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故事大全

金华猫_民间鬼故事

一、奇怪的脚印

话说清末民初年间,金华某个小山村里有户猎人父子,父亲名叫曾根发,儿子名叫曾继贤。

这年夏初时节,父子俩上山打猎,同行的还有那条跟随父亲多年的猎犬阿黄。忙活了大半天,父子俩打到了一只豪猪,见时间还早,准备再打只兔子什么的。

往树林里行了一段,阿黄一直在地上嗅着,突然狂叫起来,两人赶过去,果然看见一串兔子的脚印。刚下过一场雨,地皮还湿着,所以脚印特别清晰。

他们一路跟着这串脚印走,突然身后有种古怪的叫声,不像鸟也不像兽,倒像是小孩的啼哭声……不对,那是猫叫!

“爹,这里好像有野猫。”

“你管那干啥,逮了也不能吃不能养的。”

金华素来有猫鬼的传说,传说金华之猫三年成精,蹲在屋上,仰口对月,吸取精华,更有媚惑人的法术。但此时正是正午阳气最盛时刻,父子俩也没有太当回事。

突然,父亲惊叫一声,继贤问怎么了,父亲指着地上的脚印:“你瞧!”他低头一看,顿时吓了一身冷汗,那串兔子的脚印居然在半道变成了人的脚印……如果是一对人脚印也就罢了,偏偏只有一只左脚的印迹!这串怪异的独脚脚印一直向前延伸了很远,直至消失在草丛中。

“快撤,快撤!”父亲说。

父亲神色慌张地往回走,继贤也不敢多问,只和阿黄紧紧地跟着,他那副如临大敌的样子继贤还是头一回看见。

可走了半天,父子俩却发现走不出这片林子了,显然是入了什么迷障!

父亲赶忙念起“秽迹金刚咒”,但却没起什么作用,之后又走了一段路,两人依然没能走出这片密林。

眼看天色暗了下来,继贤也着急起来,他无意识地往后一瞅,突然看见树后面有半张丑陋的脸和一只扒在树干上的手,不及细看,那人突然消失在树后。

他赶紧拍拍父亲:“爹,后面有个人!”

“在哪儿?长什么样?”

“没看太清!”(鬼大爷:http:///转载请保留!)

父亲举起猎枪绕到树后,继贤跟在后面,没有见到有人躲在那儿,但地上却留下一个独脚脚印,与方才见到的如出一辙。

“看样子,我们是撞见五先生了。”

“爹,啥是五先生?”

父亲解释说五先生就是一目五先生,这种妖怪有一只脚,五个头,却只有一只眼睛。它害人的办法就是偷偷钻进人家里,五个脑袋依次对着睡梦中的人吹气,活人就会越病越重,最后不治而亡。

但传说归传说,真正撞见还是第一次,连父亲都异常震惊。

说完一目五先生的事情,父亲转头说:“继贤,给猎枪上弹,管它是人是鬼,我们……”一回头,继贤却消失不见了。

“继贤,继贤!”他喊了几声,突然阿黄朝着身后狂吠起来,他猛然一转身,只见一个独脚怪物跳了出来。

虽然本能地举起枪,但看清一目五先生的真容时,父亲却吓得大惊失色!

二、幻想重生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话说原本继贤正和父亲说着话,突然一脚踩空,居然滚下了一个小土坡,他明明记得四周都是平地。终于在沟底停住时,他摔得全身酸疼,头脑发沉,抬头看看,刚才困住他们的树林就在上方,居然这么容易就出来了,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继贤刚要呼喊,却发现远处的山道上,父亲带着阿黄头也不回地向前走。他喊了一声,父亲像没听见,继贤抓起挑着豪猪的耙子扛在肩上,追上去,一边跑一边喊:“爹!爹!你什么时候跑到前头的?”

虽然自己在后面跑,父亲在前面走,但却好像怎么也追不上似的。就这样追啊追,继贤跑得直喘粗气,突然,前面的父亲消失在一道土坎后面,他跟上前,视野豁然开朗,下面是一座洋教堂!

