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故事大全

滦州养鬼案_民间鬼故事

清朝末年,国运式微,乱象丛生。先是在山东、直隶(河北)等地纷纷闹起义和团,震动朝野;随之,各种民间秘密教门、游方术士亦相机而动,到处兴风作浪。

单说在京畿之地的永平府滦州地界,当时就曾出了一桩耸人听闻的茅山道士养鬼事件。一时之间,闹得沸沸扬扬,轰动了滦河两岸。

1、扒坟盗尸

事情发生在清光绪年间。那阵子刚刚闹过义和团,滦河流域又接连发生水灾。洪水决堤,冲毁沿河两岸村镇,淹死人畜无数。大灾之后的滦州地界,万户萧疏,哀鸿遍野。

州府衙门正忙于赈灾安民,不想却接连接到呈报说,在辖区的西北地区,近日频发扒坟盗尸事件。

时任滦州知州贾廉闻听此事,不由暗吃一惊。若按常理,在此天灾人祸不断的荒乱年月,扒几个坟头本来算不上什么大事,可偏偏这扒坟者的“盗尸”行为,着实令州官贾廉大人感到惴惴不安。众所周知,通常的盗墓贼扒坟掘墓为的是盗取坟墓中随葬物品,可眼下这扒坟者却是专门盗取墓中尸体。联想到眼下正值大灾之年,饥民遍地。州官贾廉隐约感到,弄不好这发生在界内的扒坟盗尸事件,十有八九又是灾区饥民所为。咋叫“又是”呢?因在三年前,这滦州地界就曾发生过一起饥民盗尸煮食充饥之事。当时知州贾廉险些为此丢官掉了脑袋,之后每当想起这事,都让他感到后怕不止,脖颈子“飕飕”直冒冷风。

三年前,贾廉刚到滦州上任不久,便赶上滦河流域发生了一场几十年不遇的大水灾。沿岸村镇房屋尽毁,一片狼藉。遍地灾民,啼饥号寒。朝廷深知滦洲地处皇都腋下,安抚不好,灾民便会涌进京城。为防事态蔓延殃及京都,朝廷连忙速拨钱粮赈济滦河两岸灾民。

然而,此时的大清腐败没落,江河日下。各级官吏,贪墨成风。恰这滦洲地界,紧邻京都,翘翘脚,便可够着紫禁城的门楼子。所以这里的地方官员多与京官勾搭连环,争相攀附王公大臣,把触角伸进朝廷。靠着盘根错节的关系网,他们更加有恃无恐。凭借一条连年水患的滦河,中饱私囊,大发不义之财。

再说这知州贾廉,初到滦州任上,便赶上了这场大水灾,可谓天赐良机。于是乎,他便借机大显身手。不但暗中截留朝廷下拨的赈灾钱粮,大发不义之财;还设法巧立名目向下摊派苛捐杂税,以中饱私囊。借着这场水灾,知州贾廉捞了个沟满壕平。至于灾区百姓,腿脚利索能走动的为了活命,便背井离乡,携妻带子逃荒下了关东(通往京城的路上官方设有层层关卡,严防灾民涌进京城)。剩下的老弱病残就只好靠扒草根剥树皮充饥度命。可待扒尽草根,剥光树皮之后,居然有人盗挖新坟里的尸体用来煮食充饥。若说是在大灾之年,饿死几口几十口乃至几百口人也许不足为奇。可这一发生饥民煮食尸体的情形,事态可就严重了。偏又有好事者把这事给捅到了朝廷,光绪皇帝和慈禧老佛爷当即下旨,责成直隶永平府严查此事。(鬼大爷:http:///转载请保留!)

再说这永平府知府和滦州知州本是一丘之貉,同样是靠着滦河水患发财致富。滦州知州贾廉截留贪墨朝廷赈灾钱粮,自然少不了顶头上司知府大人的好处。如此一来,他们就成了一条绳的两个蚂蚱。他们心里明镜似的,这要是一查饥民盗尸充饥之事,定会把他们截留贪墨朝廷赈灾钱粮的勾当给牵扯出来。这档子事要是抖搂出来,那可称得上是惊天大案。非要了知州和知府大人的脑袋不可。因此,在永平府接到朝廷严查滦州饥民盗尸充饥之事的旨意后,知府大人当即密约滦州知州贾廉,商讨密谋应对之策。

