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故事大全

洞妖_民间鬼故事

1.鬼赌钱

陈家丘的许老头,是个半吊子风水先生,夫妻俩中年得子,叫许俊。许老头三代单传,对儿子甚是娇宠,惯得这许俊是胆大包天,着实惹了不少事端。

这天夜里,直到天将亮时,许俊才一身酒气地从外面回来,许老太一开门就骂道:“一晚上不着家,又跑到哪里野去了?”

许俊边进门边嘟囔道:“打麻将了呗!今天手气不错,黄麻子、沙瘸子,还有一个不认识的胖老头都输给了我。那胖老头输光了,还欠我一百多块,黄麻子和沙瘸子做的保,让我晚上去拿。”

许老太听完,头发根就炸起来了,急忙颤声问道:“你说的是谁?黄麻子和沙瘸子?你没看错吧?”

许俊喷着酒气道:“没错!就是他们俩,这两个家伙扒了皮我也认得,还想伙同外人来哄我,结果还不是都被我赢光了!”

许老太听罢,顿时脚下一软,瘫在地上哭天喊地地号了起来。许老头听见哭声,急忙披衣下床,走到前屋,连声询问怎么回事。

只见许老太急得直跳脚:“这个死崽子,天天就知道赌钱。跟人赌倒也罢了,跟鬼他也敢赌?黄麻子去年就死了,沙瘸子也死三四个月了,跟他们赌钱,还能活长吗?”

许俊这才想起来黄麻子和沙瘸子确实都死了,他急忙掏出钱来,仔细一看,哪里是什么钱,分明是冥纸!这一下他身上的冷汗“刷”地就下来了,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许老头的心也一下子沉到了谷底。原来,许俊是遇上“鬼赌钱”了。据说恶人因生前作恶多端,不能轮回,就帮阴差来勾一些阳寿快尽之人的魂魄,以赎前罪。一般都是趁人酒醉之时,聚赌成局,设圈下套,故意让生者赢钱。只要生者答应了晚上再去,就必须去,不然阴差就来拘魂去赌,夜夜如此。

但赌局为三鬼一人,鬼气多人气少,一般都要不了几天,生者就会阳气尽失,自己去鬼门关报到了。

2,困阴洞

许俊一见老头子面色也变了,知道自己闯下了大祸,忙“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抱着许老头的大腿号道:“爹啊!你可就我一个儿子,我要死了就没人给你养老送终了。你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救救我啊!”

许老头又气又恨,他沉吟再三,终于想出了一招。这鬼赌钱要想破解,必然不能再去赴赌局了。但不去的话,阴差会来抓人,所以一定要找个地儿,连阴差都不敢进去才行。

陈家丘后面有个高坡,高坡下面有一个洞穴,约有五六尺宽,不知深浅。洞穴之内,寒气逼人,入洞三尺即冰寒入骨,曾有顽童误入洞中,被活活冻死,尸首被寻出来时,都已经快冻成了冰棍。

村里人为了防止再发生意外,就想把洞穴给填了,结果几个壮汉挖了一上午,数十车土倒进洞穴之中,却如泥牛人海一般,仍旧黑洞洞的深不可测。村民们只好找了块青石板,将洞口封住。草草了事。

后来有个云游的道士路过陈家丘,看出了端倪,说那洞穴是个阴眼,直通地心,又叫困阴洞。阴魂入内即会被困,坠不入轮回。阴魂受控于洞内,日久只怕会成妖,需要在洞穴上盖一座道观,用来镇压。(鬼大爷:http:///转载请保留!)

村民听那道士吹得神乎其神,也就信了,纷纷出钱出力。没多久,道观就盖好了,取名“宏光观”。

可那道士仅在宏光观内住了一年左右,就不辞而别,不知所踪,后来赶上文革,“宏光观”被红卫兵们砸成了一片废墟。

宏光观虽然没了,可那洞穴还在,在废墟之下,被青石板封着。

许老头懂点儿风水,自然知道这洞穴乃极阴之地,便把主意打到了那洞穴上面。只要许俊进去躲上一夜,这鬼赌钱的局就破了,就算是阴差,也不敢进困阴洞里去。那洞穴里再冷,只要保暖措施做得好,还是应该能撑过去的。

