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故事大全

民间鬼故事-义匠诛鬼

正所谓“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世间奇人异士,皆遁形于市朝,试问谁能认得出来。

自隋炀帝登基以来,朝纲混乱,民不聊生,各路义军揭竿而起,大隋王朝弥满着血雨腥风。

这一日,一位不速之客来到龙城县令吴泰然的住所,送上了一份特殊的“礼物"。

就在一个时辰之前,这位县老爷还沉醉于花天酒地之中,此份意外的“礼物",好似一个晴空霹雳,惊得他半晌也说不出一句话来。那是一个玉佩和一张血书!玉佩是自己留给独子的传家宝,血书上则赫然写着三个大字“黑熊岭"

吴泰然不由暗暗叫苦,他老来得子,家中只有一枝独苗,这不成气的小子,平日里游手好闲,交了一群狐朋狗友,前几日外出厮混,一直未归,今天看到血书和玉佩,恐怕凶多吉少,定是被贼人劫了要来勒索自己。当下,吴泰然急急召来几十个家丁赶往“黑熊岭"。

民间鬼故事-义匠诛鬼

“黑熊岭",一个凶险之地,常年有黑熊出没,故而得名。年长者常告诫子孙,不可靠近“黑熊岭",因为在那片黑暗的松林有鬼魅的狞笑声!

吴泰然这时哪顾得了许多,他要找回自己的宝贝儿子,唯一的线索就在这里了。

当他们来到“黑熊岭",天色已经昏暗了,夜色笼罩下的这片松林更让人不寒而栗,每一丝轻微的声响,都吓得众人双腿打颤l

大伙儿提心吊胆地轻声呼唤“吴公子!你在哪儿?"

“家琦少年,老爷来找你了!"

就这样找了半个时辰,毫无所获,正当大家心灰意懒的时候,林间深处突然传来一阵凄厉而又诡异的笑声!那声音非男非女,极度刺耳,惊得大家象冰水浇头,双腿都迈不开步子了!

还是吴老爷子经历的多,壮着胆子喊:“你是何方神圣?有种的现身出来!”

无人回应,那笑声瞬间停止。夜,静得可怕!

有几个胆小的家丁,已吓得瑟瑟发抖,抄着手里的家伙欲撤出林外。

吴泰然大声喝斥:“没用的东西,谁都不许逃!"

话音刚落,那恐怖的笑声又响起来,这回是来自四面八方,好象有无数恶鬼在黑暗处围成团,狞笑着向大家靠近。

“妈呀!快跑啊!"

“救命啊!"

大伙全然不顾吴老爷的号令,四散逃窜!

正在此时,奇异的一幕出现了。林中的那些树木竟好似长了腿一般缓缓挪移起来,织成一道道树墙挡住众人去路!

这一来,大家更加慌不择路,争先恐后向外突围。一时间,踩踏声,哭喊声,响成一片!

吴泰然这时也象个没头苍蝇般向外跑着。突然,眼前落下一人挡住去路,吓得他连忙倒地叩头。

“好汉饶命啊!"

他低头偷眼看去,面前这人竟脚不着地,凭空立着,强烈的好奇心促使他抬头观望。

这一看,只吓得他元神出窍!眼前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宝贝儿子,此刻已被人用绳套住脖子,从树上垂下。他的脸色青紫,舌头长长地伸了出来,眼珠爆凸,脸上竟留着一丝诡异的笑意,叫人毛骨悚然。

吴老爷心中悲切,抢步上前去抱儿子,忽然间,一声巨响,眼前的尸体炸成碎片,化作一股黑烟,将众人团团围住。

嘶吼声、哭喊声,还有咀嚼声响彻许久,直到天光泛白,才渐渐平静下来。

第二天,人们在“黑熊岭"附近找到几十个干瘪的尸体,他们当中有县令吴泰然和他的宝贝儿子,像是被抽干精血的僵尸,直挺挺地躺在那里。不少家丁都缺胳膊少腿,叫人惨不忍睹!有个尚未断气的,目光呆滞,口中喃喃地说道:“有个长…长发女鬼,有…有四只眼睛,八…八个爪子…"

“黑熊岭"闹鬼的消息不胫而走,给原本就不太平的龙城县又笼上了一层阴影!城中百姓人人自危,深居简出。到了夜间,更是闭紧门户,焚香祈福。

数日后,城外来了个魁梧的汉子。只见他一身粗布衣衫满是风尘,络腮胡子参差不齐,乱蓬蓬的头发上散发着难闻的汗味,脚下穿的草鞋似乎要磨穿底了,看这身装束,象是一个落魄的庄稼汉子。可是,那汉子的气力着实惊人!众人见他身负一个巨形包袱,大约一丈长短,竟毫不废力,健步如飞,不由啧啧称奇!

