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故事大全

血咒_民间鬼故事

1949年,湘西牛头山一带活跃着一群土匪。为首的土匪叫南天柱,他手下有七个拜把子兄弟,人称“八大金刚”。

这天,善于盗墓的老六钻地鼠在牛头山一侧发现了一处明代古墓。钻地鼠断定古墓里有财宝,马上报告了南天柱。南天柱听后,不由仰天大笑,说:“好,好,咱们就打开古墓,下去看看,只要有财宝,就全掏出来,换军火,换粮食……”

当下“八大金刚”就带上工具和麻袋,辗转来到了那处古墓旁。

钻地鼠手握洛阳铲不消片刻便打开了一个盗洞,从盗洞爬进去,里面是青砖砌的一条甬道,甬道的尽头是一块两米多高的石板。钻地鼠拿着火把照了照,转头对南天柱说:“大哥,没错,石板后面就是墓室了。”

南天柱摸了摸石板,说:“这石板够沉的,我看人力是没办法撬开它了。”

钻地鼠说:“这石板足有上千斤,要打开它只有找到机关才行。”

说着,钻地鼠一手高举火把一手拿着一把锤子在石板边上轻轻敲击着,很快,一块青砖发出空洞的响声。钻地鼠立马掏出一把尖刀,往那青砖缝里一插,一挑,青砖被挑了出来,露出一个小洞。钻地鼠从洞里拿出一块石头,石头上刻着几个血红的繁体字。钻地鼠不识字,把石头递给识字的老二赛诸葛,问:“二哥,这上面刻的啥?”

赛诸葛接过石头,就着火把的光亮,仔细看了看,说:“上面刻的是‘擅入墓室者死’。”

钻地鼠一听,不由惊恐地张大了嘴,接过石头又反复看了看,说:“天哪!这是血咒。”

“什么血咒?”南天柱疑惑地问道。

钻地鼠脸色死灰地说:“传说数百年前,湘西一带有精通异术的巫师掌握着一种咒语,他们把咒语刻在石头上,涂上黑狗血,一旦被咒上,没有人能逃脱。”

众人一听,不由神色大变。赛诸葛连忙问:“中了血咒的人会怎样?”

钻地鼠说:“全都得死,没有一个人能活得了。”

赛诸葛再问:“难道就没有法子破除吗?” 鬼大爷:

钻地鼠沉默了片刻,说:“我师傅曾说过,盗墓如果遇上血咒,只有一个法子可以破了它,那就是帮助施咒的人杀掉其他被咒的人,最后只能活一个人。”

众人听了,全呆住了。南天柱一愣之下,哈哈大笑道:“他奶奶的,老子过的就是刀头上舔血的日子,这血咒能吓得住我?”

钻地鼠哆嗦道:“大哥,这可是大凶之兆啊!要不,我看,咱们就算了吧!”

“不行。”南天柱凶狠地一挥手,说:“既然已经到了这里,怎么能让个血咒给吓回去?老六,你快把石板打开,不要挡了众弟兄发财的路。”

钻地鼠绝望地摇摇头,把手伸进那个小洞,摸到了一个机关,轻轻一按,只听石板发出“咚”的一声巨响,慢慢往上升去。一直等到石板完全升上去不动了,众人才举着火把小心翼翼走了进去。

墓室足有十几米宽,深度也有十米左右,四周是一块块巨石垒成的墓墙,连顶部都是用一块巨大的花岗岩垒成的圆拱。众人正前方,是一个石制棺床,离地面有将近半米的高度。

南天柱走上棺床,一拍棺椁,说:“打开棺盖,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宝贝。”

老七混世魔丐和老八过山虎拿起带来的两根撬棍,走上去很快把棺盖撬开了。南天柱举着火把往里面一照,只见巨大的棺木之内,最上面是一层已经絮烂的锦被,掀开锦被,下面是一副尸骨,旁边则堆放着金银玉器等陪葬物。

南天柱心头一阵狂喜,连忙把火把递给混世魔丐,伸出双手将里面的东西一件件小心拿起,递与过山虎,过山虎又递给棺床下的赛诸葛。棺木里的财宝每一件无不精美绝伦,价值连城,居然还有金子做的算盘、银子制的杆秤等物。

不多时,财宝悉数搬了出来,南天柱示意过山虎先下去。过山虎刚跳下棺床,棺床猛然开始慢慢下沉,棺木也慢慢沉入到了棺床中。

南天柱和混世魔丐不由面面相觑,谁都不明所以。就在这时,只听一声巨响,众人回头一看,只见进门处的石板落了下来,把墓室严严实实堵住了。

众人一时傻了。这时墓室内又传出隆隆之声,赛诸葛抬头四望,突然之间,脸色大变,喊道:“不好,两边的墙壁在往里面挤。”

众人往两边看去,果然,整座墓室两面的墙壁正慢慢往中间靠拢。众人一时慌了神。南天柱大声喝道:“弟兄们,都别慌,赶紧把墙壁顶住。”

众人一听,连忙拿起家伙分头顶住两面的墙壁,但是墙壁依旧慢慢压了过来。

南天柱惊得一张脸都变了颜色,他一边用一根撬棍顶住慢慢移动的墙壁,一边问赛诸葛:“二弟,怎么办?”