要说这从古至今的贪官一族,大都是胆大妄为、心狠手辣之徒。就在永平府知府大人和滦州知州贾廉为饥民盗尸之事一筹莫展之时,山东、直隶等地闹起了义和团。滦州知州贾廉就觉脑袋里灵光一闪,顿时生出了一条毒计。等他把此计和知府大人一说,二人一拍即合。随后,便派出捕快衙役把那些盗尸饥民给抓到了州衙。给他们安上了一个义和拳匪作乱的罪名。称其盗尸煮食是为练刀枪不入之妖法。经由奏报朝廷核准,全部给砍了头——从而保住了知府大人和知州贾廉的脑袋。

不想在时隔三年之后,滦州再次发生扒坟盗尸事件。这让知州贾廉不由大惊失色,惶恐不已。可他深知此事不宜张扬,只好先压住下面的呈报封锁消息,之后,乔装打扮一番,暗自出了滦州城。

2、乔装暗访

话说这滦州知州贾廉,为查访辖区里发生的扒坟盗尸之事,他乔装成一个算命先生,带上一个心腹亲随,悄悄出了滦州城。

要说这知州贾廉,也称得上是饱读诗书,深谙世故,且略通周易八卦等阴阳之术。他身穿一件半新不旧的道袍,高挽发髻,骑着一头毛驴行走在乡间土路上。还真有几分仙风道骨的神态。只是眉宇间拧了一个大疙瘩,显得心事重重,一筹莫展。那个心腹亲随跟在驴屁股后面,扛着一个打卦算命的幌子,上书三个大字——甄半仙。

据呈报所言,近日的扒坟盗尸事件,多发在距滦州城北六十里的青龙山周围地区。贾知州便径直来到青龙山脚下,拿打卦算命看风水做幌子,走乡串村暗自打探查访。他本想是先设法查出扒坟盗尸之人,然后再故伎重演,以邪教作乱的罪名弹压震慑。可等他沿村走了一遭,却发现扒坟盗尸倒是确有其事,可却根本没有发现饥民食尸的蛛丝马迹。这个结果倒让贾知州如释重负,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既然不是灾民盗尸充饥,贾知州就可以大摇大摆的回滦州,大张旗鼓的调用捕快衙役来勘查拘捕盗墓元凶了。可就在他准备打道回府之时,听到了一件奇闻。说是在青龙山顶的道观里,前不久来了一个茅山道士,专门向世人出售驯养的小鬼。

闻听此事,贾知州一下来了兴致。以往他曾在闲书野史中看到过“茅山养鬼术”的相关记载。

据说,这是道行高深的术士为敛财、骗色或窥探他人隐私等,专门驯养小鬼以供驱使的一种诡异邪术。这种事多发生在南方和海外蛮夷之地。由降头法师挑选一对刚死不久的十岁以下孩童(男女)尸体。用燃烧的腊烛烤炙孩童的下巴,直至孩童下巴开始滴出人油,这时法师拿开腊烛,用瓷碗接着人油,一直到滴完为止。此后把碗中的人油放在法坛上昼夜祭炼……七天后,待碗中尸油冒出白烟,便立刻将童鬼像与尸油装入同一透明瓶中——如此祭炼而成的,即是可供人驱使的童鬼。

此外,还有其他多种驯养小鬼的方法。但不管是用何手段驯养的小鬼,都是用来供人驱使做事的工具。最为常见的是三个用处。一是在赌场里使用小鬼运财,确保主人逢赌必赢;二是在风月场利用小鬼蛊惑靓男美女,令其委身痴迷于主人;三是在官场驱使小鬼打探同僚或上下级之间的个人隐私,为主人窥探搜集情报。

当然,这些东西只是出自无名氏的“稗官野史”,滦州知州贾廉在以往对此也不过是权作茶余饭后的消遣而已。不想居然在他的辖管地界里,还真就出现了此等让人匪夷所思的诡异之事。由此,让他不由联想到此前发生在界内青龙山周围地区的扒坟盗尸事件。经过他几天来的查访发现,所有扒坟被盗的均是死亡不久的男女孩童之尸。如此看来,这事十有八九跟人们所说的青龙山顶道观茅山道士出售驯养之小鬼有干系。为能查明真相,贾知州决定微服上山,一探虚实。

3、夜探道观

话说滦州知州贾廉拿定主意后,先写了一封密函,让亲随交到驿站令其速派信使送达州衙。随后换上一副商贾打扮,带着亲随上了青龙山。

青龙山,诸峰参差错落,连绵蜿蜒十数里。形同一条巨龙,盘踞在滦州西北方位,故而得名。主峰娘娘顶,巍峨挺拔,高耸入云。顶端建有三霄娘娘宫,据称是三霄娘娘中的老三云霄娘娘的寝宫。故而,青龙山与景忠山(今河北迁西县境内,琼霄娘娘寝宫所在)、碣石山(今河北昌黎县境内,碧霄娘娘寝宫所在)并称京东三大名山。乃是闻名遐迩的佛道圣地。

