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故事大全

死囚还乡_民间鬼故事

1

清朝末期,盛京(今沈阳)城东有个村子叫如意村,村子不大,住着百十户人家。村里有个名士姓王,在家排行老五,人称王五爷,年已过半百。平时经常为乡邻操办事务,不论穷富,他都尽心尽力,很有人缘。两年前,他老伴得了重病,卧床不起。他有一个儿子,叫王兴德,二十出头,在京城一家皮货铺里当伙计,常年不在家。家里春种秋收、挑水做饭,全靠王五爷一个人操持。

这天,有人突然从京城给王五爷捎来口信:说他儿子王兴德,跟随掌柜的去河北办货,进入河北地界,掌柜的就被人杀死了,王兴德被判了谋财杀主的死罪。现押在昌黎府的死囚牢里,待呈文批下后就要开刀问斩,希望他去为儿收尸。

王五爷虽心胸开阔、性格豪爽,可一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顿时老泪纵横。村里人想上门劝慰,却都被王五爷拦在门外了。他怕老伴知道这件事,一口气上不来,撒手人寰。

离王五爷家不远,住着一家姓牛的,户主叫牛财旺,三十多岁,是村里出了名的老实人。当初他受过王五爷保家活命的大恩,所以平时他对王五爷老两口多方面照顾,犹如至亲。如今,五爷家出了这么大的事,哪能坐视不管?

晚饭后,牛财旺把五爷请到家中,问道:“五爷,兴德兄弟这事,你打算怎么办?”

“哎,是儿不死,是财不散!我既然摊上了这么不争气的儿子,还有啥话可说的,生死由命吧!”王五爷说话虽然口气很硬,但眼中那浑浊的老泪,早已滚落了下来。

财旺劝王五爷:“您老不是常跟我说吗,车到山前必有路。兴德兄弟为人厚道,我看他绝对不会做那贪财害命的事。您还是到昌黎府去看看,万一遇上个青天大老爷,或许能有救。家里的事,有我在您就放心好了。”他说着,从怀里掏出十两银子,放到桌上,让王五爷路上用。王五爷一愣,问银子的来路。牛财旺没吭声,最后在五爷的逼问下承认把自家的牛卖了。五爷急得直拍桌子:“财旺你好糊涂!你把牛卖了,地怎么种,今后的日子还过不过?”财旺说:“我不糊涂,我家里除了这头牛,再也没有值钱的东西啦!这牛没了我将来还可以再买,兴德兄弟要是没了,就不能再活啦!”

在牛财旺和众乡亲一再劝说下,王五爷背起包袱上了路。(鬼大爷:http:///转载请保留!)

从盛京东如意村到昌黎府,有一千多里地。五爷舍不得花钱雇驴、坐车,徒步前行。到了晚上,找个避风处歇歇脚,第二天接着走,一连走了十多天。

2

这天傍晚,王五爷来到河北地界滦河店镇。镇西有座大庙,前有山门后是双层佛殿,并有东西配殿,规模宏伟。五爷就在山门下的台阶上,铺好破包袱皮就睡下了。本打算天亮就走,没想到一觉醒来,觉得眼冒金星,浑身跟散了架似的,几次想站起来都不行。

正在这时,庙门一响,出来一个小和尚,见王五爷横躺在台阶上,正堵着庙门,急了:“老头儿,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七月十五中元节,我们庙里要举行庙会,好多施主都要来进香,你是不是存心要搅我们的场啊?”五爷一听火了:“你这小和尚,说话怎么这么难听,要是能走我不早走了吗?”这一老一小话越说越多,正在争吵不休的时候,一乘二人抬的蓝布小轿来到庙前,轿后跟着一位管家和两名女仆。见小和尚跟一位老者在打嘴架,堵着门口难以进去,轿里的少妇打发管家去劝。管家连说带劝,把王五爷搀扶到一边坐下,回头请少妇进庙。这位少妇瞅了一眼王五爷,吩咐管家:“我看那老者很面熟,像我多年未见的一个表叔。你去仔细盘问一下,如果他姓王,排行老五,老家是盛京东如意村的,你就把他接到咱家去。有啥话等我回去再说。”说罢,她带着两名女仆进庙烧香去了。

管家按照吩咐,盘问王五爷,姓名地址丝毫不差,当场雇车就要把王五爷拉走。王五爷哪里肯去,一个劲说管家认错了人。管家一乐,解释道:“说我认错人,那倒没准,因为我从没见过您。要说我们东家奶奶,她当着好几十口子人的一个大家,哪能认错了?您就跟着我走吧!”管家不容分说,硬把五爷往车上搀。五爷心想:反正我也走不动了,去就去吧。

王五爷来到东家,往里一看,白墙灰瓦,深宅大院,院里人喊马叫,果然是个大户人家。管家张罗着给五爷洗澡、换衣服,安排他在客房住下。一日三餐好招待,管家作陪。王五爷几次要求见东家奶奶,管家都说不急。

