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故事大全

民间鬼故事-新聊斋:恩人的陷阱

1

张太常和夫人正在花园赏花,丫头们突然一窝蜂地涌进来,七嘴八舌地回话:“不好了,不好了,公子被少夫人闷死了!”

夫人一看这架势,儿子院儿里里里外外的丫头——连同扫地的张婶、倒夜香的李叔,全涌进来了,而别房的丫头仆妇却恨不得跑到天边去——这是出大事了,当下腿就软了。

张太常扶着夫人一路跌跌撞撞跑到儿子院儿里。6月的天,炎炎正午,连知了都叫得有气无力,张丰被捂在棉被里,只露出几绺头发。

夫人又悲伤又愤怒,一头撞向坐在床头的黎娘:“你若不喜我这傻儿子,你还给老身便是,你弄死他,是何道理?”

饶是夫人年岁已大,还是将黎娘撞得东倒西歪。

黎娘嘻嘻笑着,对夫人说:“娘啊,这样的傻小子要了还不如不要呢!”

民间鬼故事-新聊斋:恩人的陷阱

夫人愤怒至极,又要一头撞上去,被窝里突然“嗯”了一声。

耳尖的丫头已经跑过去,将被窝掀开。张丰坐了起来,眉目宛然,眼神清澈。

他施施然下了地,对着张太常和夫人喊:“爹!娘!”

张太常和夫人相顾无言,又一起转身惊异地望着黎娘。

——他们那个痴痴呆呆了二十多年的儿子,怎么不傻了?

2

张公子醒过来后,完全变了一个人。

以前怕他回不了家,张太常关了院门,从不放他出去。

张丰每日只在院里跟黎娘厮混,黎娘也没上没下,带着丫头仆妇跟他疯玩。有一回,他被丫环打翻的茶杯烫伤,夫人赶着来纠责,他说什么都不干:“你要是罚了她,你来陪我摘花给黎娘带?你要是不来,你就不能罚她。”

他混不吝起来,连夫人也拿他没法。

这次醒过来后,张太常宴请宾客,将儿子介绍给各大门户。

儿子很快就在场子里混熟了,人情往来,一学就会;尊卑长幼,秩序井然,每日只跟京城的贵公子溜马打猎,丫头小厮再也不敢在他面前放肆。

以前,他食不挑拣。

你给他山珍海味也行,给他粗茶淡饭也行,只求温饱,别无他求。

现在,他已经很快吃遍京城的大小饭馆,逛遍京城的大小窑子,每日着小厮去给其他公子送信:“醉香隆的烤鸭出来了,李兄可否一聚?”

最让张太常夫妇高兴的事,自然是傻儿子知道行房了。

以前,夫人要撮合两人,就将张丰的床从黎娘房里移出来,让他跟黎娘睡一个床。可是只睡了两晚,张丰就死活不干,追着她要床,他说:“我不要跟黎娘睡一处,她天天压我肚皮,还偷偷掐我大腿,我要我的床!”

在场的丫头个个欢笑不已,夫人呵斥好久才停下来。

现在自然学会了,听墙角的丫头回来说:“公子都会吟诗了,公子说:‘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最妙的是压字,黎娘,来来,我告诉你是什么意思?’”

张太常夫妇含笑不语。

总之,现在的公子知道吃喝玩乐,知道人情利益,知道眠花宿柳,知道传宗接代,知道礼义廉耻。

公子他知道正常男子应该知道的所有事。

——正常的公子自然知道考取功名,光宗耀祖。

3

一个世家公子,他不考取功名怎么行呢?

那他不是神经病吗?

可是,很多事都可以速成,只有长在脑子里的东西不行。

公子即便聪明伶俐,从头学起,却也难上加难。眼看三年一次的科考在即,张太常夫妇日日唉声叹气,公子也无比挫败。

黎娘看他不开心,把他拉到花园里说:“来来,给你看点好玩的。”

仲夏时节,花园里却不冷不热。黎娘手一指,旁边的鹦鹉在架上学人说话:“上茶!”一会儿就见一只丹凤鸟叼着一个红玉盘飞来,盘中有两只玻璃杯,杯中盛着香茶,来到张丰面前,伸长脖子,恭敬地站着。

张丰愣了愣,拿杯子饮了,放回茶杯。丹凤鸟又叼了红玉盘子,展翅飞走。

鹦鹉又叫:“给公子上酒!”忽然便从天边飞来一只青鸾、一只黄鹤,一只叼酒壶,一只叼酒杯,放在桌上。

鹦鹉又叫:“上菜!”

两只见所未见的狐狸,一只全身米色,一只皮子发黑,端来两盘美味佳肴,放在公子面前,那菜色和味道都是世所罕见的。

当此时,鸟儿送酒,狐狸送菜,不知何地又传来悠扬的歌声,这小院里便成了世外仙境。

公子指着那米色的狐狸对黎娘道:“我日常也去打猎,从未见过这样的狐狸。”

黎娘得意地说:“这是世间最珍贵的狐狸,能听到百里之外极细小的声音,生在北方极寒之地,皮毛顶顶御寒。你当然从未见过,世间仅此一只。”

公子端起酒杯与黎娘共饮:“娘子,这样的狐狸你都能招来,你莫非是仙女?”