然而,时下因世道荒乱,灾祸连年不断。使得青龙山三霄宫再难有往日鼎盛的香火。僧道迫于生计,早已云游化缘远去或下山另投他处。空留下一座清冷的道观,独自话凄凉。可在近些日子,一个自称茅山道士的术士到此落脚,居然干起了驯养售卖小鬼的营生。招引得一些游手好闲之徒,纷纷上山来看稀奇。更有那心怀叵测之人,专程赶来购买领养可供人驱使的小鬼。

单说贾知州身为正五品官员,常年在衙门里作威作福。今日徒步上山,早已累得腰酸腿软,气喘吁吁。一路上由亲随搀扶着连歇带走,走走停停。等赶到青龙山顶的三霄宫大门口,已是夕阳西下,日暮向晚时分。这时辰,那些来购买领养小鬼和看热闹的闲人已经先后离了三霄宫下山去了。贾知州坐在大门旁的石墩上喘匀了气,才由亲随搀扶着进了三霄宫大殿。

大殿里光线昏暗,没点灯烛。贾知州和亲随巡视了一阵,才发现有个道士正蹲在一个角落里收拾东西。贾知州走上前去打招呼,却见那个道士头也不抬的说:“今儿收摊了,施主等明儿再来吧。”

“别价,我们大——”贾知州的亲随刚要抬出知州大人的牌子,可一想贾知州是假扮商人来的,便赶紧改口到:“我们大——大老远的赶来,你不能就这么打发我们走吧?”

“是呀,道长。”贾知州也跟着解释说,他是滦州城里的一个商人,专为购买领养小鬼而来。可那个道士却告诉他说,售卖领养小鬼必须在卯时之后申时之前的阳气旺盛时段进行交易。申时之后,天地之间的阴气开始加重,鬼魂难以驯服,没有道行的常人无法领走。他劝贾知州不妨先到山下找地方借宿一夜,待到明天再来。

听道士如此一说,贾知州无奈的摇着头,走出了大殿。可就在他出了三霄宫下到最后一个台阶时,猛地发出一声惨叫,一下坐在了地上。道士闻声跑出来问道:“咋啦施主?”

就见贾知州痛苦的咧着嘴说:“崴脚了?”

道士连忙上前,招呼贾知州的亲随一同把他搀起来说:“赶紧溜溜,要不聚了筋……”可没容走上两步,就听贾知州跟杀猪似的嚎叫起来。见此情景,道士劝那个亲随下山找人把贾知州抬到山下村庄请郎中诊治。可贾知州却痛苦的摆着手说:“不必费事了,这人地两生的恐怕不好找人。再说这穷乡僻壤的也未必能找的着郎中。”他提出想住在山上,说等明天购买领养了小鬼后,再雇人抬他下山直接回滦州。道士犹豫了一阵后,为难的点了点头。让贾知州和亲随二人到偏殿过夜。但再三嘱咐说,他夜里要在后殿炼制驯养鬼魂,让他们夜里千万不要出屋。免得撞上煞气,惹祸上身。贾知州苦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脚说:“你看我这……能走动得了吗?请放心,我们绝不会去妨碍道长清修。”

且说贾知州和亲随在三霄宫偏殿里直熬到子夜时分,只听那屋外山风呼啸,啾啾作响。恰似游魂野鬼在沉吟嘶鸣,让人不寒而栗。贾知州暗暗捅了下亲随小声到:“走,咱们去后殿看看。”

亲随疑惑到:“可大人您的脚……”(鬼大爷:http:///转载请保留!)

贾知州说:“你以为我真的崴脚了吗?”

