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故事大全

民间故事:男子前去偷窃,却阴差阳错的救了皇帝

在唐朝的时候,长江支流从陕西凤县流向东北嘉陵谷,因而这一段江水流域又被称之为嘉陵江,古时又称“渝水”。

此时夜深人静,一条船慢慢地靠近了码头,而船上几个人已经睡得死气沉沉,只留下一个人坐在船舱边哼着小曲:“嘉陵江上滩连滩,岩对岩来山连山。一声号子我一身汗,一声号子我一身胆……”

正在哼小曲的人叫刘三,是这一带江域的船夫,跑了几十年的船,从未出过差错。眼看着船只就要靠岸,他心里有些美滋滋,因为这一趟的酬劳是平常的几倍。

等船只靠上码头,他将绳索一抛,正准备叫醒几位客人,这时一道黑影闪过,他的后脖子被人敲了一下就晕了过去。

外面的动静虽然不大,可是里面几人也非常警觉,等黑衣人冯玉麟进了船舱以后,便迅速将对方围在中间。

“你是何人?竟然连官家的东西也敢劫?”其中一个叫江城的男子大声呵斥道。

“废话少说,东西拿来,我饶你们性命。”冯玉麟眼里并无惧色,他微微踱步,冷眼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哼,我看你有多大的本事,上!”江城一声断喝,和身边几人一起向对方围攻而去。

“噼里啪啦”,刀剑一阵激烈的碰撞,因为船舱狭小,几人的拳脚都施展不开,双方交手数十回合倒也不分上下。

这时,冯玉麟看到船舱里放着一棵树,树根用泥土包裹,树冠疏散,纸条粗硬,叶子呈椭圆状,上面结着晶莹剔透的红果子。

“不好,他要抢荔枝树。”江城发现对方边打边退,很快就发现了对方的意图,可此时已经来不及了。

“不陪你们玩了,我去也!”冯玉麟提起果树,一下窜出船舱,然后跳入事先准备好的小船之中,轻摇船桨扬长而去。

“不用追了。”江城阻止了其他人的追击,目光变得有些深沉。

“大哥,现在怎么办?”几人一脸忐忑地问道,毕竟这果树可是官家让他们负责保护的,如果知道半路被劫,恐怕头上的脑袋都难保住了。

“此人是侠盗我去也,专偷贪官污吏的不义之财以拯救百姓。”江城通过刚刚的交手判断出对方的身份。

“既然是侠盗,为何要抢走官家的果树?”下面的人有些不解。

“这也是令我疑惑的地方,此事必有蹊跷。”江城投奔朝廷之前,也是一个江湖人,因此对江湖上的事情十分了解。

冯玉麟一句摆船到了下渡口,然后提着果树上了岸。等在岸边的男子笑道:“侠盗我去也,果然名不虚传。”

民间故事:男子前去偷窃,却阴差阳错的救了皇帝

那男人指着岸上的一辆马车,示意他们接下来可以驾车而行。等二人说笑着上了车,马夫扬起鞭子一声吆喝,马车便狂奔起来,很快就来到一处院子外面停下。

进了院子以后,宋子义正摇着蒲扇在等着他们,看到从马车上抬下来的果树以后,他连忙起身相迎道:“冯师兄出手,果然马到功成。”

“师弟,这棵果树结的果实既然含有剧毒,我们还是尽快销毁吧。”冯玉麟皱了皱眉头提醒道。

“你们将荔枝树抬走吧。”宋子义吩咐了下人,随即又让人拿来一袋黄金递过去说道:“师兄,这是太子让我给我给你的,你这次义举救的是大唐的江山和千千万的黎民百姓。”

“师弟严重了,我本是县衙的捕快,若不是看不惯那些人的行径,现在还拿着朝廷的俸禄呢,这些人想毒害圣上,我第一个不答应。”冯玉麟义愤填膺地说道。

“来人,快上茶。”宋子义喊了一声,下人连忙端来了茶水。

冯玉麟舟车劳顿,早已口干舌燥,于是接过茶水一饮而尽,随即起身告辞道:“师弟,事情办完,我告辞了。”

“师兄,何必走得那么急呢?”宋子义一招手,随即一帮人迅速将对方给包围了起来。

“师弟,你这是要做什么?”冯玉麟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对方。

"太子下了命令,不留活口。”宋子义阴恻恻地冷笑道。

冯玉麟知道对方过河拆桥,刚想拔剑,却觉得胸口疼痛难忍,他心里暗道:“糟糕,我身体一直没出过问题,这个时候怎么会胸口疼呢,难道茶水里有毒?”

