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故事大全

迁坟_民间鬼故事

故事背景是清朝中期,大概是乾隆年间吧。

吴老汉一家最近霉运不断。

这已经是他的第十三个儿子不到三岁就夭折了。

但奇怪的是,他每次生个女儿都能够正常成活,他家里现在已经有十几个女儿了。

吴老汉是个做小买卖的人,家里不是特别有钱,但也娶了一妻一妾,这两个女人完全就成了自己的造人机器,而她们都非常争气,每人每年固定为他填个娃,只可惜他没造化,儿子全部都养不活。

虽然家产不算特别丰厚,但比起寻常人家还是颇有些资本的,所以吴老汉也希望膝下有个儿子可以继承自己的家产和小本生意。

但更加糟糕的是,吴老汉现在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越来越吃不消了,按他老婆细花的话来说就是,你以前射出来的是精子,现在他娘的全是白水。

吴老汉知道自己再不抓紧时间就再也没机会了,但神医巫医和尚道士都请过,大门的朝向也调过好几次,就是查不出个所以然来,每次生出的女儿都在无比茁壮地成长,儿子却像是被诅咒了一般活不到三周岁。

这样一来,他们家每次天晴晾衣服的时候可就蔚为壮观了,晾衣竹篙上全是花花绿绿的娘们衣服,看得邻居们每次路过都要都哑然失笑。

更具有黑色幽默效果的是,吴老汉家里居然连只公鸡都养不活,而母鸡们却成群结队地嘎嘎乱叫,那些母鸡们还非常听话地每天为他家产下一个蛋,有时候还是双黄蛋。

吴老汉决定去湘江上橘子洲尾的水神娘娘那边问问。

橘子洲是湘江的一个江中岛屿,许多人读过毛泽东那首《沁园春。长沙》后,知道有个橘子洲头,其实在另外一边是还有个橘子洲尾的。

而且在某些喜欢迷信点的老人眼里,橘子洲尾是个有灵性的地方。

所以,虽然橘子洲头名声在外,但对于整个长沙城来说,橘子洲尾才是这座城市的灵性之所在。

水神娘娘的传说现在很多年轻人可能不知道了,但在老一辈心里确实有着神圣不可侵犯的地位,因为大家都相信水神娘娘可以保佑自己和全家平安,也可以保佑这座城市繁荣昌盛。

在古时候,橘子洲尾还建立了一座水神娘娘庙,里面香客一直都很旺。

去见水神娘娘之前,吴老汉按照规矩吃了七天斋饭,沐浴后又焚烧了一根香草,借助着香草的萦绕气息祛除自己身上的俗气,以免冒犯了水神娘娘。

水神娘娘对每一个心怀诚意的老百姓都是欢迎的,也是愿意帮助他们排忧解难的。

当然,水神娘娘并不能亲自开口,但橘子洲尾的水神娘娘庙里有个懂得通灵术的老太太,据说她可以实现凡夫俗子和水神娘娘之间的对话吗,因此从她口里说出来的话就代表水神娘娘的箴言。

对了,必须插一句,想要做水神娘娘的通灵师不是人人都合格的,必须是五十岁以上的老处女才行,而且相貌越丑越好,身子不能太高也不能太胖,因为通往水神娘娘住宅的缝隙是很狭窄的,男人,高人,胖人都进不去。

如果那水神娘娘庙没有拆除,外婆一辈子也不结婚的话,她无疑是个最佳的人选,不过如果外婆真的做了老处女,也就不可能有我了,自然也就没法在这里为大家写鬼故事了。

吴老汉怀着无比虔诚的心向水神娘娘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法。

“你家的祖坟上出了问题,”水神娘娘委托通灵师告诉他说,“你必须把祖坟迁一迁,否则你还会生出更多的女儿,你这辈子挣的钱都会花在女儿们的嫁妆上。”

“请问水神娘娘,”吴老汉跪在地上问道,“我该把祖坟迁移到什么地方呢?”

“这个你必须问风水师,我不好回答你。”水神娘娘的通灵师回答说。

对于这个答复,吴老汉心里有些不服气,心里还嘀咕了一句:水神娘娘不是很灵么,怎么也有你不知道的事情啊!还浪费我一两银子呢!你光告诉我要去迁坟,又不指明到底迁往哪里,到时候如果我生出了孩子就是你的功劳,没生出了就是我自己没找好地方吧!