“怎么?难道您……奥——原来大人是在做戏……”

“要不那个道士能让我们住下来吗?”贾知州得意的笑笑说:“兵法云,兵者,诡道也。本大人要来个夜探道观,智破盗尸案。”

说话间,二人出得屋来,悄悄绕过大殿,蹑手蹑脚的摸到后殿窗跟下。待他们踮起脚尖隔着窗缝往里一看,就见那个道士果如野史里写的那样,拿着燃烧的蜡烛在烤炙一对童尸的下巴,用瓷碗接尸油……见此情景,贾知州和他的亲随就觉头皮阵阵发麻,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至此,贾知州终于证实了自己的推断。看来此前发生的扒坟盗尸,果然是道士驯养炼制小鬼而为。因担心被屋里的道士发现而惹祸上身,贾知州偷偷扯了下亲随的衣角,暗示他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就在他俩慢慢转身,准备撤离时,却猛然发现一具口吐血红长舌的僵尸,平伸着胳膊一蹦一蹦的冲他俩直逼过来……贾知州和亲随不由惊叫一声,直吓得魂飞魄散,一齐昏了过去。

4、李代桃僵

待到贾知州和亲随醒过来时,已是次日清晨。此时的青龙山三霄宫里外都是官兵衙役,大殿里一片狼藉。原来是昨天滦州衙门接到了知州贾廉的密函后,调集人马,连夜赶到青龙上,围剿了三霄宫。官兵衙役从后殿查抄出了茅山养鬼术所用的驯养炼制小鬼的一应道具和十几具童尸。只可惜百密一疏,让茅山养鬼道士趁乱逃脱,未能当场擒获。

至此,滦州扒坟盗尸案终于告破。至于逃脱漏网的茅山道士,州衙已经发出图影文书,四处派人捉拿。想那道士已成惊弓之鸟,不会再掀起多大风浪。由此,贾知州的心里总算踏实了下来。然而,出人意料得是,那个漏网的道士,竟然带着万民折进京,状告滦州知州贾廉截留朝廷赈灾钱粮,贪赃枉法。话说当时的大清吏治腐败,贪墨成风。可以说是十官九贪,没有几个屁股干净的。可俗话说,民不举官不究。只要不败露撞到枪口上,朝廷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眼下这滦州知州贪腐的勾当既然被人揭了出来,况且古往今来贪墨朝廷赈灾物资银两,当属十恶不赦。所以,朝廷必须拿出姿态,给老百姓个说法。于是,光绪皇帝和慈禧太后当即派钦差并责成直隶永平府一同查处滦州知州截留贪墨朝廷赈灾钱粮一案。大贪官贾廉终于被摘去顶戴花翎下了大狱。而作为原告的道士却因扒坟盗尸,驯养售卖鬼魂,则以邪术作乱,妖言惑众之罪被砍头示众。

再说大贪官贾廉被收监入狱后,自知是恶贯满盈在劫难逃。可他又于心不甘,妄想着永平府知府等人会看在以往同流合污一起分过赃的特殊关系上,能把他给“捞”出去。因此上,他便横下一条心,来个光着屁股坐留茬——硬挺着拒不认罪,企盼着出现奇迹。

就在贾廉在大牢里苦熬坐等,想入非非之时,他的家人四处奔波,上下使钱,在挖窟窿倒洞的往外捞他。怎奈,墙倒众人推。以往那些和贾廉勾肩搭背、称兄道弟的官场朋友,一见贾廉落难,非但不肯出手相救,反而竞相落井下石。尤其是永平府知府,为防贾廉把他咬出来,引火烧身,竟然打算暗中做手脚杀人灭口。只是朝廷钦差盯得紧让他一直没能得手。

大牢里的贾廉命悬一线,危在旦夕。他的家人却束手无策,无可奈何。就在贾廉的家人一筹莫展,走投无路之时。那个曾在青龙山道观驯养售卖小鬼的道士,突然出现在贾府门前。贾廉的家人不由得大惊失色,立时慌了手脚。心说那个养鬼道士不是让官家砍头正法了吗?不会是阴魂不散来上门寻仇的吧。

当中有那稍微胆大点的便赶紧炸着胆子跪地求饶到:“请道长放过我们吧。冤有头,债有主。是官府杀的您,跟我们无关呀。再说我们老爷也已经被关进了大牢……要不这样,我们请法师给您做个道场,超度您早早升天,再多烧些纸钱……”

“哈哈……你们真以为本道长死了吗?实不相瞒,那天在刑场被砍头的只是贫道施法驯养的一个替身鬼而已。”

众人听此一说,不由面面相觑,惊诧不已。那道士见人们满脸疑惑,便指着地上的身影说:“看到没?要是鬼魂会有影子吗?告诉你们吧,我既不是阴魂不散的野鬼,也不是来上门寻仇的。”

“那您这是……”(鬼大爷:http:///转载请保留!)