赛诸葛恐惧地摇摇头,说:“完了,咱们都得被挤死在这个墓室里了。那个血咒真的应验了。”

话刚落音,忽听钻地鼠喊道:“大伙都别顶了,想活命的赶紧站到棺床上去……”

钻地鼠一边喊一边拽着老七混世魔丐率先走向了已和地面一般高的棺床,老三铁翅雕和老四逍遥客虽不明白钻地鼠的意思,但知道这个盗墓出身的兄弟肯定不会害自己,于是先后也站了上去。霎时,墙壁不动了,又一阵“咯吱”响,墙壁慢慢往后移去,石板也慢慢升了上去。很快,墙壁和石板恢复到了原来的位置,棺床升了上来。

南天柱和赛诸葛惊愕万分地看着这一幕,赛诸葛问站在棺床上的钻地鼠:“六弟,这是怎么回事?”

钻地鼠擦擦脸上的汗,说:“不能轻。”

赛诸葛皱皱眉头,说:“什么不能轻?”

钻地鼠说:“我刚刚看到那个金算盘和银杆秤时,心里就犯了嘀咕,这墓主莫不是哪个大钱庄的老板?我师傅曾告诉我,有一种久已失传的机关装置,名字叫作‘不能轻’。这种机关原是用在大钱庄的银库里,整个机关就是一个极大的地秤,以防银两被盗。”

赛诸葛沉吟道:“你的意思莫非是说这个棺床上就装了这个机关?”

钻地鼠点点头,说:“这个机关就是这个棺床,你只要往外拿一点东西,分量一减轻,机关马上就会启动,但是你往上加重量,无论加多少都没有关系。我看这棺床很可能就是这样一个‘不能轻’的机关做成的。我也是刚刚猛然想起来的,要不咱们就被墙壁挤死了。”

南天柱有些不相信地说道:“刚才我们把棺盖抬到一边,机关怎么没动?”

赛诸葛摆摆手,说:“我明白了。刚才抬棺盖的时候,大哥和七弟八弟都站在上面,重量没有减轻,机关自然没有触动。后来大哥掏空了里面的东西,八弟又跳了下来,重量减轻了,这才触动了机关。是这样吧?”

钻地鼠再次点点头,说:“这应该是一个机关高手,他在这个棺床上设置了一个重量单位,只要轻于这个重量,就会启动机关,而大于这个重量,则没有事。”

赛诸葛沉思了一下,微笑着说:“既然这样,咱们就破了它。”

南天柱赶紧问道:“怎么破?”

赛诸葛说:“很简单,咱们往棺床上放砖,放满它,达到它的重量单位,就不会触动机关了。”

南天柱一听,高兴地嚷道:“对呀!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五弟八弟你们赶紧到外面搬砖进来。”

没有站在棺床上的老五夺命太岁和老八过山虎一听,赶紧拿起撬棍到墓室外撬开一些青砖,搬到棺床上。不一会儿,棺床上放满了青砖,钻地鼠他们小心翼翼从上面下来,机关没有触动,成功了。

紧接着,南天柱指挥众人把财宝装到带来的麻袋里,抬出墓室,沿原路爬了出去。钻地鼠走在最后面,他把那个“血咒”又放回小洞,按动机关,让石板落下来,把墓室重新封闭了。

抬着财宝,众人很快回了山寨。第二天,赛诸葛即下山联系买主去了。第十一天,赛诸葛回到山寨且带来了好消息,有个买主愿意收购其中几样东西。不过,他发现山寨气氛不对,众人全是一副无精打采、心事重重的样子,而且还少了老三铁翅雕和老七混世魔丐两个兄弟。赛诸葛疑惑地问南天柱:“大哥,出了什么事?三弟和七弟呢?”

南天柱阴沉着脸,说:“三弟和七弟都死了。”

“死了?”赛诸葛大吃一惊,说:“他们怎么会死呢?”

