚至有人开始种菜来养活自己。

一些蓬头平民,看到宋朝使者的轺车经过横跨汴河的天汉桥时,围上去哭着问范成大:“官军何时来收复失地?父老年年在等着天子的车驾返回此地,天子还记得没番百姓吗?”后来在经过相州时,还有步履蹒跚的老妪指着宋朝使者对其他人说:“此我家好官”,或者“此中华佛国人也”。

范成大出使金国见闻:东京开封府成菜园,中原百姓剃发穿胡服

护送金兵看到这种情况,立马呵斥着将两拨人分开,因为之前就多有汉民给宋使透露金国情报,和宋使主动盗窃军情的案例发生。宋使在接待住所柔远馆中的一举一动,也受到金人的严密监视。其实在接待辽金使者时,宋朝人也会采取同样的保密措施,比如遮蔽车架的车窗,或者避免引导使者走经济繁华的地区或者军事重镇,以防止对方使者的窥探。所以范成大一行不便多说,只能忍着悲痛继续前行,将这一幕写在《使金绝句七十二首-州桥》中。

中原汉人的胡化倾向和各地民俗

范成大出使金国见闻:东京开封府成菜园,中原百姓剃发穿胡服

即使宋朝官方想可以掩饰,范成大也看到了非常不愿意见到的一幕:和女真人汉化同时发生的,是大多数北方地区普通百姓的衣冠胡化:

民亦久习胡俗,态度嗜好与之俱化。男子髡顶,月辄三四髡,不然亦间养余发,作椎髻于顶上,包以罗巾,号曰蹋鸱,可支数月或几年......最甚者,衣装之类,其制尽为胡矣。自过淮以北皆然,而京师尤甚。惟妇女之服不甚改,而戴冠者绝少,多绾髻,贵人家即用珠珑璁冒之,谓之方髻。”

这还是有产之家的衣冠,都已然胡化,男子要每月剃头三到四次;而那些赤贫之人则是蓬头垢面,蓬辫如鬼,不用任何冠帽或者发巾,而且还觉得很方便。

范成大出使金国见闻:东京开封府成菜园,中原百姓剃发穿胡服

虽然在金人占领初期,强制的剃发令引发了诸多不快:“河东、河西不随顺番贼,虽强为剃头辫发,而自保山寨者,不知几千万人”;但随着金朝统治的逐渐稳固,特别是对南宋收复失地不抱期待,一些汉人接受了金人的国俗,“今河东、河北之民,知朝廷不复顾念,已甘心左衽”,特别是金朝仿照宋朝开科取士之后,要求中官者髡发、左衽方可赴任,这就加速了民间习俗的变化,因此南宋会将一些归明或者归正的金国汉将也称为“胡人”。

范成大出使金国见闻:东京开封府成菜园,中原百姓剃发穿胡服

交子

除了市容和民俗,范成大很留心故地的经济发展,他敏锐的观察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金人在模仿宋人发行的纸币交子,制造自己的“交钞”。金人用发行的纸币兑换流散在民间的宋代铜币,然后将铜币送往北方储蓄,所以在黄河以南的地区,金人正在大力推行新发行的纸币。纸币分量轻,易于携带,但也容易伪造,金人开出了严格的禁令打击伪造纸币者。

印纸币除了掠夺民间财富,充实以南京为中心的燕山地区之外,也许是金人认为:黄河以南属于潜在交战区,日后即使宋军收复此地,他们获得的一般等价物只是对宋朝毫无意义的,只能在黄河南岸流通的大把废纸。范成大也冷静地将这一情报写入了行程录中。

范成大出使金国见闻:东京开封府成菜园,中原百姓剃发穿胡服

当然到了数十年后的端平入洛之时,入洛宋军看到大相国寺依旧伫立,但是经过蒙古围攻的开封已经是瓦砾一片,幸存的居民如幽灵般在废弃的城市里游荡。

不辱使命的出使和文明的逆同化现象

范成大出使金国见闻:东京开封府成菜园,中原百姓剃发穿胡服

离开了令人伤心的故都之后,一行人的车马继续北上,路经了大量之前朝代的名胜古迹:比如神医扁鹊的墓葬,至今仍有巫医从墓葬四周取土入药,声称药丸可以治病;在周文王被囚禁的羑里,文王庙的四壁已经倾塌,庙宇中长满了郁郁葱葱的林木;在相州,使团碰到了当地郡守在迎娶一个出自完颜宗室的美丽女子,此女身穿金缕鹅红大袖袍,金履勒紫帛,正在举办融合了女真和汉地婚俗的隆重婚礼。