“我是专门来搭救你们老爷性命的。”

一听道士说是来搭救老爷性命的,贾廉的家人不由喜出望外,一个个感激涕零。可等冷静下来细一思量,便感觉这事不大靠谱。分明是这个道士费尽心机进京告御状把老爷弄进大牢的,他干嘛还要上赶着来搭救呢?但此时老爷在大牢里已是穷途末路,他们也只好有病乱投医,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态度哀求道士说:“只要道长能救我家老爷,让我们花多少银子都行。只要您说个数……”

可道士却不屑的摆摆手说:“你们的那些钱,都是贪墨朝廷的赈灾银两和在老百姓身上搜刮的民脂民膏。到时官府自然会抄走。我是分文不取……”

“那您想要啥?”

“我只要你们老爷如实向朝廷认罪,把跟他有瓜葛的贪官污吏统统抖搂出来……”

“啊——那要是把人都招出来,还指望谁给我们老爷讲情开脱呀?”

“怎么?你们还指望那些人出面开脱?我实话告诉你们吧,那些人都是落井下石之流。为了自保,他们迟早会对你家老爷下手,杀人灭口。”

“可我们老爷要是把事都交代出来,不就等于坐实了罪名,成了铁案,还能保住性命吗?”

“只要他按我说的去办,到时贫道定保他性命无忧。”

“朝廷铁律,国法无情。到时我们老爷被砍了头,你还咋保他性命无忧?”

“一群废物。”道士鄙视的扫视了众人一阵说:“没有金刚錾,不揽瓷器活。到时我给你们老爷驯养一个替身鬼不就得了吗。”

听道士这么一说,众人这才醒过梦来。一阵磕头捣蒜、千恩万谢后,当即和道士达成了协议。

按着道士安排,贾廉的家人趁探监的机会,把道士的话递了进去。贾廉对此尽管心存疑虑。可眼下是武大郎服毒——吃是死,不吃也是死。只能破釜沉舟,以求一线生机。他当即改变了死撑硬挺的态度,索性把自己贪墨朝廷历次下拨的赈灾钱粮和治河银两来了个和盘托出。同时扯出了包括永平府知府和朝廷吏部、户部要员等一串贪官污吏。朝廷当即下旨,将贾廉等一应大小贪官污吏一并打入死牢,只等秋后问斩。同时查没其全部家产充公。

之后,道士按着事先承诺,着手为死囚贾廉驯养炼制替身鬼。

地点设在贾氏祠堂。具体的操作程序是:首先,从贾家祖坟里挖取上溯三辈先人的骸骨各一枚,用一道灵符包起,置于六甲坛下,此后每日早、午、晚摆酒置饭,祭术作法……如此祭炼七七四十九日后,即可大功告成。

道士如法炮制,待七七四十九天完事后,便离开了贾家。临行前他告诉贾家人,只待秋后行刑,把贾廉的尸首收回放到祠堂,然后从六甲坛下取出包裹三代先人骸骨的那道灵符,打开后贴在尸首的天灵盖上,全家老少高声念诵灵符上的咒语,贾廉便可起死回生。

寒来署往,白露为霜。朝廷如期处决了贾廉等一伙贪官污吏。贾家的人把身首异处的贾廉运回家中,放到祠堂。然后从六甲坛下取出那道包裹先人骸骨的灵符,打开贴到贾廉那颗头颅的天灵盖上,全家老少一起高声念诵灵符上的咒语。可他们扯着嗓子喊叫了老半天,也没能让贾廉起死回生。这时,就听须发皆白的老族长喝住大家说:“别念了!都别念了!”

大伙莫名的望着老族长戛然而止,没人再敢吱声。这时就见老族长嘴唇颤抖着说:“你们还念,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咒语。”

听老族长这么一说,便有人看着灵符上的咒语,小声念诵到:为官贪腐,殃及先祖。恶贯满盈,死有余辜。

这时,大伙才醒过梦来。老族长看着大家连打咳声,说:“我们是被人戏弄了,还傻了吧唧的念呢,就是念到过年去,死者也不会复生的。”

就在此时,距滦州城六十里的青龙山脚下,那个给贪官贾廉驯养炼制替身鬼的道士,正在一座孤坟前烧纸祭祀。就见他一边祭祀,一边哽咽着哭诉道:“哥呀,这下你可以瞑目了。按照你生前定下的计策,我冒充你到贾家骗得他们入了圈套。眼下大贪官贾廉和那些贪官污吏们,都已经被朝廷砍头正法。爹妈没白生我们这对双棒。我们总算给爹妈和那些被当做拳匪乱民砍头屈死的灾民报仇了……”

声明: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allen585858@qq.com。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本文地址:https://www.qiwenya.com/gsdq/4357.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weixin888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