这汉子刚行到街市,便被一群巡街的官兵截住。

“站住,乡巴佬,你从哪来的?”

“回军爷,我从城外来。城外闹饥荒,想到这里找点营生。"

“少废话,我问你什么,你回答什么,这包袱中是什么东西?"

“军爷,我是一个铁匠,这些是我营生的家当。"

那官吏不依不饶,说道:“快些打开,我要搜查!"

那汉子无奈,只得解开包袱。刹那间,锤子,凿子各类铁器滚落一地,尽是工匠用的器具。

那官吏本就有意刁难,见铁器中有把铲子和短刀似已开了刃,大声喝道:“刁民好大胆子,皇帝有旨,百姓务工必须用钝器,不可开刃,你私藏尖刀利铲是要造反吗?来人啊,给我拿下!"

士兵们往前一拥就要抓人,那汉子忙作揖陪笑道:“各位军爷,不要误会,这铲子和短刀原本是另一位官爷定的,后来又说不要了,我这就解决了它们!"

说着,左手抓起铲子,右手化掌为刀,重重劈下,挥手间,铲子已断成几截。

众人见状,皆瞠目结舌。那汉子旁若无人,抓起那把短刀,双手一拧,竟把它拧成麻花状丢于地下,问道:“军爷,你看这回可有问题?"

那官吏大张着嘴巴,许久合不起来。可他却并不死心,拿着枪柄在那堆包袱里一通乱搅,竟被他从中翻出一个灰色布袋,沉甸甸的,不知装了些什么。

“这是何物!"

大汉腼腆地笑道:“这些都是草民随行的干粮,不看也罢。"

“你这刁民休要胡说,来人啊,将包袋打开!"

军士齐拥过来,用刀剑挑破了袋子,竟从袋中滚出许多石头来。

那官吏大声奸笑道:“你这刁民,果然使诈,你且说说,这些石头如何能作充饥的干粮!”

那汉子不停陪笑道:“军爷不知,小人自幼生得怪病,食不得五谷杂粮,只能吃这粗硬之物!”

说罢,拿起一块石头送到嘴里,“咔嚓!"一声,咬下一大口咀嚼起来!

围观众人看得心惊胆战,这汉子真是匪夷所思至极!

那些军士,平日里作威作福,压榨百姓,本想拿住这个外乡汉子,捞些油水。没想到竟撞了个软钉子,看那汉子一身神力,想要用强,怕也占不了便宜,只得扔下一句“外乡人,你好自为之!"便悻悻离去。

围观百姓见官兵受挫,无不欢喜,一哄而散。

那外乡汉子自顾收拾完行李,也不与众人搭话,便独自离去。

几日后,人们看见他在一个荒弃的破庙垒起砖墙,架起了炉窑,门口竖起一面旗帜,写着“一锤匠铺",正儿八经地做起铁匠营生了。

不少百姓慕名来此锻造铁器,那汉子是来而不惧,因其手艺精湛且价钱公道,深得赞誉。故而,终日炉火鼎旺,捶打之声不断。

那汉子平日少言寡语,无人知道他的名姓,大家都戏称他为“大胡子"。

这“大胡子"终日打铁,好似夜间也从不休息,炉火将破庙印得彻夜通红,“乒乓“之声不绝于耳。

起初,大伙不以为意,时间久了,便生烦恼,陆续有人上门吵闹,让“大胡子"搬出龙城县,“大胡子"只是笑笑,并不理会。

这一日,县中大族龙大官人亲率子孙和几十家丁气势汹汹地走进“大胡子"的居所,喝斥道:“乡巴佬,你来此数月,吵得附近鸡犬不宁!今日便叫你滚出本县!"

“大胡子"不言,依然低头锤打铁器。

龙大官人的孙子龙思淼,年方十八,本是血气方刚,见“大胡子"不理不睬,十分恼怒,操起手中棍子,扭着水蛇腰走上前去,就要动粗!

方至近前,“大胡子"猛一抬头,双眼射出凛人的寒光,吓得那后生一个踉跄。

“大胡子"盯着龙思淼,冷冷地说道:“你这大胆的鬼物,竟敢在我面前撒野,还不现形出来!”话音刚落,伸出左手,一把抓住龙思淼举在半空之中!