当下,许老头就把这事跟许俊交代了。待天一亮,爷儿俩就跑去把盖着洞穴的青石板给掀开了,又砍了一大捆柳树枝,每根都有一人多高,把废墟的外围插得满满实实。

许俊又在柳树枝外围洒了一圈黑狗血,再盖上柳树枝。爷儿俩忙活了大半天,才算准备妥当了。

等到太阳下山,许俊就穿上棉大衣,让许老头用绳子吊着,钻洞里去了。为了抵御寒气,许老头还特意让许俊带上一瓶烧酒。这种酒一般都是土制的,一极烈,当地称为喉咙火,顾名思义,一入喉咙就像起火一样,其烈性可想而知。

就这样,夫妇俩担惊受怕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老两口就来到洞穴边,对着洞口连声呼喊。不一会儿,从洞穴里传来了许俊的声音。老夫妻俩一听许俊还活着,一颗心才算又放回了肚子里。

许俊显然被冻得不轻,幸好有喉咙火和棉大衣护着,侥幸逃过一劫。经历过此事后,许俊也安生了许多,一连四五天都没出大门一步,和那些狐朋狗友也没了来往。谁知,恐怖的事情却刚刚开始……

3.吸血鬼

就在平安度过一个星期后,许俊进了趟县城,理了个头发,买了身笔挺的西装,还骚包似的配了条鲜红的领带,连标签都没剪,穿着就回村了。引得村上的赖汉纷纷侧目,一些大姑娘小媳妇也调笑不停。

奇怪的是,许俊不管是谁调侃他,都一律回答:“洞妖要出来了,都快点儿跑吧!我是跑不掉了,你们没必要陪着一起死。”他说这话的时候,只有半边脸有表情,另半边脸,则是一副痴呆的模样。

村里人早就听说了许俊遇到鬼赌钱的事,现在听他胡言乱语,只当他是被吓傻了,全都一笑了之。

可就在当天夜里,出了一桩怪事。许老汉隔壁陈家养了十几只老母鸡,在一夜之间全都死了,一只都不少,十几只老母鸡的尸体一并排地放在陈家院子里,每一只鸡脖子上都有两个血孔,显然是被吸光了鲜血。

农村乡下,黄鼠狼拖鸡的事倒也不算稀罕,可一次性咬死十几只鸡,却又不拖走一只,那就有些怪了。可谁也说不清这是怎么回事,陈家婆娘着实骂了_顿大街,也就罢了。

到了第二天晚上,村民们刚刚入睡,忽然全村的狗都一齐狂吠起来,等村民们披衣起来查看,那些狗却又忽然一齐不叫了。

村民们并没把这当事,就又回去睡了。可到了早晨,大家发现,全村一共三十兰条狗,全都死了,狗尸并排放在村口的大槐树底下,围着大槐树摆了一个圈。每条狗韵脖子上,都多了两个血孔,但地上却连一滴血迹都没有。

这一下就炸了锅了,大家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一时之间,村民人心惶惶,有些胆小的,甚至都拖家带口走亲戚去了。偌大一个陈家丘,一天之内就冷清了许多。

可还是有愣头青不怕的,到了晚上,十来个小伙子带上棍棒,拿了电筒,三两个一群,或爬在树上,或躲在墙角,或藏在草垛旁,准备看看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在作怪。

可十来个人守了一夜,连个鬼影也没看见。小伙子们不服气,又一连守了两夜,还是没有丝毫收获,到了第四个晚上,再也没人去守了。

可就在第四个晚上,又出事了。村西黄姓一家的一头牛,死在了牛槽边,牛脖子上多了两个血孔。

这消息还没传开,村上一个叫陈癞子的懒汉,被人发现死在了自家床上,喉管处一样有两个血孔。

这回事情就闹大了,村里赶紧报了警,来了三辆警车,又拍照又检查的,将陈癞子家翻了个底儿朝天,也没有发现什么,只好将陈癞子的尸体往车上一抬,给拉走了。

4.植物人

村里人正围着陈癞子家东一句西一句地猜测呢,许老头家忽然传出了连声惨叫。紧接着许老太就哭天喊地地号了起来,然后就是许老头的叫骂声。

一大群人便呼啦啦进了许家院子,只看见许老头正抱着脑袋蹲在门边,许老太则哭瘫在地上,而许俊则穿着那身新衣服,躺在堂屋内,身体扭曲成一种怪异的形状,口中还念念有词地说着些什么。更令村民们心惊肉跳的,是许俊嘴角那一抹鲜红的血迹,让人不由联想到陈癞子喉管上的两个血洞。

