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历史趣闻

150个古代女人是怎么搞定男人的——文明皇后王元姬

东汉末年,三国鼎立,战火不休,硝烟弥漫。三国时期,作为上承东汉下启西晋的一段历史时期,分为曹魏、蜀汉、东吴三个政权,三足鼎立。此后的数十年内,国家格局渐渐发生转变,延熹六年(公元163年),司马昭发动魏蜀之战,蜀汉灭亡,而后其子司马炎自立,建国号为“晋”,史称西晋。政治格局的转变不仅仅源于战火纷飞与战士们的厮杀,一代贤后也左右着国家的命途,司马昭之妻,司马炎之母,西晋王朝的见证者,她不只是一个偌大宫墙背后的女人,作为王后,以德服人,作为妻子,恭让淑德,作为儿女,恪守孝道,作为母亲,心系儿女。这王朝的斗转星移,她,有着不可磨灭的丰功伟绩。

王元姬(公元217年-公元268年),历史上的文明皇后,东海郯县人(今山东郯城)。三国时期曹魏经学家王朗之孙女、王肃之女,嫁与司马昭为妻,贤淑有德,勤俭恭让,将王府家事料理的井井有条,生有五子一女,晋武帝司马炎与齐王司马攸的生母。泰始四年(公元268年),王元姬崩逝,终年五十二岁,谥号文明皇后,与司马昭合葬于崇阳陵。

150个古代女人是怎么搞定男人的——文明皇后王元姬

“兴吾家者,必此女也,惜不为男矣!”这是祖父对王元姬的夸赞,丝毫不掩饰对小孙女的喜爱与器重,祖父对王元姬的培养对她影响颇深,在她12岁那年,祖父王朗因病过世,元姬悲痛万分,泣不成声,看到女儿小小年纪,就如此珍惜亲情,父亲王肃对这个女儿更加疼爱、珍视。祖父与父亲都是当时赫赫有名的经学家,祖父更是一代经学大师,《周易传》《春秋传》等都出自其祖父之手。在这样的文学气息浓郁的书香之家生长,王元姬自幼就饱读诗书,八岁通读《诗经》《论语》,尤其精通丧服礼仪,而且天资聪慧,所读诗书过目不忘。旁人无不对这个女子刮目相看。

王家有女初长成,不仅才智过人,而且懂事乖巧,温婉贤淑。9岁时,母亲卧病在床,生活不能自理,元姬衣不解带日夜守在床畔,侍奉母亲的生活起居,悉心照料,直至母亲身体康复起来。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看在长辈的眼里。当时的王家也是名门望族,家大业大,因为家人的重视与信任,长辈们把持家的重任一点点交付于她,她将家中大小事情处理的有条不紊。正是从小家族给予的历练与成长,奠定了王元姬一生的传奇。

150个古代女人是怎么搞定男人的——文明皇后王元姬

彼时的司马昭正随父出征,对抗蜀国,屡立战功,正是男儿立志之时,前途无量。太和五年(公元231年),15岁的王元姬嫁到了司马家,司马家以孝道为治家之大事。作为司马昭的妻子,首要的一条即是恪守孝道,对公婆更是要做到晨昏定省、温家恭让。而司马昭的母亲张春华更是史书上有记载“少有德行,智识过人”,曾经亲自手刃婢女的决绝辛辣之人,这对王元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对婆婆张春华竭尽孝敬、卑顺、勤谨之妇道,使这个颇具威严的婆婆也对她心生感动。司马家族对王元姬有着毋庸置疑的肯定和喜爱,持家的重任落在她的肩上,未及婆婆吩咐,王元姬常常能顺承其意做事,且能面面俱到,上至长辈,下至婢女下人,无不对其赞赏有加。

在古代社会中,一个女子贤良淑德、仁慈孝顺,是平常和正常之事,是应份应做之事,王元姬更值得后人尊敬和称颂的是她淑美善良之时呈现出的卓识远见和独到眼光。她在政治上对司马昭也有所。尽管此时司马昭掌握魏国政局,但毕竟时局险恶,丝毫不敢掉以轻心,疏忽的代价往往就是家族的灭亡。所以,任何有头脑有眼光、忠于司马氏的建议都会被重视和采纳。王元姬出身于书香官宦之家,所受的教育和熏陶自然与众不同,加上本性聪颖,自然会为夫君的执政之策思虑、进言。《晋书》记载她参政的事就是对钟会的判断。钟会,是当时魏太傅钟鲧的小儿子,自小聪慧绝顶,作为司马昭的大臣,掌握魏国大权,经常为司马昭出谋划策,颇有建树,司马昭也很看重他的才华,非常信任他。但钟会品性一般,总是心生猜忌,嫉妒比他有学识、有建树之人。历史上记载他心胸狭隘的一件事就是怂恿司马昭杀掉嵇康;后来又陷害灭蜀功臣邓艾,做得都十分过分。对钟会,王元姬有着自己独到的认识,她经常劝谏司马昭要提防钟会,认为钟会见利忘义,喜欢挑起事端,恩宠太过一定会叛乱。司马昭采纳了贤妻的建议,心中也有了打算,在任命钟会为镇西将军,率十余万大军进攻蜀汉的同时,又任命卫讙为监军,防备钟会作乱,钟会果然反叛,被杀死于乱军之中。自此司马昭对爱妻识人之慧眼有了更高的赏识,有此贤妻,足矣。