“你别运功,越是运功,毒药会发作越快。”宋子义阴笑一声提醒道。

“哼,卑鄙小人。”冯玉麟提剑向对方刺去,事已至此,他也不会束手待毙。

宋子义见状躲到一边,让手下人一起围攻对方,他知道冯玉麟身手不俗,此刻毒药没有完全发作,他也担心对方狗急跳墙。

冯玉麟和对面一帮人战到一起,虽然凭借矫健的身手击伤对面几人,可是自己也身中几剑。

“大哥,我们出手吗?”而此时,躲在暗处的江城等人已经蓄势以待。

“出手!”眼看冯玉麟支撑不住就要命丧黄泉,江城大喝一声道:“乱臣贼子,哪里逃。”

江城一声令下,带来的人全部冲向对方,两伙人很快打成一团。

“撤!”宋子义不想恋战,喊了一声便带人离开了。这个时候冯玉麟再也支撑不住,直接晕倒在地上。

江城见状连忙扶住冯玉麟,给对方喂下护心解毒丸后,喊道:“找一个担架,把人给我带回去。”

手下几个人迅速找来一些木头,用藤条捆在一起做成滑竿,然后几个人抬着冯玉麟又回到嘉陵江边的码头驿站。

第二天下午的时候,冯玉麟终于醒了过来。他睁眼一看,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周围的环境非常陌生,还有几个官兵打扮的人正在盯着自己。

“快说,你把荔枝树藏到哪里了。”这时,有人指着他的鼻子断喝道。

江城见状连忙阻止道:“退下。”

那人见大哥发话了,赶紧退到一边。江城拱手说道:“冯兄,你总算醒过来了,他们也实在卑鄙,竟用下毒这种卑鄙手段。”

“哼,你们岂不是更卑鄙,竟然用这种毒树暗害皇上,这可是欺君叛国之罪,与他们相比,我这一条贱命又何足挂齿?”冯玉麟冷哼一声,并没有给对方好脸色。

江城一听对方这语气,就知道肯定是误会了,他苦笑着问道:“冯兄,我知道你是鼎鼎大名的侠盗我去也,可是这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啊。”

“难道我还冤枉你们不成,你们运来的果树是不是要献给当今皇上?”冯玉麟冷声问道。

“正是,这有何不可,我们怎么就成了欺君叛国的贼人了?”江城不解地问道。

冯玉麟说道:“你们的果树是不是叫离枝?”

“是叫荔枝没错。”江城点头应道。

“离枝,据说它结的果实是一种让人魂魄分离的毒物,你们献给皇上,到底是何居心?”冯玉麟质问道。

江城听对方说完立即笑了,“荔枝虽叫离枝,可它并非毒物,叫离枝的意思是说果子一旦离开树枝,一日而色变,二日而香变,三日而味变,四五日外色香味尽去矣。这荔枝果实非但无毒,反而还有消肿解毒、止血止痛的作用,又是美容的上品。皇上心疼贵妃娘娘,所以才命人从涪州搬运荔枝树去长安,我等皆是奉皇命行事。”

“此言当真?”冯玉麟一下子怔住了,难道宋子义说的都是骗他的?

江城见对方一脸疑惑,苦笑着解释说:“我知道你也是被宋子义给骗了,他是太子的人……”

原来当初杨贵妃进宫以后,一到夏天时候会有逆呃、腹泻的症状,皇上叫来宫中御医,可是最终都都束手无策。

皇上眼看着杨贵妃日渐消瘦,在这时高力士说他的老家广东有一种果树荔枝,结的果实可以开胃益脾,让人能够增进食欲。

皇上闻言,便让人速去广东运荔枝,可是荔枝不好保管,从广东快马加鞭运至长安至少需要半月,等荔枝运到时,果实色香味早已俱失。

后来皇宫探得涪州也盛产荔枝,皇上便让侍卫江城带人前往当地,在荔枝成熟时连根拔起,再装入船中沿长江而上,然后从山城转入嘉陵江,最后从利州改走陆路直达长安,这样一来不用三日便可。