许俊一见到村民们,就咧开嘴“嘿嘿”地傻笑起来,一边笑一边念叨:“快走吧!洞妖出来了,再走就走不掉了……”

村民们还没回过味儿来,许俊忽然双手紧紧掐住自己的左边大腿,撕心裂肺一般地惨叫起来。他一边惨叫一边拼命爬出堂屋,一把抓起放在门外的镰刀,一刀就割开了自己的裤管。村民们顿时吓呆了。

只见许俊的左腿,从脚脖子到膝盖之下,足足肿胀了一圈还多。红肿的皮肤下面,还暴起了数十条青丝。更恐怖的是,那些青丝还在不停蠕动,竟似活物一般。每动一下,许俊就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

村民们哪见过这般情况,根本不敢乱动,其中一人对许老头道:“你还不快去请医生,这样下去,只怕许俊的腿要废了。”

许老头看也不看许俊一眼,怒道:“让他疼,疼死拉倒,就当我从来没有生过这个儿子。”说完自顾自拿起烟袋,“吧嗒吧嗒’’地抽起烟来。众人都愣了,不知道许老头这是怎么了,和往日什么都宠着许俊的性子,完全不一样。(鬼大爷:http:///转载请保留!)

有几个腿脚利索的年轻后生见状,连忙跑去叫医生了。许俊则抱着大腿,疼得在地上翻滚起来。

翻滚了几圈,许俊大概实在疼得受不了了,一翻身坐了起来,将裤子撕下一块塞在嘴里咬住,一手拿起镰刀,对着自己腿上青丝暴起之处就割了一刀。

一镰刀下去,在他腿上划开了一道血口子,紫红色的血像条小蛇一样钻了出来。随着血液流出来的,还有条细细的青白色植物根茎。

众人一见大惊,这是什么植物?竟然生长在人的血肉之中!

许俊见状也愣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忽然发疯一般地大喊大叫起来,同时还不停拿着手中镰刀顺着腿上鼓起青筋的地方割去。

那些暴露出来的植物根茎,竞不停蠕动伸展,似想钻回到血肉之中去。而那些仍在皮肤之内的青丝,也蠕动得更厉害了,迅速顺着小腿钻过膝盖,向大腿蔓延上去。

许老头这才看见许俊腿上的骇人情景,手一抖,将烟袋跌落在地,一屁股坐在地上,连声道:“作孽啊!报应啊!作孽啊!报应啊……”

许老太则早已经哭得昏死了过去。此时许俊的一张脸都已变了形,他一边用镰刀不断割开有青筋暴起的皮肤;一边大喊道:“救我啊!救我啊!我不想死啊!我不想死啊……”

不一会儿,许俊整条小腿上已经没有一处完整的皮肤,横七竖八地布满了刀口,每道伤口上都挂着一根青白色的植物根茎。乍看上去,哪里还像是一条人腿,简直就是一个根须纠错的树根!

而且,一部分青丝已经钻过了大腿,继续向上蔓延。许俊强忍着疼痛,又在大腿上割开几处,人便在极度的疼痛卜,昏死了过去。

只见在他的火腿上,露出一根根细枝条一样的物体。一露出来,就舒展了开来,却‘是儿片叶子紧紧地卷在枝条上。

嫩绿色的叶子商还带着血迹,枝条的尖端非常尖锐,在许俊腿外翻腾了几下,竟然纷纷又寻到了伤口处,再度钻了进去。而那儿片带血的嫩叶则留在了大腿外面,显得诡异至极。

众人都已经吓呆了,一个个面色发青,哪有人还敢靠近许俊。许老头见状,忙踉跄着跑过去扶起许俊,颤抖着撕掉许俊的衣衫。

衣衫一除,围观的村民更是人吃一惊,那些青丝已经蔓延到了许俊的胸前。整个前胸,布满了一道道鼓起的青筋,还不停地在皮肤下蠕动,看上去就像有无数条蚯蚓在皮肤下而钻动一般。