自王元姬嫁入司马家族以来,事业上对司马昭有助力,生活上把家族上下打理的井然有序。与司马昭成亲后四年,有了他们第一个儿子司马炎,而后又育有辽东悼王司马定国、齐献王司马攸、城阳哀王司马兆、广汉殇王司马广德及京兆公主。只可惜五个儿子只有司马炎、司马攸长到了成年,三儿一女早年夭折对王元姬的打击非常沉重,每每想起儿女承欢膝下的快乐时光,面对着渐渐落下的夕阳的余晖,她常常会对生命之脆弱和无常感到无奈和悲痛。

150个古代女人是怎么搞定男人的——文明皇后王元姬

咸熙元年(公元265年),司马昭去世,太子司马炎继为相国、晋王,王元姬为晋王妃。同年十二月,司马炎建立西晋,司马炎即位后,尊王元姬为皇太后,所住的宫殿称为崇化宫。西晋建国初期提倡节俭,王元姬虽贵为太后之尊,却不忘旧业,身体力行,在宫中建造纺织设备,亲自在宫中带头纺纱织布,后宫的妃嫔们见太后如此勤劳,也纷纷纺纱织布。青衣罗纱,就像她人生品格一样质朴,纯洁,虽为尊位,心无物欲,唯尚朴素,摈弃华丽。她的房间没有一件豪华的摆设,器物、服饰朴素无华,穿着洗涤洁净的衣服,吃着素餐简食,心境淡泊宁静。自幼就善于打理事务,从王家治理,到司马家族的悉心统筹,西晋朝后宫,在她的精心治理下,上下亲善和睦;贵为皇太后的王元姬,不忘关注天下苍生,言谈举止十分亲民,合乎礼法。

150个古代女人是怎么搞定男人的——文明皇后王元姬

秉德清贞,体行纯和。王元姬的贤德惠淑,一点一滴地渗透在后辈身上,直至晚年,她病重卧榻仍不忘对后辈的嘱托,自古不乏兄弟手足相残之事,她膝下仅剩两个孩子,念及幼子的无力懦弱,长子的气盛之势,临终前,她流着泪对司马炎说了这样的一番话:“桃符(司马攸)性情急躁,而你做哥哥的又不够慈爱。我的病如果好不了,我很担心你容不下他,因此嘱咐你,你不要忘记我说的话。”这临终的嘱托,字字含泪,句句隐忧。泰始四年(公元268年),王元姬崩逝,享年五十二岁,谥号文明皇后。同年四月初三日,司马炎将王元姬与司马昭合葬于崇阳陵,即将迁殡合葬之时,司马炎亲自列举王元姬的德行,命史官撰写哀文。安葬仪式后,百官劝谏君王可以保留祭奠仪式,可除去丧服,仍可为其缅怀。但司马炎深感“子欲养而亲不待”之痛,下诏言:“受到母亲一生的爱抚,却没有用几年时间回报,从感情上真是不忍心。”为感念母后,司马炎不忍除去丧服,群臣请求不已,才脱丧服,但是仍然戴白冠,吃素食,坚持了三年,如同为其父司马昭守丧一样。

生时厚德载物,以德服人,逝世如长星陨落,后人歌功颂德,感念于心。一代女子智慧与胆识兼容,贤德独具,慧眼识人,独有真知灼见,见证了从三国时期向西晋王朝的蜕变。她住过的崇化宫,微风阵阵好似她的柔情温婉,照在宫羽上的阳光是那样的清澈明亮,宫廷内质朴素纯净,她淡雅的性情,使空气中多了一丝恬淡,与夫君司马昭长眠于崇阳陵下,西晋的统一天下,也可告慰这一生她无怨无悔的付出。

声明: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allen585858@qq.com。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本文地址:https://www.qiwenya.com/lsqw/30927.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weixin888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