黎娘大笑着说:“是啊,公子,我是王母娘娘的女儿啊。”

4

喝了鸟儿送的酒,也只是开心一时,科考之慌却日甚一日。

有一日,公子忽而哀叹:“听说酒能解忧,不知御厨里的酒水好不好喝?”

黎娘道:“这有何难?”

她出门不到半刻,就抱着一坛酒回来,手上拿着一朵艳丽无比的花,对公子说:“回来的时候看到花园里的花开得正艳,顺手摘了给你。”

公子提心吊胆,他见过图画,那是从遥远的大理进贡过来的茶花。

酒水不能解去忧愁,却越来越能壮大公子的胆儿。

她给他带来最好喝的酒、最美味的菜、最珍贵的胭脂水粉、最美的乐妓。有一天,从父母房里出来后,他突然沉吟道:“黎娘,你能不能拿到科考的试题?”

黎娘正色道:“酒水菜肴,人间取之不尽。盗取试题,便是打乱人间秩序,万万不可。”

张丰一再恳求,她一再拒绝。

公子不悦道:“出嫁从夫,我说什么你就拒绝,你懂为妻之道吗?”

黎娘一再拒绝:“盗取试题,为妻便有性命之忧。”

张丰却不客气地摔门而去:“你的性命之忧,便真地大过你夫君的前途吗?”

黎娘愣了愣,长长叹一口气。

她想起她初次见到张丰,傻傻痴痴,她说什么,他就答应什么。

她让他去摘花,他便爬到极高的地方要摘最美丽的一朵。她要他背她,他便俯下身子,甘愿驼着她到处走。她说:“明儿个我想吃鸡,但你不能说是我想吃,不然我不陪你玩儿了。”他便眼巴巴地去找夫人:“我要吃鸡我要吃鸡,没有鸡不好玩。”

她以为就算他正常了,对他来说,她也是不同的。

毕竟他们已经处了两年,这两年里,他们同起同坐,日夜相对。她只有他,他也只有她。可是此时此刻,他说,你的性命怎么能跟我的前途相比?

而张丰却更加烦恼。

黎娘为什么不理解他呢?

他原本以为她跟其他女人是不同的。

她在他还是痴痴呆呆的时候就陪着他,从不嫌弃他,他吃喝拉撒她都习以为常。她所有的举动都让他骄傲,让他觉得自己是独一无二的。他以为她爱他爱得要死,会让他予取予夺,生死不顾,没想到不是。他多少是失望的。

两人打起了冷战,好久不见面。

5

再见面的时候,他们俩都有点尴尬。

张丰说:“你不想为我丢了性命,我也理解。”

黎娘看着他,他说:“上次我曾见过一只米色狐狸,顶顶难得。主考官何大人的儿子,天生怕冷,这狐狸皮子是极好的礼品。”

黎娘话没听完,突地站起来怒道:“万万不可。”

张丰惊异道:“上次你性命攸关,这次却又为何?”

黎娘道:“这种万中无一的生物,乃是上天的仁慈,任何人毁坏,必遭天谴。”

思考再三,她柔声道:“何况我与那狐狸早年相识,实是多年好友。你就看在我面上,不再为难他了吧。”

张丰皱了皱眉,再次拂袖而去。

黎娘终究不放心,整天里来坐卧不安。

黄昏时分,她便出了城,立刻化出原形,朝狐狸山奔去。

刚到狐狸山,便看到一只米色的大尾巴狐狸兴冲冲地奔过来。

她心里兴奋,她爹乃是顶顶极品的狐狸,万中无一,百里之外极细小的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

她想告诉他爹,让她换个地方去躲躲。

她想跟她爹说,恩情终究报完了,她能不能回来?

可是她还没开口,一声响亮的箭声从后面追踪而来,她爹将她一脚踢到草丛里。

她眼前一片血红,她爹已经倒在她面前。

她听到身后张丰的笑声:“原来是两只狐狸,难怪这么有本事。我跟着她身上的香气出城,才拿到这只老狐狸。想来今年的科举有望啊。”

黎娘捏了个隐身决,狂奔而去。

黎娘想起自己化成人形的那一天,他爹将她叫去,殷切叮嘱:“多年以前,我遭遇天劫,躲进张太常的床底下,才保全了命。女儿啊,做狐不能忘恩,那张太常的儿子,生来痴呆,你用真元修好了他的魂魄,还他家一个正常的儿子,帮你爹报了这个恩吧。”

她去了张家,跟他做了两年夫妻,日日相对,坐卧相处,终究一点点将他的魂魄补好。

他魂魄齐全,不再痴呆,终于成了一个正常的男人。

她站在狐狸山上,望着血一样的晚霞,感觉透心的冰凉。

6

张家的儿子张丰清醒了一段日子,忽尔一日,却又糊涂了,遇见很美的女子,他总是凑上去叫:“黎娘,黎娘。”张太常夫妇不管如何教导,都无法恢复。

人间再无狐狸精。你听到的,都是传说。

(《聊斋 小翠》后续)

声明: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allen585858@qq.com。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本文地址:https://www.qiwenya.com/gsdq/7264.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weixin888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