老八过山虎简单地向他讲述了老三铁翅雕和老七混世魔丐的死,两人都是一把尖刀穿胸而过。山寨里弥漫着恐怖的气氛,小土匪都说山寨遇鬼了,相继偷偷跑掉了不少。

钻地鼠在旁小声嗫嚅道:“都、都会死的,谁、谁也逃不脱。”

赛诸葛转头望向钻地鼠,数日不见,发现他一头黑发全白了,人也憔悴了不少。他不由打了个寒噤,想起了那道“血咒”,难道是“血咒”在起作用?他不敢往下想了,闷闷地回了自己房间。

当天深夜,赛诸葛睡不着,披衣走出房门。皎洁的月光下,山野一片银白。突然,只见一条黑影借助地形地物的掩护飞速向前奔去。赛诸葛一惊,立马紧紧跟了上去。黑影来到老四逍遥客房前,从窗户上一跃而入。霎时,只闻里面传出逍遥客的一声闷哼。赛诸葛知道逍遥客被杀了。

黑影刚从窗户里跳出来,赛诸葛立马拦住了他的去路,叫道:“大哥,你在干什么?”

黑影正是山寨老大南天柱,可此时他目光呆滞,毫无反应,只是飞速往回奔去。老二赛诸葛一愣,也跟着他往回奔,一边奔一边又连声喊了几句大哥,可南天柱始终没反应,径直进了自己的屋子。

赛诸葛站在门外,一刹那间明白过来了,南天柱是在梦游,也就是说他是在梦游状态下杀了老四逍遥客。他赶紧来到逍遥客房间,只见逍遥客已经死在了床上,一把尖刀穿胸而过,同老八过山虎描述的老三铁翅雕、老七混世魔丐死状一样。他明白了,老三和老七也是南天柱杀的。

赛诸葛浑身哆嗦着回到自己房间,他不明白南天柱为什么要这么做,都是患难与共的兄弟,他怎么就下得了这个手?突然,赛诸葛心头一震,他记起了钻地鼠在墓室门口说的一句话:“盗墓如果遇上血咒,只有一个法子可以破了它,那就是帮助施咒的人杀掉其他被咒的人,最后只能活一个人。”看来是这句话在南天柱心头起了暗示作用,也是他梦游杀人的动机。

想到这里,赛诸葛倒吸了一口冷气。如此说来,南天柱下一个目标就是剩下的这些兄弟了。要想活下去,只有两个办法,一、马上离开山寨,躲开南天柱的杀害;二、杀掉南天柱,保存自己。

第二天早上,山上的小土匪发现老四逍遥客死在自己床上。南天柱知道了,立马赶了过去,他脸色铁青,悲痛欲绝。赛诸葛一一看在眼里,知道他的悲痛是真实的,他的确不知道老四其实就是自己梦游时杀死的。

当天下午,赛诸葛偷偷把老五夺命太岁、老六钻地鼠和老八过山虎约到一个偏僻处,讲了自己的发现。三人听完老二赛诸葛的话,一时傻住了。良久,赛诸葛才说:“为了验证我所说的真实性,从今天晚上开始,我们四个人必须呆在一起,以防不测。”苗疆蛊事:http://book.guidaye.com/kongbu/5/

从这天晚上开始,四个人每晚便偷偷聚在南天柱房前的一块巨石下,等待南天柱出现,而这一切南天柱浑然不觉。

几天后的一个深夜,南天柱又从自己房里出来了,飞速向前奔去。四人一见,立马紧紧跟在了后面。南天柱来到老五夺命太岁房前,翻窗而入。夺命太岁床上用被子盖着一堆衣物,南天柱掀开被子,朝着衣物捅了一刀,然后翻窗出来。就在他脚刚落地的一刹那,四把手枪冲着他开火了,子弹准确地射中了他的脑袋和胸膛,南天柱面无表情地在梦游中倒地死去。

四个人看着已经死去的南天柱,心里一阵轻松。赛诸葛望了望身边的三个兄弟,说:“没有血咒,血咒是不存在的,是老大在梦游杀人。现在,‘八大金刚’只剩下我们‘四大金刚’了,以后,我就是你们的老大。”

说完,他转过头来。猛然间,他呆住了,只见一队剿匪的解放军像天兵一样悄悄出现在他们身后。赛诸葛惊叫道:“大军,大军上来了……”

这时,解放军大叫道:“放下武器,缴枪不杀!”

可是这几个老土匪显然不听这一套,迅速匍匐下来,负隅顽抗。

原来那天赛诸葛下山找人购买财宝时,被解放军侦察兵发现了行踪,偷偷跟着他上山确定了山寨位置。这天晚上,解放军利用黑夜作掩护,摸上山来,计划一举剿灭这股残匪。

解放军连长见土匪们不愿投降,大喝一声“打!”子弹立刻铺天盖地扫了过去。霎时,赛诸葛、夺命太岁和过山虎中弹身亡。钻地鼠死在最后,临死之前,他盯着自己胸前汩汩的鲜血,喃喃道:“没有一个人能活的,全都得死、死……”

说完,倒地而亡。

声明: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allen585858@qq.com。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本文地址:https://www.qiwenya.com/gsdq/4332.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weixin888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