许老头呆呆地抱着许俊坐在地上,老泪纵横。等医生赶到时,许俊已经再也醒不过来了,他全身表面布满了青丝,有数处甚至钻破了皮肤,冒出了几片嫩绿色的叶子来。

医生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倒是许老头见许俊死了,神色木然地放下许俊的尸体,脚步蹒跚地从屋里拿出桶拖拉机用的柴油,全都倒在了许俊的尸体上。火柴一点,“呼”的一声就燃起了熊熊火焰。

只见一股黑烟冒起,许俊身上冒出的那些嫩叶根须,迅速地被烧成了灰烬。许老头又拿出几桶柴油来,接连倒在许俊身上,不一会儿,许俊就烧成了一堆焦炭。

5.未解谜

也不知谁报的警,不一会儿那三辆警车又折了回来,将许老头带上了车,带回警局盘问去了。

过了两天,从省里来了许多穿着防护服的人,在那困阴洞上架了机器。有人进了洞,掏出许多瓶瓶罐罐来,其中一个瓶子,正是许俊当天进入洞穴躲避鬼赌钱时,许老头给他带下去装喉咙火的瓶子,瓶子里还剩小半瓶喉咙火。

警局里的人也将许老头送了回来,并且召开了村民大会。村民们这才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陈家丘后面的山丘,本是陈姓祖上为官之人的墓葬,而那个所谓的困阴洞,实际上就是以前盗墓贼未完成的盗洞。那个所谓的游方道士,其实是个盗墓贼,故意吓唬村民说是什么困阴洞,在洞上盖了个道观,方便他进去盗墓。等洞穴打通,墓葬里值钱的东西盗完之后,那道士自然也就走了。

也不知道许俊从哪里得到了这个消息,就将歪脑筋动到了陈姓墓葬上去了。但那盗洞是直上直下打出来的,没有人帮忙,进得去出不来,许俊也有点儿鬼主意,就故意编了个故事,说自己遇上了鬼赌钱的局。许老头是个神棍,自然就信了,于是无形之中,帮许俊盗了古墓。

许俊将盗墓所得的物品进城卖掉后,挥霍一空,又将主意动到了墓葬上。于是他装神弄鬼,想将陈家丘的村民都吓走,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将古墓占为已有了。

许俊在城里买了把专门放血的刀具,将村里鸡狗杀死,弄成被吸血而死的模样,以此来吓唬村民。村里小伙子守夜的那三天,许俊早知道了,便不出来作案,小伙子们也就白守了。

但许俊在杀死黄家牛的时候,凑巧被村里懒汉陈癞子看见了。许俊无奈,只好杀了陈癞子灭口,并将现场伪造成被吸血而死的模样。

许俊的这些伎俩可以瞒得过村里人,却没瞒过朝夕’相处的许老头。二人为此大吵一架,这也是为什么许俊腿疼的时候,许老头反而怒不可遏的原因。

但谁也没有料到,许俊在第一次进入古墓的时候,被古墓内某种不知名的病毒感染,导致体内生出一种不知名的植物来,不幸身亡。

对于陈姓古墓,政府宣布将组织人手发掘,如发现价值重大的文物,将把陈家丘开发成旅游景点。可是后来却不知为什么,开发一事不了了之,政府派了两辆挖土机来,就地取土,填了三天三夜,将那洞穴给填了。

对此,许老头另有解释。他说许俊一开始确实是遇到了鬼赌钱,但在进入洞穴后发现了古墓,于是起了贪心,拿了墓里的东西。结果被洞妖附了体,需要吸食新鲜血液,不得已才吸了牲畜和人的血。许俊在头脑清醒的时候,曾一再告诫村里人离开,却没人愿意相信罢了。

最后许俊之死,是因为老夫妻俩发现许俊杀了人,坚决不许他再出去害人。

许俊无血可吸,也就没有血供奉给藏在体内的洞妖,才会被洞妖杀死。那洞妖乃洞穴内阴气而生,最为怕火,所以他当场烧了许俊的尸体,就是不想让洞妖再附到别人的身上害人。

这两种说法,都随着许俊之死而烟消云散,谁都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那洞穴已经被填上了,陈家丘人也没什么好怕的了。

不过有一件事,是大家都搞不清楚的,如果说那些牲畜的血都是许俊用刀具放干的,那为什么地上一滴血迹都没有?还有一件事,那就是当日许俊体内生长出来的植物,是谁都不认识的……

声明: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allen585858@qq.com。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本文地址:https://www.qiwenya.com/gsdq/4440.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weixin888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