而父亲和阿黄已经走到了教堂前面,推门进去了。

继贤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儿,父亲怎么这么奇怪,连阿黄好像也变了似的。来不及多想,他朝教堂的方向跑去。

这间教堂不是很大,是早年间洋传教士建造的,只有一条简陋的山路通往外面。不过这间洋教堂早已荒废多时,继贤走近一看,发现它破败不堪。

继贤把豪猪放在门口,然后推门进入,里面有一股阴冷的气息,一排排长椅横七竖八地倒着,上方的窗户倾斜出一道道阳光,微尘在光柱中跳动闪烁。刚刚走进去几步,突然,继贤身后的门“啪嗒”一声合上了,他回过身看见一只黑猫蹲坐在那里。

这只黑猫浑身漆黑如夜,没有一根杂毛,金线般的细瞳里透着一丝神秘与诡异。继贤有些畏惧,举起枪说:“你别过来!我开枪了。”

仿佛听懂人话一般,“喵呜”一声,黑猫像影子一样跳开了。

继贤喊了几声“爹”,却没有人回应,他四下里找寻了一会儿,也没看见父亲的踪影。约摸过了半个小时,突然门被什么东西撞开了,继贤抬头一看吓了一大跳。

撞开门的是个独脚怪物,它全身赤裸,胸前披覆着黑毛,脑袋长得更是恐怖至极,那个脑袋丑陋就不说了,上面还生着四个硕大的血淋淋的肉瘤,其中一个完全挤没了右眼,所以这怪物只有一只眼睛可以视人。

一目五先生!(鬼大爷:http:///转载请保留!)

虽然特征都一样,但它的真容却和继贤想象中的大相径庭,这根本就是个恶心的怪物啊!

这时五先生的身后又钻出来一个个头稍小的,样子却是一模一样的小五先生,发出狗一样的“汪汪”叫声,听起来怪异至极。

继贤立即抬枪要打,那个五先生连忙喊:“继贤,别开枪!”

声音好像是他的父亲,就在他一愣的工夫,那个小号的五先生飞快地扑过来,他本能地冲它开了枪。

“砰”的一声枪响,冲击力居然把它掀翻了过去。另一只五先生趁机冲了过来,一把将继贤撞倒在地,继贤的后脑勺在洋灰地面上磕得生疼。

“继贤,你失心疯啊!”父亲的声音大声责骂着,同时,他脸上火辣辣地挨了一巴掌。

模糊的视线慢慢聚焦,把他扑翻的居然是父亲,他向另一只五先生看去,中枪死在地上的居然是阿黄!

“我……我怎么了?”他张着惊愕的双眼,“爹,你怎么会在这儿?”

父亲身上都是血迹,他站起来,看看阿黄的尸体,痛心地说:“唉,阿黄它跟了我们多少年,想不到最后死在你的猎枪下。”

“爹,我刚才明明看见……”

“不用讲了,我知道你是撞邪了。”

“你身上的血是昨回事?”

父亲替阿黄合上了眼,摇头叹息一阵,坐下来点上旱烟,说起刚才的遭遇:“你跑没了之后,那个五先生钻了出来,古怪的是,这东西怎么开枪也打不中。后来阿黄冲上去把它咬死了,居然是只野兔子!

“我当时就明白了,这八成是中了什么邪术了,我在四周转悠了半天,看见一只野猫在那里用爪子刨啊刨,你道它在刨啥,它在地上画符哩!我一枪打中了它,没想到它居然装死,等我上前一看,那‘死猫’突然跳起来扑我,还好我反应快,不然就被挠伤了。”父亲身上的血显然是猫抓的痕迹。

“后来我用枪托砸死了这只猫,再往前走,一下就走出来了,果然是这东西捣鬼。我一路叫阿黄嗅着你的气味跟过来,刚见到你,你就冲我开枪,要不是阿黄替我挡了这枪……”说罢,父亲又是一番叹息,阿黄的惨死让他痛心不已,“走,我们把阿黄葬前面去。”

埋了阿黄,父亲对着小小的坟头拜了三拜,转身一扯继贤的衣服:“主仆一场,又是你失手打死的,来,给阿黄磕仨头。”

“我才不给狗磕头!”

“我怎么养出你这没良心的孩子!”父亲怒骂一声。

三、闯入教堂

是非之地不宜久留,两人连豪猪也不拿了,决定立即离开这里,但过了那道土坎,两人抬头一看,洋教堂居然跑到前面去了!