“你站住!你这老头居然敢对水神娘娘大不敬!”通灵师怒吼一声。

啊?吴老汉吓出了一身冷汗,自己刚才那话压根就没有说出口啊,只是在心里默念了一下罢了,居然就被水神娘娘听见了,真是太神奇了!

吴老汉知道自己亵渎了神灵,赶紧跪倒在地连声求饶。

“吴老汉,其实你自己先前做过什么事情你心里最清楚了,”通灵师又呵斥道,“你以为我就不想告诉你解决问题的方案吗?还不是因为你自己做错过一件事,将整个神仙界都得罪了。”

“我,我,我……我做错过什么事情啊……请水神娘娘明指……”吴老汉吓得连磕头,就像是在捣蒜一般。

“你自己做过的伤天害理的事情,真的就全部忘了?”通灵师问道。

吴老汉真的不记得自己曾经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没错,自己是个市侩的小市民,做生意的有时候喜欢沾点小便宜,有时候看见大街上的美丽少妇会有点邪恶的想法,但这些行为真的会把天上的神仙都得罪了吗?

不至于这么严重吧?我当道士那些年:www.dangdaoshi.com

“罪民实在不记得了,”吴老汉摇着头说,“请水神娘娘明说!”

“你记得你家现在住的房子是那年修好的吗?”通灵师提醒他说。

“记得,是三十二年前修好的,”吴老汉回忆着说,“那一年我第一次娶媳妇。”

“那你一定没有忘记,你家修房子的时候,那些梁木是从哪里来的吧?”通灵师又问道。

“没,没……没忘记……”刚说出口后,吴老汉的后背就开始发凉了。

他为自己当时的糊涂后悔不迭了。

因为他当年那些修房子的梁木都是从后山上掩埋死人的坟场附近偷回来的。

其实,这也不能完全说是偷,吴老汉是个做买卖的人,不像农民在乡下有田有地,但要去买市场上买那么多梁木回家,他又舍不得花钱,于是他便动起了歪脑筋。

因为乱坟场一带的许多山地都是没有明确主人的,所以他便每天趁着夜色去乱坟场砍树,自己再用工具锯成修房子用的木梁。

吴老汉忽然记起了,自己当年去偷树的时候,有些坟墓旁边是生长着大树的,自己也确实砍断过一些这类大树。

造孽啊,真是造孽啊,想不到自己当年为了贪图几个小钱,居然让自己得到这样的报应,真是太不值得了!

“想起来了吧,”通灵师又告诉他说,“你当时砍下的那几根梁木确实不值多少钱,但你的行为却让很多死者的灵魂没法安息,你要知道,风水师为死者挑选墓地都是要综合考虑的,一棵树一棵草都是他们的参考物,你这样认为地破坏人家的墓地风水,你谁天上的神灵要不要惩罚呢?”

“老汉知罪。老汉知罪了,”吴老汉脸如菜色,“请问水神娘娘,我该如何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呢?”

“按理说你把人家的墓地风水破坏了,这种后果是没法逆转的,”通灵师又回答说,“但天上神灵念在你平日里为人还算忠厚,决定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这样吧,你明天一早去把整个长沙城的叫花子都叫来,做一顿丰盛的午餐让他们吃得饱饱的,算是将功补过吧!”

“这个自然是没问题。”吴老汉一口答应了下来,他是多么想有个儿子啊,想得都快要疯掉了。

当时的长沙城其实不可能会很大,全城的叫花子倒是不太多,这顿饭也不可能花费自己太多钱,倒是如何将他们全部召集起来确实是个头疼的大难题,因为水神娘娘说过,要将所有的乞丐都请过来,少了一个都不行。

于是,吴老汉头一天下午便在市区里的大街小巷上都贴满了公告,说自己明天请大家饱吃一顿,虽然乞丐们大多数没文化看不懂字,但这种事情传播起来速度却是惊人的,见到这种特大新闻,识字的人自然会告诉乞丐们,乞丐们又会告诉自己的朋友。

这样做还不保险,吴老汉还专门请人去各大街道巷口大力宣传,喊得那些人喉咙都要冒烟了,吴老汉心想应该差不多城里所有的乞丐都听到了吧?