范成大出使金国见闻:东京开封府成菜园,中原百姓剃发穿胡服

度过了漳河之后,就是曹操的讲武城和所谓的七十二疑冢;度过了河北磁县之后,就是战国时代的赵国故城,每年春天,邯郸居民还是回到城外的灵池陂台上祭祀赵武灵王,载歌载舞;古城遗迹旁边,还有廉颇和蔺相如的将相合祀墓,至今也是香火不断。当年在金海陵王南侵宋朝失败之后,勇武的邯郸居民甚至准备起义迎接宋军北上,但是不久之后旋即遭到镇压。范成大还在这里看到,有女真人在进行胡风的祭天禳灾仪式:

用一支杆子从白狗的后门穿过身体,然后将白狗撑在杆子上;在另一个杆子上绑着泡了酒的白茅,当地人告诉他,这是女真人用来祭天消病的办法,说明这里的风俗胡汉交融。

在抵达了当时的燕山城之后,出现在范成大眼前的,是一座气象巍峨的大都会,维护良好的高级建筑物都有青瓦覆顶,街道两边郁郁葱葱,种满了柳树;城市中点缀着精致的汉白玉石桥和小小的亭台楼阁。当然,范成大也很注意观察金国内廷的宫廷礼仪和仪仗陈设:

范成大出使金国见闻:东京开封府成菜园,中原百姓剃发穿胡服

大殿中庭中,有200多个女真卫士,头戴贴金双凤幞头,穿着团花红锦衫,散手而立;在仁政殿的东西两条回廊中,还有戎装整齐的金国武士:东廊中的身披红茸甲,手持金缠杆枪,黄色的旗帜上绘有青龙;西边回廊中的武士身穿绿绒甲,手持金缠杆枪,白旗上画着青龙;而站在殿下的则身披皂袍,手持弓箭。此外,金主还有幞头,红袍玉带,七宝榻,龙水大屏风、四壁帟幕,礼佛毯等汉式仪仗,此时的金国在宫廷礼节上已经基本汉化。只是范成大还是会出于挑剔或者嫉妒等因素,还是认为金主因为穷凶极欲,所以滥用民力,拼命搜刮宋人财富,但是对宋朝礼仪还是学的似像非像。

最后到了范成大执行其核心任务的时刻:范成大提前秘密地写好接受国书详细仪式的奏章,放入怀中藏好。在正式请求金人将北宋陵寝之地归还南宋之后,范成大突然将受书礼仪之事抛出:

“两朝既为叔侄,而受书礼未称,臣有疏”:意思是宋金两国已经结为叔侄关系,但是受书礼仪却没有定下来,我这里有章上奏,然后取出那份事前写好的奏疏。

金世宗听完大为震怒:“这里难道是献国书的地方吗?”金朝朝臣发现这是范成大自己修改议程,颇有临时裹挟之意,顿时群情激愤,但是范成大顶着所有人的围攻和责打,将自己准备好的书简送到完颜雍面前,然后告退。金国太子完颜允恭恼羞成怒,甚至想要杀死范成大,经越王阻止才作罢。

在退朝之后,由于深感这种违背礼制的冒险可能导致丧命或者长期拘留,好在女真方面也不想重新引发新的外交争端,所以没有深入追究范成大的责任,或者说比起色厉内荏不敢担责的君主,女真人对敢于担责和反抗的大臣更加欣赏,所以范成大得以全身而退,回到朝中复命。

虽然这次出使成为了范成大个人政治生涯中的一笔重要资本,但是对那些对南宋朝廷依旧抱有期待的人而言,范成大的背影意味着无穷的失望。在之后的岁月里,南兵不北而北兵屡南,州桥南北是天街,父老年年等驾回,只是他们几乎再也等不来宋朝王师了

范成大出使金国见闻:东京开封府成菜园,中原百姓剃发穿胡服

虽然说大多数情况下,是落后文化逐渐地向先进文化靠拢,但是文化的传播也会出现逆向情况,落后民族也会凭借一时的军事或者政治优势,迫使先进民族接受自己的某些风俗,比如范成大看到宋人的剃发易服就是如此。

声明: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allen585858@qq.com。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本文地址:https://www.qiwenya.com/lsqw/31007.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weixin888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