这还了得,龙家老小齐刷刷亮出家伙向“大胡子"砸去!只听得“叮叮当当!"一阵乱响,如同打在石头之上,震得大家虎口发麻,再看“大胡子",丝毫未损!

“大胡子"并不理会众人,竟将右手伸入通红的炉火之中不停翻搅,脸上全无痛楚之色,众人见状大骇!

半晌,他将燃着火的大手高高举起,大声喝道:“鬼物!现形吧!"继而,重重地拍向龙思淼。一旁的龙老爷子见状,大叫一声,几乎昏死过去!

却在此时,龙思淼惨呼一声,口中喷出一股黑雾,随后便萎顿下来。那股黑雾见风乱窜,隐约看似人形,急急往暗处躲藏!

“大胡子"喝道:“哪里逃!"随手从炉中抓起一把烧红的铁器,掷了过去!

那铁器在空中划出一道红光,正中黑雾。一阵刺耳的嘶吼声过后,地上印出一滩黑血,奇臭难闻!

此时,“大胡子"将龙思淼扶了起来,轻拍后背,那后生渐渐苏醒过来。

众人被刚才电光火石般的变故,惊得尚未回过神来,却见“大胡子"扶着龙思淼缓步走来,不胜惊叹!

“大胡子"走至大家跟前,说道:“此地有鬼魅为祸,龙少爷被恶鬼所驭多日,刚才已被我剪除!"

众人闻言,再回想刚才惊心动魄的一幕,皆恍然大悟。龙家老小齐声称谢,“大胡子"不再多言,依旧“叮叮当当"地锤打起来。

不消几日,满城皆传“大胡子"诛鬼之事,百姓们无比敬仰,再无人来寻衅滋事,大伙送钱送粮,“大胡子"皆不肯收,依旧按工取筹。

大伙纷纷猜疑他的来历,有说他是世外高人,隐匿于此。也有说他是伏魔法师,专门诛杀害人的鬼魅。更有甚者,竟说他是火神下凡,救民疾苦,他那炉灶中炼的是三眛真火,吓得众妖都不敢近前,一时间,传得神乎奇神。

这一来,百姓夜间望见破庙炉火鼎旺,敲打声不断便睡得格外踏实。如此过了数月,果然一派太平景象。

一日深夜,各家各户早已熄灯安歇,街上沉寂一片,只听得郊外破庙中,还隐隐传来”大胡子”的锤打之声。

这时,在黑暗处现出一个身影,疾步向破庙行去,竟是个弱不禁风的少妇。只见她步履踉跄,边走边呼道:“救命啊!救我啊”

只呼了几声,那破庙中的锤打之声便停止了。不一会,月色下印出一个高大的身影,“大胡子”手提铁锤,已威风凛凛地站在那少妇跟前了。

“你是谁家的姑娘,深更半夜为何到此?”

那少妇缓步上前,说道:“大哥,救救我,我就住在西街,今日出门被几个歹人劫持,要将我卖去娼门,我抵死不从。方才我趁他们饮酒作乐之时,逃了出来,大哥救救我吧!”

“大胡子”听她说得十分凄楚,再看那女子容颜娇媚,体态妖娆,只是衣衫不整,显得十分憔悴。

“大胡子”道:“既如此,先去屋里避一下,再做打算吧!”

那少妇闻言,连声道谢,随着“大胡子”向破庙行去。方走至门口,只觉庙内炉火沸腾,热浪逼得她难进分毫!忙娇声说道:“大哥,这屋中炉火太旺,我体弱身虚,受不得灼热之气,可否先把炉火撤了?”说着,轻甩手中纱巾,扇风不止。

“大胡子”只觉得一股异香扑面而来,熏得人昏然欲睡,顿时脸泛潮红,双目尽赤,竟走上前一把抓住那妇人的手腕!

那妇人也不躲闪,媚笑一声,倚了过来。刚贴近“大胡子”,只觉手腕被抓得发疼,忙嗲声道:“大哥,你这是要干什么?”

却见”大胡子”双目如炬地盯着她,冷冷地说道:“不知羞耻的鬼物,看你还有何花招?”手中的劲道又加重几分,好似一把铁锁,把那妇人的手牢牢擒住,叫她难以动弹。

那少妇闻言,脸露狰狞之色,全然不似方才娇媚神态。她大声咆哮道:“你这挨千刀的混人,死到临头了,还敢撒野!”说罢,只见她一阵狂抖,转眼身子鼓凸起来。”噼噼啪啪”一阵脆响过后,鼓凸的皮肤突然爆开,竟从体内又长出六只手爪,凭空挥舞过来,如同一只巨形蜘蛛,骇人至极!

