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历史趣闻

地球班第一次群架事件总结会:学习委员与班长的真正分歧在哪里?

新的一周已经来临,地球班按例召开周一班会,这次班会的主题,由学习委员中国提议,为了应对当下班级里越来越不友好的氛围,同学们需要从历史中汲取经验,探讨一下地球班两次打群架事件(世界战争)的因果。

印度同学昨天受了打击,身体不舒服,再加上第一次班里打群架时印度跟老班长英国一条心,所以他请假了,由老班长英国代替发言。同时,伊朗同学因为家里办丧事,也请假缺席。

地球班第一次群架事件总结会:学习委员与班长的真正分歧在哪里?

地球班第一次“群架”事件

看到同学们都已经就位,学习委员中国率先引出话题,做了开场白。

中国:同学们好,今年以来,因为大流感影响,很多同学家里不好过,连带着同学们之间的关系也不太好,再加上有些同学见不得别人好,胡乱甩锅;也有些同学不知天高,趁机碰瓷,导致班里气氛非常不好,让人不自觉的就想到了之前班级里两次群架事件。

中国说到这里,纪律委员英国忍不住插嘴。

英国:阿中,你说有的国家胡乱甩锅的时候,看班长就算了。说趁机碰瓷的时候,为什么要看我?我一整年都因为流感,没怎么出门好吧?

中国:纪律委员你不要带头破坏纪律,这不是印度同学没来,让你代替它发言嘛。好了,我们今天先来说说第一次班级群架事件。事情的经过我想大家都清楚,1914年6月28日,已故的奥匈帝国家族继承人费迪南大公夫妇,在萨拉热窝被塞尔维亚青年加夫里若·普林西普枪杀,成为地球班第一次群架事件的导火索,其后欧洲各位同学先后上头,被卷入群架之中,后来更有日本同学这种狼子野心的,把当时的我家也卷入。

中国说到这里的时候,狠狠地瞪了一眼美国背后的日本,日本同学顿时有点委屈。

地球班第一次群架事件总结会:学习委员与班长的真正分歧在哪里?

1914年,日军炮兵攻打德国占领的青岛

日本:中哥,你这可冤枉我了,当时我是向德国同学宣战,可没打你啊!

中国怒道:屁话,你打德国当然跟我没关系,但你是在我家青岛打的德国,我家人也被牵连就不说了,战后你还想赖着不走,有没有这回事?

日本有点心虚:那我最后不是走了吗?

中国:那是你自己愿意走的吗,那是在国际施压下,你不得不退出的!你小子别招我,说起当年你干的那些缺德事,我就想揍你!

韩国:我也想揍!

日本不敢公然顶撞中国,顿时转移矛盾去怼韩国。

日本:小韩,你别跳,小心我断供你家半导体材料。

这时班长美国开口了:好了,小韩,小本子,别闹了。阿中,你说了这么一堆,到底啥意思?

中国:别打断,我还没说完了,被日本这小子打断了。是这样,第一次全班群架事件之中,各位同学家里超过3000万人伤亡,经济损失更是不计其数。如今班里氛围不太好,我觉得大家有必要讨论一下之前的两次群架是为什么产生的,有什么借鉴意义,可以让让我们用来参考,处理今天的班级关系。

美国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行吧,你们先说吧,我得发个推。

中国:这样吧,阿英,那时你是班长,就由你来说说吧!

“咳咳”

英国故意清咳两声站起身,用目光巡视了一下全班,似乎找到了一点当年当班长的感觉。

英国:好吧,既然阿中你让我说,我就来说说。第一次群架事件啊,我绝对是无辜者。你们想啊,那时我是班长,地盘遍布世界,号称“日不落”,舰队纵横四海,即威风又霸气,经济上也是全班最富的人之一。这么好的局面,我有必要发动战争吗?完全没必要。

地球班第一次群架事件总结会:学习委员与班长的真正分歧在哪里?

纪律委员英国靠着无敌的舰队,当了上一届地球班班长

英国说着,做了一个自以为帅气的耸肩,然后将目光看向了文艺委员法国,工艺课代表德国同学等。

英国:既然跟我没关系,那么那次群架事件的罪魁祸首是谁呢?就是他们,德国同学,法国同学,意大利同学,俄罗斯同学的爷爷沙俄帝国,土耳其同学的爸爸奥斯曼土耳其,还有已故的奥匈帝国等等。就是这帮不省心的,一个个争权夺利,把好好的欧洲搅得一团乱麻……

不等英国说完,俄罗斯率先打断他。

俄罗斯:阿英,你不知道就别乱说,沙俄帝国那是我爸爸,前苏联是我哥哥,别弄错辈分了。

英国有点尴尬:好吧,反正就是这些人把欧洲搅乱,从而引发第一次班级群架的。不是我跟你们吹,我当班长的那些年,要不是后来被他们这些人给弄乱了,一定可以称得上是地球班最美好的历史了!