父亲啐了一口,说:“这些猫鬼会媚惑人,眼见未必真!咱还是按原路走吧,走出去最好,走不出我们就进去瞅瞅里面有啥妖蛾子。”

按照原来的路线,就是朝着“假”教堂方向走,可等两人走进才发现,这并非幻象,确实是真的教堂,刚才埋下阿黄的小土堆还耸立在门前。

父子俩对视了一眼,决定进去瞅瞅。进到里面,礼拜堂里空空如也,侧面倒有个小门,通往侧面的房间。父亲嗅了嗅鼻子:“一股子猫尿骚味,闻见没?”

两人迈进侧门,那里有几间空屋,还有一间好像是洋教士住的房间,空荡荡的床板上放着一件教士服,上面落满了积尘。满地的英文书籍散落着,被老鼠咬得残缺不齐。

转到后面的墓园,地上插着一排排漆成白色的十字架,父亲四下张望,突然,他猛一转身将枪口对准上方,只见上方的窗户后面站着一个穿黑袍的洋教士,脸孔阴沉地俯看着他们!

父亲毫不犹豫地放了一枪,枪响的瞬间,却被继贤按下了枪杆,子弹打在墙上,父亲喝斥道:“干什么?”

“爹,你怎么能杀人!杀人偿命啊。”

“放你娘的屁!这地方荒废多少年了,怎么可能有人,那是个鬼!”父亲抬头一看,窗后的洋教士像鬼影一样飘走了,他毅无反顾地冲进了教堂。

继贤呆立在那里,心想万一父亲真杀了人岂不麻烦,便紧跟了进去。

这里是礼堂上半部的回廊,两人四下搜索。刚才那个洋教士出现的地方空空荡荡,地板上只有彩色的碎玻璃,这让继贤心里直打鼓。

走着走着,突然一个东西从上面落下,兜头罩脸地蒙到继贤脑袋上。原本神经就高度绷紧,被这来路不明的东西“抓住”,继贤顿时慌乱起来,手里的枪也丢了,双手乱扯脑袋上的东西。

回廊非常狭窄,加上栏杆年久失修,突然身后“咔嚓”一声好像撞断了什么,他的身体一下子失去了支撑,摔落下去。

“小心!”千钧一发之际,父亲眼疾手快地抓住继贤,这时头上蒙着的东西也掉了,那悠悠荡荡飘落下去的,居然是一件教士服!

“抓紧!”父亲吃力地说。(鬼大爷:http:///转载请保留!)

突然侧面传来“喵呜”一声,两人扭头一看,方才继贤见到的那只黑猫轻盈地踩在栏杆上,快速地向两人跑过来。

“我的枪呢,枪呢!”

父亲一只手在地板上乱摸,黑猫却“嗖”的一声落在他和枪之间,后腿一踢,把猎枪踢出老远,然后像游蛇一样蹿到父亲的背上。

父亲拼命想甩开背上的东西,但保持着伏在地上的姿势,根本办不到。黑猫身子一转,把又长又软的尾巴甩到前面,用毛绒绒的尾巴尖搔弄父亲的鼻头。

被这东西搔弄着,父亲只觉得鼻子里痒不可耐,终于一个喷嚏没忍住,抓着继贤的手也滑脱了。

继贤掉了下去,摔得五脏欲裂,父亲喊了一声,然后跳起来抓住猎枪,对着地板上的黑猫放了一枪,但没打中。

黑猫轻巧地跳到继贤身上,屁股一撅,对着他张口喘息的嘴尿了一泡尿,那骚臭的液体呛进喉咙里,继贤立即咳了起来。

“继贤,我来了!”父亲在上面一边喊一边手忙脚乱地装子弹,当他从楼梯冲下来时,却看见那只黑猫正引着继贤向侧门走进去,竖起的尾巴像指挥棒一样左甩右甩,跟在后头的继贤好像完全成了一具行尸走肉,跟着尾巴的节奏僵硬地迈出左脚右脚。

传说金华猫以猫溺惑人,第一次亲眼见到,父亲惊讶不已。

这时黑猫已经带着继贤进了侧门,它蹲在门里,用爪子在地上画了画,如同写字一样,木门突然闭合了。

父亲冲上去,却怎么也打不开那扇门!情急之下,他狠狠一撞,“哗啦”一声,连人带门板摔了进去,抬头一看,继贤正跪在地上,手里握着一把锈蚀的小刀,对着喉咙正要自杀!