太子李亨对皇位早已觊觎,可是唐明皇又老而不死,自从有了杨贵妃以后,甚至越活越年轻,于是心生歹意,想劫走荔枝树。

如果没了荔枝,杨贵妃必然惆怅,这样一来,唐明皇也会日渐焦虑,到时候说不定就会一命呜呼,太子就可以早日登基。

不过太子纵有天大的胆量,也不敢直接派手下从江城手中劫走荔枝,于是在这个时候,宋子义便向太子进言,他有一个师兄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侠盗我去也。

宋子义知道冯玉麟的脾性,对方在做侠盗之前是县衙的捕快,为人刚正不阿,如果让冯玉麟知道荔枝的功效,肯定不会答应去劫荔枝。

后来宋子义便编了一套谎言告诉冯玉麟,说荔枝是毒树,结的果实有剧毒,是寿王记恨唐明皇,所以才联合高力士向皇上进言献果树,实则是为了加害当今皇上。

冯玉麟听了对方的这些话后,果断地答应了对方的请求。而太子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就是不管此事成功与否,最后他都可以全身而退,而所有罪责都可以推卸给侠盗我去也。

“真是好阴险。”冯玉麟得知真相后,气的怒拍桌子。

“冯兄,如今之计,我们只有想办法从他们手里抢回荔枝树进献皇上。”江城说道。

民间故事:男子前去偷窃,却阴差阳错的救了皇帝

“好,我定助你们夺回荔枝树。”冯玉麟肯定说道。

“冯兄,我派几个人给你,张龙王铁,你们要配合冯兄的行动。”江城说道。

“江兄,你呢,难道不亲自去吗?”冯玉麟有些疑惑的问道,眼下这种情况已经迫在眉睫,对方难道还想置身之外?

江城见对方疑惑,赶紧解释说:“冯兄别误会,我们要兵分两路,我暗地里回一趟培州,再运一棵荔枝树。”

“也好,如此才是万全之策。”冯玉麟点了一下头说道。

“冯兄,事不宜迟,我们要走了。”江城说完带人离开了,只留下张龙王铁二人。

等江城走了以后,冯玉麟马上和二人商量找回荔枝树的对策。宋子义是他的师弟,以他的了解,对方必然不会毁掉这棵果树。

“对方会把果树藏在哪里呢?”冯玉麟皱眉思考了一番,突然灵机一动道:“有了,我们去一个地方看看。”

三人马不停蹄的来到一个大山脚下,一旁张龙忍不住问道:“冯大哥,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冯玉麟问道:“如果你们是宋子义,劫了荔枝树没有毁掉,会把他藏在哪里?”

“当然是栽在家里,这样以后想吃就吃。”王铁毫不犹豫的回道。

话刚说出口,两人瞬间明白了冯玉麟的意思,张龙瞪大了眼睛问道:“冯大哥的意思,那荔枝树可能会栽在这座山上?”

“我和宋子义曾是同门师兄弟,从小无父无母,都是被师父养大的。这座山叫玉子山,师父用我们名字命名的,就像我们的家一样。”冯玉麟回忆起那些往事,一脸伤感的说道。

张龙和王铁总算明白了,如果宋子义劫走荔枝树,又知道荔枝树的珍贵之后,必然会将荔枝树栽种在玉子山上。

三人上了山后,经过仔细一番搜寻,都没有发现荔枝树的踪迹。冯玉麟眉头紧锁的说道:“难道我想错了,他会把树种在哪里呢?”

“快看,那是什么?”张龙指着玉子山的一块墓地说道。

冯玉麟抬眼望去,只见师父清虚道人的墓地前有一棵刚栽种的果树,他定眼一瞧,正是被他抢来的那棵荔枝树。

“我们快去把他挖起来。”王铁兴奋的喊了一声,随即和张龙向墓地方向跑去。

“小心!”冯玉麟赶紧喊道。

“咻,咻!”话音刚落,两道利箭就刺穿了张龙和王铁的胸膛,两人万万没想到这里还有人埋伏,于是不甘心的倒下了。

“师弟,你出来吧!”冯玉麟墓地后面喊了一句。

“师兄,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追到这里,不过你身上的毒应该还没完全解决吧。”宋子义一声冷笑,从墓地后面走了出来。