德国/法国/俄罗斯:你可闭嘴吧,阿英!

三人默契的同时开口,然后又互相看了看,因为德国同学是个女生,所以法国同学和俄罗斯同学,都用眼神示意让德国同学先说。

德国:我控诉!第一次班级群架事件,纪律委员英国同学,应该负主要责任。作为当时的班长,它一个人独霸世界,为了保证自己的地位,肆意打压其他同学的利益,在全球各地搞什么“均衡”策略,说白了就是挑动我们内斗,不断的虚耗我们的国力,以保证自己班长的地位!

地球班第一次群架事件总结会:学习委员与班长的真正分歧在哪里?

第一次地球班群架以后,奥匈帝国解体

法国:我也控诉纪律委员英国,当时他表面上与我结盟,但实际上在非洲跟我争夺殖民地,在欧洲本土故意在我和德国之间煽风点火,无恶不作,最后才导致了第一次群架事件发生和扩大。

意大利:我也控诉……

德国/法国:意大利你也闭嘴,两面派没有话语权!

英国一看自己成为针对的目标,顿时也怒了,开始接老底。

英国:好啊,现在都学会甩锅了,果然有什么样的班长,就有什么样的班风。

美国:阿英,你说话注意点。

英国:额,班长,我不是说你,我……德国,你有啥脸说第一次群架是我导致的?欧洲战场的根源,难道不是因为你在普法战争中打了法国,让法国人怀恨在心,而你为了避免法国报复,同时进一步扩张领土,才爆发的吗?

英国说到这里,又看向法国。

英国:还有你,艺术委员法国同学,搞艺术的你就搞艺术,偏偏要打架。你是德国对手吗,两次群架之中,那次你不是一开始被打的鼻青脸肿,最后我摇人救你?就这,你还贼心不死,想在非洲跟我抢地盘,觊觎班长的位子,你还有没有良心。还有你们……

英国同学霸气的一指俄罗斯,土耳其,日本,美国等同学。

英国:你们有一个算一个,家里实行资本主义的,在第一次全班打群架之前,哪一个不是野心勃勃,想要扩张殖民地,获得更多的原料产地和商品市场,哪一个不是心怀鬼胎?俄罗斯,当年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衰落,你爸沙俄帝国和奥匈帝国都想占巴尔干地区,而奥匈帝国的背后,又是德国。如果不是你们一个个都想扩张,能打起来吗?如果你们都听我的,按照我给你们划的线各自学习各自的,能打起来吗?!

俄罗斯表情冷酷:我爸死得早,我哥把我带大的,所以他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但是阿英,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为何当时你们一个个都很富,而我家很穷?你画的那条线,公平吗?

地球班第一次群架事件总结会:学习委员与班长的真正分歧在哪里?

一战战场上额士兵

德国和法国刚才被英国给唬住了,这才反应过来。

德国/法国:对,不公平!你划的线不公平,才是导致那次群架的最重要的原因。你划的那条线,把全世界一大半都划给自己的,生生用庞大的殖民地供养着你阿英。可是我们呢,我们也要发展,地盘和利益都被你提前抢光了,我们要发展可不就得内斗吗?

英国有些气急败坏:你两就别五十步笑百步了,当年殖民地你们占的少吗?法国你几乎占了半个非洲,德国虽然少点,但刚才阿中也说了,他的青岛当年还被你占着呢?这都算是我划给你们的利益,不是吗?规矩秩序这东西,有时候可能不太公平,但有总比没有好吧?

“咚咚”

学习委员中国敲了敲桌子,所有人都看向他。

中国:首先,我想说,虽然你们说的是历史,但我对你们帝国主义拿我家青岛划来划去的行为,非常愤怒。以后谁要用我家的地方做棋子,我是真会翻脸的!

中国看似在跟英国法国说,但眼睛却看着美国,美国被看得有点不自然。

美国:你说他们,看我干啥?

中国:哼,你自己知道!我奉劝你一句,武器太多可以当鞭炮放,别没事找事!

美国一脸懵的表情:诶,我说,阿中你这可有点过分了啊。我们不是再说第一次群架吗?怎么我发个推的时间,感觉你意有所指呢?

旁边日本忙悄悄地跟美国说。

日本:班长,学习委员说湾湾的事情呢?

美国没好气地低声说:我当然知道。但这个事情现在只能装傻,白痴。

中国也不管他两嘀嘀咕咕,继续问道:班长,刚才老班长英国,德国同学他们都说过了,你对第一次群架什么看法?