四、情深救子

“继贤!”父亲扑过去撞开他,小刀飞到了角落里,继贤一声不响地倒在地上。

父亲扒了一下继贤的眼皮,眼睛里只看得见白眼仁。父亲使劲抽了继贤几巴掌,却打不醒他,心里急得火烧火燎。这时背后突然有动静,父亲抓起地上的枪猛一转身,那黑影已经扑了过来,一枪打空,侧面的窗玻璃“哗啦”掉了一大片。

那只偷袭的黑猫居然把父亲撞得向后一仰,父亲左手准备去抓它,黑猫已经蹿到了右肩上,且恨恨地挠了父亲脖颈一下。

“畜生!”

父亲骂着丢开枪要去捉它,黑猫灵活地从后面蹿到左肩。而左面正好靠近墙壁,父亲干脆把脑袋朝左侧一撞,结结实实地挤了它_二下,黑猫疼得掉在地上,显然是内脏被挤伤了。

父亲一把按住黑猫,拔出腰刀高举过头。眼看着就要一刀结果掉它的时候,黑猫被捏住的骨头突然一缩,整个身体好像瞬间小了一圈,像条鱼似的从父亲的手中滑脱出去……

但黑猫的动作还是慢了一步,锋利的腰刀斩下的时候刚好切到它细长的尾巴。“咔嚓”一声,半截尾巴齐刷刷断掉,黑猫吃痛地叫了一声,声音如同婴儿啼哭一样怪异,然后从玻璃破碎的窗户逃之天天了。

父亲长出一口气,转过身又摇了摇继贤,这时他突然看见角落里还有一只猫!

那只猫大如小猪,全身纯黑色,鼻头附近却是纯白的,更离奇的是它的尾巴尖居然分成三岔。传说中妖物修炼千年会全身雪白,这个褪变的过程是从鼻尖开始,时常能听到的“玉面九尾狐”就是这么来的。而且尾巴分三岔,这只猫似乎已经踏上了成精的星光大道。

但伏在那里的它已经气息奄奄了。

父亲似乎明白了,那两只猫费尽心思把继贤勾过来,是为了捉生替死,用继贤的命续它们这个“猫祖宗”的命。

“你这贼畜生!”骂了一声,父亲抬起猎枪对着玉面猫的脑袋重重一砸,直砸得脑浆迸裂,顿时死了。

父亲找了一根绳子,把继贤绑在背上,驮着他离开这里,天黑透才走出了这片山林,回到村里。

继贤不知道躺了多久,醒来时被告知,他这一睡就是半个月,要不是每天掰开他的嘴灌点米汤,他的小命早就没了。

扶着昏沉沉的脑袋,继贤好半天才想起之前发生的种种,急忙问道:“我爹呢?”

“你爹在外头呢。”照顾他的姨娘说,父亲为了治他的病四处打听,后来有经历过这种事的人告诉他,被猫尿迷了要吃猫鬼的肉解,公猫迷的就吃母猫肉,母猫迷的则用公猫。于是父亲独自一人上了山,任凭别人怎么劝也不听,来来回回跑了三趟,好不容易抓来一公一母两条猫鬼,熬了汤灌下去,继贤才醒过来。

继贤挣扎着下床,走到屋外,看见父亲坐在那里叼着旱烟,正在缠手上的,绷带。父亲转过脸,他的面容似乎更加苍老了,头发也更斑白了。

“爹!”继贤叫了一声,眼眶难以自控地模糊了。

父亲吐了一口烟,苍老的面容绽出久违的笑容,嘴唇虽然在颤抖,却只是平淡地说了句:“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难以倾吐的话变成了喉咙中的哽咽声,很多年后继贤回忆起这段往事,想到的是诡异,是离奇,更是父亲保护他的身影。

声明: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allen585858@qq.com。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本文地址:https://www.qiwenya.com/gsdq/4421.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weixin888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