第二天一大早,吴老汉就请了十几个大厨过来帮自己做饭,为了避免有些没饭吃的穷人也冒充乞丐过来吃霸王餐,吴老汉还特意多准备了一倍的粮食和菜肴。

那一顿饭确实丰盛,乞丐们一个个都吃得非常过瘾,吃完后便心满意足地打着饱嗝出去了,一出门逢人便夸吴老汉是个大善人。

吴老汉心想这回应该可以知道祖坟地该迁往哪里了,于是又请来了全长沙城最有名的风水师为自己寻找搬迁后的坟地。

“不好意思啊,吴老汉,”在吴老汉的祖坟附近看了一圈后,那风水师面有难色地支吾道,“你家的坟地真的很奇怪,但以我目前所掌握的学识,确实又看不出奇怪在哪里,自然是没法帮你找到适合搬迁的地方了。”

“什么?你可是全长沙城里最有名的风水师啊!”吴老汉心里着急道,“如果你都不知道该迁往哪里,那我该怎么办呢?不行,这个忙你必须帮到底,大师,麻烦您耐心点多看几眼嘛……”

“这不是多看几眼的问题,”风水师说,“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我只要转一圈就知道有没有谱了,对不起,吴老汉,爱莫能助啊,要不,你再去水神娘娘那里问问?”

没办法,吴老汉只好又硬着头皮去了水神娘娘庙里。

“水神娘娘啊,我吴老汉对天发誓,现在确实有悔过之心,”吴老汉痛哭道,“昨天给乞丐们做的饭菜也没有丝毫马虎,这点我绝对是对得起天地良心的。可风水大师还是说他现在看不懂我家的祖坟,麻烦水神娘娘跟各位大神通融一下,不要再施障碍遮盖住了风水大师的慧眼好吗?”

“这点各位大神自然是知道的,”通灵师说道,“不过你还是没有完全按照我所说的去做。”

“冤枉啊,水神娘娘!”吴老汉惊叫了起来,“老汉我可是心怀着悲天悯人之心去做施舍的,心里没有一丝不尊重和亵渎啊!”

“我指的不是这个意思,”通灵师说道,“我想要说的是,你并没有将全长沙城里所有的乞丐都请到,还落下了一个小乞丐没有来。”

“原来这样啊!”吴老汉这才恍然大悟了起来。

确实,整个长沙城里的乞丐自己不可能全部认识,理论上来说也不太可能同时叫到,谁能保证哪个乞丐哪天恰好身体不舒服来不来,再或者哪个乞丐哪天恰好吃饱了懒得走动了呢?

“你现在必须马上去找到那个小乞丐,”通灵师又告诉吴老汉说,“然后单独请他吃一顿好的,这样你就可以迁坟了。”

“这个没问题,”吴老汉一口答应了,“请水神娘娘告诉我他在哪里呢?”

“他在城西一家城隍庙里,已经病得快不行了,所以昨天没去成,”通灵师说,“这个可怜的小乞丐已经救不活了,所以你才要去让人家好好吃一顿,再给他多一些临终的关怀啊!”

“好,我这就去!”

吴老汉立即就出发去了城西的城隍庙,果然发现一个厢房的大门后躲着一个面黄肌瘦的小乞丐。

那小男孩大概八九岁,长得非常机灵可爱,吴老汉都有点像把他带回家当自己的儿子养了。

但这孩子确实已经病得不行了,他的呼吸和脉象已经非常微弱了。

“爹,你为什么到现在才来看我啊!”一见吴老汉过来抱自己,那小男孩忽然亲切而急切地大叫道,“当年你为什么要把我抛到杂草丛里呢?”

“什么?你叫我爹?”吴老汉显得非常惊讶,“我,我没有你这么大一个儿子啊!”

吴老汉确实没有过这么大一个儿子,因为他的亲儿子都在两三岁的时候就去世了。

不过小乞丐这声“爹”,叫得吴老汉心里非常舒畅,他记得自己那些夭折早逝的儿子一个个都是在刚学会叫“爹”的时候就离开自己的,这也让他不由得对这个小乞丐产生了一种亲戚感。

“爹,我叫小胡伟啊!”那小乞丐又说道,“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小胡伟?”吴老汉的心里砰砰作响了起来,“你不是已经……”

“爹爹,真的是我,”那小乞丐又说道,“我就是你六七年前丢在乱草丛里的那个亲生儿子啊!”

吴老汉终于记起来了,自己是有个儿子叫小胡伟的,因为自己的小老婆姓胡,所以才取了这个名字。

而那小胡伟跟他所有的哥哥一样,小时候体弱多病,到两岁半的时候就因为头部发烧被医生诊断为死亡了啊!