美国:我啊,我觉得第一次群架好啊,我当时卖武器都发财了……额,不是,我是说虽然当年卖武器赚了很多钱,也让我具备了当班长的实力,但我还是反对打架的。班级需要秩序,需要和平,只有大家都按照我的规矩,遵守秩序,我相信大家都会很好的。

俄罗斯今天心情一直不美丽。

俄罗斯:班长,你怕是忘了还有个伊朗,今天正在家里过丧事吧?这都是拜你所赐。

美国:阿俄啊,你这就不讲理了,伊朗家里人去世,跟我有啥关系,又不是我干的。

俄罗斯:要不是你制裁伊朗,伊朗无核化说不准早就结束了,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吗?

中国:好了,我总结一下吧,班长你刚才没听,这会儿可要仔细听啊。

美国有点莫名其妙,但还是点点头。

地球班第一次群架事件总结会:学习委员与班长的真正分歧在哪里?

一战中替英国打仗的印度士兵

中国:刚才同学们的发言都很精彩,但都逃不过一个窠臼,那就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去看待那次群架事件。然而站在旁观者,或者整个班级的角度看的话,那么第一次群架事件之中的各方参与者,除了像当年的我家这样,被迫卷入的之外,没一个是正义的,这次群架是一次非正义的帝国主义群架。

英国等同学本来还想反驳,但看到班会里的其他同学大都一副认同的样子,不想为了过去的事情犯众怒,也就没有说话。

中国继续道:而真正造成第一次群架事件的根本原因,就是当时资本主义同学各家发展的不平衡,而这种不平衡的根源,就是以老班长英国为代表的,学习较好的同学们独占资源,不允许其它学习较差或者更差的同学上进,从而激化了各方矛盾,导致第一次全班群架的发生。

中国说到这里,站了起来,语气有点沉重。

中国:然而,事到今天,这种现象改变了吗?进步了吗?班长,纪律委员,文艺委员,德国同学,你们天天埋怨我,说什么我是“发达国家粉碎机”。但是,你们怎么不想想,如果按照你们那种强者通吃,弱者一无所有的规矩继续发展下去,咱们班还有未来吗?

班长美国和一众以前成绩比较好的同学,都有点尴尬。但其他同学却很激动。

中国继续说道:全班优等生和差等生悬殊拉大,唯一的后果就是差等生会不惜一切的想要变成优等生,然而你们掌握着学习技巧不传授,他们想翻身只能跟你们打架,不要命的去抢。最近文艺委员家里发生的恐怖袭击,不就是这种现象的缩影吗?我家有句古话,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啊,同学们!

“呱唧呱唧”

激烈的掌声响起来,其中还夹杂着一个上头的声音。

朝鲜:打倒美帝国主义垄断,建立社会主义新秩序……

掌声顿时安静下来,美国脸色阴沉地看着朝鲜同学。朝鲜有点怕,但还没从上头状态中出来,所以毫不相让的与班长美国对视,还故意露出了挂在腰上的二踢脚。

地球班第一次群架事件总结会:学习委员与班长的真正分歧在哪里?

一战中的“黑”科技

班长美国看着那做工简陋,技术落后,但确实无误的二踢脚,有些愤恨地看向中国。

美国:阿中,你这就不地道了。说好了开会,怎么变成批斗我了呢?

中国也有点尴尬,朝鲜这纯粹是上头,事先并没有安排。

中国:班长,我不是针对你,我是真心实意的觉得,咱们不能按纪律委员英国以前那一套搞下去了,这样下去,真的会爆发第三次群架的,那时还有我们吗?

美国:你说的那么好听,不让我垄断,不让我当这个班长,我家里那几十万亿的债务,那些支持我的选民,你来养活吗?一天天的,就你想法多!我们走!

美国说完,率先大步离去。这回英国、法国等优等生,都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中国,跟着美国离去了,就连一向墙头草的韩国和日本,也没留下。

只有体育委员俄罗斯留在中国身边。

俄罗斯:阿中,你不懂,他们比谁都明白你说的道理,只是习惯了抢劫的人,你让他靠自己努力赚钱,比登天都难。

中国叹口气:谁说不是呢?我只是想最后努力一把罢了。

中国说完,看着班里大部分留下的小户人家的同学,学习不太好的差等生,脸上突然又自信起来。

中国:阿俄,我们家伟人曾经说过,‘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正义的事业,是任何敌人都不能阻挡的’,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

俄罗斯也有点神色复杂地看着中国。

俄罗斯:也许吧!

……

这次班会,就这样结束了。

声明: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allen585858@qq.com。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本文地址:https://www.qiwenya.com/lsqw/30939.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weixin888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