“师弟,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太子想谋权篡位,你要成为帮凶吗?还记得师父以前跟我们说过什么吗?”冯玉麟怒声质问道。

“哼,当今圣上专宠杨贵妃,昏庸无道,早就该退位让贤了,太子此举正是为了天下的黎民百姓。”宋子义同样怒斥道。

“愚昧,没有当今圣上的英明决断,何来今日的大唐荣耀,你这么做与叛国之贼何异?”冯玉麟继续痛斥道。

“师兄,太子说过很欣赏你,只要你跟了太子,日后必能干出一番大事业,太子不会亏待你的。”宋子义蛊惑道。

“哼,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岂会与你们这些卑鄙小人与伍。”冯玉麟颇为不屑的说道。

“既然如此,今日我们在师父面前,便做一个了断吧。”宋子义一脚蹬在地上,向对面的冯玉麟攻击而去。

“来的好!”冯玉麟大喝一声迎了上去。

两人本来武功有些悬殊,开始占据上风的冯玉麟因为体内的毒药还没有完全解除,体力渐渐感到不支。

“师兄,你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何必硬撑呢?我们师兄弟联手,共创一份大业难道不好吗?”宋子义讥笑一声问道。

“休要再说,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冯玉麟一咬牙,使出了从未在人前展示过的一招。

“砰!”宋子义被一掌击飞了出去,在空中吐出一口血,最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飞龙在天,师父竟然把龙相功传给了你?”宋子义看着对面的冯玉麟惊讶道。

“子义,师父说过,我们太虚门不能卷入朝堂之争,可是你悖师判道。师父临终前把龙相功传给我,就是让我有一日清理门户。”冯玉麟看着对方说道。

“师父从小偏心你,如果不是他看不上我,我又怎么会做太子的走狗呢?”宋子义心有不甘的怒吼道。

他和冯玉麟从小一起长大,可是师父从来没有看得起他,处处都表扬称赞师兄冯玉麟,而他就是一个哪里都不争气的徒弟,做任何事都不合师父的心意。

后来,他想要证明自己,于是一个人进入江湖闯荡,可是江湖上人心险恶,很多事情都迫不得已。当初他被人冤枉,是太子路过时救了他,对方说这个世界只有强者才有权力讲道理。

闯荡江湖多年的宋子义又怎么会不明白这一点呢,于是他拜在太子门下,这些年暗地里帮对方处理了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

虽然太子给了他荣华富贵,可是他心里明白,他只不过是太子身边的一条狗,如果太子真的坐了天下,恐怕他第一个卸磨杀驴就是他。

“子义,你误会师父了,师父对你严格,因为你是他的儿子啊。”冯玉麟和对方说出了真相,这也是师父清虚道人临终前告诉他的。

“不,不可能,这不是真的。”宋子义嘴上虽然说着不相信,可是心里早就知道了这个真相,否则也不会把荔枝树栽到师父墓地这里来。

“哈哈哈……”宋子义一声狂笑,走到他父亲的碑前,一掌拍在自己的胸口上。

“不要!”冯玉麟惊呼一声,赶紧抱住了对方问道:“师弟,你为什么这么傻啊?”

“师兄,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真正想要害圣上性命的是寿王,太子是为了阻止他们,才让我劫走荔枝树的。”宋子义用尽最后一口力气说道。

“真正想要害圣上性命的是寿王,太子是为了阻止他们,才让我劫走荔枝的。”冯玉麟的脑海里一直回想着这一句话,心里痛苦的想着,难道这一次他又做错了吗?