掌灯时分,王五爷正坐在炕上纳闷,怎么也想不起有这门亲戚。忽听竹帘一响,管家道:“老爷子,我们东家奶奶看你来了。”五爷慌忙下地穿鞋,揉了揉昏花老眼,想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是谁?不大一会儿,竹帘一挑,那女人走进了屋。只见她年纪在二十八岁上下,细眉大眼,头上戴满了金银珠翠,上身穿翠绿色九丝罗小褂,下身穿湖蓝色绣花绸裙。五爷左看右瞧,只觉得这人面熟,想了半天,可怎么也想不起来她是谁。那女人见王五爷发愣,不由得脸上一红:“五爷,您不认识我了?大概您还认识牛财旺吧?”啊,是她!王五爷大吃一惊,差点喊出声来。

3

原来,八年前的一天深夜,王五爷忙完邻村李家的喜事,回村时已经是三更天了。路上他隐约听见村头有磨刀的声音。五爷知道村头有半块磨盘,是专供村里人磨刀用的。可是这深更半夜的谁在磨刀?要干什么?五爷觉得有些不对劲,上前一看,磨刀的人是本村的牛财旺。五爷想,财旺常年在外做工,这么晚了磨刀绝对没好事。他使足力气咳嗽了一声,把牛财旺吓了一跳。牛财旺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转身举刀就砍。王五爷往后一闪,怒道:“财旺,你看准了是谁再动手!”

牛财旺尴尬了。五爷一本正经起来,问财旺:“这么晚了你磨刀干啥?”牛财旺憋得脸红脖子粗,吭哧了半天,才道出有人对他说,他老婆杨氏跟那个穷酸秀才仍在藕断丝连、暗中来往,他不信。今晚他特意暗中回家来查看,果然见到那狗男女在一起鬼混!牛财旺晃了一下手里的刀:“我想宰了他们!”

王五爷吃惊不小,看着牛财旺瞪红了的眼睛,犹豫片刻,气愤地说:“这种女人,该杀!可是你拿着这个破刀,扎不能扎,砍又不能砍,到时候你杀死一个,吓跑一个,你也得偿命!”牛财旺看了看手里的刀,果然连刀刃都没有,皱了皱眉头。五爷琢磨了一会,告诉财旺:“我新买了一把杀猪刀,刚开过刃,保证你一刀下去就把他们扎个透心凉!不过,你可千万不能说是我借给你的!”牛财旺对天发誓,就算是死也不会把五爷说出去!

到了王五爷家,老伴早睡了。王五爷把牛财旺悄悄领进厨房,点上灯,从橱柜里抽出一把杀猪刀。这把刀,二寸宽,八寸长,刀尖锋利,配有一个三寸长的把,看着就让人脊梁骨冒凉气。牛财旺拿起刀转身就走,五爷拦住他问:“你杀过人吗?”财旺一愣:“这都到什么节骨眼啦,您还说笑话!甭说是杀人,连猪我都没杀过!”

“你连猪都没杀过,现在就去杀人,你下得去刀吗?甭说你,就是县衙门里的刽子手,杀人时都得先喝上两碗酒壮壮胆。你不要急,我今天帮老李家办事,刚带回来点好酒,还有菜,你先喝点酒,壮壮胆子再去不迟!”五爷说着就把酒菜摆在了锅台上,告诉牛财旺先喝着,自己去解个小手,马上就回来。说完他就出去了。

牛财旺初次杀人,心里确实没个底,自己觉着喝点酒壮壮胆也好。他往锅台边上一蹲,抄起酒壶,嘴对嘴喝上了。他平时很少喝酒,如今心里发烦,喝了没几口就觉得血往上涌。他把酒壶使劲往锅台上一放,抄起杀猪刀就往外走。

五爷解完手回来,正好迎住他:“财旺,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你可千万要认准是两个人再下手!”“我知道,捉奸要双,杀两个没罪,杀一个得偿命!”牛财旺说罢,抽身走了。

王五爷把心提到了嗓子眼,站在自家的大门口,侧耳细听财旺家那边的动静。工夫不大,牛财旺回来了。王五爷这才放了心,转身回到厨房,喝了口酒。牛财旺气势汹汹地进了屋,说五爷把他卖了。五爷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财旺是怎么回事?(鬼大爷:http:///转载请保留!)

财旺把刚才到自家推开门,见杨氏一个人在家没法下刀的事说了一遍。五爷说:“兴许你头一回就听错了,屋里根本就杨氏一个人在家。”财旺认真地说:“没那事!上回我听得清清楚楚,杨氏还给那个孙秀才砸核桃仁吃呢!这么一会儿的工夫,那孙秀才就没了?准是你,趁我喝酒的时候,给他们通风报信了!”五爷解释道:“你想哪去了,我与他们一不沾亲二不带故的,哪能管这种臊事?不过,我看你还是先消消气,静下心来再想想,你真要是把他们杀了,就算不用偿命,起码也得挨几十板子。再说,这衙门有白进的吗?有理没理都得花钱。这么一来,你是人财两空!”牛财旺越想越泄气,耷拉着脑袋想主意,憋了半天也没想出一点辙。