因为当地有个习俗,不满十六岁的孩子死去是不能埋在土里的,吴老汉记得当时自己是含着泪水将小胡伟抛到杂草丛的啊!

难道小胡伟并没有死去,而是顽强地存活了下来?

只可惜小胡伟现在有一次命若悬丝了,看来自己命中想求来个儿子,还真是一波三折不容易啊!

二话不说,吴老汉赶紧把小胡伟带回家,然后好好地让他吃了一顿美食。

吃完那顿饭后,小胡伟的生命就到此结束了,他是带着笑容安详地死去的。

小胡伟在临死前嘴里还念叨着说,“爹爹,其实你还有个儿子没死,他,他,他就在……”

还没等小胡伟说完这句话,就恰好咽气了。

对于小胡伟的话,吴老汉不是很相信,一个临死的人神志都不清,还怎么可能知道连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呢?

再说了,自己的那些儿子每个去世后,可都是自己亲自抛到杂草丛的啊!

因为长沙城里最后一个乞丐也吃到了自己的大餐,吴老汉于是又过去拜托那风水先生为自己搬迁祖坟。

这一回风水先生答应了,而且说他已经看中了一块适合他们吴家的阴宅(即墓地的意思),要吴老汉带上人和工具就出发。

一行人来到原本的祖坟前,当吴老汉撩起锄头挖开自己父亲的墓地,打开棺材的时候,里面忽然钻出一个小孩的脑袋。

这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包括见多识广的风水先生。

埋葬死人的墓地里,怎么可能会有大活人呢?

这里面可没有空气没有阳光没有食物完全密封的啊,这人就算不憋死也要被饿死啊!

但那分明就是个大活人的脑袋瓜子啊!

而且那脑袋还在继续往上爬,渐渐地露出脖子,上肢,腰子,臀部和下肢。

是个小男孩的样子,一个大概五六岁,非常健康可人的小男孩。

就在吴老汉和一大群人都呆如木鸡的时候,那小男孩忽然朝吴老汉叫了起来:“爹,你来了啊!”

什么?他居然也叫自己爹?

吴老汉有点怀疑自己听错了。

昨天小胡伟叫自己爹,还仅仅是让他惊讶罢了,毕竟那是在城隍庙里,而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可是墓地边啊!

难道这孩子也是自己以前丢在草丛里的死婴儿?

不可能啊,自己怎么可能同样的错误犯两次呢?在丢每个死儿子的时候,他都是摸过他们鼻子底下,明明没有呼吸的啊!

但那个清脆的声音又叫了一声:“爹!”

“你,你,你是……”吴老汉感觉这孩子有点眼熟,但绝对不是昨天死去的那个小胡伟。

他忽然又记起小胡伟昨天临死前跟他说的那句话,“爹爹,其实你还有个儿子没死,他,他,他就在……”

莫非小胡伟说的就是眼前这儿子?

“爹,我叫小胡瓜啊!”那小男孩又朝吴老汉说道,“难道你就不记得我了吗?”

“小胡瓜!真的是你啊!爹爹怎么会不记得你呀!”吴老汉喜极而泣道,“难道你也没死,是爹爹又不小心把你扔到乱草丛了?小胡瓜,是爹爹对不起你……”

“不,爹爹,你没有对不起我,”小胡瓜也非常激动地说道,“我当时确实已经死了……”

“那,那,那是什么情况呢?”吴老汉问道。

“我也不知道呢,爹爹,”小胡瓜挠着脑袋回答说,“我记得两岁那年自己确实是死去了啊,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刚才我忽然又感觉自己的头上被人摸了一下,然后迷迷糊糊地就发现自己在这里醒过来了,一切都像是做了场梦一般,你若要问我再多,我也什么都不知道了……”

顾不上那么多了,也没必要考究那些小细节了,吴老汉知道是自己的诚心感动了上苍,所以才将小胡瓜重新赐给自己。

虽然有点奇怪为什么小胡瓜明明在阴间死了几年,现在的样子却也随着年龄变化长大到了五六岁的样子,但他心里知道,他吴老汉的儿子只要熬过三周岁这个大门槛,以后就会一辈子平平安安的。

祖坟照常得搬迁,不过吴老汉明白,水神娘娘叫自己搬祖坟的真正目的,是要自己打开老父亲的棺材,然后再将小胡瓜还给自己。

声明: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allen585858@qq.com。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本文地址:https://www.qiwenya.com/gsdq/4337.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weixin888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