冯玉麟将宋子义埋在师父的墓边,在第二日回到与江城约定的地点。

他走到门外时,听见里面的有人正在说道:“大哥,这个“侠盗我去也”还真是一个笨家伙,他劫走了荔枝树,现在又要费劲给咱们劫回来。”

“还是大哥的计谋高明,就让他们师兄弟自相残杀吧。”旁边一人附和道。

“好了,等荔枝树送回来,我们按计划行事,误了寿王的大事,我们谁都没好下场。”江城一脸严肃的说道。

“不必了,荔枝树已经被我毁了。”冯玉麟一脸踹开房门,直接潇洒的走了进去。

“冯兄,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刚刚你说……”江城脸色一变,笑呵呵迎了上来说道。

“不必再装了,你们刚刚说的,我都听见了,你们是寿王的人,真正想加害圣上的是你们这些卑鄙小人。”冯玉麟怒喝道。

“哼,冯玉麟,你不要信口雌黄。”江城见真相败露,也不再继续伪装了。

“谁想加害圣上,先过我这一关,看招!”冯玉麟提剑向对面几人刺去。

很快双方又战到一起,不过这一次冯玉麟没有留手,即便面对对方几人也不落下风。

江城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以前他低估了对方的实力,看来留着对方将来会是一个隐患,于是眼中一狠,打算趁此机会除掉对方。

双方交战数十回合后,眼看冯玉麟就要取胜,却不想胸口一疼,他瞪大了眼睛问道:“可恶,你们给我下了毒。”

“哈哈哈,你现在才知道,恐怕晚了。”江城大笑一声。原来他之前将对方救回来后,在解毒丸里下了另一种毒,只要多次运功,就会激发体内的毒效。

“你们果然是寿王的人,可是荔枝能救杨贵妃,你们为什么还要送过去?”冯玉麟不解的问道。

“哼,就让你死个明白吧……”江城冷笑一声,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出来。

原来杨玉环本是寿王李瑁的妃子,开元八年,李隆基见寿王妃子杨玉环貌美如花,便纳入宫中霸为己有,从此过上了不理朝政的荒废生活。

寿王对此一直怀恨在心,同时对杨玉环念念不忘,当他得知杨贵妃生了一场病,日渐消瘦时,他便和高力士商量,向杨贵妃进献荔枝。

这一次寿王进献荔枝有两个目的,第一确实为了给杨贵妃治病,可另外一个目的便是借着进献荔枝的机会,暗中毒害皇上,然后再嫁祸给太子李亨。

如此一来,朝中有武惠妃和李林甫等人积极的拥立,他就可以顺理成章登基为帝。

冯玉麟得知这些真相后才恍然大悟,原来皇帝两个儿子处心积虑的抢夺那棵荔枝树,其真实的目的都是为了争夺皇位。

“好了,现在你已经知道真相了,就让我送你上西天吧,要怪就怪你的好师弟把你卷入到这场争斗中来。”江城冷笑一声,随即一刀砍下。

“砰!”冯玉麟一招飞龙在天推出,直接将对方拍飞了出去。不过他的喉咙一甜,显然这一掌已经让他体内的毒效发作更快了。

“此地不宜久留。”冯玉麟心里暗道,随即他折身破窗逃出。

“我去也!你们回去告诉寿王,只要我不死,一定不会让他得逞的。”就在江城等人要追赶时,冯玉麟的声音飘到众人耳中。

经此一闹,太子和寿王都不敢轻举妄动了。皇上得知荔枝被劫以后,立即派人再去涪州,重新挖掘一棵荔枝树运回长安。

杨贵妃吃了荔枝以后,病情确实稳定了不少,皇上虽然心里知道两个儿子背后做的这些事情,不过杨贵妃相安无事,他也就没有再追究了。

很多年后,一个男子走在大街上,忽然听到一群儿童正在吟诵一首诗词,他忍不住侧耳细听,然后开心的笑了。

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写在最后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意思是:豆子和豆秸本来是同一条根上生长出来的,豆秸怎能这样急迫地煎熬豆子呢?

在这故事中,太子李亨和寿王李瑁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不过为了争夺帝王的位子,彼此不择手段相互陷害。

不过在“侠盗我去也”被卷入这场纷争后,最终凭借英勇和智慧化解了这场危机,既帮助了杨贵妃,也让李家人没有再互相残杀,重蹈当年玄武门之变的悲剧。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身边也有很多像“我去也”这样的义侠,他们看到社会丑恶的一面时会义无反顾的去揭露,看到国家有难,会不畏艰险奋不顾身的迎难而上。

最后希望这个故事可以让我们记住这样一句话:“人的一生若不想平淡,就应该心里有义,眼里有光,脚下有路,这样的未来才不负少年。”

声明: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allen585858@qq.com。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本文地址:https://www.qiwenya.com/gsdq/6445.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weixin888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