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故事大全

捉鬼_民间鬼故事

清初,太乙镇上有个徐家客栈。

这天奇寒透骨,傍晚时分,两个人影各背一个箱子,自漫天风雪里艰难走来。店小二到店门前迎客,才看清是衣衫褴褛的一老一少。那老的冻得哆哆嗦嗦,伸手入怀摸了半天,摸出几个铜钱,道:“小二哥,俺们是耍皮影戏的,这天气不养艺人,一天没开张,只剩几个铜钱,单求让俺们师徒俩在店堂角落里歇一宿,避避风雪。”

店小二还未搭话,徐掌柜先开了口:“铜钱就收起来吧,两位只管歇下。”

老皮影连声称谢,小皮影也不开口,俯身给徐掌柜作了一揖。徐掌柜又叫店小二去盛两碗米汤,给卖艺人暖胃御寒。

老皮影又要付粥钱,徐掌柜道:“插得住筷子的才算是粥,只是两碗米汤,喝下去暖暖胃,收不得钱。”

老皮影再三称谢,小皮影仍不开口,依旧作了一个长揖。徐掌柜暗想:只怕这小皮影是个哑子。瞧这师徒俩衣衫单薄,心生恻隐之心,道:“夜里火盆不熄,出来卖艺,身子骨就是本钱,冻坏了可不得了。”

将要上门之际,又来了个道士投宿,要间上房。客栈上房早已住满客人,徐掌柜见那道士道袍光鲜、气宇不凡,不敢怠慢,亲自引他看通铺。那道士见七八个行脚商贩同睡一个大炕,摇头不止。

徐掌柜只得道:“道长,再往前走要三十里外才有大客栈。此时天色已晚,雪又下得大,若是不嫌弃,便在店里长凳上将就一晚,也不用算房钱。”

那道士抬头一望,见二楼上房还有一间没掌灯,便问:“那一间也住了人?”

徐掌柜叹了口气,道:“那间房不方便。”

道士甚是好奇,一问究竟,徐掌柜只得明言:原有一个年轻女子孤身住在那间上房,说是寻亲途经此地,住下却一病不起。徐掌柜找来郎中替她诊脉,发觉那女子发髻虽是未婚,身上已然有喜。徐掌柜怕惹上麻烦,问女子家居何处,要差人前去报信。女子满面羞红,求徐掌柜宽限几天,待病体稍安便即启程。徐掌柜也不愿将这事张扬出去,毁那女子名节,便答应宽限七天。

岂料那女子越病越重,徐掌柜差店小二打门不开,无奈约了众人见证,将门破开一看,那女子竟然悬梁自尽了。徐掌柜报了官府,少不得花钱上下打点,先将那妇人的尸身入棺,挪到庙里暂厝。

道士奇道:“既然已把尸身挪出去了,还不许这间房住人?”

徐掌柜道:“非也,出门在外都要图个吉利,哪敢为了几个店钱把这间客房给客人住!”

道士笑道:“贫道终日里替人驱邪,哪曾把这等事放在心上。掌柜的只需打扫干净,房钱照付。”

徐掌柜见道士执意要住,只得开了那间上房,照应道士住下,却不肯收房钱。

待得半夜时分,客栈里隐隐传来婴儿啼哭之声。睡在店堂里的老皮影先被吵醒,凝神细听,分辨出声音是从道士住的那间上房传出来的。正纳闷之际,婴儿啼哭之声止歇,一个女子的啼哭声又响起。

老皮影一直在店堂里,早听到徐掌柜与道士的对答,他不敢起身,小心推醒了小皮影。小皮影闻声也是一惊,只望着那间上房发呆。那女子啼哭之声中夹杂着婴儿哭声,越来越响。

店堂里一片黑暗,接着听见门轴声响,徐掌柜托着一盏油灯战战兢兢走过来,瞧瞧两个皮影艺人,又仰头望着那间上房,不知如何是好。

只听楼上那道士道:“小娘子,贫道赶路辛苦,只想睡个安稳。你肉身既已停到庙里,魂魄就该守身,为何在这里哭哭啼啼?”

只听一女子的声音道:“非是要惊扰道长,只是孩子死得冤枉,一直不肯离开这间上房,小女子只好陪着他留在这里。今夜孩子突然啼哭,奴家哄不住,只得陪着孩子哭。”

那道士道:“你们母子在这里闹,以后谁还敢住在这家客栈,人家还怎么做生意?”

那女子恨道:“奴家病体难行,若不是他苦苦相逼,怎会落得个一尸两命?小女子不守妇道,也就罢了,孩子有什么错,还未出世也陪着命丧异乡做个野鬼?”