“大胡子”全然不惧,喝道:“你这害人的鬼魅,休得猖狂,就是你家主子冥域魔尊来了,我也一样收了他!”说着,举起手中锤砸向那妖妇。

那妖妇也不示弱,挥爪迎战,她的魔爪与铁锤交接不暇,只震得火星四溅!但终究有一手被”大胡子”擒着,行动起来颇为不便。她猛然伸出二手,抓住那只受困的臂膀用力一扯,竟硬生生的将其折断,顿时脱困出来,挥舞着余下的七只魔爪向“大胡子”攻来。

双方大战二十个回合,未分出胜负。

那妖妇似得意非常,言道:“若无天火相助,你的手段也不过如此,今天便把你困死在此!”说罢,口中喷出一股妖雾,黑压压的一片,将“大胡子”全身罩住,一时分不出东西南北。

“大胡子”冷笑道:“鬼物,休得意!”探手解下衣衫,擎在手中。那妖妇不知其意,继续攻来。却不知何时,“大胡子”手中生出两块火石,合力一碰,窜出一米来高的火星,那衣衫一触火星即燃,瞬间化为一只火球!

那妖妇本是至阴之体,最忌热光,火光一起,顿时魔消道长,吓得她四处逃窜。

“大胡子”断喝一声:“鬼物!现行吧!”

一抖手,只见一条火龙自他手中窜出,射向那妖妇,瞬间将她缠住。

只听得那妖妇一阵阵剌耳的惨叫声,响彻夜空,口中还不停地怒骂:“不知死活的东西,魔尊大军压近,定让你挫骨扬灰,哈哈…”咒骂了半个时辰,好似气竭力尽,倒在了地上。

“大胡子”上前,掸去火焰,见那妖精已现出原形,是四具残碎骷髅。

次日,城中百姓传言听闻夜间闹鬼之事,无不惶恐,便一同来寻“大胡子”。

来至破庙边,却未闻打铁之声。大伙举目望去,见”大胡子”手举一只巨鼎从庙内走出,便急急地围了上去。

“大胡子”将巨鼎放下,众人见鼎中堆有几具白骨,无不骇然。

“大胡子”正色道:”诸位乡亲莫怕,这骷髅就是昨夜作乱之鬼,今已被我打回原现,无法再为恶了。”

众人闻言,皆面面相觑,不胜惊讶。

“大胡子”接着言道:“妖孽作乱非天灾,而是人祸也,隋帝无德,不知有多少无辜百姓,为兴运河,客死于异乡,故而结成怨气。这些孤魂野鬼生前都是些可怜的人儿,死后无处托生,却被冥域魔尊所控,为祸一方。昨夜我折了魔尊的爪牙,今夜,这恶魔定将兴师而来,各位须助我一助,方能断了这祸根!”

众人闻言,无比诧异,龙大官人言道:“大伙甘愿受你差遣,但我等都是凡夫俗子,如何能与妖魔抗衡?”

“大胡子”道:“大家不用慌张,我自有主张!”

遂吩咐众人,备足弓箭、火药,及各类军械。召集城中兵勇,埋伏于要害关隘,只等号令行事,并让城中百姓将黑狗血淋上门窗,以避妖邪。

诸事安排妥当,已是天色将暗,“大胡子”在巨鼎中燃起熊熊烈火,将一个巨形链锤架于火上炙烤,自己则在一旁盘坐冥思。他身后站有数十个精壮汉子,都是城中自发集结的死士,手持兵械,凝神而望。

众人静候至三更,未见任何变故,不免有些疑惑,正相互耳语间,却见“大胡子”蓦然睁开双眼,淡淡地说道:“它们来了!”

众人抬眼望去,只见远处妖雾弥漫,如千层黑云,遮住满天星辰,此刻正缓缓逼将过来。侧耳一听,竟隐隐传来吟唱之声,那声音哀怨悲切,似有无数人聚在一处,齐声悲泣,叫人听着无比伤怀。

随着妖雾越逼越近,那悲切的吟唱之声也越发响亮,听得人心烦意乱。站在“大胡子”身后的那些死士,个个紧捂双耳,锁眉闭眼,象是极为痛苦。有几个定力差些的,竟耳鼻流血,颠狂地嚎叫起来。

“大胡子”见状,忙大声说道:“大伙快退回庙堂,我来应付!”众人相互扶持着退入破庙,隐于佛像身后,方才觉得安心不少。

“大胡子”将链锤擎于手中,大声喝道:“冥域魔尊,莫要再弄玄虚,现身出来吧!”