五爷抄起酒壶,喝了口酒,琢磨片刻:“爷们,我就直说了吧。你媳妇本来就是大财主家上房的使唤丫头,虽说身份低点,可平时吃的穿的用的都是啥呀?就凭你一个扛大活的能养得起她?还有,我早就听说过,就因为她跟那个孙秀才有些勾搭,她东家怕人财两空,才把她卖给了你。表面上她是你老婆,实际上她心里还在惦记着那个孙秀才,她能安下心来,跟你好好过日子吗?依我看,你干脆把她卖了,换下钱来,再娶个庄稼院的女人,能安心跟你过日子的才好。”

牛财旺一拍大腿,如梦初醒。后来,王五爷托媒婆,帮财旺把杨氏卖了,又给他娶了个年轻的寡妇,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这就是牛财旺至今对五爷感恩戴德的原因,不然的话,他会落得个家破人亡。

4

王五爷万万没有想到,当他穷途末路的时候,遇上了牛财旺的前妻杨氏,更没想到杨氏现在成了阔奶奶。听管家说,他们东家姓白。看来,她嫁的不是那个过去相好的孙秀才。五爷心想:她跟我攀亲戚,是想报答当初我给她通风报信救她一命的恩情。我干脆将错就错,也算成人之美吧。想到这,五爷一声苦笑,说:“想起来了,你是我姑家的大孙女,一晃有十多年没见面了,我一下子哪能认得出来!”

杨氏点点头,夸表叔还不算老,记性真好!王五爷一乐,承认都怪家穷,与老亲们走动少,消息不灵。又问杨氏,怎么嫁来这么远?

杨氏把管家、丫头打发出去,长叹一声,述说了她的过去:“我离开如意村后,就被这家姓白的买来做小。他在外经商,因为妻子不能生育,才买了我。也算我命里该着,给他生了两个儿子,自然受到他们家的另眼看待。去年,他前妻死了,我被扶了正,当起这个家来。”五爷感叹:杨氏真是福大命大。杨氏又说:“这都是观音菩萨保佑!我每逢初一、十五都要去庙里烧香,不然咋会遇到您老人家。”说到这里杨氏才想起问五爷出来这么远,要去做什么事。

王五爷叹了口气,把儿子兴德摊上官司的事说了一遍。杨氏听了深表同情,沉吟半晌:“我本想留您多住几天,可这是人命关天的事不能耽误。好在昌黎府离这不到二百里路,我让管家刘福多带些银子,跟您一块去。刘福很会办事,对衙门里的那一套非常清楚。您就放心地去办吧,一定能把兴德兄弟救出来!”五爷还想推辞,杨氏不容分说,早把管家叫了过来,将事情分派了下去。

第二天,五爷和管家刘福,同乘一辆马车,日夜兼程,第三天上午就到了昌黎府,在府衙附近找了家旅店住下。午饭后,俩人来到死囚牢,给狱卒二两银子,请求探视王兴德。狱卒收了银子,告诉他们来晚了!王五爷一听,差点晕倒,幸亏被刘福扶住。那狱卒一乐:“这老头胆也太小了,我刚说了半句话,看把他吓成这样!”转而又说给王五爷道喜了,王兴德被无罪释放了!刘福赶紧迫问到底是怎么回事?狱卒说:“反正是放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回家问问王兴德就清楚了。”刘福心里明白,再问也是白费口舌,就扶着王五爷出了牢房。

回到店里,王五爷让刘福设法到衙门里,再去打探准确消息。刘福劝王五爷:“衙门里的事,凡被判死罪的人放出来,不靠财力就是靠人情,没人敢往外说,去打听也是白费。现在知道人已经出来了,我们就不必着急了!等回家以后,问问兴德就全明白了。”五爷觉得刘福说得有道理,也就不再勉强了。

王五爷与刘福回到滦河店。刘福把事情经过跟杨氏一说,杨氏喜出望外,吩咐摆下酒席,给王五爷压惊道喜。她再三留王五爷多住几天,王五爷心里惦记着儿子,哪里住得下。第二天清晨,杨氏领着管家、女仆,送王五爷来到大路旁,给他白银五百两,毛驴一头。俩人又说了些千恩万谢的话,洒泪道别。

5

王五爷回到如意村,进门一看,兴德正在给母亲熬药。爷俩相见,悲喜交加。牛财旺和乡亲都来看望,不必细说。

到了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五爷问儿子:“你先捎信说被判了死刑,怎么后来又无罪释放了?”兴德说:“那天,我跟掌柜的到河北去办货,途中住在一个小店里。头天晚上,掌柜的还好好的,没想到,第二天早晨就死在了炕上。店主怕事,到县衙告我谋财害主,县官判了我死罪。送我到昌黎府复审时,有一位姓孙的师爷,到大狱里来看囚犯,仔细盘问了我的家乡住处,我提起了您老的名字。他说他跟您是好朋友,一定想法救我。没想到,他说话还真灵,没过几天就把我放了。临回家时,他还送我十两银子做路费,让我到家后代他向您问好。”

王五爷听到这全明白了:这位孙师爷,正是跟杨氏相好的那个孙秀才!他不由得热泪盈眶,仰天长叹:多行善事总有益啊!

声明: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allen585858@qq.com。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本文地址:https://www.qiwenya.com/gsdq/4415.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weixin888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