道士重重叹了口气。

徐掌柜冷汗直冒,急道:“小娘子病在小店,我可是一直悉心照料。你一外乡女子未婚先孕,哪个开店的都会怕担上干系,想知会你家人,也在情理之中,况且七日之期到时也未曾逼你。如今只求你带着孩子先回庙里。”

那女子道:“孩子死了不足三十天,元神未稳,庙里野鬼甚多,被他们一冲撞,连魂魄也会丢掉。”

上房里突然传出那婴儿诡异的声音:“足了三十天也不会去庙里,待我元神一稳,定要你徐家替我偿命。”

徐掌柜大惊失色,只听那道士森然道:“小娃娃,贫道既在此间,哪容你如此猖狂,你不怕贫道请了符决,将你元神打散吗?”

那婴儿哇哇大哭。鬼大爷:

只听那女子情急道:“道长手下留情,孩子只是说说而已。”

道士叹了口气,打开房门,那婴儿的哭声戛然而止。道士走下楼来,见几个胆大的房客站在店堂里,簇拥在一起悄声议论。徐掌柜急忙迎上前去下拜:“道长,求你救我一命。”

道士扶起徐掌柜,面带难色道:“不是贫道不帮你,只是那娃娃尚未做出伤天害理之事,贫道也不能痛下辣手啊!”

徐掌柜捶胸顿足道:“真是飞来横祸,小老儿一辈子积德行善,从没做过伤天害理之事。道长能不能多住几日,帮我劝劝这对母子?”

道士为难道:“实不相瞒,贫道是咸阳静虚观阳真人座下弟子,因道观大殿损毁,师父命我前往终南山找王真人求借百两纹银修缮。本来贫道也可带着这对母子魂魄赶回咸阳,求阳真人化解他们的戾气,只不过师父命我速去速回,贫道舍了修殿的大事空手而回,无法交代。若是带了这对母子魂魄先赶往终南山,时日太久,又怕那婴儿元神不稳,半路散了魂魄。总之这事极是为难。”

徐掌柜咬牙道:“小人也有些积蓄,勉强凑上六十两。道长可否先带着这对母子魂魄回咸阳,余下的银两由小人尽快凑足,亲自送去咸阳?”

道士感叹道:“百两纹银不是小数,怕是掌柜的一生积蓄……”

徐掌柜急道:“救命要紧,小人这就去收拾细软。”

徐掌柜说着拔足就要回房,却见那老皮影一把拉住徐掌柜,道:“老掌柜且慢一步,小老儿也曾学过一些法术,收妖捉鬼也算略窥门径。咱师徒俩就给这位道长打个前锋,请道长在下面指点一二。”

徐掌柜还未明白过来,老皮影和小皮影已背起木箱子几步上了二楼,进了那间上房。

门一闭,只听那女子暴怒的声音响起:“你们胆子不小,敢来趟这趟浑水。”

话音未落,那婴儿的声音插了进来,狠狠道:“耍皮影的速速退去,否则将你皮扒下来。”

亮光一闪,徐掌柜就见楼上那间上房亮起了灯,一个女子的身影出现在窗前。又见一个不足月的娃娃身影做厉鬼状,狰狞无比。

老皮影笑道:“小娃娃班门弄斧,还是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做人啊,人善天不欺,总是正理。”

那婴儿上蹿下跳频出恶言,女子也指手画脚帮腔不已,老皮影一边和这对母子斗口,一边大念咒语,要请太上老君来收妖,不料却请来了一个老太太,自称是王母娘娘,说太上老君家里漏雨,请假回家修房,没法前来收妖。又听见一个带着猴子腔调的声音道:“兀那王母,俺不过吃了你几个桃子,你就撒泼打滚缠着玉帝老儿差天兵来捉俺。今天俺老孙将你脑袋上砸出几个桃子来,算是还你的。”

一时间屋子里乱成一团,孙悟空和王母娘娘对骂不止,老皮影劝个不停,女子和婴儿再无声息。店堂里几个人都瞅着那窗户上的几个人影,听得发呆。

末后只听那婴儿哭道:“妈妈咱走吧,这地方再不能呆了,不走就把咱吵死了。”

房门不动,却听见开门的吱呀声响起,接着是女子素鞋踩踏楼板的声音,渐渐远去。

上房里静了下来,窗子上只留下皮影师徒俩的影子。那老皮影长叹一声:“徒弟,可惜你是个哑子,师父这点儿技艺没法传给你了。罢了,反正这口技学起来极难,学会了也难安身立命,不学也罢!”

徐掌柜这才明白,屋子里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多种声音,都出自老皮影一人之口。他心中雪亮,却觉得身后冷风嗖嗖,转身去看,客栈大门洞开,雪地上一道深深足迹,道士早已去得远了。

声明: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allen585858@qq.com。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本文地址:https://www.qiwenya.com/gsdq/4331.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weixin888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