话音刚落,只听见狞笑之声四起,在那片妖雾之中,现出一个硕大的魔脸,形同骷髅,丑恶无比!

那魔脸瞪着二只蓝幽幽的鬼眼,言道:“无知小辈,胆敢在此撒野,今日便叫你灰飞烟灭!小的们,将他拿下!”话音刚落,在那妖雾阵中,涌出无数鬼族,各举兵刃,向”大胡子”掩杀过来!

“大胡子”毫无惧色,抡起手中火红的链锤,与众鬼战在一处,直斗得昏天黑地。他边战边骂道:“你这无耻的妖魔,竟将这些无主的冤魂拘来,助你作恶,难道不怕神明震怒吗?”

冥域魔尊得意地大笑起来,道:“天界之神,能奈我何?就是冥府阎帝,见我也得礼让三分。你也无须怜悯这些亡魂,过了今晚,便叫你也乖乖受我驱使!哈哈…”说着,伸出两只巨形魔爪戳了过去。

“大胡子”喝道:“妖魔无礼!”将链锤抡得象火轮一般,那些鬼族刚一挨近,便被震得魂形俱消!庙内的那些死士听闻外边鬼哭狼嚎之声,吓得双腿打颤,汗如雨下!

冥域魔尊见对手如此不凡,心中大怒,将魔爪一伸,扯过一片妖雾,化作一张巨网,向”大胡子”当头罩下!

“大胡子”忙移身至巨鼎边,那巨网也跟着移了过去。正当巨网将要缠住”大胡子”时,鼎内窜出熊熊烈焰,将巨网挡了出去。

冥域魔尊怒道:“雕虫小技,我不信你能撑过二个时辰!”

“大胡子”冷冷地说道:“何需二个时辰,片刻便可见分晓!”说着,从衣间掏出一支火竹,在鼎火中一点,顿时火星四射。”大胡子”将火竹举过头顶,只听得脆响之声不断,从火竹中射出十余只七彩火球,直冲云霄。

一时间,各处燃起熊熊篝火。号角声、烟火爆竹声不绝于耳。远方星火点点,不知从何处射出无数支带响的火箭,如密雨一般洒向“黑熊岭”,铺天盖地呈燎原之势。

众鬼一见,顿时慌了阵角。“黑熊岭”本是它们盘踞之所,看见自家根基动摇,皆惊恐万状,四散逃遁。

冥域魔尊见状怒极,只身挥舞魔爪来战“大胡子”。

“大胡子”与冥域魔尊大战几十回合,突然卖了一个破绽,将链锤虚空一掷,被魔尊牢牢擎住。那魔头正自得意,”大胡子”纵身跃至鼎边,将手伸入炉内,在滚烫的烈火之中拨出两柄短剑,高声喝道:“魔头,可识得此二剑吗?”

“这是……”苗疆蛊事:

“这便是师祖传下的干将莫邪剑,专门诛杀你等鬼魅的!”言罢,腾空而起向魔尊当头劈去!

那魔头素闻干将莫邪剑是人间神器,今日得见,心中大骇!遂举爪格挡,却见红光一闪,一只魔爪竟被硬生生砍落。

魔尊痛极,嘶吼一声,如山崩地裂之势,即而化作一道黑烟,逃遁的无影无踪。

隐身于庙内的死士,起初听闻厮杀声不绝,个个心惊胆寒,贴身而隐,不敢弄出丝毫动静。直等庙外偃旗息鼓多时,方才壮着胆子,站起身来。

众人提着兵械走出庙门,却不见“大胡子”的身影,正疑惑间,听到有人大叫道:“大家快来看,这里有字!”

众人循声望去,却见地上有四行大字,苍劲有力,似是锐器新刻,写的是“首恶已除,魔障未消,三日之后,尽铲余孽”众人不甚明了其中意味,齐声呼唤”大胡子”,却无人回应。

“黑熊岭”上,大火烧了三天三夜方才自灭,直烧得草木不生。龙城县百姓在岭上搜寻一番,竟寻得一大坑,其间白骨累累,不计其数。

龙大官人遂请来数十僧众,念经作法,超渡亡魂。然后,点起一把大火,将尸骸化作灰烬。至此以后,城中安泰,再无鬼魅作祟。

众人感怀“大胡子”恩德,在城中为其修建庙堂,塑刻金身,膜拜者络绎不绝。后有名士为庙堂绣制金匾一副,名为“匠神庙”。

声明: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allen585858@qq.com。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本文地址:https://www.qiwenya.com/gsdq/8284.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weixin888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